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54章 史上最快的审案

第454章 史上最快的审案

凌若夕面色暗沉,周身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,即使她什么话也没说,却让暗水没勇气开口询问。

凌小白坐在凉茶铺里,奇怪的托着腮帮,打量着这边。

“姑娘……”暗水欲言又止,他看得出凌若夕的情绪不太对劲,和平时根本不一样。

凌若夕罢罢手,目光缓慢的将整条巷子打量了一番,一抹暗光,在瞥见地上一条不易察觉的银丝时,自她的眼底闪过。

她弯下腰,将那缕白色的秀发捡起,本就冷然的脸庞,更是多了几分让人胆寒的危险。

暗水心头咯噔一下,这头发是云井辰的?不对啊,他明明……

凌若夕沉默的将发丝放入怀里,随后,拔脚返回了茶铺,她诡异的沉默,让暗水的心七上八下的不停乱跳,不安且紧张。

“娘亲,肿么了吗?”凌小白眨眨眼睛,低声问道。

“没事,”凌若夕并没有把自己的发现说出来,更没有告诉他有关那个男人的事,饮过茶后,众人逛了一阵,便打算回宫。

夕阳西下,一大帮百姓在南边的街头站定,踮着脚,往前面张望着什么,人潮从街头一路排到了街尾,密密麻麻一片。

“咦?好多人啊。”凌小白的兴致彻底被勾了起来,松开凌若夕的手,抱着黑狼就往人群里冲。

凌若夕朝众人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们上前保护凌小白,避免他被这拥挤的人潮伤到,自己则飞身窜上一旁的民居顶端,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,在人群最前方,是朝廷官员的府邸,此刻,大批披盔戴甲的侍卫,将大宅包围得水泄不通,不断有女人的哀嚎声从里面传出来,一箱箱金银珠宝,一幅幅名贵字画,一件件奢华的家具,被侍卫们搬出府宅。

百姓们看得目不暇接,他们这辈子还没看到过这么多的宝贝呢。

“哇。”凌小白站在人堆里,双眼如打开的灯泡,分外明亮,“暗水叔叔,这些东西是不是都得送到宫里去啊?”

他吸了吸快要滑出唇角的哈喇子,笑容明媚的问道,话意有所指。

哎呦,要是这些东西都要送去皇宫,那不是就落到娘亲的兜里了吗?一想到这一点,凌小白就不安分的搓着手,开始盘算起怎么把它们变成自己的。

暗水想了想:“应该是吧?”

“哟西,娘亲呢?快快快,咱们快点找娘亲。”凌小白这下终于想到了要找凌若夕的身影,只要能够说服她,那这些东西就能落到自己的兜里了。

他慌里慌张的向四周打量了一圈,却没能看见凌若夕的影子,小嘴顿时撅起,“娘亲肿么一眨眼就不见啦?”

“小少爷,姑娘她在那儿。”暗水指了指不远处的房梁,凌小白定眼一看,那上头可不是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么?

“娘亲!娘亲——”凌小白扯开嗓子呼唤着,刹那间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放在了他的身上,一个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有人惊讶,有人错愕,有人懵懂。

“皇……皇后娘娘!”侍卫们第一时间认出了她的身份,一声惊呼后,迅速跪下,“奴才拜见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天哪,真的是娘娘。

不少曾目睹过大军回朝的百姓曾见过凌若夕,如今再加上侍卫们的证实,他们终于确定此人的身份,一个接一个的百姓跪地行礼,向她送上最真挚,最恭敬的敬意:“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凌若夕怔了一下,凌厉的目光如同刀子,扎根在做了坏事的凌小白身上,丫的,要不是因为他,自己会暴露行踪么?

虽然距离隔得很远,但凌小白还是吓得够呛,他害怕的躲到暗水身后,小手轻轻拽住了他的衣衫,“完蛋了,娘亲要发火了。”

暗水特无语的被当作了挡箭牌,看着四周跪了一地的人,再看看从空中飞下的女人,很没义气的将身后的奶娃娃给推了出来,憨笑道:“姑娘,罪魁祸首在这儿。”

“你!你太没义气了。”凌小白凶神恶煞的瞪着他,没想到自己会被背叛。

“小少爷啊,这可不能怪我,做错事得自己承担。”丫的,就他怕凌姑娘,自己难道不怕吗?好端端的出游,结果却闹出这么大的事,可想而知,他们的下场会有多悲惨,这种时候能撇清关系,那必须得撇清,不然等着脱层皮吧,再说了,小少爷顶多挨一顿揍,凌姑娘才舍不得下狠手呢。

暗水是经过了深思熟虑,才出卖了凌小白,心里自然没什么负罪感。

“啊,是皇后!”忽然,大宅内传出一声凄凉的惊呼,方才还嚎啕大哭的女眷,也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,竟然挣脱了侍卫们的束缚,拔脚就往凌若夕冲来。

速度之快,力道之猛,看得四周的侍卫心惊肉跳,赶紧起身,将凌若夕保护好,刷拉拉抽出腰间的佩刀,“保护娘娘!”

明晃晃的刀刃在这夕阳下显得格外森冷,刀尖直对女眷的身体,这位哭得泪眼婆娑的夫人吓得立即停下脚步,双眼瞪大,没敢再往前近半步。

眼见女人的危险解除,凌小白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,一个健步,小跑到凌若夕身边,担忧的将她打量了一番:“娘亲,你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我没事。”凌若夕不认为这个女人能伤到她,即使方才这些人没有出手,她也会及时躲开。

“皇后娘娘!”女人发出凄厉的嘶喊,直挺挺跪倒在地上,“娘娘,您大慈大悲,是观音在世,求求您开开恩,绕过我们吧,我们真的没有做错事啊,我们是冤枉的,求娘娘开恩。”

凌若夕并不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眉头暗自一皱:“怎么回事?”

领头的侍卫急忙上前,禀报道:“回娘娘的话,大理寺已经审问过犯人,确定他们贪赃枉法,通敌叛国,根据法规,奴才们正在抄家,将府内所有人打入天牢,立秋后进行流放。”

速度这么快就结案了?凌若夕笑得意味深长,看样子,这些人是怕了,害怕继续调查下去,会暴露了自己,所以打算弃卒保车,求得自保。

一抹冷笑爬上她的嘴角,“你们继续做你们的事,不用在意我。”

“娘娘!”那位夫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会不管不顾,“娘娘,我们真的是被冤枉的,求娘娘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她便被从府内追出来的侍卫按倒在地上,嘴巴被死死堵住,只能发出凄惨的呜呜声。

凌若夕没有任何的不忍,成王败寇,这是现实,她们既然享受了作为官员女眷的荣誉,就该做好一旦下马,便会家破人亡的后果。

女眷们被强行带走,围观的百姓纷纷噤声,身体僵硬的跪在地上,连大气也不敢喘。

“娘亲,那这些东西要怎么办呢?”凌小白一门心思扑在了这满箱子的金银财宝上,至于其他的事,他完全不在意,即使还小,但他倒是把凌若夕的冷漠学到了七八分。

“请小少爷不用担心,这些充公的财产将会送往国库,上缴朝廷。”侍卫殷勤的向他做着解释。

“那就交给小爷吧,反正小爷马上就要回宫,帮你们带上。”凌小白自动请缨。

“这……”侍卫有些为难,他偷偷看了看凌若夕的脸色,一咬牙,“好,就拜托小少爷了。”

现在整个南诏谁不知道,最不能得罪的,就是这对母子,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,而开罪了他们,影响到自己的仕途。

“好啊好啊。”凌小白美滋滋的拍着手,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,可他还没高兴几秒,头顶上就有一个爆栗炸开了花。

“啊,疼!”他吃痛的捂住脑袋,眼泪瞬间飙出。

侍卫们听着那一声碎响,头皮有些发麻,光是听这声音就能想象出力道有多重,他们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,目光略带同情。

“娘亲,你做什么打宝宝?”凌小白幽怨的嘟嚷道,他又没做错什么事,怎么就惹来娘亲的惩罚了呢?

“不要耽误别人的工作。”这小子猴急什么?这些东西早晚要送到国库,有必要现在就弄到手里吗?

“可是……”他只是想为娘亲挣点银子嘛,凌小白刚想反驳,却撞上凌若夕那双极其强势的眼眸里,到了舌尖的话,半天也没能吐出去,只能悻悻的咽回自己的肚子。

他鼓着腮帮,任性的哼哼两声。

“你们接着做事,不用理会他。”凌若夕朝一脸惊滞的侍卫吩咐道,手掌拽住儿子的臂膀,拖着人转身,打算离开。

凌小白一走一回头,不舍之情溢于言表。

百姓们自发的让出一条路来,直到他们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街尾,那压在众人肩头的巨石,才算是落下了。

“我的天,皇后娘娘的气势真的好强,刚才我连话都没敢说。”

“我也是我也是,皇后娘娘不愧是皇后娘娘,南诏有她把持,一定能重复昔日的辉煌的。”

……

百姓们纷纷议论着凌若夕,几乎将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,好在她早就离开了,否则,听到这些赞美的话,绝对会膈应。

回宫的路上,凌小白的脸就没晴过,始终是那副阴沉、黯淡的表情。

凌若夕看在眼里,却没吱声,任由他一个人生闷气。

没过多久,凌小白就忍不住了,用力扯了扯她的衣袖:“娘亲,你都不安慰安慰宝宝吗?”

哪有人这样的!

“安慰?”凌若夕挑了挑眉,“你想我怎么安慰你?”

“哎呦,娘亲你懂的。”凌小白乐呵呵的搓着手掌,双眼放着狼光。

虽然他是很生气啦,可是,如果能通过生气,让娘亲给他点好处,他也很愿意!

走在后方的众人脸皮一抖,齐齐抬头望着天空,不忍直视前方某蠢萌蠢萌的小奶包。

吃了那么多次亏,他还不知道,想要从凌姑娘手里拿到好处是不可能的这个真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