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2章 送她一纸休书

第462章 送她一纸休书

夜凉如水,凌若夕盘膝坐在床榻上,闭目修炼,天地灵气从毛孔外吸收到体内,化作玄力,游走过奇经八脉,如同小溪,在丹田中聚集,她的修为始终停留在地玄巅峰,无法再突破,这段日子的安乐生活,让她修行的速度也停滞不前,始终感应不到突破的迹象,凌若夕并不着急,她没有忘记在第二位面时,好几次因为愤怒而丧失了理智的事,以至于,潜心的巩固着根基。

凌小白烦躁的在床榻上翻来覆去,睡不着,他始终惦记着被凌若夕给抛下的这件事,只要一想起来,心里就堵得不得了。

紧闭的眼睛无声的睁开,不满的瞪着床沿笔挺的背影,娘亲真是的,就安慰自己几句,然后就不理他了,修炼哪有他重要啊。

他扯着被子,一口咬住,像是在发脾气,黑狼蜷缩成一团,睡在最里面,对凌小白这孩子气的举动,直接忽视。

凌若夕敏锐的感觉到了身后那束目光,心头无奈的叹息一声,从修炼中苏醒,侧过脑袋,几缕秀发顺着她的面颊垂落,散到胸前,昏暗的烛光下,她隽秀美丽的脸庞,多了几分柔和,少了几分锐气,“还不睡?”

“宝宝睡不着。”凌小白实话实说,“娘亲,你刚才到底为什么把宝宝抛下呢?以前娘亲去哪儿都会带着宝宝一起的。”

他还在想着这件事吗?凌若夕有些意外,没想到凌小白会这么在乎这件事,面色怔怔的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难道要告诉他,她刚才只不过是发现了某个男人的气息,所以才决定追上去抓人吗?

“娘亲?”凌小白等了半天没等到她的回答,小嘴立即往上撅起,“你干嘛不理宝宝?”

“我说过了,当时只是临时有急事需要去处理。”凌若夕含糊其辞的解释道,没有说出实情。

“娘亲骗人!这种话,宝宝才不相信呢,骗三岁大的孩子还差不多。”她越是这样,凌小白心里就越是好奇,他真的很想知道,究竟是什么理由,能够让她抛下自己,一个人离开。

“好吧,告诉你也无妨,”凌若夕莞尔一笑,动手将儿子抱在了怀里,“娘亲是去抓一个无缘无故玩失踪的人去了。”

“啊?”凌小白在她的怀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,闻言,迷茫的眨眨眼睛,没听明白。

偷偷竖起耳朵的黑狼身体一僵,喂喂喂,女魔头说的该不会是少主吧?

“不明白就算了,小白,你得记住,不论发生任何事,都不许学那些人,了无音讯的玩失踪,懂吗?”手掌轻轻抚着儿子的背脊,她柔声警告道。

凌小白听得满头雾水,各种不明白,但秉着娘亲说的一定是对的这一原则,他立即点头,“娘亲,宝宝才不会那样做呢,宝宝不会让娘亲担心的。”

他似乎忘记了,曾经这种事,他做过不少,而且还害得一大帮人替他担惊受怕。

凌若夕满意的笑了,冷峻的眼眸,此刻泛起了淡淡的温暖,她俯下身,长发轻轻拂过凌小白的面颊,一个轻如鹅毛的浅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,“睡吧。”

“哦。”凌小白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,如同婴儿般靠在她的怀中,享受着她的安抚,静静的沉睡过去。

凌若夕一直陪在他身边,难得的没有修炼,一夜无眠,第二天,她却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疲惫。

陪着儿子一起用过早膳,换了衣服后,就打算上朝,在经过御花园时,一道熟悉的人影静静站在湖边,拂柳垂青,几片粉色的花瓣拂过那人的长发,背影曼妙婀娜。

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,她当作没看见那人,目不斜视,打算离开。

“姐姐,做妹妹的到今天发知道,自己有多羡慕你。”轻柔的嗓音如黄鹂般美妙悦耳,凌若夕眉头一蹙,没有吭声,只是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。

“想起以前的日子,还真是觉得不可思议啊,真想不到,那样的姐姐,有朝一日竟会变成南诏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,掌管整个国家。”她的话听不出是羡慕多一点,还是嫉妒多一些。

凌若夕淡漠的启口:“多谢夸奖。”

凌雨涵顿时语结,这人是在装傻吗?摇摇头,将心头那丝丝不甘压下,她拂袖起身,转过身来,定眼凝视着凌若夕,“我以前真的嫉妒过你。”

“有什么好嫉妒的?嫉妒我曾经文不能武不行?”凌若夕讽刺道。

“但至少,在那样的环境中,还有大娘对你不离不弃,哪怕所有人都嘲笑你,漠视你,忽略你,可她却始终陪在你的身边。”想到那位早逝的大夫人,凌雨涵忍不住苦笑,“我一直不明白,什么也不行的你,究竟有什么资格,能够得到大娘倾尽所有的疼爱。”

那时的凌若夕,才几岁大,却被断定此生无法修炼,心智不全,痴傻成性,爹爹不疼,下人欺辱,可即使是这样,大夫人始终保护着她,用那柔弱的身体,为她撑起一片安宁的小天地。

“我从小就被娘亲教导,每天不停的学着琴棋书画,就连睡觉也不忘修炼,为的,只是想成为人上人,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。”凌雨涵恍惚的回想起那些枯燥、乏味的岁月,“可每当我独自用功时,你却在大娘的羽翼下过得很快乐,即使每天是粗茶淡饭,仍旧没心没肺的笑容满面,这样的你,能不让我嫉妒吗?只要看到你,我就会觉得自己的日子有多傻,多可笑。”

凌若夕讥诮的勾起嘴角,凌雨涵的话,在她听来十足的可笑,“所以呢?你现在是在和我回忆从前吗?抱歉,我没那么多的时间听你说这些废话。”

说罢,她抬脚就打算离去。

凌雨涵急忙叫住了她:“姐姐,你当真一点也不念昔日的情分吗?一再苦苦相逼,看着北宁因为你而遭受到重创,你真的会开心吗?”

她苦口婆心的问道,无法理解,凌若夕一再将北宁踩在脚下,到底是为了什么,就算这个国家曾抛弃过她,可那毕竟是她的故乡啊。

“我会很开心,敌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。”凌若夕头也不回的说道,嗓音淡漠,如寒冬凉风。

凌雨涵脸上泪眼婆娑的表情顿时一僵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……”

“别和我说以前,如果你今天特地等在这里,说了这么大一堆的废话,仅仅是为了替北宁说情,让我放弃和谈书上的条件,你可以闭嘴了。”她凭什么要替北宁着想?她可没有那么伟大的情操,能够以德报怨。

“你就真的要眼睁睁看着王爷因为你愁眉不展吗?姐姐,他是你曾经爱过的人啊。”凌雨涵哑声低吼道,情绪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,她真的不想再看到王爷每天惆怅、忧虑的表情,为此,哪怕让她放下尊严,来请求这个她深深嫉妒着,痛恨着的女人,她也心甘情愿。

她爱着那个男人,打从第一眼见到他时,就情根深种,这么多年,她潜心学习宫廷礼仪,学习所有枯燥的功课,为的,是有朝一日,能够得到他的心,能够在和他站在一起时,不会丢了他的颜面。

凌若夕觉得这话十分刺耳,索性转过身来,冷冷的看着哭成泪人的凌雨涵,“就算爱过,你也说了,那是曾经,我不喜欢把过去的事和现在与未来混为一谈,你若再多说半句,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她凌厉的目光,以及身上散发的杀意,都让凌雨涵的心忍不住颤了颤,她深知,她是认真的,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,眼泪刷地消失在面颊上,她不安的咽了咽口水。

“别和我扯什么以前,我这人生来冷漠,只注重利益,不过,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,”凌若夕口风一转,略带深意的目光,扫过后方的山石堆,如果她没有感觉错,那里正有一个人静静的站着,“我原本还以为凤奕郯是什么输得起的人物,现在看来,呵,我真该为以前的目光感到可耻,他居然沦落到要靠一个女人替他求情的地步,如果我是他,老早就一把刀戳进心脏,下地狱去向列祖列宗赔罪去了。”

说完,她看也没看凌雨涵难看的脸色,利落的转身,迅速消失在了远方,至于接下来的事,和她有什么关系吗?

凌雨涵惊滞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前方,浑身冰冷,像是被抛入了凉水里似的,她怎么可以这么说?

“蹬蹬蹬。”身后,突然有钝钝的脚步声响起,那熟悉的体香,熟悉的气场,让凌雨涵背脊一僵,竟连转身的勇气也没有,根本不敢回头去看。

两人沉默的站在原地,一个脸色冰冷,一个神情恐慌,半响后,凌雨涵才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来,嘴角颤抖的想要挤出一抹笑,但那笑还没来得及绽放,就被一个力道十足的巴掌,狠狠的拍灭了。

脸蛋上传来火辣辣的疼,她被扇得侧过脸去,青丝遮挡住了她的左脸,看不清她的神色。

凤奕郯冷冷的瞪着她,眼眸中再难见到昔日的柔情,“凌雨涵,你到底要让本王丢脸到怎样的程度才肯罢休?”

“王爷,我没有……”她只是想要替他分担一些,她真的没想过会害他丢人,真的没有,凌雨涵心里满腹的委屈,眼眶迅速红了,她泪眼婆娑的凝视着眼前这个爱了整个青春年少的男人,想要触碰他,却被他嫌恶的拍开了手掌。

“够了,朝廷的事不需要你一介女流插手,不要再让本王看见你私下找她,否则,本王不介意送你一纸休书。”他无情的话语如同凌厉的刀锋,狠狠的戳入凌雨涵的心窝,让她疼得血流不止。

这就是她深深爱着的男人啊,这就是她用尽了所有,去辅佐,去爱慕的男人啊。

到头来,他回报给她的,竟是这样一句冷酷的话语。

哈!可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