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45章 受欢迎的女人

第445章 受欢迎的女人

凌若夕愣了一下,眼前这一幕超乎了她的预期,她不是没有被人跪拜过,昔日,还是南诏国皇后时,她的待遇与现在一样,可是,不一样的是,这些人脸上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激动,他们并非是因为她的身份,行这么大的礼。

“皇后娘娘,您一路平安啊。”

“皇后娘娘谢谢您为南诏做的一切。”

“皇后娘娘……”

她缓慢穿梭过人群,入耳的,是百姓们一声声的感谢之词,平静的心潮此刻有淡淡的涟漪荡开,她看似平静的翻身上马,只有被她抱在怀中的凌小白知道,他的娘亲害羞了。

头一回见到凌若夕这一面的他,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,脸上挂着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,他的娘亲果然是天底下最棒的!

卫斯理及众武将带着和善的笑意,看着眼前这一幕,他们没有嫉妒,没有觉得任何不甘,只因为,这是她应得的。

“出发。”一声令下,大军拔营启程,浩浩荡荡的队伍,缓慢驶过街道,百姓们自觉的让出道路,有组织的替他们送行。

在城门前,一个衣着朴素的小女孩,站在送行队伍前方,饱受战乱之苦的她,看上去有些面黄肌瘦,但那双大眼睛,却是清澈的,如小河流水,分外灵动。

“娘亲,你看。”凌小白指着拦路的小女孩,叫嚷道。

手掌瞬间勒住缰绳,马儿打了个响鼻,停了下来,小女孩被吓得了一跳,但很快,她就重新打起了精神,昂着头,仰视着马背上的女人,目光中带着几分感激,几分憧憬。

“皇后娘娘,这是送给你的。”她紧张到完全忘记了长辈们教给她的说词,用着最朴素的话语和最简单的行动,表达着内心的感恩。

满是污泥的双手紧握着一束油菜花,花瓣上,还有露珠的痕迹,一看就知,是刚采下来没多久的。

小女孩的母亲站在人堆里,懊恼的跺跺脚,这孩子,怎么这么冲动?教她的东西,咋滴忘了呢?

欢呼的人群,逐渐安静下来,众人紧张的站在原地,看着眼前这与剧本发展完全不一样的一幕,他们不知道凌若夕是否会接受这束鲜花,毕竟,这样的礼物,对于她的身份,是不符的。

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凌若夕竟会利落的翻身下马,凛凛的身影,妥妥的停在女孩面前,马尾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。

她神色淡泊,看不出任何的情绪,只一双古谭般的眼睛,静静地凝视着身前的小姑娘,无数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“这……”后方的于老紧了紧手里的缰绳,皇后娘娘这是生气了吗?他刚想上前为小女孩说情,却被一旁的卫斯理给拦了下来。

“先看看再说。”如果他没有猜错,以皇后娘娘的个性,是不会真的拿这无辜的女孩怎么样的。

于老这才堪堪打消了上前的念头,略带忐忑的待在原地。

无数双眼睛,此刻正紧紧的注视着她,城门下,安静得落针可闻。

“皇后娘娘?”小女孩掌心湿润,结结巴巴的唤道,在她不怒而威的气场下,甚至连对视,也做不到,璀璨的眸光逐渐暗淡下去,她无措的看了看手里的鲜花,也对啊,娘娘这么高贵,怎么会喜欢这些野花呢?

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她懊恼的低下了脑袋,像是做错了事。

忽然,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,白皙的手掌纹路分明,手指修长且美丽。

女孩惊讶的抬起头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。

“这不是送给我的吗?”凌若夕淡淡的问道,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多惊世骇俗,“花。”

女孩如同梦游般,机械的将那束油菜花递给了她。

凌若夕微微一笑,鼻尖嗅了嗅花叶,没有香气,但那股露水的味道,却还残留着,“谢谢,我很喜欢。”

一句波澜不惊的感谢,却让女孩身体一颤,“真,真的吗?您真的喜欢吗?”

她很感激她为这里带来的和平,所以想要亲手挑选礼物送给她,却又不知道该送什么,这是女孩最喜欢的花,孩子的心思永远是这般的淳朴,只因为是最喜欢的,所以想要送给她。

凌若夕点了点头:“是,我很喜欢。”

即使这世间有再多的金银珠宝,但眼前这束用心采下,用心保护好,送到她面前来的花束,却是她收到过的最好的一份礼物。

她弯下腰,强劲有力的臂弯,将小女孩的身体抱住,一把揽入自己的怀中,手掌温柔的拍了拍她僵硬的背脊,“谢谢你,你的心意我收到了。”

眼泪刷地一下夺眶而出,连女孩自己也不清楚,她究竟在哭什么,只是莫名的觉得,这个怀抱好温暖,温暖到让她不舍得离开。

安抚了女孩的情绪后,凌若夕问了问她家长的所在,亲自将女孩送到了母亲的身边,妇女感恩戴德的握着她的手,哽咽的说着感激的话,凌若夕并没有丝毫的不耐,反而耐心的安抚着她的情绪,直到卫斯理上前来提醒,时辰不早,她这才依依惜别女孩,将油菜花别在衣襟中,扬鞭策马,钝钝的马蹄声,很快消失在了城门外,大军开拔的影子,也逐渐消失无踪。

但百姓们却没有一人离开,他们静静的站在城头,眺望着大军离开的方向,目光专注且执着。

颠簸的马背上,凌小白紧紧搂着她的腰肢,小脑袋蹭了蹭,昂起头来,小声问道:“娘亲,你很开心吗?”

不然,为毛会笑得这么灿烂?

凌若夕放缓了行军的速度,微微颔首:“还好。”

“骗人。”凌小白指着她嘴角上扬的弧线,一惊一乍的嘟嚷道:“明明就很开心,宝宝看得出来,平时就没见过娘亲这个样子。”

他有些嫉妒那个能让她开心的女孩,弄不明白,只是一束花而已,为什么她会这么愉快呢?凌小白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有些不太够用,完全猜不到凌若夕的心思。

“收到谢礼,我不开心,难不成还要哭么?”凌若夕似笑非笑的反问了一句,顿时,让凌小白说不出话来,他悻悻的瘪瘪嘴。

“可是,宝宝送给娘亲那么多东西,娘亲都没对宝宝笑得这么开心过。”好吧,这才是他所关注的重点。

“我一样很开心,但是这两件事是不一样的。”凌若夕淡然的解释道。

“不懂。”凌小白摇了摇脑袋,不明白有啥地方不同,明明他送出的礼物金贵得多,也值钱得多。

黑狼趴在他的肩头,懒洋洋打了个哈欠,对这种幼稚的对话,没有丝毫的兴趣。

“你是我的儿子,她只是一个陌生人,小白,你得记住,送礼这种事,不是送得越贵重,就越好,而是那份心意。”凌若夕耐心的向他灌输着正确的三观,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辨识不清什么是真情什么是假意。

凌小白似懂非懂的点点脑袋,但紧接着,他又大叫一声:“明明宝宝送的时候,也是发自内心的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是我的儿子,礼轻情意重,她的礼物虽然不值钱,却代表了一颗赤子之心,懂吗?”凌若夕松开缰绳,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。

“娘亲的意思是,这束花是她的心意?”凌小白有些明白了,“宝宝明白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不枉费她一番教导。

“可是娘亲,明明他们可以送值钱的东西来表达心意,为什么却要用这种东西呢?”一个问题解开,另一个问题紧接着冒了出来。

“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?”凌若夕有些不耐烦了,平和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悦的冷光。

凌小白立即打了个寒颤,撅着嘴道:“宝宝真的想不明白嘛。”

“那就接着想。”她懒得多做解释,有些道理,即使她现在告诉了她,他也只能懂理论,等到将来亲身经历过这些事后,他才会彻底明白个中缘由。

大军前进的速度并不快,毕竟,军中伤兵颇多,加快脚程,会让他们伤上加伤,几乎每到一个城镇,他们都会遭受到百姓们夹道欢迎的场面,这些人的脸上,挂着舒心的微笑,感激着他们在前线所做的一切。

凌若夕没有忘记在来时,曾遇到过的老妪,在一日休息时,特地找来于老,向他询问过老妪的外孙,吩咐暗水连夜将他送到小村庄里,与亲人团聚。

“皇后娘娘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无情嘛。”篝火旁,于老含笑开口,声音故意放低了几分,几名武将围坐在一边,认同的点点头。

“是啊,我以前还以为娘娘不好接触呢,没想到,她这么和善。”

和善?

和凌若夕曾有过近距离接触的镇南将军,嘴角一抖,摆弄篝火的木柴差点脱手,喂喂喂,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夸赞?皇后娘娘就算没想象中那么无情,但她的言行举止,也绝对与和善搭不上边吧?

看看同伴们赞不绝口的夸奖着凌若夕,他默默的吞下了漫上舌尖的话,总觉得,这个时候要是说出实话来,绝对会被大家攻击的。

“嘿,将军,你这一路是跟着娘娘来的,说说你的所见所闻呗。”很快,就有人将话题往镇南将军身上引了过去,他们可还记得清楚,他是跟随着凌若夕一起到的,知道的绝对比自己多。

他们想要更了解她,了解她的事迹,了解她的一言一行。

面对着这一双双期盼的眼睛,镇南将军一时纠结了,他要怎么说?说自己其实这一路上就没和皇后娘娘有过深交?说他其实在打胜仗前,对她是抱着各种敌意的?

这种话说出来,他真的会死成渣吧?镇南将军尴尬的动了动嘴角,没说出半句话。

倒是于老看出他的为难,出声替他解围:“好了好了,不知道将军少言寡语吗?别为难他,快点休息,天亮还得赶路。”

在他的呵斥下,众武将只能偃旗息鼓,在地上和衣而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