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43章 他只想在离开前,见她一面

第443章 他只想在离开前,见她一面

“姐姐,银子你已经看到了,现在能不能放人了?”凌雨涵娇滴滴的问道,打破了这满园的寂静。

“恩。”凌若夕默默的将黏在金子上的目光收回,“暗水,去把三王爷请出来。”

她特地咬重了请这个字,暗水了然的笑笑,“是,凌姑娘。”

他当即动身赶赴柴房,凌雨涵本想跟着一起去,却被凌若夕挡下,“你还是在这里等待的好,毕竟,这个地方可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出入的。”

她强势的态度,让凌雨涵打消了跟着一起去的念头,只是一双眼睛,始终望着暗水消失的方向,期盼着下一秒能够看见心爱的人出现。

“娘亲,咱们快点把金子收起来吧,财不露白啊。”凌小白挪动着步伐,蹭到凌若夕身边,同她耳语。

“也好。”她点点头,抬脚走到木箱前,啪地一声将箱子合上,“卫斯理,这里交给你了,我去处理点事。”

说完,她根本没等卫斯理的答复,扛着箱子就往卧房走去。

单薄的身躯却左右扛起了两个大箱子,她利落的动作,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。

“诶?娘亲,等等宝宝啊。”凌小白急忙追了上去,丫的,他才不要远离银子呢。

“死远点,跟着我做什么?”

“宝宝要保护娘亲,带着这么多银子,万一被人打劫怎么办?”

“这儿只有你最不安全。”

……

母子二人的对话,随风传来,凌雨涵眸光一暗,有些羡慕他们俩的亲密无间,如果她有孩子,是不是也能够这般幸福?

这个念头忽然在她的心窝里升起,便如同毒草,疯狂的滋长。

“两位,请坐。”卫斯理彬彬有礼的请他们两人坐下,“三王爷大概还有一会儿才会到。”

“哼。”凌克清沉着一张脸,没给他好脸色看。

卫斯理摸了摸自己的鼻尖,也不在意,作为胜利者,他该有风度,不是吗?

很快,北宁国战俘的身影缓缓从长廊的尽头出现,凌雨涵激动的站起身,望着渐行渐近的人影,一双水眸染上了泪花,她飞奔似的冲了上去,挤开暗水,梨花带泪的望着许久不见的丈夫,无语泪先流。

暗水无奈的耸耸肩,这种时候,他才不要继续待在这里做电灯泡,默默的移动着步伐,走到一旁,打算看戏。

“王爷。”凌雨涵哽咽的唤道,微颤的手指,轻抚着凤奕郯的面颊,“你瘦了好多。”

擦,这种腻死人的口气是怎么回事?暗水听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
凤奕郯细细的眯起眼,冷峻的目光越过她,在四周扫视了一圈,却没有看到那抹朝思暮想的人影,她不在此处吗?

一抹不易察觉的失落在他的眼里掠过,手掌凌空握住了凌雨涵纤细的手腕,沉声道:“有什么话回去再说。”

凌雨涵也知道这儿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,吸了吸鼻子,将心头的思念压下,“恩。”

凤奕郯拖着疲惫、虚弱的身体,步入花园,他的模样比起在柴房中时,干净了不少,俊美的面容上有胡渣冒出,为他增添了几分男性的成熟魅力。

一席崭新的锦袍取代了那件染满灰尘的衣衫,除了面色不太好以外,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变化。

凌雨涵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,见他没有受到折磨,提高的心这才落了下来。

“王爷。”凌克清拂袖起身。

“凌相,这些天辛苦你了。”凤奕郯淡漠的启口,即使他被关在柴房里,但这并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,作为人质,他很清楚凌若夕没有杀他的理由,一定是想拿他来要挟皇兄,达到什么目的。

而她此时放了他,必然是目的打到了。

“呀,一家三口团聚了,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。”暗水在一旁坏笑着调侃道。

可三人却没搭理他,只当他不存在。

“卫相,不知凌若夕现在人在何处?”凤奕郯抬眸看向卫斯理,主动问起了凌若夕的下落。

凌克清和凌雨涵同时愣了,他怎么会突然提起那个女人?

“娘娘她有事要办。”卫斯理含糊的解释道。

“是吗?她请本王前来做客,如今本王即将离开,再怎么说,也要同她打个招呼才对。”这理由听着似乎挺合理,但在场的众人,心里却总有种说不出的违合感。

拜托,他明明是被掳来的好么?别说得好像故意请他来做客的一样。

卫斯理不自觉皱起了眉头,从上到下将凤奕郯审视了一番,作为一国王爷被敌人俘虏,他难道不该愤怒,不该生气吗?为什么却显得如此平静?甚至于还主动想要和皇后娘娘道别?

该不会……

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闪过,但很快就被卫斯理压下,希望只是他多心了。

凤奕郯没有理会他们或惊诧,或深思的表情,自顾自的在石凳上落座,静静的等待着凌若夕。

他知道,他的要求有多让人吃惊,可是,他只想在临走前,再看她一眼,哪怕此生与她永无可能,至少让他满足这卑微的心愿吧。

凌雨涵不安的握紧拳头,站在他身旁,神色略显晦暗,果然是这样吗?王爷他,果然爱慕上了姐姐吗?不然的话,要怎么解释他这出人意料的做法?

“王爷,我们应该尽快启程回京,皇上还在宫里等你。”凌克清强压下心头的不安,提醒道。

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,没有任何理由留下来,更何况,他连多一眼也不想再见到那个逆女。

“本王只想同她道别,凌相,用不了多少时间的。”凤奕郯的态度十分坚决,任凭凌克清如何劝说,他也没有改变主意。

凌克清顿时哑然,站在一边没有再吭声,算是默许了,虽然如此,但他心头的猜疑却没有减弱,甚至愈发强烈的感觉到了凤奕郯对凌若夕不同寻常的态度。

他不停的在心里安慰着自己,是自己想太多,他们之间怎么可能有儿女私情?

当凌若夕揪着凌小白的耳朵返回花园,看见的就是这略显诡异的氛围,眉头暗自一皱,“人已经放了,你们这是打算继续留下来用膳么?”

“凌若夕。”凤奕郯并未将她带刺的话放在心上,眼皮微抬,冷峻的五官仿佛放柔了一分,那双深邃的眸子,此刻有淡淡的光华闪过。

“有事说事。”她不悦的说道,猜测着,这位三王爷还打算做什么。

“这几日的款待,本王记下了,那日本王说过的话,希望你好好想想,这个国家,是否真的值得你为它付出,为它落得一世骂名。”他一字一字缓声说道,似提醒,似警告。

卫斯理面色一冷,“三王爷,你这是在挑拨娘娘和南诏之间的关系吗?”

“本王只不过是实话实说,卫相又何必这么激动呢?”凤奕郯凉薄的勾起嘴角,只是那笑,不达眼底。

“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,你要是还不滚,别怪我反悔让你继续留在这里做客。”她冷声斥责道,心中的耐心正在急速流失。

凤奕郯瞥见她脸上流露出的不耐,心头忍不住苦笑,即便自己站在她的面前,她也不愿用正眼看待自己吗?

“王爷,我们还是走吧。”凌雨涵实在不愿意让他们俩继续谈话,轻轻拽了拽凤奕郯的衣袖,牙齿不安的咬住了嘴唇。

“恩。”凤奕郯不着痕迹的将袖子从她的手心里抽出,深深凝视了凌若夕一眼,似要将她的模样牢牢地记在心底,之后,才抬脚,朝大门的方向走去。

“卫斯理,率一队人马送北宁国的客人一程,别让人家在背地里说我们不懂礼数。”凌若夕意有所指的说道。

卫斯理先是一愣,很快就明了了她话里暗藏的深意,立即点头,调五千士兵由于老亲自率领,送凤奕郯等人前往边境。

说是护送,其实却是监视,谁也无法保证,他们会不会中途耍什么小把戏,凡事还是小心为妙。

凤奕郯一只脚刚跨出门槛,忍不住回头,看着站在花园里,那抹冷峻的人影,“凌若夕,你当真要选择南诏?”

“我说过了,这件事与你无关。”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男人还有多管闲事的癖好?

“呵,本王只希望你能好自为之,毕竟,有些事纸包不住火。”抛下这么一句让人遐想联翩的话语,凤奕郯风姿卓越的骑上了停在门外的汗血宝马,挥下马鞭,一骑当先带着士兵,离开了壶口关。

凌若夕眸光微冷,他最后的那句话,是在警告她么?

“切,狐假虎威的人最讨厌了。”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,小脸上写着四个大字——我很不爽。

“同感。”暗水也在一盘连连点头,你说这人要走就走吧,还偏偏要在走之前说出这种话,不是存心膈应人吗?

凌若夕好笑的看了眼这一大一小为自己打抱不平的男人,脸上的冷意化作了零星的淡笑,“嘴长在他身上,他爱说,就让他说去。”

“也是。”暗水觉得这话挺有道理的。

“娘娘,真的就这么放走他们吗?”一直作为壁画的于老,冷不防出声。

凌若夕略感意外,“你有什么不同的想法?”

他应该不会傻到想要在背后击杀北宁国的人吧?

“不如咱们一不做二不休……”于老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脸上杀意肆虐。

就这么放虎归山,难保他日北宁国再度挥军而来,如今的北宁,最得帝王信任,声望最高,修为最好的人,非凤奕郯莫属,若是能够将他击杀,不亚于断了北宁一只臂膀。

凌若夕有些无语,“先不说击杀他的成功率有多少,他死后,你以为北宁会善罢甘休吗?以南诏现下的国力,能够抵挡北宁不留余力的猛扑?”

这人出门不带脑子的么?

她这么一说,于老总算反应过来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,老脸一红,有些自惭形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