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44章 图样图森破的小跟班

第444章 图样图森破的小跟班

离开大宅后,凌雨涵顶着泛红的眼圈,想要搀扶凤奕郯,却被他巧妙的避开,手臂悬在空中,她面色略显僵硬,似乎没料到在这么多士兵面前,凤奕郯会给她难堪:“王爷?”

带着几分柔弱,几分不可置信的呢喃,让凤奕郯眼眸一颤,那双冷冽的眸子终是合上,罢了,他本就不该抱着那丝期待,那个女人此生已同他再无可能。

深深吸了口气,他勾唇一笑,似冰山消融般的浅笑,惊艳了众人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恩。”凌雨涵吸了吸鼻子,什么委屈,什么嫉妒,此刻被她通通抛诸脑后,她如同小媳妇似的,跟在凤奕郯身后,钻进马车,车轮咕噜噜绕过街道,在百姓们不善的目光下,缓缓驶出城门,南诏国的将士如铜墙铁壁,将他们一行人护住,准备送往边境,只是这一路上,他们的脸是青的,眼是冷的,没有必要,根本不会同他们说半句话。

凌克清看在眼里,心头的愤怒可想而知。

“王爷,这次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若不是那逆女,南诏不会翻身,回京后,我们得……”他阴恻恻的建议着,想要挥军再来。

凤奕郯凉凉的睨了他一眼,那没有温度的目光,让凌克清顿时住了嘴。

“有她在,你以为北宁还能拿南诏有何办法吗?”不是他没有勇气再次讨伐南诏,可现实远比理想更骨感,更残忍,只要凌若夕还愿意守护南诏,他们心里所想的事,就永无可能达成。

“难道就这么算了吗?那逆女即使再强,但她始终是一个女人,她带来的高手不足百人,只要我们略施小计,将他们除掉,没有了她庇护的南诏,还有什么力量抵挡我国大军?”凌克清心有不甘,他这次的脸完全丢尽了,如果不设法扳回一局,他半辈子的威名就会葬送掉,那样的结果,不是他愿意看到的。

凤奕郯轻靠在车壁上,凉薄的唇线勾起一抹讽刺的笑,“除掉凌若夕?凌相,你脑子是清醒的吗?以她的实力,要付出多少人力,多少心血才能伤到她?哼,本王只怕到时候计划没能成功,反倒激怒了她,届时,受难的就该是北宁了。”

不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身上肩负的责任,他都不会赞同凌克清的想法,那女人太强,强到只能仰视,不能与之为敌。

“爹爹,王爷自有打算,您就别再说了。”凌雨涵柔柔弱弱的说道,胳膊肘往外拐,典型的帮亲不帮理。

看着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女儿,凌克清忽然间有种孤家寡人的沧桑感,连他的女儿也不愿支持他吗?

不知为何,他竟回想到了年轻时,还未进入仕途的自己,那时,他很穷,穷到连买一双靴子,也要省吃俭用,可即使是那样,他的身边始终有一个人对他不离不弃,他说,想要进京考取功名,她便替人洗衣,筹来盘缠,支持他,那阵,所有人笑话他异想天开,只有她,一如既往的支持他的每一个决定,从不过问对错。

究竟是从什么时候,他对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原配,心有不满,甚至一次次忽视,一次次漠视掉她的眼泪,到最后,竟连多看她一眼,也会觉得厌烦的?

凌克清记不得了,想到那些贫苦的过去,他的心有些疼,口中幽幽叹了口气,向来骄傲的男人,此刻竟流露出了些许疲态。

马车安全离开南诏国边境,朝着北宁京师的方向渐行渐远。

另一边,在等到护送的队伍回归后,卫斯理决定班师回朝,大军开始做着离开的准备,上到武将,下到士兵,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即将归家的激动与兴奋。

凌小白抱着黑狼,在军营中来回穿梭,他奇怪的看着这些笑着笑着突然掉眼泪的男人,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。

“小黑,你说他们这是怎么啦?中风?还是娘亲说的精神分裂?”他戳戳黑狼柔软的身体,困惑的问道。

他真心不明白啊,他们看上去那么开心,为毛会哭呢?

“小少爷,他们这是喜极而泣。”小豆子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冒了出来,恭敬的向他解释道。

“唔,是这样吗?”这个词夫子以前说过,“原来太高兴也会哭啊。”

“是的。”小豆子能够理解这些人此时此刻的心情,回家,这是一个多么幸福,多么快乐的词,可他的家,却早就不在了。

男孩的脸上浮现了几分落寞,但下一秒,他就打起了精神,黯淡的瞳眸注入极强的生命力,虽然没有家,可他还有未来!还有希望。

“你干嘛又难过又开心的?”难道这种古怪的情绪也会传染么?凌小白愈发茫然了。

“我想到可以留在小少爷和贵人的身边,心里就十分开心,所以才会这样。”小豆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面对凌小白,他没有任何的隐瞒。

“不明白。”凌小白摇摇脑袋,头顶上那戳呆毛也跟着左右摇摆,看上去可爱极了。

在军营里转了几圈,他的怀里被士兵们塞满了各种战利品,大多是些吃的,还有些小孩子喜欢的玩具,秉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,凌小白来者不拒,抱了个满怀,小豆子想要替他分担一些,却被他严厉拒绝:“娘亲说过,自己的事自己做。”

小少爷果然很善良啊,完全没有看清凌小白本质的男孩,对他投以崇拜的目光,直到后来,他回想到这件事,各种郁闷,觉得自己的眼绝对出现了问题,为毛没有看清楚在小少爷正经的表象下,掩藏着的财迷本质呢?

脚步蹒跚的回到大宅,凌小白将这些东西打包放好,这可是他的私人战利品,绝不能被娘亲给瞧见了。

“他在干嘛?”凌若夕奇怪的看了眼卧房里忙得脚不沾地的儿子,蹙眉问道。

“额,我不知道,小少爷大概是在替贵人收拾行囊?”小豆子猜测道。

黑狼窝在椅子上,听到他的话,朝天翻了个白眼,拜托,收拾行囊?他到底是怎么把敛财这种事想得这么正经,这么美好的?

没有酬劳,小少爷才不会做出力不讨好的事呢。

凌若夕有些意外,不过,也没太多想,有一个崇拜儿子的小跟班,对她来说,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。

“贵人,我们也会跟着他们一起走吗?”小豆子略显紧张的问道,这块大陆,除了凌若夕他们,他谁也不认识,他心里其实是害怕的,害怕会因为自己的无用而被抛下。

“恩,到时候带你去看看皇宫。”凌若夕挥手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,不要成天胡思乱想,我既然带你离开,只要你不犯错,我不会将你丢弃的。”

这是她的承诺。

小豆子感动得眼眶发热,他紧了紧拳头,倔强的不肯落下泪来,“谢谢贵人,贵人果然是好人。”

莫名其妙被发了好人卡的凌若夕眼角微微一抖,有些不忍直视眼前这双满是崇拜的炽热眼睛。

“吱吱!”卧槽,女魔头居然被人叫做好人?黑狼险些吓得从椅子上给摔下来,它很怀疑,这小子是被谁给洗脑了?

“娘亲?”注意到屋外的动静,凌小白刷地一声将打包好的包袱藏到身后,忐忑不安的看着凌若夕,脸上挂着讨好的笑,那啥,娘亲应该没有看见自己在做什么吧?

恩恩,应该没有。

他在心底不断的做着自我催眠。

“把你要带走的东西整理一下,明天早上就要出发。”凌若夕猜到了他的心理活动,却不愿和他一般见识,低声吩咐道。

凌小白卖力的点着脑袋,像是小鸡啄米。

哟,答应得倒是挺快的啊。

凌若夕有些意外,但想想他的心绪,立马懂了,多半这小子是想让自己马上离开,才会答应得这么爽快。

在他的心目中,她的印象就这么恶劣么?会和自己的儿子抢东西?

“凌小白。”

“到!”凌小白下意识站好军姿,铿锵有力的回道。

“……”本打算教训教训他,可偏偏,看到他这么乖巧,这么懂事的样子,凌若夕忽然于心不忍了,指腹揉揉眉心,“你接着收拾吧。”

算了,这次就放过他。

凌小白困惑的看着娘亲离开的背影,他还以为自己这次又会白忙活呢,窃喜的瞅了眼手里的包袱,猥琐的笑声,从他的嘴里发出。

嘿嘿嘿,娘亲没有发现。

黑狼无力的遮挡住双眼,它不认识他,不认识这个表情猥琐的小孩。

听着从房间里缓缓流淌出的笑声,小豆子背脊一寒,一股寒流蹭地窜上了他的脊椎,直冲头顶,小少爷这是中邪了么?

要是离开的凌若夕得知了他此时此刻的想法,绝对会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——图样图森破。

凌若夕等人要带走的东西不多,除了那两箱不在计划内的战利品外,只剩下些更换的衣物,她亲自将金子换做了银票,贴身携带,带着一大摞银票,总比带着金子满山跑更加安全,虽然她不认为,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,会不要命的打劫自己。

“娘娘,大军已经开拔,可以启程了。”卫斯理小跑着从厅外走了进来,平复一下略显急促的呼吸,恭敬的说道。

今天的日头还算不错,晴空万里,凌若夕牵着儿子,率领深渊地狱的男人们缓缓从大宅内走出,当她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时,等候已久的士兵以及街道上自发聚集的百姓,忽然间,接二连三的跪倒在地上,动作算不上整齐,却足够让人感觉到他们的真诚。

“皇后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“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……

山呼海啸般的呼喊,如同浪潮,一浪接着一浪,直冲云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