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53章 一个追一个逃

第453章 一个追一个逃

“唔。凌小白嘤咛一声,揉着眼睛,缓慢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,有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他的眼角滑落下来,“娘亲?”

他泪眼婆娑的看着凌若夕,目光有些迷离,有些朦朦胧胧的。

“吱吱!”小伙伴,救命啊,杀人了。

黑狼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,爪子在床板上一蹬,身体直直撞入凌小白的怀中,向他求救。

凌小白被撞得胸口有些疼,他撅着嘴,拎起黑狼的绒毛,将它凌空抓住,“你干嘛骚扰小爷休息?不知道打扰人睡懒觉会被天打雷劈么?”

“吱吱吱。”没良心的混蛋,黑狼挥舞着爪子,拼命的叫着,发泄心头的不满,一个女魔头就够了,现在就连它的小伙伴也不愿意和它站在同一条战线,嘤嘤嘤,这苦逼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啊。

凌小白轻轻抚摸了一下它炸开的绒毛,含着困惑的目光,转向床头的女人,“娘亲,你这么早就回来啦?”

“早?”都快接近中午了,他居然说得出早这个字?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昨天晚上没到子夜就睡下了,现在怎么还赖在**不肯起来?今天的训练,不想进行了么?”

凌小白眼前一黑,次奥,他真的忘记了还有训练这么一回事。

会死的,绝对会被娘亲给掐死的,凌小白吓得身体直抖,可爱的脸蛋挤出了一抹近乎讨好的笑容:“哎呦,娘亲,宝宝怎么敢忘记这么大的事呢?”

凌若夕懒得看他这副插科打诨的样子,大手一挥,“给你一刻钟马上起床,要是超过这个时间,你就一个人好好的待在宫里,把训练补上。”

“诶?”怎么这话听着娘亲好像要出去啊,凌小白惊呼一声,随后,兴奋的从**鱼跃起来,脑袋砰地撞上床梁,尖锐的疼痛,让他迅速抱住脑袋,蹲了下去,“嘶,好疼啊。”

“……”他真的不是逗比么?整件事的发生太过快速,也太过意外,以至于凌若夕没有来得及在第一时间保护他。

“娘亲,宝宝不疼。”凌小白故作坚强的抿住唇瓣,用力将脸上渗出的泪花擦掉,“娘亲,你刚才说要把宝宝一个人丢下?”

这种时候他不是该先管一管自己的伤口吗?凌若夕无奈的叹息一声,伸出手,将儿子揽入怀中,温柔的揉搓着他脑门上泛红的伤口。

她的神色冷若冰霜,但与之相反的,却是手上温柔至极的动作。

凌小白感动得都快哭了,他的娘亲是天底下最好的,谁也不能替代。

这副母慈子孝的画面,让被遗忘在一旁的黑狼看得满心动容,只是心底在感动的同时,仍旧缠绕着丝丝惆怅,要是这个时候少主也在,那就更完美了。

“小黑?”换好了衣物,凌小白奇怪的看了眼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缄默的小伙伴。

黑狼这才回神,有些纠结的凝视着坐在木椅上,风姿卓越的女人,它真的很想知道,少主离开这么多天了,她有没有一时半刻想念过他。

以它的观察,完全看不出少主的突然消失,对她有任何的改变与影响,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两样,甚至还混得愈发风生水起。

它在心头为云井辰打抱不平,却又不敢表露出来。

“娘亲,宝宝没有超过一刻钟吧?”凌小白转瞬就把注意力从黑狼的身上给移开了,他兴冲冲的蹭到凌若夕身前,舔着脸,笑得花容失色。

手掌轻轻将他蹭来的脑袋推开,凌若夕蹙眉道:“凑这么近做什么?”

“哎呀,娘亲,你快说待会儿是不是要出宫啊?会不会带宝宝一起去?”凌小白可是惦记着她刚才的那句话,一颗心激动得噗通噗通直跳。

“恩,你不是为了出宫不惜想方设法吗?还差点被当作刺客诛杀,我这个做娘的,怎会不满足你呢?”凌若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吓坏了眼前的一人一兽。

次奥!娘亲(女魔头)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人情味了?

这不科学!

兴许是他们惊滞的表情太过明显,凌若夕脸色一沉,冷峻的五官透着丝丝危险:“你们这是对我的话不认同?”

语调波澜不惊,但无法让人忽略的,是话里暗藏着的危险。

凌小白背脊一寒,用力摇晃着脑袋,“不不不,宝宝没有,天大地大娘亲最大,娘亲说的一定是对的。”

擦,狗腿!

黑狼在心头腹诽道,可它自个儿也窝在凌小白的肩头,冲着凌若夕不住点头。

“贫嘴。”凌若夕捏了捏他的鼻尖,眼底有零碎的笑意闪过,“走吧。”

日头正好,今天最适合出游踏青,听御林军统领汇报他们离宫的事后,卫斯理急急忙忙在半路转了回来,刚折返宫门口,就和出发的母子撞了个正着,同时,住在行宫的暗水等人,也赶来打算一道。

浩浩荡荡的一大批人,聚集在巍峨的宫墙外。

“娘娘,你们这是打算去哪儿?”卫斯理掀开车帘,从里面蹭出一个脑袋,疑惑的问道。

“随便逛逛。”凌若夕含糊其辞,卫斯理本打算陪他们一起,再派人保护他们的安全,这话刚说出口,立即遭受到了暗水等人强烈的抗拒。

“有老子在难道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了凌姑娘吗?”暗水拍着胸口,大声嚷嚷道,觉得卫斯理的提议分明是在看低自己的本事。

“没错,有我们陪着凌姑娘,绝对能够保障她的安全。”深渊地狱的男人们齐刷刷的点头。

你们真是够了!凌若夕无语的捂住脸蛋,她看上去像是需要人保护的吗?

“你们说错了,娘亲才不会需要旁人保护呢,娘亲很强的。”凌小白果真不愧是她的儿子,与她心有灵犀,“哼,说不定待会儿真要遇到什么事,还得让娘亲来保护你们呢。”

“……”吵吵闹闹的众人立即失声,貌似这话挺有道理的啊。

卫斯理忍俊不禁的笑了,“抱歉,是本相说错话,不知娘娘出行可带够了银两?”

“呀!”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,“小爷和娘亲没带银子出门,这可怎么办啦?”

抑扬顿挫的语调让卫斯理有些头皮发麻,很是后悔刚才那句客气的话说得太快了些,这种自己即将大出血的预感是肿么回事?

“我们来到南诏,尽心尽力的替你们保家卫国,凌姑娘甚至还答应做监国,嗯哼,你们难道不该包吃包住包玩吗?”暗水理直气壮的反问道,大概是近墨者黑的缘故,似乎他们几个也在不知不觉间学会了占便宜。

凌若夕没有吭声,但那副坐等卫斯理掏钱的模样,却让他嘴角忍不住**了几下。

一脸肉疼的从怀里拿出了几张银票,刚掏出来,凌小白麻利的爬上马车,抽走了。

数了半天,他嘴角一瘪:“什么嘛,才四百两银子,小爷还以为能有多少呢。”

亲,那是他好几年的俸禄好么?

“行了,虽然数额少了点,但好歹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。”凌若夕眼疾手快的将银票从他手中抽走,塞到衣袖里,眼皮微微一抬,朝卫斯理点点头后,领着人迅速离开,速度快得让卫斯理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那啥,自己又出钱又出力,到头来居然连一句感谢也没得到?

南诏国交到这帮豺狼虎豹的手里,真的可以么?他开始为南诏的未来感到担忧。

皇城繁华的街道上,摊贩琳琅满目,凌小白就像是被放出牢笼的犯人,兴高采烈的开始大采购,这可苦了暗水等人,没过多久,怀里大包小包塞得满满的一箩筐。

“呼,好累啊。”逛了半天,凌小白双腿发软的坐在了一间露天茶铺的椅子上,虽然身体累得很,但他的兴致却十分高涨。

凌若夕掏出一块绢帕,用力替他擦掉脸上的汗珠。

“谢谢娘亲。”娘亲真的好温柔有木有?

“小二,快上茶,把你们这儿的好吃的通通送上来。”凌小白如同土豪般,特大声的吩咐道,哎呦,反正这银子又不是他们自己出的,不用白不用。

“我要姜爆鸭丝。”暗水看了看上方悬挂的菜牌,点了一份。

“要吃得先给银子。”凌小白伸出手,毫无负罪感的说道。

“小少爷,你这样可不行,咱们千辛万苦的保护你们,还替你们拿东西,怎么说你也得管吃管喝吧。”暗水据理力争,妈蛋!平时他兜里的银子都被他给糊弄去了,身上哪有多余的银两拿出来?

“切,又不是小爷叫你们来的,是你们自己要跟上来,小爷还没问你们讨要向导的酬劳呢。”其他的问题都能商量,独独银子这种事,他不会退让半步。

凌若夕饶有兴味的看着两人巧舌如簧的展开辩论,冷峻的五官逐渐放柔,忽然,她眉头一蹙,视线敏锐的朝后方看去,却只来得及见到街尾一条暗巷口,一闪而过的黑色身影。

身影迅速从原地消失,体内的玄力发挥到极致,几乎在眨眼间,她就抵达了巷口,但除了受惊的百姓,以及这漆黑、泥泞的巷子外,再没有别的。

眉头黯然皱紧,闭上眼,她依稀还能够感受到空气中残留着的那股熟悉的玄力波动。

刚才绝不是她的错觉,那个男人就在这里!

“姑娘?”暗水急忙追了上来,却在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时,脸色微变,“这力量好熟悉啊。”

他努力回想着,这才想到了这股玄力的主人是谁。

“是云族的少主?他怎么会在这儿?”暗水有些吃惊,毕竟,这人在第二位面就失踪了,现在突然出现,能不让他惊讶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