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59章 不受待见的三王爷

第459章 不受待见的三王爷

就和凌若夕担心的一样,在与北宁国的队伍汇合赶赴京城的这段路上,两国的人马遭受到了两次埋伏,伤亡虽说不严重,但行军的速度,却被迫减缓了不少,凤奕郯没有受伤,他甚至还抓了几名杀手,严刑拷问,但这些人似乎是铁了心,一旦被抓住,立马咬破牙齿缝里的毒药,选择自尽。

“王爷,又死了。”一名侍卫遗憾的摇着脑袋,最后一名被抓的俘虏,也丢掉了性命,这下子,他们要怎么知道,这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?

凤奕郯不悦的沉了脸色,目光越过众多士兵,落在了镇南将军的身上:“将军,本王代皇兄前来,抱着十二分的诚意,这就是你们给本王的答案吗?”

这些人定然是南诏国的,不论是谁派来的,他们都脱不了干系。

镇南将军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王爷,这事皇后娘娘会给王爷一个满意的交代,请王爷放心。”

凌若夕吗?

凤奕郯眉宇间的冷怒,在听到这个名字后,消失得无影无踪,也罢,就当是看在她的面上。

他未曾注意到,自己态度的转变,被马车里的凌雨涵看得一清二楚,她柔弱的脸蛋此刻溢满了浓浓的凄苦。

如果说之前她还有一分怀疑,那么现在,她根本不用再猜,不用再自欺欺人了,她的好夫君,她从小就深爱的男人,真的迷恋上了曾经的未婚妻。

心,像是被无数条丝线用力缠紧,疼得她几乎说不出话,但即便是这样,凌雨涵也掩饰得极好,依旧尽心尽力的伺候在凤奕郯身边,没有流露出半分心思。

明里有镇南将军护送,暗里有于老协助,在十天后,北宁国的队伍总算是抵达了京城,城门口,无数百姓站在街道两侧,他们手里都提着菜篮子,里面装满了蔬菜和鸡蛋,凌雨涵挑开车窗的帘子,当看见夹道欢迎的百姓时,她惊呼道:“他们这是在欢迎我们吗?”

凤奕郯瞳眸一紧,刚想伸手把人从车窗边上拽回来,但已经晚了,一颗鸡蛋破空而至,吧唧一声,精准的砸在了凌雨涵含笑的脸蛋上,蛋清和蛋黄粘稠的拧在了一起,看上去恶心极了。

“哈哈哈,砸中啦,砸中啦。”安静的人群中,传出了百姓们欢天喜地的笑声,随后,无数的鸡蛋漫天飞舞,他们还特意绕过南诏国的士兵,只冲着北宁的人砸。

没过多久,士兵们身上或多或少的,出现了一片狼藉,他们气得双目喷火,手掌好几次握上了腰间的佩刀,却又迟迟没有拔出来。

凤奕郯眉目森冷,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握成了一团,俊朗的面容更是凸起一条条青筋,显然是怒到了极致。

他很清楚,这是南诏的下马威,但他却不能够有任何的过激行为,只因为,他们是战败国,只因为,这个国家有一个他们不愿得罪,也得罪不起的存在。

凌雨涵头一回被人用这样的方式对待,委屈得忍不住红了眼眶,身旁伺候的丫鬟赶紧替她擦拭掉脸上的狼藉,即使动作再快,再轻,她精美的妆容,仍旧被弄花了。

就在这惨无人道的对待中,队伍缓慢朝着皇宫的方向挺进。

卫斯理得到消息,急忙从宫门撤离,跑到御书房,乐滋滋的将这件事当作笑话讲述给凌若夕听。

“哦?那我还真得去亲眼瞧瞧。”凌若夕坏笑着拂袖起身,跟随在卫斯理身后,打算去宫门看热闹,见到凤奕郯等人出丑,她心里说不开心是假的,她从没有一刻忘记过,在北宁遭受到的事。

文武百官齐聚在巍峨的宫墙外,密密麻麻一大片,四周是佩刀的侍卫严密把守,他们窃窃私语着,有些面带微笑,有些则灰头土脸,一脸的担心,当凌若夕的身影从艾青石路上出现,所有的吵闹声,戛然而止,众人齐齐跪地,迎接她的到来。

凌若夕原本没有打算亲自前来迎接,毕竟,她代表的是南诏国最尊贵的人,顶着监国的身份,没理由亲自现身来迎接战败国的到访,不过嘛,想到凤奕郯此时此刻狼狈的样子,她就忍不住来落井下石。

“娘亲。”凌小白一手抓着鸡腿,飞奔似的穿梭过花园,跑到了她的身边。

小豆子气喘吁吁的跟在他的身后,在见到凌若夕时,他恭敬的行了个礼。

“来干嘛?”凌若夕睨了他一眼。

“嘿嘿嘿,听说那些坏蛋来了,宝宝特地过来保护娘亲。”话说得十分暖心,可凌若夕却一个字也不信。

“是来看热闹的吧?”拍拍他的脑袋,凌若夕直接戳穿了他的心思。

凌小白傻兮兮的笑了笑,“娘亲真聪明。”

“得了,少拍马屁,别的没学到,这玩意儿你倒是学得挺快。”略带深意的目光扫过四周的官员,她这话,让曾经在奏折里溜须拍马的大臣脸上有些发烫,总觉得她是在借机讽刺自个儿。

很快,人群拥挤的街尾,就出现了队伍的影子,百姓们停止了扔东西的动作,沿路跪地,向凌若夕表达着内心的敬意。

镇南将军率先抵达宫门,利落的翻身下马后,冲她抱拳道:“娘娘,微臣幸不辱命,已安全将北宁国使臣送到。”

“辛苦了。”凌若夕轻抬下巴,随后,目光转向被士兵们簇拥着的马车,眉梢微微一挑,她已经感应到了马车里那熟悉的气息。

车帘被人从内挑开,凤奕郯俊朗的面容映入众人的眼帘,一席深紫色锦缎,剑眉星目,气势高贵、冷峻,只可惜,这样的他,却没能引来任何人友善的目光,不论是文武百官,还是平民百姓,对他的印象差到了极致,没有人忘记,是这个人率兵攻打他们的家园,没有人忘记,是这个男人害死了他们的同胞。

凤奕郯目不斜视,飞身从甲板上跃下,衣诀凌空翻飞,他站定在凌若夕的半米处,瞳眸深邃,似有千言万语想说。

“凌若夕。”薄唇轻启,他没有唤她一声皇后娘娘,而是平淡的叫着她的名字。

卫斯理面色顿时冷了,“大胆!三王爷,这可是南诏国至高无上的皇后,岂容你唤她的名讳?”

一股强悍的气势,从他的身上四散开来,冰冷的目光如同刀子,落在卫斯理的身上。

后者也不容退让,挺直了腰杆直视他,虽然卫斯理位极人臣,但到底是个毫无修为的文官,与凤奕郯对持,很快,他就败下阵来,额头上出现了一滴滴豆大的汗珠。

凌若夕不悦的皱起眉头,脚下一个跨步,将卫斯理护在身后,地玄巅峰的威压迅速暴涨,气浪排山倒海般的涌向凤奕郯。

他脸色微变,脚下不自觉后退了半步,仅仅是气势,就让他难以抵挡,这么大的悬殊,让凤奕郯的脸色不太好看。

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那个永远在背后注视着自己的跟屁虫,已经超过了他,走在了他的前面。

“姐姐。”凌雨涵怯生生的从车厢里冒出了脑袋,低声唤道,她担忧的看了眼被凌若夕的威压逼得无法招架的男人。

“哼。”凌若夕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,“本宫只希望你们能够记住,这里是南诏,而本宫是南诏的皇后!”

这话是提醒,也是警告。

凤奕郯面色微僵,想要反驳,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,终是忍了下来,“皇后娘娘。”

他抱拳行礼,略显机械的礼仪,让凌雨涵看得心疼,她的夫君是北宁国最棒的,最得宠的,可是现在,却在一个女人面前弯下了脊梁,这让她怎么可能不难受?尤其是,这女人还是她打小就一直看不起的痴儿。

凌若夕可没去猜凌雨涵那副不停变换的面容后,藏着的是什么心思,她随意的挥挥手,身后,百官立即让开,层层递进的宫门近在咫尺,“请。”

她一人走在最前头,牵着儿子,踏入宫门,凛然的背影,难以忽略的高贵气质,这一切,都让凤奕郯心头发苦。

他怔然的站在原地,看着凌若夕一步一步离开的身影,他们俩之间这不足百米的距离,却像极了天涯海角,不论他如何努力,也无法与她比肩。

“王爷。”凌雨涵吞下满心的苦楚,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袖,“我们该进去了。”

这种时候,如果他的心思被人看出来,可想而知,对他的名誉会造成怎样的影响,大家不会说是凌若夕勾三搭四,只会说,是他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强者为尊。

凤奕郯轻轻吸了口气,将眼底外泄的情绪压下,挣脱开她的手指,抬脚追上了凌若夕的步伐。

“我们也该走了。”卫斯理大手一挥,率领文武百官尾随在后侧,浩浩荡荡的一大帮人,很快就消失在了宫墙内,街头围观的百姓依依不舍的不愿离开。

“嘿,你们刚才看见了吗?那北宁国的王爷在娘娘的面前就像是一只病猫。”百姓们兴冲冲的议论着刚才的那一幕,话里话外,难掩自豪和骄傲。

“废话,你也不想想,娘娘是谁?那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吗?”

“还什么北宁国最强大的王爷,我呸!在咱们娘娘面前,不还是弱得不堪一击吗?”

……

还好凤奕郯等人已经离开,否则听到这些话,定会气到吐血,他少年闻名,名震两国,如今却在这南诏国百姓的心目中,卑微、低劣到这样的形象,可不是可笑至极吗?

“你们先去行宫落脚,明日再详谈和谈的事宜。”穿过御花园,凌若夕向凤奕郯交代了一声,与其说是商量,更不如说是宣布。

护送他一路前来的北宁国士兵,心里十分不爽,恶狠狠瞪着凌若夕,认为她侮辱了他们的王爷。

眉梢微微一挑:“你们有不同的意见?没关系,可以提出来,我这人并不霸道。”

话虽如此,但她话语里的危险感,却一点没少。

凤奕郯警告似的瞪了一眼身后的侍卫,随后,才冷冰冰的应下了这件事,这里是南诏,他们没有说不的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