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0章 刁难的就是你

第460章 刁难的就是你

在南诏国为他们安排的行宫里住下后,凤奕郯诡异的发现,他们似乎还有邻居,当他和凌雨涵在沐浴后,悠闲的逛着小花园时,从另一边走来的四五名男人,却让他停下了脚步。

“咦,这人怎么这么眼熟?”深渊地狱的男人奇怪的打量着凤奕郯,随后,一拍脑门:“哎哟,这不是被凌姑娘抓住的战俘吗?他怎么也在这儿?”

同伴们齐齐摇头,表示这问题他们也想不明白。

“难道是来蹭吃蹭喝的?”男人猜测道,带着鄙夷与轻蔑的目光,毫不掩饰的落在凤奕郯的身上。

他本人并未有任何反应,只因为,比这更难堪的事,他在被俘虏的期间也曾经历过,也知道,这些人的嘴有多难听,宽袖下的双手黯然握紧,丝丝疼痛,从掌心传来,他身侧的气息,明显比刚才低沉了许多。

凤奕郯能忍,可这不代表凌雨涵也能够忍得下去,她气恼的瞪着这帮痞子似的男人,怒声道:“你们是谁?怎敢这么同王爷说话?”

“我们是谁关你什么事?男人说话,女人闪一边去。”深渊地狱的人可不讲男女之分,但是他们却在凌若夕平日里潜移默化的教育中,得知好男不和女斗的道理,以至于,没和凌雨涵一般计较,但那蔑视的态度,却让习惯了被簇拥,被众星捧月当作公主的凌雨涵心里很不自在。

她紧握着拳头,脚下腾地升起一股玄力的气浪。

“小姑娘,这点威压你还是省省吧,展现出来也不怕被人笑话。”比她更甚一筹的威压,迎面扑来,瞬间将那气浪吞没。

凌雨涵脸色骤变,没想到他们的实力竟会这么强悍,“你们!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她几次见到凌若夕,这些人都不在场,以至于凌雨涵并不太清楚他们的身份,见他们居住在行宫,还以为,是哪个世家的高手。

如果能把他们拉拢大北宁的阵营里,即使南诏拥有凌若夕又怎么样?双拳难敌四手,有得一拼!

她低垂下眼睑,在心里思考着这个主意的可行度。

“喂,你在打什么坏主意?”深渊地狱的人虽然在与世隔绝的山谷里长大,不懂那些弯弯肠子,但他们却拥有着比野兽还要精准的直觉,凌雨涵若有所思的姿态,让他们心里升起了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。

“抱歉,是本王的爱妃不知轻重,还请各位不要与她计较。”凤奕郯绷着一张脸,替凌雨涵道歉,她不认得他们,可他却是连化成灰,也能认出来,这帮人可不是凌若夕麾下的得力猛将吗?在战场上,正是他们,残杀了北宁国无数精锐。

“切,我们又没想把她怎么样,凌姑娘说过的,男人嘛,不和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一般见识。”

凌姑娘?

这熟悉的称呼如同一盆凉水,刷地一声从凌雨涵的头顶上浇了下来,浇得透心凉,如果她现在还看不出这帮人和凌若夕之间熟络的关系,她就是真的傻了。

呵,枉费她刚才还自作多情的想要把他们拉拢过来,没想到,人家早就被人给收入麾下了。

凭什么!凭什么她凌若夕就有这么好命,能够得到这些高手的拥戴和尊敬?凌雨涵咬着牙,低垂下的眸子里,暗光闪烁,她真的想不明白,明明那女人从小到大,没有一样强过自己,更没有一样,比自己好,可为什么,在阔别六年后,她却变了?

“你们说她在想什么?”用言语捉弄了这对夫妻一阵后,男人们这才离开,不过嘛,他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方才离去前,凌雨涵那副阴鸷、扭曲的样子究竟是什么原因。

“鬼知道,女人心海底针,猜不透啊。”有人唏嘘长叹。

“管她那么多做什么?她和咱们又没什么关系。”

众人有说有笑的离开行宫,一路上,遇到不少宫人,他们毕恭毕敬的向这帮人行礼,谁都知道,在行宫里居住的这些人,是替南诏击退强敌的恩人,他们怎敢流露出半分的不屑?

御书房内,凌小白抱着膝盖,蜷缩在椅子上,一边吃着盘子里的糕点,一边眨巴着眼睛,看着眼前的大臣与凌若夕议事,听得津津有味。

“娘娘,这次和谈除却签署和平条约外,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要一些赔偿?例如割地赔款之类的。”卫斯理低声问道,嘴角那抹温和的笑,此刻像极了正在使坏心眼的狐狸。

“北宁已经赔了那么多银两,再继续讨要,万一把他们惹急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于老摇摇头,对卫斯理的建议虽然心动,但他却保留了几分谨慎。

“可是,能多要一点为嘛不要?”凌小白也不甘愿在一旁看热闹,妈蛋!那可是银子啊,不要白不要的道理,他们到底懂不懂?“反正有娘亲在,大家不会有事的。”

对于这一点,凌小白深信不疑。

听了这话,原本还有几分迟疑的于老,也在一旁连连点头,是啊,有皇后娘娘坐镇,就算北宁不愿意,想要发兵,他们也得掂量掂量这么做的后果啊。

“娘娘,您的意见呢?”于老轻声问道,眉宇间的纠结与挣扎,化作了坚定,显然他已经投奔到了卫斯理的阵营中,和他统一战线了。

凌若夕嘴角一抖,“这些事都是小事,着礼部准备一份和谈的折子,你们自己下去商量要如何向北宁讨要赔偿。”

凌小白双眼发亮,像两个灯泡似的,一想到又有一笔银子进账,他就高兴得只想大叫几声。

黑狼无语的白了他一眼,要不要表现得这么亢奋?又不是没见过银子,丢脸死了。

“镇南将军,这一路上,只怕不太平吧。”凌若夕转瞬就把这件事揭过,问起了正事。

闻言,于老愤慨的出声:“那些人根本是被猪油蒙了心,居然真的在暗地里买通杀手,妄想阻拦这次的和谈。”

“我们遭遇到了数次埋伏,不过都是有惊无险。”镇南将军说得简短,但从这只言片语中,不难想象出,当时他们危险的处境,若不是暗中还有人马保护,若不是凤奕郯修为高强,只怕他们很难安全的回到京城。

“娘娘,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下手?这些人已经丧心病狂了。”于老涨红了一张脸,怒声问道,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和平,可有些人却偏偏见不得国家安定,非要从中作梗,若非记着凌若夕的警告,他真想直接带人冲去那些官员的府邸,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。

“快了,等到和谈结束,我们再慢慢的和他们斗法。”凌若夕抿唇轻笑,但那笑声,却让人无端的头皮发麻。

凌小白忍不住打了个机灵,每当娘亲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,就代表着有人要遭殃了。

夜色正浓,皇宫内灯火通明,红彤彤的灯笼高高挂起,无数的宫人手捧银盘,从长廊中穿梭而过,一份份精美可口的菜肴被放上案几,鎏金的大殿内,舞娘们正搔首弄姿的跳着优雅的舞蹈,丝竹之乐不绝于耳。

凌若夕慵懒的斜靠在龙椅上,深邃的目光幽幽扫过下方的使臣,这宴会是为了欢迎北宁国的使臣到访特地准备的,不过,他们看起来,似乎心不在焉。

深渊地狱的男人们可没理会宴会中的违合气氛,埋头大干。

凌若夕看得额角直跳,她开始考虑,是不是该让他们学学礼仪?

“皇后娘娘,此番本王代表北宁出使南诏,只为了两国和谈,这杯水酒,本王敬你,希望从今往后,两国再无纷争。”凤奕郯拂袖起身,落落大方的朝凌若夕举起酒盏。

“不急,你还是先看过这份和谈书再说。”凌若夕挥挥手,立即有太监将礼部白天准备好的和谈书交到了凤奕郯的手中,上面白纸黑字,清楚的写明了南诏国提出的各种要求,凌若夕没傻到让他们割让国土,只要了白银五千两,黄金三万两,当作是对这次惨死在战争中的士兵们的补桖金,用来安置他们的家人和亲属。

凤奕郯的脸色由青转黑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:“娘娘,你们这是想趁火打劫吗?”

“王爷还请慎言,我国提出的要求都是有律可循的,战争是由北宁一手挑起,而我国只是被动防卫,于情于理,将士们的补桖金也该由贵国承担。”卫斯理解释道,他不认为这事有什么不对。

“哼,如果本王没有记错,先前,我国已付出上万银子交付给皇后娘娘。”凤奕郯据理力争,北宁国不是拿不出这么多钱,他争的是这口气,如果答应下这霸王条款,将来天下人将如何看待皇室?

闻言,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,想要反驳,却被凌若夕给阻止了,她幽幽抬起眼皮,略感好笑的看向凤奕郯,“如果你记忆退步,本宫不介意提醒你,那些银子,是用来给你赎身的。”

“噗——”围观的朝臣忍不住一口薄酒喷了出来,赎身?他们怎么有种这位三王爷被卖到过青楼里去的感觉?皇后娘娘还真敢说啊。

凤奕郯脸色铁青,握着和谈书的手掌暴起了一条条青筋,“皇后娘娘,祸从口出的道理需要本王提醒你吗?”

凌若夕莞尔一笑:“本宫说了就是说了,这是事实,王爷想要如何?本宫接着。”

她有这个底气,也有这个能耐说出这番话。

这是**裸的挑衅,可凤奕郯即便气得火烧眉毛,也不能拿她怎么样,只能虎着一张脸,用眼神试图杀死她。

凌雨涵胆战心惊的坐在原位,看着正在对持的二人,心里急得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