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1章 要么答应,要么开战

第461章 要么答应,要么开战

“王爷,”凌雨涵在暗地里偷偷拽了拽凤奕郯,示意他别和凌若夕对着干,这里毕竟是南诏,如果得罪了她,他们这一行人的安危就真的危险了。

她能明白的道理,凤奕郯怎么可能不知道?他冷冷的扯了扯嘴角,没再多说什么,轻拂衣袖,挣脱了凌雨涵的手指,将那份和谈书放在桌上,沉声道:“补桖金我国愿意出,但绝不是全部。”

废话,死的是南诏国的将士,凭什么这笔帐要算到北宁的头上?真当他们好欺负吗?

凌若夕若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绝对会告诉他,欺负的就是你们。

“那就是没得谈咯?”凌若夕挑眉问道,态度闲适且自在,似乎和谈与否,对她来说并不重要。

她表露出的满不在乎的姿态,让凤奕郯看得暗暗磨牙,这女人根本是吃定了北宁不敢再与南诏为敌,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步步紧逼。

“姐……皇后娘娘,”凌雨涵不愿他们二人的斗争再度恶化,急忙笑着起身,“有话好好说,关于赔偿这些事,原本就是需要商量的,大家和和气气有商有量的达成一致的想法,不是很好吗?没有必要因为这种小事,闹得大家都不愉快。”

“是啊,娘娘,就听听看这三王爷怎么说吧。”不少大臣纷纷附议,对凌雨涵的话很是认同,他们是被北宁给打怕了,以至于,在凤奕郯面前连说话也没什么底气,哪怕他们才是胜利的一方,但这种长年累月积累起来的自卑,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抛开的。

于老怒瞪着一双眼睛,挨个扫过这帮趋炎附势的朝臣,真想把他们一个个的脖子给拧断,听听这都是些什么话?

凌若夕没有出声,而是笑容满面的坐在龙椅上,听着他们一个接一个抱北宁的大腿,眸光深沉,很快,大臣们就发现了她的不妥,赶紧闭上嘴,没敢再吭声,更不敢多说半句话。

“都说完了?”手指请亲敲击着龙椅的扶手,她含笑问道,如三月春风般和煦的嗓音,却让在场的众人,忍不住心尖发颤。

这种风雨欲袭来的即视感,是在闹哪样?

“说完了,就该轮到本宫说了,”嘴角的笑刹那间消失,凛然的气势朝外扩散开去,凌若夕扶着扶手缓慢的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帮朝臣,锐利的目光蕴藏着一股强悍的压迫感,所到之处,众人立即低垂下脑袋,不敢直视她的威严。

“本宫不管你们对北宁是忌惮也好,是害怕也好,和谈书上的每一条要求,都是经过本宫同意的,北宁要么答应,要么拒绝,没有折中的说法,本宫也不接受讨价还价,你们得记住,你们拿的是南诏的俸禄,头顶上的乌纱是为了保卫这个国家而存在的,本宫不想再听到有任何人帮助北宁说半句话,否则,拖出去,斩首示众!”铿锵有力的话语,如同丢入平静湖水的巨石,立即掀起了千层巨浪。

哪怕是熟知她个性的卫斯理也万万没有料到,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而且还是当着北宁国使臣的面,这和当众给他们一个耳光有什么区别?

方才出声附议的朝臣,这下子一个个根本没敢抬头,脸颊上火辣辣的,有些无地自容。

“娘娘说得对,咱们不怕北宁,要么答应我们的要求,要么开战,南诏国上上下下,全力支持娘娘的决定。”于老第一个出声支持她,南诏已经窝囊了太久,从摄政王时期,直到现在,一直处于内乱的状态中,而北宁却是在养精蓄锐,屡次在边关滋事挑衅,这些年来,武将们心里都憋着一把火,想要有朝一日,连本带利的把这些烂账给讨回来。

而如今,机会来了!若是和谈没能达成,两国开战,他们也无所畏惧。

人固有一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,能够为了国家送命,值了!

于老炽热的目光,将他心里的觉悟和信念表现得淋漓尽致,大殿内静悄悄的,所有人都被他这番话惊呆了,这掌权的抽风,连麾下的文臣武将也跟着一起疯了?

“呵,”凌若夕心情顿时大好,嘴角朝上弯起,一抹愉悦的微笑悄然浮现,“三王爷,这就是我南诏的意思。”

凤奕郯眸光微颤,捏着和谈书的手指,已在上面戳出了一个小洞。

“皇后娘娘,你们这是在威胁本王吗?”他冷冷的凝视着站在台阶上的女人,一字一字缓声问道。

凌若夕摇摇头:“本宫只是在陈述事实,和谈书上的要求,你若不答应,那么,南诏国十万雄狮,不介意踏破北宁的山河。”

豪气冲天的话,点燃了无数武将心中的火焰,他们亢奋的握紧了拳头,恨不得立即披甲上阵,为她做先锋开路。

“王爷,”凌雨涵被这突变的局面吓住了,凑到凤奕郯耳边,耳语道:“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。”

和凌若夕斗了这么久,她太了解这个女人,她是真的说得出做得到。

凤奕郯深深吸了口气,这才勉强将心头的那团火给压了下去,但他的脸色却始终难看至极。

“本王需要时间详加考虑。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,冷硬、机械,他看也没看上首的凌若夕,害怕一个控制不住,就会忍不住掐碎了她的脖子。

凌若夕故作大度的点点头:“王爷大可慢慢考虑,本宫有的是时间耐心等待,啊,对了,”她口风一转,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事似的,手掌轻轻揉了揉太阳穴:“在王爷思考的这段期间,吃穿用度得自费,我南诏刚经历一场大战,国库空虚,无法承担这么大的一笔开销。”

“噗哧。”凌小白乐得爆笑出声,脆脆的笑声,为这充满硝烟味的气氛,增添了几分诡异。

卫斯理嘴角一抖,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凌若夕的嘴里说出来的,怎么听着,反倒像是小少爷才会说出口的话呢?

凤奕郯神色僵硬,嘴唇抖了好几下,似是想要说什么,但最后却没有说出口,面对这么无耻的人,他实在是无从说起,只能悻悻的挥动衣袖,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大殿外。

北宁国的使臣们尴尬的坐在原地,不知道自己是追还是不追。

“王爷,等等我啊。”凌雨涵娇弱的提起裙摆,小跑着追了出去,她的夫君愤然离开,她也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理由。

凌若夕没有阻止,任由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以后,才挥手宣布结束了今晚的宴会。

“娘亲,刚才你看见没有?他们的表情好精彩啊。”凌小白亦步亦趋的跟随在她的身边,美滋滋的嘀咕道,他没有掩饰对凤奕郯等人的不满与敌视,他就是讨厌这帮人。

凌若夕宠溺的笑笑,没有出声,当她绕过长廊,刚打算回寝宫修炼,却在瞬间,停止了步伐,眉头猛地皱紧,霍地抬起头,看向不远处的鹿台,一抹暗色的人影迅速消失在天边,她当即纵身跃起,追了上去。

“诶?”莫名其妙被抛下的凌小白古怪的看着离去的人影,头顶上浮现了一个豆大的问号,娘亲就这么把他给扔下了?搞什么啊!

他不甘的跺跺脚,想要去追,但凌若夕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这无垠的夜空下,他连追也不知道该往那边去,最后只能悻悻的耸啦下肩膀,浑身释放着一股怨气。

黑狼懒洋洋趴在他的肩头,全当没看见,反正小少爷被抛弃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它表示对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。

凌若夕一路追出皇宫,身影如同鬼魅,越过宫墙,她的速度极快,但那人的速度也不慢,等到她追出来后,人已经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有空气里,残留的玄力波动,昭示着他曾来过的事实。

“Shit!”凌若夕气恼的低咒一声,这男人是属兔子的吗?跑得这么快?

黑压压的夜色,一如她此时此刻的心情,她烦躁得想要杀人。

“凌姑娘?”从街道前方飞奔而来的暗水,奇怪的看了眼宫墙外,形单影只的女人,原本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,没想到,还真的是她。

凌若夕迅速整理好外露的情绪,古井无波的目光淡漠的扫过他,“回来了?人呢?”

“都在后边,马上就到。”暗水嘿嘿笑了两声:“我办事凌姑娘还不放心吗?大家一听说要到宫里来,立即就从山寨出发了。”

他接到的命令是前往山寨将小一等人带到宫里来。

“恩,回宫。”凌若夕心有不甘的看了眼四周冷清的街道,哑声命令道,是人都能看出,她现在的心情有多低沉,向来没心没肺的暗水没敢多说一句话,就怕稍有不慎,撞了地雷,惹火烧身啊。

守在宫门的侍卫奇怪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凌若夕,他们谁也不知道,她是什么时候出的皇宫,不是说宫里正在举行宴会吗?身为主角的皇后娘娘为毛会大半夜的从宫外回来?

虽然心里的疑问颇多,但他们却没敢流露出来,恭恭敬敬的将紧闭的红漆宫门推开。

凌若夕回宫后不久,小一等人就赶到了,她特地将他们安排在行宫内歇脚,自己则回到寝宫,刚进屋,一眼就瞧见了浑身释放着怨气的儿子,这才恍惚的响起,貌似自己方才把这小子给抛下,只怕他现在是心有不爽了。

“哼。”凌小白气鼓鼓的鼓着腮帮,拿后脑勺对着她,一副等着她解释,等着她安慰的可爱表情。

凌若夕眉心一跳,信步走到他身边:“生气了?”

手指轻轻戳了戳儿子的腮帮,冷峻的面容,浮现了一丝极淡的笑意。

凌小白狠狠瞪了她一眼:“娘亲,你怎么可以把宝宝抛下?你就不担心宝宝会出意外吗?”

“能出什么意外?”凌若夕理直气壮的反问道,“娘亲刚才忽然有事,没来得及给你说一声,好了,别气了。”

她安抚性的拍了拍凌小白的后背,安慰了许久,这才总算是把儿子心头的怨气给抚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