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42章 比陌生人还要生分的亲人

第442章 比陌生人还要生分的亲人

早在他们俩进门时,凌若夕等人就知道了这件事,不过,他们完全没拿正眼去看这不请自来的父女,依旧我行我素。

凌克清被他们故意的漠视激怒,双眼一瞪,就要发火,却被凌雨涵一把拽住了手腕,她轻轻摇摇头,现在不能冲动,更不能激怒他们。

“哼。”凌克清猛地挥动衣袖,不愿再去看眼前这一幕能让他恼火的画面。

“姐姐,”凌雨涵率先出声,甜美娇弱的微笑,让她看上去毫无杀伤力,就像是一只兔子,惹人怜惜。

暗水摸了摸下巴,话说都是一个爹生的,怎么这对姐妹完全不一样呢?一个冷漠、狠辣,一个柔弱、可怜,就像是两个极端,虽然这女人气质出众,又柔柔弱弱的,但他却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也没有,习惯了凌若夕的强势,他反倒对这种类似菟丝花的女人,难有好感。

大概是被虐出习惯了。

静止的睫毛轻轻扑闪了几下,凌若夕缓缓睁开眼,漆黑如夜空般的眸子,凝视着半米外许久不见的故人,“呵,连你也来了?”

“咦,是她啊。”正在做日常训练的凌小白分神往她们这方看来,在见到凌雨涵时,他有些不满的撅起了嘴唇,他讨厌这个女人。

小孩子的世界永远是最单纯的,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。

“姐姐,好久不见,妹妹在北宁听说了你好多事,想来姐姐过得很好。”凌雨涵轻笑道,一口一个姐姐,叫得分外亲昵,但那笑,却不达眼底,她看着凌若夕的眼睛里,暗藏着一丝嫉妒,一丝怨恨。

“看起来,你过得不太好。”凌若夕讽刺的笑了,这个女人和她第一次见到时,变化很大,以前即使她再怎么故作柔弱,但眉宇间总是藏着几分高傲,可如今,却俨然一副抑郁、黯然的样子,“看着我不喜欢的人过得不怎么愉快,我就特别的开心。”

她毫不掩饰对凌雨涵的不喜,这女人曾经对前身所做的种种,她从未遗忘过。

凌雨涵脸上甜美的笑容微微一僵,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的把这些话说出来,难道她不在意旁人的眼光吗?

“姑娘,这年头说实话可没多少人喜欢听啊。”暗水邪笑道,他和凌雨涵没见过面,对她自然也没什么印象,但只要是凌若夕讨厌的,他都会讨厌。

“你们来这里,是送钱的,还是为了别的事?”凌若夕转瞬就将话题转开,“如果是送钱,先把银子拿来,如果是来叙旧,门在那边,慢走不送。”

凌克清有些气不顺,她嚣张的态度,让他实在难以接受。

就算他曾经漠视过她,但父女之间,该有隔夜仇吗?她这是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吗?

在他的眼里,即便自己再错,但他纵容凌若夕平平安安长大,已经是很大的恩赐,她不该嫉恨他,更不该仇视他。

可惜,这种想法凌若夕从来没有过,她向来只信奉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所谓的血缘、亲人,她全然不在乎,只要对她好的,哪怕不是亲兄弟,她也能将他们视作兄弟,当作同伴,若对她不善的,便是最亲的亲人,不好意思,请圆润的滚粗。

凌雨涵偷偷朝凌克清投去了一个安抚的眼神,随后,对着凌若夕略带歉意的笑道:“姐姐,我知道你还记着以前的事,可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是一家……”

“是我说的话不够准确,还是你的耳朵有问题?”凌若夕打断了她还未说完的话语,“如果你们今天来只是为了这种事,暗水,送客。”

看戏看得正起劲的暗水急忙笑着走到凌雨涵面前,“两位,请吧。”

凌雨涵没想到,她说逐客就逐客,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,但这些日子,在三王府和妾侍斗法,让她的忍耐力成直线上升,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变脸后,她又恢复了平日里柔柔弱弱的样子,眉宇间闪过一丝隐忍。

“姐姐,你一定要这样吗?我们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啊。”凌雨涵试图勾起凌若夕的不忍,话说得极其悲伤,一副好姐妹的模样。

可这话落在凌若夕的耳中却是各种讽刺,亲人?一个打小欺负她,漠视她的存在,甚至于,害得前身惨死,这样的亲人,呵,她无福消受。

“说完了吗?这些话你说不腻,可我已经听腻了,暗水,你还等什么?送他们出去。”凌若夕不悦的命令道,态度极其强势。

哎哟,凌姑娘生气了,暗水打了个机灵,脚下一个错位,身影诡异的移动到了凌雨涵和凌克清身后,一爪抓住一个,纵身跃起,飞速消失在了院子里。

凌小白看得目瞪口呆,“哇!空中飞人。”

好厉害,好给力!

只听见大门口传来两声砰砰的碎响,之后,就再没了声音传来,光是听着,就让人觉得肉疼。

凌小白小心翼翼的朝凌若夕看了眼,见她仍旧是那副悠然自在的样子,心头暗暗庆幸,原来娘亲平日里对自己还真的是手下留情了。

嘤嘤嘤,他今后绝对不要再惹娘亲生气。

不止是他,就连肩头的黑狼,也有同样的想法。

“训练的时候走什么神?”凌若夕凉飕飕的眼刀,咻地刺在了暗水的身上。

后者冷不丁浑身一颤,立即将涣散的思绪拉了回来,眼观鼻鼻观心,投入了训练中。

暗水没过多久,就回来了,他笑得一脸**,蹭到凌若夕身边,一副求夸奖,求奖励的殷勤模样。

“凌姑娘,人已经搞定了。”

“恩,做得不错。”凌若夕点点头,神色十分淡漠,仿佛被扔出去的,并非是她的亲人,而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,她太过淡定的态度,让一旁围观的于老和卫斯理有些吃惊,毕竟,不论是在南诏还是在北宁,不孝,是最大的罪过,而她的所作所为,简直比不孝还要过分。

凌若夕不是没有察觉到他们的诧异,但她却没有多做解释,上辈子也好,这辈子也好,亲情这种东西,她从没有感受过,她只知道,对她好的,她会全力去保护,而那些对她不好的,她也不会纵容。

一场小插曲很快就被众人抛在了脑后,该下棋的下棋,该训练的训练,该饮茶的饮茶,似乎谁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。

半刻钟后,有凌乱的脚步声从大门的方向传来,凌雨涵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凌克清,再次来到了花园里,两人都是风尘仆仆的狼狈模样,哪里还有最初的风采?

啧啧啧,暗水在心底暗暗摇摇头,他真的有些佩服这两个人的毅力了,都被扔出了大门,居然还有勇气回来?

于老和卫斯理停下了下棋的动作,目光聚焦在这对去而复返的父女身上。

“姐姐,”凌雨涵轻咬住嘴唇,看向凌若夕的目光里,多了几分忌惮。

“如果你还想继续攀交情,可以打住了,你再说下去,我不确定会不会把你们再扔出去。”既然决定了要断绝一切往来,她就已经舍弃过去的种种,更不喜欢有人屡次提起。

凌雨涵尴尬的动了动嘴角,深知,她若是再说那些有的没的,只怕这人会说到做到,再让自己丢脸一回,她微微吸了口气,脸上姐妹情深的表情,顿时化作了严肃,“姐姐,你送到皇上面前的清单,皇上已经看过了,这次我和爹爹前来,正是给你送银子来的。”

闻言,凌小白双眼一亮,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座座金山银山,张开的嘴唇,甚至有哈喇子落下。

黑狼无语的伸出手遮住自己的眼睛,一脸的不忍直视。

凌若夕眉心一跳,深邃的眸子里,有异样的光彩闪过,“哦?银子呢?”

她的态度要不要改变得这么快?刚才不是还一脸的生人勿进吗?

凌雨涵嘴角微微抖了抖,“在外边,由将士们把守着。”

“暗水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暗水秒懂了凌若夕的意思,当即旋身一跃,离开了花园,回来时,他手里扛了两个大木箱子,往地上一扔,沉甸甸的箱子立即发出了钝钝的巨响。

凌小白顾不得训练,疲软的身体仿佛在这一瞬间注入了无穷无尽的力量,他拔脚就往箱子边上冲去,那模样,就像是在沙漠里饥渴了多日,突然间看到水源的人。

只可惜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木箱时,后衣领忽然被人拽住,身体凌空提起,“啊,快放开小爷啦!”

他不停的挥舞着四肢,想要摆脱,一双眼睛几乎黏在了箱子上,钱!那是钱啊!

“啪。”力道十足的爆栗在他的脑袋上炸开了花,这世上敢这么对他的,只有一个人。

凌小白挣扎的弧度骤然减弱,即使不回头,他也知道拽住自己的人是谁,小脸迅速垮了下去,嘤嘤嘤,明明银子就在眼前,可他却碰不着,还有比这更悲伤的事吗?

“别丢人现眼,一边去。”凌若夕松开手,冲着他的屁股,轻轻踹了一脚。

凌小白委屈的躲到一旁,伸手将肩头的黑狼拽到了怀里,用力的揉了几下,似在发泄。

“姐姐,你要的东西都在这儿了。”凌雨涵指了指地上的两个木箱子,“现在能否请姐姐按照约定,释放了王爷?”

她有些紧张的握紧拳头,看似坦然、镇定的神情中,却暗藏着不易察觉的忐忑。

她很担心,凌若夕会在尝到了甜头后,一次又一次提出过分的要求,贪心的想要更多。

“先打开箱子。”凌若夕挑眉说道,“放心,只要确定银子的数额正确,我会让凤奕郯安全的回到你的身边的。”

她似笑非笑的凝视着眼前的女人,看穿了她的伪装。

凌雨涵讪笑一声:“我自然相信姐姐是守诺的人。”

说罢,她深吸口气,弯腰将木箱子霍地打开,一道金灿灿的光晕后,呈现在众人眼前的,是塞满整个箱子的金块,色泽光鲜靓丽,差点闪瞎了他们的眼睛。

“咕噜。”凌小白看直了眼,忍不住偷偷咽了咽口水,肿么办,他好想直接把这些银子给挪走,好想碰碰它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