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55章 和谈在即

第455章 和谈在即

三天后,北宁国传来书信,八百里快马加鞭送到朝廷,凌若夕慵懒的坐在龙椅上,从太监手中接过加了泥戳的信笺,打开来一看,顿时笑了。

“娘娘,这上面写了什么啊?”卫斯理顶替百官问出了心头的疑惑,现在朝廷上,谁不提心吊胆的就怕步了那三名落马官员的后尘,哪儿敢有事没事往凌若夕面前冲?

“北宁国三王爷将携王妃亲自护送求和圣旨前来,七日后便可抵达。”凌若夕言简意赅的将这消息公布,凤奕郯是北宁国除北宁帝外,唯一的皇室弟子,他亲自前来,自然也代表了北宁的诚意,至于这封提前送到的御笔书信,是提醒,也是警告。

如今这件事传开,世人皆知凤奕郯是为了两国和平赶来的,万一出现任何的意外,不论是不是南诏国所为,都会被人当作是罪魁祸首,到那时,南诏国的威名,她凌若夕这个监国的名声,就会遭受到巨大的冲击。

这个道理凌若夕懂,下面的文武百官心里也亮如明镜,清楚得很。

“娘娘,老将愿亲自率兵前往边境迎接使臣。”于老第一个请缨。

镇南将军也不落人后,紧接着出声:“微臣也愿意代替娘娘前去迎接北宁使臣到访,请娘娘恩准。”

有他们两位武将中最德高望重的人做代表,剩下的人自然是一个接着一个出了声,全然一副要为凌若夕表忠心,为她所用的表情,但他们嘴里说的这些话,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,可想而知。

凌若夕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一脸菜色的礼部尚书、刑部尚书等文官,寡淡的唇角上扬起一抹冷酷的笑,有些人,只怕现在快坐不住了。

“这件事容本宫好好想想,稍后再议。”她没有当朝指定接应的人选,在退朝后,下令让于老、卫斯理、镇南将军三人前往御书房议事,无数官员羡慕的看着他们三,心里的泛起酸泡。

“哎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够像他们三位一样,得到娘娘的信赖啊。”一名新晋官员羡慕的喃喃着。

“得了吧,就你啊?在朝廷上混半辈子,或许有可能。”

“以为谁都能入娘娘的法眼吗?告诉你,卫相以前可是由娘娘一眼看中,才得以入朝的。”

……

那些窃窃私语声,从主殿外传来,对于修为高深的凌若夕而言,自然听得是一清二楚,在宫人的簇拥下,她挑眉看向后方的卫斯理。

接收到她戏谑的视线,卫斯理满脸迷茫,那啥,发生了什么事吗?

途径御花园,有熟悉的笑声传到长廊,凌若夕停下步伐,朝花园里看去,正巧见到凌小白手脚并用正在爬树的造型,脑门上落下几条黑线。

“哎哟,小少爷,你不行啊,速度太慢了。“暗水得意洋洋的站在树顶,手里还拽着一个风筝,逗弄着凌小白。

唇红齿白的小脸幽怨的拧成一团,“哼,小爷今天一定会抓住你的!”

“吱吱。”小少爷加油!黑狼在树底下乘凉,同时还不忘替自己的小主子加油助威。

“噗哧。”卫斯理在一旁看得忍俊不禁,“自从小少爷跟着娘娘回宫后,这宫里倒是多了不少的欢声笑语。”

“是被他骚扰得鸡飞狗跳吧?”凌若夕一针见血的戳穿了他这看似动听的话语背后暗藏的真相。

卫斯理无奈的耸耸肩,他是真的觉得现在的皇宫比以前舒服不少,不论是南宫归海执政时,还是后来南宫玉收复皇权,这个宫里总透着一股压抑、凝重的氛围,尤其是后来,凌若夕走了以后,情况更是恶化,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着害怕什么时候会掉脑袋。

这个宫里,已经许久未曾出现过这么欢乐的笑声了。

“走了。”凌若夕没有当众教训凌小白,对儿子,该严厉的时候要严厉,该放松的时候,也得放松,脚步一转,悄无声息的绕过御花园,除却暗水外,几乎没人发现他们曾来过这里。

回到御书房,她刚落座,立即吩咐道:“镇南将军,你率两千精锐即日起赶赴边关迎接凤奕郯。”

“是。”镇南将军郑重应下,心头说不出的欢喜,被委托了这么大的重任,这不正说明皇后娘娘信任自己吗?他绝不会辜负娘娘的信任,定会安然将使臣送到。

凌若夕眸光微转,落在了面露不忿的于老身上,这老头,看来是对自己的决定有所不满了。

于老被她看得心惊,犹豫了好一会儿,还是没忍住心里话,开了口:“娘娘,那老夫……”

“哈哈,于老,你年事已高,这些事还是留给年轻一代去做吧。”卫斯理含笑说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于老还想继续再说。

“好了,都别争,于老,对于你我另有安排。”凌若夕轻轻挥了挥手,打断了两人的谈话,“这次前往边境,回程时,必定会遭受埋伏。”

她说得极其笃定,严肃的神情让三人心头一沉。

卫斯理顿时了然,忙不迭问道:“娘娘是说,朝廷中有人要从中作鬼?阻止两国和谈?”

这,不可能吧?

不仅是他,就连于老和镇南将军也认为这事不科学,毕竟,和谈明显是人力无法阻止得了的。

“一旦北宁和南诏达成和谈,签署和平条约,那些在暗地里私通敌国的官员们势必自身难保,为了保住现有的官职,你们说,他们会怎么样?”凌若夕沉声问道,犀利的话语顿时让三人脑中如雷劈过般,一片眩晕。

卫斯理颤声道:“他们必定会狗急跳墙,竭尽所能的阻止和谈达成。”

“可恶!这帮蛀虫是想毁了南诏吗?”于老气得口不择言,他们先前并未想到这一点,还以为和谈一事是铁板上的,无法改变,现在经过凌若夕的提醒,哪里还有不明白的?

“大不了先下手为强,把他们一个个的都给抓起来,依法治罪!”镇南将军也是满脸怒容,他回想到当初险些被人暗杀在半路的事,心里藏着的那团火,愈燃愈烈。

卫斯理摇摇头:“不行,大批的官员调动会引起朝廷动荡,而且,科举还未开始,新晋官员无法胜任要职,此举不可行。”

这个方法若是可行,他们也不用只对付一两个虾兵蟹将了。

“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难道就任由他们在背后鬼鬼祟祟吗?”于老气得呼吸有些不顺。

“也没那么糟糕,加快科举举办的速度,及早培养出能够顶替朝廷要职的官员,另外,”她故意顿了顿,“于老,你再率领五千精锐,在暗中乔装打扮,保护镇南将军安全与北宁使臣接头。”

“娘娘的意思是双管齐下?”卫斯理眸光一亮,连连点头:“这办法好。”

“我会派人在这段期间严加留意大臣们的动静,如果到了不得已的时候,就算拼着朝纲动乱的后果,也只能下狠手了。”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一丝骇然的杀意。

整个房间的氛围,仿佛也在这一刻冰封,气氛压抑得让人胸闷。

三人重重点头,又与凌若夕商议了行军的路线后,在夕阳西下时分,才拖着疲惫的身体,离开了皇宫。

“蹬蹬蹬。”御书房外,有零碎的脚步声响起,熟悉的气息让凌若夕从一大堆奏折中抬起头来,“凌小白,你在外面做什么?给我进来!”

“嘿嘿。”他傻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尖,推开门小跑到凌若夕身旁,“娘亲,咱们该吃晚膳了,宝宝好饿。”

“饿了你就先吃,等我做什么?”扔掉手里的毛笔,她弯下腰,刚想抱抱儿子,却在瞥见他身上沾到的泥土后,眉头暗自一皱:“今天玩得开心吗?”

她笑得温柔动人,可这话落到凌小白的耳朵里,却让他不自觉打了个寒颤。

偷偷看了看她的脸色,似乎不是太差,“娘亲,宝宝是在用完功以后,暗水叔叔才带宝宝去花园里玩的。”

他聪明的把更大的责任推到了暗水的身上,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,凌小白无师自通。

眉梢往上一翘,“哦?是他诱拐你的?”

“额……”凌小白犹豫了一下,在被惩罚和没义气中,果断的选择了后者:“是的,真的是这样的。”

这小子,不知道他撒谎的时候从来都不敢直视自己吗?凌若夕没有揭穿他,“去,把暗水给我找来。”

凌小白立即领命,一溜烟就跑出了御书房,在半路上正好遇到饭后散步的暗水,拖着人就走。

“小少爷你这急急忙忙要带我去哪儿啊?”暗水奇怪的问道。

“哎呀,不是小爷找你,是娘亲有事要见你。”凌小白头也不回的解释道。

“凌姑娘?知道是啥事吗?”暗水心头一惊,通常来说,凌姑娘主动找到他,都不会是什么好事,他这要不要拐道啊。

凌小白特诚恳的摇晃着脑袋:“小爷也不知道,你去见了娘亲,不就清楚了吗?快点走啦。”

不是他不讲义气,而是这种时候,他只能明哲保身,反正娘亲不会真的拿暗水叔叔怎么样的。

凌小白在心头为自己不讲义气的行为找到了充分的理由,毫无愧疚感的将他推进御书房,自己则躲藏在门外,趴在墙上,从窗户的缝隙中,窥视着里边,时刻留意着里面的动态。

“姑娘,听小少爷说您找我啊?”暗水嘿嘿的笑着,笑容里暗藏几分不安,几分忐忑。

凌若夕双手环肩,倚靠在龙椅上,即使她什么也没做,但那一身不怒而威的气势,却显露得淋漓尽致。

“有件事要交代你去做。”

“姑娘只管说,我保证给姑娘办得妥妥当当。”暗水拍了拍胸口,甚至没问具体是什么事,就一口答应下来。

凌若夕朝他勾勾手指,凑到他的耳畔,轻声交代了几句,只见暗水的脸上浮现了惊诧、狂喜、激动等等情绪,许久后,才重新恢复平静,他邪笑着拽了拽脑勺后的鞭子:“姑娘就等我的好消息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