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52章 整治朝堂

第452章 整治朝堂

第二天,当小豆子再次见到凌小白时,他正捂着小屁股,眼眶肿得像是两个大核桃,甚至还充着血丝,把小豆子吓得不轻。

“小少爷,您昨晚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想要表达自己的关心,却又害怕触碰到凌小白的伤心事,毕竟,他的情况看起来似乎不太好,一看就知道,昨晚没少被修理过。

凌小白幽幽瞪了他一眼:“不要和小爷提起昨晚的事,听清楚了吗?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”

嘤嘤嘤,被小伙伴知道自己被惨痛的修理了一番,这可不是一件好事,火辣辣的屁股,让凌小白彻底领悟了什么叫做深深的沉痛。

小豆子立即住了嘴,没敢再问,走上前去,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他的手臂,有这个移动的拐杖,凌小白也乐得轻松,身体的力量几乎完全压在了他的身上,小豆子扶得有些吃力,豆大的热汗一滴接着一滴,从他的脸颊上落了下来,但他却没吭过一声,这时间长了,凌小白自己也是满心的愧疚,有种正在欺负老实人的愧疚感。

今天,带着凌若夕旨意的御林军大清早就整装待发,在宫门前,将正准备进宫上朝的几名正五品官员拦下,粗鲁的摘掉对方的乌纱帽。

“皇后娘娘有命,李炜、宁靖、张远因犯下叛国罪,立即转交大理寺收监。”统领威风凛凛的宣布道,三名官员吓得脸色霍地一白,无法相信会听到这晴天霹雳般的消息。

“带走。”统领大手一挥,示意手下人动手。

“不,这不可能!”看着他们真的有动手的迹象,三名大臣哪里还稳得住?“我要见皇后娘娘!这是冤枉,天大的冤枉!”

吵闹声从宫门口传入宫中,被侍卫阻挡在宫外的大臣声嘶力竭的请求着要见凌若夕一面,但这帮侍卫却纹丝不动,将他们狠狠的拽住,不少大臣胆战心惊的站在一旁,别说是出面求情,即便是说话,也不敢。

这时候谁看不出,皇后娘娘是要肃清朝堂了啊,不少心中有鬼的大臣战战兢兢的躲在人群后方,就怕被这三个同僚指认出来,引火烧身。

“把他们的嘴堵上,皇宫前吵吵闹闹成何体统?”统领早就得到了指令,立即命人用臭袜子塞住他们的嘴,三名大臣被五花大绑的拖走,那呜呜声,如同野兽的哀鸣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而其他的同僚们却像是看戏一般的站在一旁,三名官员似死猪般被粗鲁的拽走,离开时,他们看见了倚仗的主子,嘴里呜呜的叫声愈发的凄凉,可偏偏,那几名心怀鬼胎的大臣竟迅速移开了目光,甚至还故意躲在其他大臣身后,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朝堂上,此刻安静得只能听见卫斯理略显急促的呼吸声,他很清楚,宫门外现在正在发生什么,带着几分激动几分亢奋的目光,偷偷投向最上方稳坐在龙椅上,掌控天下生杀大权的女人身上,她仍旧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,气息平稳,浑身散发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,即使没有任何的表情,没有任何的言语,却偏偏让人不敢造次。

“蹬蹬蹬。”殿外,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于老和镇南将军气喘吁吁的从百丈浮云梯下跑了上来,脸上的喜色毫不掩饰。

“娘娘,丞相大人,大喜啊!那三名官员已经被押往大理寺了。”于老迫不及待的将这个消息禀报给凌若夕,这些朝廷上的蛀虫,如今开始落马,他怎能不兴奋?

“呼。”明知道事情不会有任何的变故,但直到听见这番话,卫斯理提高的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。

凌若夕微微颔首:“这仅仅是开始。”

“是,有皇后娘娘坐镇,南诏一定能恢复昔日的繁华昌盛。”对于这一点他们三人深信不疑。

这天早朝,百官人人自危,战战兢兢的站在队列中,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,唯恐凌若夕会当朝发难,但出乎他们预料的事,凌若夕只命卫斯理宣读了一份对那三名官员问罪的诏书,将他们抄家、收监,并未深究他们背后还有那些人。

她看似温和的举措,让文武百官既安心又紧张,总觉得,现在的平静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。

“对了,审理这次叛国案的主审官,就由兵部尚书和刑部侍郎一起担任,记住,你们可千万要公平公正的审案,务必要让真相大白于天下。”在退朝前,凌若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让本就忧心忡忡的兵部尚书李广和刑部侍郎余华心头猛地一跳,他们惊讶的抬起头,见鬼似的看着龙椅上一身贵气的女人。

皇后娘娘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不然,怎么会特地让他们二人接管此事?

不少武将幸灾乐祸的看着脸色惨白的两位大臣,在心里偷着乐,谁不知道今天落马的三名官员是他们的人?平日里,没少仗着职权,在朝堂上拉帮结派,现在可不是报应来了么?

凌若夕将他们二人惊诧的表情看在眼里,凌厉的眉梢微微一挑:“你们有异议么?”

带着沉重压迫感的问话,让两人迅速回神,他们硬着头皮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的领命。

退朝后,卫斯理心情大好,甚至还故意走到这两名愁眉不展的大臣面前,含笑开口:“两位大人是国之栋梁,这次娘娘让你们来审理这桩案子,看来是要重用两位了啊。”

明明听着是羡慕的话,可偏偏,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意味,似讽刺,似嘲弄。

两人脸颊迅速涨红了一片,嘴唇蠕动几下,终是讪讪笑笑,便告辞离宫。

“哼,过不了多久就该轮到他们了。”于老没好气的冷哼道,凶神恶煞的瞪着这两名官员离开的背影,“现在才知道害怕?晚了!真希望皇后娘娘能尽快将他们问罪,把这些害群之马通通斩杀,祭奠我南诏万千士兵的在天之灵。”

根据小丫查到的消息,再根据镇南将军对遭到伏击时的回忆,在背地里,通敌卖国,险些让南诏国陷入没有支援,差点亡国境地的,可不就是这二位吗?

于老恨得咬牙切齿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大概这二人早就在他的目光下惨死了无数次了。

“放心吧于老,皇后娘娘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卫斯理眸光微微一冷,信誓旦旦的安慰着他。

“我知道,对了,最近御林军是不是在寻找什么人?老夫昨天就接到消息,似乎御林军的换防不太寻常啊。”于老到底是老将,对于宫里极小的变化也能够敏锐的察觉到。

“这事本相不太清楚,不过好像是娘娘亲自下达的命令。”卫斯理心头了然,皇后娘娘只怕是察觉到了什么事,才会有这么大的动作。

“唔,看来老夫得找机会问问娘娘了,千万不能让娘娘陷入危险的境地,如今她可是南诏国的英雄,有什么事,不能让娘娘一个人担着。”于老毫不掩饰对凌若夕安危的牵挂,向来迂腐的他,似乎对凌若夕执掌朝政这件事接受得极快,甚至还隐隐有推崇、拥戴的意思。

卫斯理没有吭声,只是在离宫时,偷偷找来御林军统领,向他了这件事,在得知宫门外曾有人鬼鬼祟祟后,他这才恍然,能够让皇后娘娘下达这样的旨意,并且不许伤害对付性命的人,怕是除了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人外,不做他想了吧。

卫斯理苦笑一声,钻进了宫外外停靠的马车,车轮在青石板路上发出轱辘轱辘的碎响,朝着丞相府缓缓驶去。

他挑开车帘,眸光复杂的看着外面的街景,心里头,却有些烦闷,有些压抑,他不可遏止的想起了消失无踪的南宫玉,想到那位因爱成痴,因爱而疯的少年天子。

如果皇后娘娘能把一分的心思用在皇上身上,结果就不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吧?

自从见到凌若夕,他没有一次问起过那天在讨伐大会上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南宫玉又究竟是生是死,只因为有些事他不说,也能猜到,这么多天的失踪,这么多天的了无音讯,还不能说明一切吗?

他甚至能够猜到,一旦自己问出了口,只怕同皇后娘娘之间微妙的平衡就会被彻底打破,毕竟,那天皇上是为了她前去的,也是因为她,才会下落不明,不知生死,若说这件事和她毫无意外,卫斯理不信,所以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闭口不谈。

凌若夕丝毫不知道卫斯理会天马行空的想这么多事,她信步回到凤溪宫,刚进主殿内的内室,就看见了躺在金灿灿的八仙架子**,睡得昏天暗地的儿子,他整个人成大字型,双腿劈开,小小的身影,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床位,那双灵动、清澈的大眼睛此刻轻轻闭上,红艳的嘴唇吐着泡泡,在他的胳肢窝边,黑狼的身体蜷缩成一个毛团的形状,一人一兽同床共枕的画面,分外和谐,也分外温馨。

凌若夕嘴角一抖,掌心凝聚了一团庞大的玄力,蓦地朝凌小白挥去。

猝不及防的攻击让黑狼从睡梦中惊醒,它还没来得及防御,小小的身体就被这股力量给掀翻,变作一道华丽的抛物线,吧唧一声,狠狠砸在了床榻后方的墙壁上。

次奥!它招谁惹谁了!

黑狼疼得龇牙咧嘴,锐利的利齿,发出若有似无的磨牙声。

这么大的动静,但凌小白却睡得依旧香甜,完全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。

“吱吱!”该死的女魔头!黑狼艰难的把自己的身体从墙壁中扯了出来,四肢稳稳的落在华丽的被褥上,冲着她一通乱吼。

凌若夕手指微微一动,还没采取暴力镇压,刚刚还叫得气势汹汹的黑狼,立马恹了,幽怨的缩着脑袋,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。

可恶!想它堂堂云族神兽,居然被一个女魔头给压得死死的,嘤嘤嘤,这要是传扬出去,以后它还要不要在魔兽界混了?再说了,它不就是睡个懒觉么?需不需要用这么残酷的方式叫它起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