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41章 藏在他心里的人原来是她

第441章 藏在他心里的人原来是她

入夜,凌若夕洋洋洒洒写下了一张满是数字的清单,仔细检查过后,塞入信笺准备派人送去北宁。

“娘亲,你太仁慈了。”凌小白脆脆的声音忽然间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响起,凌若夕微微挑眉,看向桌前踮着脚,蹦蹦跳跳的儿子。

“仁慈?”他确定用词正确么?她着实想不出,自己做了什么事,竟能和这个词牵扯上关系。

“对啊,你看看上面写的数字,太少了。”凌小白一脸怒其不争,“咱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敲诈的机会,要合理的利用每一次机缘,错过机会,会遭报应的。”

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?凌若夕恍惚的记起,貌似自己曾说过类似的话语,嘴角忍不住一抽:“小白,人要知足。”

“可是,本来就是娘亲你太仁慈了嘛。”他爬到桌上,抽走凌若夕手里的信笺,装模作样的抓起毛笔,在那一个个零后,又加了个圈,一千两银子,果断变成了一万。

凌若夕已经预见到,北宁帝面对这么一封讨债信,脸色会有多好看。

“这样才对。”扔掉毛笔,凌小白咯咯的笑了,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座座金山。

哎呦,他要不要再加一个零呢?

一个爆栗在他的脑袋瓜子上炸开了花,“别太过分昂,贪心不足蛇吞象,懂么?”

凌小白委屈的抱着脑袋,索性一屁股坐到了桌面上头,“娘亲,你太暴力了。”

“所以?”凌若夕似笑非笑的问道,明媚的五官透着丝丝危险。

凌小白撅着嘴,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招数能够威胁到她,一时有些恼羞成怒:“在这样,宝宝就要离家出走!”

离家出走?

一抹冷色从那深邃的黑眸里掠过,凌若夕懒懒的斜靠在椅子上,“是吗?门在那边,记得出去了,就别再哭着回来。”

带着讽刺和嘲弄的话语,让凌小白顿时委屈得掉下了眼泪,嘤嘤嘤,这种时候娘亲居然连留也不肯留他,肿么会这样?

“哭什么?不是你说要离家出走的么?”她反问道,

凌小白擦着眼泪,哽咽的开口:“可是,娘亲居然不留宝宝。”

“留得住人,留不住心。”带着哲理的话语,让凌小白各种纠结,嗷嗷嗷,不带这样的。

“娘亲,宝宝刚才说的不是真话,宝宝不会离开娘亲的。”他才不要离开娘亲一个人去外边闯荡呢,跟在娘亲身边,才有大把大把存钱的机会。

“恩?”凌若夕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,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:“乖。”

他肿么有种自己被当作小黑饲养的错觉?

凌小白睨了眼肩膀上昏昏欲睡的小仓鼠,愈发觉得,自己的待遇快和它一样了。

“对了娘亲,咱们是不是要到京城去讨要谢礼啊?”凌小白的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,一转眼,似乎就忘掉了刚才的委屈,除了那微红的眼眶,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难过的样子。

凌若夕点点头:“是。”

“那宝宝可不可以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啊。”他搓着手,期盼的凝视着她,心情有些忐忑,有些不安。

“不能。”凌若夕连听也没听他的要求是什么,直接拒绝了。

“啊?为毛?”凌小白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亲耳听到,还是各种惊讶。

她一边起身拿着书信往屋外走,一边说道:“死心吧,银子我是不会给你保管的。”

“诶!?”凌小白彻底愣了,次奥,为毛娘亲会知道自己想要说的话?

余光瞥见他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,凌若夕忍俊不禁的笑了,这小子,难道不知道他的心思通通写在了脸上吗?

虽然凌克清已经带军撤离壶口关,南诏也已经在随后驻扎在关口内,但凤奕郯却始终没有被凌若夕释放,反而是一封信笺,由暗水连夜送到北宁国皇宫,偷偷放在了帝王的龙案上。

“可恶!这个女人分明没有把朕放在眼里。”北宁帝下朝后,匆忙将信笺翻阅了一遍,气得一巴掌挥落在桌面上,一张脸气得铁青。

“请皇上息怒。”凌克清跪在御书房中,心头恨极了凌若夕的所作所为,他极力想要撇清自己和她的关系,唯恐帝王在盛怒下,迁怒到自己的身上。

“息怒?你看看你养的好女儿都给朕写了什么。”北宁帝随手将信笺扔到他的脚边,呼吸略显急促,一旁的太监总管急忙上前,替他奉茶拍背。

“皇上,请以龙体为重啊。”太监苦口婆心的劝道,谁不知道日前,因为三王爷被俘一事,皇上已是气急攻心,再这样下去,他的身体哪儿撑得住?

凌克清战战兢兢的将信笺浏览一遍,眼眸中窜起一团怒火,“这个逆女!”

“哼,凌相,这就是你一手教养出的好女儿!不仅帮助南诏残杀北宁大军,俘虏朕的皇弟,如今还敢狮子大开口,讨要赔偿,她是吃定了朕拿她没有办法吗?”北宁帝不敢拿凌若夕怎么样,但这口恶气,却通通发泄在了凌克清的身上。

帝王的龙威让凌克清吓得脸色一白,连连叩首:“皇上,是老臣教导无方,请皇上降罪。”

他哭得眼泪鼻涕模糊了一脸,模样很是可怜。

北宁帝勉强忍住怒火,“现在你告诉朕,朕该不该答应她的无理条件?若是朕答应,她再得寸进尺,又该如何?”

“这……”凌克清也是各种为难,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儿心里在想什么,甚至无法保证,她是否会如约定那般,安全释放三王爷回朝。

“凌克清!”北宁帝勃然加重了语调,咆哮声让凌克清狠狠打了个机灵。

“皇上,请皇上再给微臣一个机会,微臣定让那逆女释放王爷。”他硬着头皮请求道,想要将功补过。

“哼,此事暂且交由你处理,若是皇弟有任何的损伤,你这丞相也别做了。”北宁帝下了最后的通牒,对眼前这个老臣,他的耐心已经降到极限。

凌克清唯唯诺诺的应下,当天,率领一千骑兵,带着一箱子金银珠宝再度赶赴边关,而这次,凌雨涵也在队伍里,一路随行。

“哎,为父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,就是生下这么个不省心的女儿。”马车内,凌克清咬牙切齿的咒骂道,他一千个一万个后悔,当初没有提早处死这个女儿,如今,也不会有这些麻烦事。

凌雨涵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,柔声劝道:“爹爹,姐姐她或许还是记着以前的事的,没有爱哪儿来的恨呢?只要我们好好劝说,想来,她或许会念旧情,不会眼睁睁看着爹爹因为她而落难。”

她轻声细语的安抚,如同一阵清风,让凌克清心里的烦躁平息了不少。

“她若是有你半分贴心,为父也不会走到这步田地!”他看着凌雨涵的眼神充满了慈爱,就像在看生命里最骄傲的杰作一般。

凌雨涵红着脸笑了,“爹爹,雨涵和姐姐性子不一样,怎么能相提并论呢?”

“这次她俘虏了王爷,还要你千里迢迢前去,你受委屈了。”凌克清叹息道,“不过,王爷若是知道你对他的这番心意,想来,定会对你更加上心的。”

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。

凌雨涵眸光暗了暗,想到王府里那一窝的女眷,心头忍不住泛起一丝凄苦。

成亲时,他的誓言犹言在耳,她原以为,只要自己嫁给他,替他操持王府,便能够恩爱一生,但她怎样也没有想到,现实的生活与她美好的幻想截然相反,自从她出使南诏,恭贺南诏新帝迎娶皇后的事情后,府宅中,不间断的有美女被抬进门,且那些女人总有同另一个人相似的地方。

有的是眼睛,有的是风骨,有的是嘴唇……

当她将那些相似的地方拼凑在一起时,浮现出的,竟是一个让她惊愕,让她无法接受的人影。

她终于弄清楚了,为何自己会遭到夫君的嫌弃,弄清楚了,他藏在心底的那个人,究竟是谁。

凌雨涵低垂着头,楚楚动人的脸庞,染上了淡淡的落寞与苦涩。

她忽然间有些羡慕自己这位姐姐,即使她曾经是北宁的笑柄,但她现在却已是名动天下,甚至过得风生水起。

或许她永远也不会知道,当初抛弃她的未婚夫,已不知在什么时候,将她悄悄放在了心底。

马车缓缓驶离京城,五天的行军赶路,在第六天清晨,穿过浓浓的白雾,抵达了壶口关关外。

凌若夕得到了北宁国使臣再度造访的消息,这次,没为难他们,而是命人打开城门,放他们入城。

经过一番严密的检查,缴上所有武器,凌克清和凌雨涵才在士兵的领路下,到达了凌若夕目前居住的衙门,一路上,他们遭受到了不少士兵的冷眼,甚至街道上,还有重返故居的百姓,聚集在一起,冲着他们指指点点,那目光,充满了恶意,充满了不善。

进入衙门,穿过一条迂回的长廊,终于在后边的院子里,见到了正悠然晒着太阳的凌若夕。

仍旧是一尘不变的墨色锦缎,利落的马尾在她身后轻轻摇曳,她靠着太师椅,姿态悠闲,明媚的朝阳将她的身躯笼罩在一层金灿灿的光辉中,那双不怒而威的凤目,此刻缓缓闭上,此时的她,少了几分冷冽,多了几分恬静。

在凌若夕不远处的石桌旁,暗水正弯着腰,看着卫斯理与于老下棋,另一边,凌小白蹲着马步,小脸蛋红扑扑的,有些气喘。

这样闲适的画面给凌克清和凌雨涵的冲击力极大,在他们紧张、忐忑的时候,这帮罪魁祸首居然过得这么自在,这让他们心里怎么可能好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