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50章 荷包满满

第450章 荷包满满

凌小白觉得自己是个苦逼,明明有那么多的银子放在他面前,他却没能珍惜,眼睁睁看着它们挥挥衣袖消失在别人的口袋里,这滋味,没有体会过的人绝不知道有多悲催,可偏偏,他又不能在凌若夕的面前表露出来,一张小脸,幽怨极了。

但好在凌若夕成为监国的消息传扬出去后,不少心怀鬼胎的大臣,开始往宫里送来油水,甚至就连凌小白,也成为了他们想要拉拢,想要接近的跳板,可想而知,他最近在宫里偷偷得到了多少的好处。

“小少爷,这样不太好吧。”趁着凌若夕和卫斯理在御书房商量国事时,凤溪宫内,又有大臣派来的家丁造访,看着家丁离开后,小豆子犹豫了半天,才对凌小白说出了这句话。

而此时的他,则坐在椅子上,一遍又一遍数着刚刚到手的一大摞银票。

“什么不太好?”他头也没抬的反问道,一双眼睛几乎黏在了这些银票的身上,再也挪不开了。

“那些人都是为了接近贵人,想要找贵人帮忙才来的,可咱们瞒着贵人收下这些东西,万一被贵人知道了,那……”想到凌若夕教训人的手段,小豆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虽然平时贵人挺宠爱小少爷的,但这种原则问题,她绝对不会妥协,到时候,小少爷一定会被教训得很凄惨。

凌小白霍地抬起脑袋,偷偷朝殿门外张望了一眼,确定没有人后,才皱起眉头,冲小豆子呵斥道:“你不要命啦,这么大声做什么?万一被娘亲听到,小爷的屁.股就得开花了。”

明明知道后果,可为毛小少爷还要不知悔改呢?小豆子很想这么问问他,但他到底没这个胆量。

“你放心吧,这些事只要你不说小爷不说,娘亲是不会知道的。”凌小白说得信誓旦旦,十分笃定。

“可那些人要是在贵人面前说漏嘴了呢?”小豆子总觉得这事说不好,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。

凌小白白了他一眼:“你就不能往好处想吗?再说了,就算娘亲以后知道,小爷早就把这些银子藏好,大不了就是挨一顿揍,娘亲不会舍得拿小爷怎么样的。”

好……好无耻……

小豆子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,他觉得,小少爷平时在他心目中正直、高尚的印象,正在龟裂,难道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吗?

凌小白可没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屁颠屁颠将银票藏好,放到了角落的一个绘花花瓶中,和这段时间得到的私房钱放在了一起,然后,他笑得兴高采烈的,就往殿外走,打算去御书房见自个儿的娘亲。

小豆子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他的身后,面色有些挣扎。

御书房内,卫斯理将这些天来囤积的奏折一本一本摆放到凌若夕面前,奏折堪比小山,堆积无数。

“这些是什么?歌功颂德?奏折是用来写这玩意的?”凌若夕草草翻看了几本,眉头顿时一皱,“我怎么不知道,我的形象这么完美?瞧瞧,什么高尚美好,什么威名远播,他们写的时候不觉得肉麻吗?”

这些由百官呈报的奏折上,大多是对凌若夕的歌颂,言辞间,几乎将她说成了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神。

看着这些**裸的字眼,就算是她,也觉得有些害臊。

卫斯理尴尬的笑了笑:“大家或许只是想和娘娘拉近关系。”

毕竟,她雷厉风行的手段,早就在南诏国内传开了,以前还不是监国时,她就帮助皇上,诛杀摄政王,名震天下,如今她掌管南诏,这些官员还不得害怕得哆嗦吗?不讨好讨好她,这官场还要不要继续混下去了?

“哼,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我清楚得很。”人心这种东西,她揣摩了两辈子,还能不知道么?将手里的奏折猛地合上,随手扔到一边,“消息都传出去了?”

“是的,娘娘暂时监国的消息,如今应该已传遍整个南诏,”卫斯理含笑点头,“百姓们对这件事十分支持,娘娘无需担心会遭到反抗。”

“我看上去像是在关心这种小事吗?”百姓们如何看待她,如何在暗地里议论,对她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,凌若夕微微眯起眼,眼眸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暗光,既然消息传开了,那个人现在也应该听说了吧。

她思考着以云井辰的个性,他会怎么做,奈何,思来想去,她竟发现,自己似乎并不了解他,毕竟,以往都是这个男人死皮赖脸的缠在自己身边,而她仅仅是被迫的接受,而她则对他并无太过深入的了解。

呵,现在看来,这段感情里,她的付出远不如他。

持平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自嘲的浅笑,她摇摇头,不愿再想。

“娘娘?”卫斯理困惑的唤道,她怎么突然玩起沉默是金了?

“这些折子我会处理,交代下去,今后除了正事,不用再在奏折上锦上添花,若有人胆敢再犯,剥夺官职,贬为庶人。”她立即回过神来,冷声命令道,她可不想从今往后每天打开奏折,就看见千篇一律的褒奖,“还有,在背地里私通北宁的官员名单,清理出来了吗?”

卫斯理脸上的笑容骤然间消失,朝廷里有内奸这种事,是他最为反感,也是最不可原谅的,镇南将军刚离开京城就遭到伏击,如果不是凌若夕出手,南诏国现在只怕已成为了北宁的附属国,不复存在。

“已经整理出来了,涉嫌的官员有十一名之多,这些还仅仅是初步整理。”卫斯理从袖中取出了一份名单,交给凌若夕。

上面所写的名单内容上,官职最大的竟是尚书,最小的也是正五品。

凌若夕狠狠皱起了眉头,脸色有些难看,牵扯到这么多人,一旦她有所行动,南诏国的朝堂必定会大乱。

“娘娘,我们暂时不能动他们。”深知这个道理的卫斯理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,“一旦这些官员落马,朝廷各要职,无人顶替,会大乱的。”

“这种事你以为我会不清楚吗?”凌若夕有些烦躁,她更喜欢最直接的手段,这种太过耗费脑细胞的活,从来都是她最为讨厌的,“先处置一批官职不高的喽啰,敲山震虎。”

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卫斯理点点头:“是。”

“至于其它的,在暗地里收集更多的铁证,另外,提前召开科举,培养能够顶替他们的人手,等到时机成熟,再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短短时间,她就已经将初步计划想了出来。

卫斯理心头说不出的佩服,他一早就知道,若是有皇后娘娘坐镇南诏,南诏国必定能够重新恢复昔日的威望,如今看来,他的猜想是正确的。

“对了,”解决了这件事,凌若夕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大事,“北宁国的和谈书送来了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她不说卫斯理险些忘记了这回事,摇摇头:“暂时没有消息。”

“派人八百里快马进入北宁,提醒他们别忘记了送来和谈书。”痛打落水狗这种事,凌若夕最爱做,当初,她被逼得被迫离开北宁,到处逃命,如今形势逆转,她怎能不把这笔帐给讨回来?

卫斯理把这件事记下,离开御书房后,立即差人快马加鞭赶赴北宁,将凌若夕的意思转述北宁帝,至于对方是气还是急,就和他没有关系了。

凌小白带着小豆子偷偷来到御书房,正好赶上凌若夕在处理奏折的时间,他猫着步子,小心翼翼走到房间里,偷偷的站在龙案边,伸长了脖子,想要看看她在做什么,但奏折中龙飞凤舞的自己,却让他看得头晕眼花,双眼几乎变作了蚊香状。

“怎么来了?”凌若夕将处理好的折子扔开,含笑看向凌小白。

“宝宝无聊嘛。”他撅着嘴,低声抱怨道,“宝宝在这里什么事也不用做,闲着无聊,想要来陪陪娘亲。”

“去行宫找暗水他们。”她现在可没心思陪凌小白玩闹,宫里的事多如牛毛,还等着她处理。

凌小白幽怨的凝视了她许久,最后,悻悻的拖着缓慢的步伐离开了。

“哼!娘亲最讨厌了。”刚出门,他就忍不住嘟嚷道,肩头的黑狼懒洋洋的蜷缩成一团,晒着太阳,而身后的小豆子一言不发的尾随着,任凭他怎么抱怨,也没吭声。

“不行了,小爷要出去逛逛。”他停下步伐,双眼放光的说道,“小豆子,走!小爷带你出宫去。”

“不行啊小少爷,贵人要是知道了,会生气的。”小豆子急忙摇晃着脑袋,想要阻止他,“再说了,外面这么乱,万一遇到什么事,我没法像贵人交代啊。”

“能出什么事?哼,小爷才不怕呢。”凌小白自信满满的说道,“你到底去不去?不去小爷就一个人去咯,到时候你可别说小爷不讲义气。”

这个皇宫虽然奢华,精美,但对于凌小白来说,真的很无趣,以前后宫里还有不少女人,可以让他打发时间,可现在嘛,那些人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就剩他一个人,真心很无聊有木有?

小豆子有些犹豫不决,见他这样,凌小白索性哼哼两声,转身就一个人想要走了。

“诶?小少爷,你等等我啊!”眼见他要一个人走,小豆子赶紧追了上去,他可不敢放凌小白独自出宫,不然真要有什么事,他的罪可就大了。

两人一前一后抵达宫门,却被御林军给拦了下来。

“你们要干嘛?让开啦!”凌小白气势汹汹的说道。

“小少爷,请回宫,没有皇后娘娘的指令,奴才等不敢私自放小少爷离开。”御林军一板一眼的说道,任凭凌小白威逼利诱,也没有退让半步,比起他的这些小手段,他们更为害怕凌若夕的雷霆震怒,为了这条小命,也只能得罪他了。

“你们就知道听娘亲的话!信不信小爷告诉娘亲,让娘亲惩罚你们?”凌小白气得小脸涨红一片,威胁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