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51章 男人不该翻墙

第451章 男人不该翻墙

凌小白和侍卫们吵吵闹闹的声音,引来了不少百姓的围观,他们不敢离得太近,只能站在远处,好奇的张望着,时不时还指指点点,密集的人群中,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并不显眼,要说唯一引人注目的,大概就是他那近乎痴痴的目光了吧。

“小少爷请不要为难奴才,奴才们真的不能放行啊。”侍卫急得都快哭了,要是今天放他离宫,上面怪罪下来,他们不得把命都丢掉吗?仅仅只是听闻凌若夕的手段,他们就害怕得浑身哆嗦。

凌小白面色一黑,看看四周围观的路人,脸上有些发烫,丢脸死了!他跺跺脚,狠狠瞪了这帮拦路的侍卫一眼,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,转身离开了,丫的,大不了他不走大门。

小豆子急忙跟上,奈何凌小白跑路的速度太快,没过多久,他就只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暗暗发愁。

大戏落幕,百姓们逐渐散去,离开时,还不忘笑着议论几句。

“哎,这下子是把小少爷给得罪惨了。”一名侍卫无奈的叹息道,“真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遭到小少爷的报复。”

“你怕啦?这么怕刚才怎么没放小少爷出宫?”身边的同伴凉凉的讽刺了一句。

“还是算了吧,虽然得罪小少爷很惨,可违背皇后娘娘的旨意,会更惨的。”正所谓有对比才有反差,得罪凌小白顶多被一番恶整,可要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后果绝对是生不如死。

这大热的天气里,侍卫们却不自觉打了个寒颤,当他们将这件事抛在脑后,准备回到岗位上,继续站岗时,却奇怪的发现了站在街道左侧的大树下,静静看着宫门的奇怪男人。

一身包裹得密不透风的墨色锦袍,从斗笠上方垂落下的黑色纱巾完完全全遮盖住了他的上半身,只能透过身形,勉强看出是个年轻的男子。

“喂,你们觉不觉得那男人有些古怪?”一名侍卫戒备的问道,手掌不着痕迹握上了腰间佩刀的刀柄。

如今大战刚刚结束,谁也不敢保证,会不会有北宁的探子暗中潜入皇城,他们能不提高戒心吗?再说了,这人的打扮实在是太过怪异,一看就知道绝不是普通人,哪有人大白天打扮得稀奇古怪的?

或许是留意到侍卫们的注意,男人迅速闪人,身影在人群中七转八拐后,消失在了茫茫人海里,再不见了影踪。

为了安全起见,御林军统领还是在换防时将这件事呈报给凌若夕,让她来拿主意。

“是吗?”深邃的眼眸微微一冷,她慵懒的斜靠在龙椅上,凌厉的五官此刻透着危险的气息,让人不寒而栗。

统领忙不迭点头:“是!不过奴才等没能弄清那人的身份,只是怀疑,他也许是北宁国的探子,请皇后娘娘多加小心。”

现在的她,俨然是南诏国最不能有损伤的大人物,哪怕是一丝丝隐患,也不能让其发生为现实。

凌若夕意味深长的笑了,“下次若再看见此人,不用犹豫,立即将人拿下,记住,行动时万不能伤及他的生命。”

“啊?”统领顿时愣住了,“他果真是北宁国的探子吗?”

凌若夕笑而不语,探子?若他真的是探子,她又怎会保他一条命在?云井辰,你果真出现了!

“娘娘,需不需要全城搜捕?”统领有些激动的握紧拳头,他相信只要在京城开启地毯式搜索,那些暗藏鬼胎的探子,势必会曝露在阳光下,成为他们的俘虏。

“不,暂时不用,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。”毕竟,他太聪明,又太会躲藏,一旦猜到自己得知了他的行踪,绝对会躲起来,千般小心,那样做,只会加大抓住他的难度,得不偿失。

凌若夕果断的拒绝了统领的提议,眸光森寒,散发着一种叫人头皮发麻的危险。

统领误以为她另有目的,于是,兴冲冲的领命。

或许是知道了云井辰的消息,凌若夕这一天的心情出奇的好,就连知道凌小白试图翻墙离宫的事后,她也没有动怒,而是独自前往案发的地方。

那是皇宫里一处荒凉的冷宫,此刻,四周人潮拥挤,不少侍卫和宫人将荒僻的院落围得水泄不通,点燃的火把内,凌小白幽怨的蹲在地上,身上沾染了不少的尘土。

在看见凌若夕踱步而来的身影时,他的小脑袋顿时一缩,似害怕,似不安。

小豆子愧疚的低垂下头,连看凌若夕的勇气也没有,他没能阻止小少爷的行为,已经是失职,现在还连累贵人替他们担忧,心里的惭愧如同黄河之水,滔滔不绝。

“拜见皇后娘娘。“众人齐齐跪地,向她行礼问安,凌若夕双腿生风,目光从头到脚将凌小白扫视了一圈,确定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后,这才在心头暗暗松了口气,紧接着,一丝冷怒染上眉宇,脚步停在他的面前,眼刀凉飕飕刮在他的身上。

“娘亲,”凌小白决定先发制人,不管怎么样,先认错再说!他才不管这场合会不会丢人呢,总好过被娘亲揪着教训:“娘亲,宝宝错了,真的错了,你原谅宝宝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”从事发一直坚守冷宫的侍卫们嘴角抖得极其欢快,如果他们没有记错,刚才小少爷的挣扎还很强烈吧,还威逼利诱他们不许把事情闹大么?怎么一转眼,这情绪变化就如此之快了?

凌小白装作没有看见四周投来的诡异视线,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凝视着她,无语泪先流。

“都散了吧。”凌若夕挥挥手,示意众人退下,她可没有在大庭广众下,让人围观她教训儿子的癖好,正所谓家丑关上门来处理。

虽然众人心里或多或少有几分想要看戏的心情,但他们可不敢在这种时候和凌若夕唱反调,一走一回头,慢吞吞的,离开了冷宫。

僻静的院落里,只剩下母子二人,以及书童一枚,宠物一只。

清冷的月光从头顶上直泄下来,笼罩在他们俩的身上,好似为他们度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辉,凌小白等得双腿发软,也没有等到凌若夕开口,他忍不住偷偷抬起头,想要看看她的表情,却撞入了她那双古谭般深幽的黑眸里,心尖猛地一颤,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,让他的心脏不自觉抖了几下。

‘噗通’

打破两人之间沉默氛围的,是小豆子利落跪地的声音,“贵人,是我的错,我没有照看好小少爷,请贵人惩罚。”

他绝口不提凌小白的任性,将所有的过错通通推到自己的身上。

凌若夕眸光微闪,还是没有说话。

凌小白倔强的瞪了他一眼,这种时候,他怎么可以让自己的人替他出头?他才没有这么不讲义气呢!一咬牙,什么顾忌,什么害怕,此刻都被他抛在了脑勺后边,“娘亲,是宝宝自己决定的,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,你别惩罚他,大不了宝宝自己扛了。”

哟,年纪轻轻还知道在自己面前逞威风了?凌若夕略感意外的挑起眉梢,神色有些复杂,让人琢磨不透。

“小少爷……”小豆子感动得泪眼婆娑的,他没有想到,在这种时候凌小白会主动替他说话,替他开口求情。

黑狼吱吱叫了两声,从凌小白瘦小的肩膀上站起,似乎是想要和他共同进退。

凌小白瘪瘪嘴,“你快别说话啦,小爷知道自己做错事,自己扛,不要你帮小爷出头。”

虽然他很害怕娘亲惩罚他,可是,他也是有尊严有底线的好么?

“能够听到小少爷这么说,我已经很开心了,贵人,这件事真的不是小少爷的错,求贵人不要骂他。”小豆子擦了擦眼睛里冒出的泪珠,替凌小白求情。

他没有想到,在失去了所有后,还能够得到一个替他说话,把他当作朋友的少爷,既然他能够对自己这么好,为了他,就算被惩罚又怎么样呢?

“丫的,闭嘴,不许你在说话了。”凌小白恶狠狠瞪着他,只是那眼神没什么杀伤力。

小豆子依旧固执的咬住唇瓣,凝眸看着凌若夕,像是豁出去了。

凌若夕的目光不断的在两人之间来回扫动,那漆黑如夜空的眸子,似将他们心里那些小心思看得一清二楚,凌小白和小豆子的脸蛋上,都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凉汗。

“你们这是在联手唱大戏吗?恩?把我堪称豺狼虎豹了?”她什么时候说过要惩罚他们?话都还没说,就开始互相开脱,互相顶罪?

小豆子张口欲言,却被凌小白一脚踩中了靴子,脚指头被猜得生疼,他刚张开的嘴巴猛地合上,疼得脸蛋发青。

见他没有说话,凌小白这才长长舒一口气,妈蛋,这种时候和娘亲唱反调,那不是找死吗?他想死,可自己还想再活五百年呢。

他们自以为隐秘的小动作,却被凌若夕看得一清二楚,心头有些欣慰,看上去,留下小豆子陪伴小白的决定,她是做对了,至少替他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小伙伴。

“小白,”她冲着凌小白勾了勾手指。

凌小白磨蹭了半天,才拖着缓慢的步伐,走到她面前,脑袋几乎缩到了胸口。

“你深更半夜出宫做什么?”凌若夕沉声问道,比起翻墙的事,她显然更在意他出宫的目的。

凌小白憨笑了两声,摸了摸自己的脑勺,“其实宝宝只是想出去玩。”

“玩?”凌若夕抬头看了看天色,夜色正浓,这个时辰他居然有心情跑出去玩?大半夜玩什么?

“额……”许是她的目光太过诧异,一滴冷汗顺着凌小白洁白无瑕的面颊滴落下来。

“跟我回去。”凌若夕一把扯住他的衣领,把人塞入怀中,纵身一跃,顷刻间就消失在了这夜幕之下,徒留小豆子一个人,茫然的注视着这无垠的夜空,默默的在心底为凌小白默哀。

小少爷这次大概真的是死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