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3章 病中

第463章 病中

自从在御花园里与凌雨涵不欢而散后,她就没再往凌若夕的面前出现,北宁国的使臣居住在行宫里,也不着急离开,凌若夕更是没急着催促他们赶紧滚,反而是任由他们留下来,反正,每天都会有宫人去行宫讨要衣食住行等费用,他们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呗。

“师姐,”小一轻手轻脚的推开了御书房的房门,“刚才我听见有人在私下里说,那什么三王妃生病了。”

三王妃?不正是凌雨涵么?凌若夕停下了批阅奏折的动作,眉梢一抬:“去请太医,告诉我有什么用?难道我能让她立即恢复健康么?”

再说了,她在这宫里好吃好喝的住着,还能生病?总不会是那天被自己打击过度,所以才这样吧?

“额……”小一尴尬的摸了摸鼻尖,侧过脑袋,看了眼御书房外正朝自己使着眼色的凌小白,犹豫了几秒后,鼓足勇气,向凌若夕开口:“师姐,你不用去看看她吗?他们说,她是你的妹妹啊。”

“早八百年就不存在的姐妹关系,我有必要去看望她吗?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病的人,都提出要见我的要求,我一年能看得过来?”凌若夕凉凉的讽刺道,犀利的话语让小一无从反驳,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,低垂着脑袋,欲言又止。

“外面鬼鬼祟祟的人,给我进来!”凌若夕猛地将御笔甩到一旁,朗声呵斥道,她老早就发现了尾随在小一身后,却始终没有进屋的儿子,看看与平时不大一样的小一,用脚丫子想也知道,必定是儿子在背后怂恿他,捣鼓他来自己面前说这番话的。

凌若夕面色微冷,双手环抱在胸前,等着凌小白自己送上门。

她并不算严厉的呵斥,却让凌小白浑身一抖,偷偷咽了咽口水后,挤出一抹讨好的笑,小心翼翼进入了御书房,“那啥,娘亲,你怎么知道宝宝在外边?”

“你说呢?”凌若夕挑眉反问。

凌小白装傻似的嘿嘿笑了几声,“娘亲这么能干,知道是很正常的一件事,宝宝问错了问错了。”

“说吧,你们俩究竟在搞什么鬼。”她放松了身体,轻靠在龙椅上,看着眼前一大一小的两人,低声问道,神色晦暗,让人琢磨不透,她此时到底是什么心情。

凌小白在小一身后轻轻戳了戳他的腰,这种时候,得把同伴给推出去顶风,而他呢,就在后边给他撑场子。

凌若夕把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,本就冷峻的五官,此刻愈发冷冽起来,“凌小白,你最好给我说实话,不然,我不介意替你挠挠发痒的皮。”

哦草!娘亲发飙了,凌小白吓得浑身一抖,心里各种害怕,各种恐慌。

小一一脸爱莫能助的站在旁边,虽然他很不忍小少爷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,但师姐指明要他自己回答,他也不好替他求情。

凌小白知道今天自己是逃不过去的,索性硬着头皮,从小一的身后窜了出来,舔着脸笑得格外的殷勤:“哎呦,娘亲,宝宝只是路过,真的只是路过。”

这种话他自己相信吗?凌若夕无语的揉了揉眉心,对他插科打诨试图蒙混过关的行为,分外不满。

身体缓缓从龙椅上站起,打算动手教训教训儿子。

看见她的动作,凌小白吓得赶紧举手投降,“宝宝说!娘亲别打宝宝。”

她似乎还没动手吧,求饶的速度倒是挺快,凌若夕再次坐下,轻轻抬了抬下巴:“说吧,你怂恿小一来我这里胡言乱语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”

胡言乱语?小一讪讪的摸了摸鼻尖,有些难为情的垂下了脑袋。

“娘亲,宝宝只是听说那坏女人生病了,想让娘亲过去看看。”顺便落井下石,刺激刺激她,干脆病倒过后就别再起来了。

不是凌小白心肠狠毒,而是他自幼就被凌若夕教导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灭其满门,这是刻在他骨子里的信条,凌雨涵三番四次的对凌若夕不善,甚至以前在丞相府,就没给过她好脸色,现在,他当然要抓住机会,替娘亲出气咯。

凌小白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,娘亲说过的,对于这种坏人,就得斩草除根,不能心软。

“你是想让我去看望她,还是想让我去刺激她,恩?”凌若夕眸光微闪,一眼就看穿了凌小白肚子里头那些弯弯肠子,她是不是教育得太失败了?怎么儿子越长越歪了呢?

“娘亲,这不叫刺激,这叫一报还一报!夫子在学堂上有说过。”凌小白理直气壮的反驳道。

小一有些不忍直视,他真的很想提醒一下小少爷,他今年才不到七岁,能别用这张唇红齿白的脸庞,说出这么可怕的话来吗?

“行了,就你理由多,走吧,去看看咱们这位身娇体弱的三王妃。”凌若夕也没有心情继续处理折子,索性同意了凌小白的建议,毕竟他们是北宁国的使臣,要是真的在皇宫里出了事,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,她都逃脱不了责任。

凌小白激动的握紧了拳头,他就知道,娘亲不是圣母,嘿嘿一笑,撒开脚步,跟了上去。

行宫,高低不一的阁楼静静的伫立在明媚的阳光底下,鎏金的琉璃瓦,闪烁着璀璨的光辉,刚跨过拱形月门,就看见不少宫人忙里忙外的身影,北宁国随行前来的侍卫,此刻正齐聚在一栋阁楼下方的空地中,面色略带几分担忧,时不时仰着脖子,朝阁楼上方望去。

当凌若夕三人赶来,他们立即怒目相视,甚至还有冲动的侍卫,直接拔出了腰间的佩刀。

凌小白吓了一跳,立马蹭到凌若夕面前,将她牢牢的护在自己的身后,“你们想干嘛!”

他是男子汉,才不会让人欺负娘亲呢。

侍卫紧握住手里的刀柄,锋利的刀刃直对凌若夕,“你还敢来这里!”

“这是我的地盘,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去的吗?”凌若夕挑眉问道,身影蓦地一闪,诡异的从原地消失,下一秒,她纤细的手指已然握住了刀身,手腕轻轻一折,只听见一声细碎的声响后,那明晃晃的白刃,竟被她徒手折断,哐当一声,掉落在了地上。

“我不太喜欢有人用刀指着我。”说罢,左腿迅速抬起,笔直的踹中侍卫的胸口,男人健壮的身躯化作一条华丽的抛物线,狠狠的砸在了后方的矮墙上,整个人几乎陷入墙面中,动弹不得。

凌小白看得双眼发亮,娘亲好棒!

围观的侍卫亲眼见到同伴被人伤害,心底隐忍的怒火立即暴涨,他们顾不得和凌若夕之间实力的悬殊,顾不得出手后,会带来怎样可怕的后果,嘴里嗷嗷叫着,举着刀刃,就想往她身上劈去。

凌若夕踏着诡异的身法,在他们的攻击中,如闲庭信步,没被伤到分毫。

“师姐好厉害。”小一看得目不暇接,眼眸中的崇拜几乎快要溢出来。

凌小白也在一旁连连点头,“娘亲是最厉害的。”

“够了!”就在凌若夕打算下杀手时,阁楼上方的阳台上,一抹冷峻的人影突然出现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的战斗圈,锋利的眉头黯然皱紧,卖力挥刀的侍卫堪堪停下了动作,心有不甘的退到一旁。

凌若夕随手拍了拍身上沾染到的尘屑,抬起头,冰冷的目光与凤奕郯隔空撞上。

“王爷,这就是你送给本宫的见面礼吗?”她含笑问道,只是那笑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与凉薄。

凤奕郯紧抿着唇瓣,没有反驳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堂堂监国,为何会出现在行宫里?而且还和他的人大打出手?

“听说三王妃抱恙,作为东道主,于情于理,本宫也必须得来瞧瞧情况。”凌若夕说得有条不紊,仿佛真的只是来看望一番,没有别的。

凤奕郯沉思了几秒后,才同意她上楼,顶着四周不善的目光,凌若夕目不斜视的抬脚踏上了楼梯,倒是凌小白,古灵精怪的冲这帮侍卫做着鬼脸,以报复他们刚才对凌若夕动手的事。

他可爱的样子,落在这帮侍卫眼里,却是十足的挑衅,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,又有了燎原的迹象。

凌小白乐呵呵的挺直了腰杆,尾随在凌若夕身后,刚上楼,就看见了等候在旁的凤奕郯。

“人呢?”凌若夕直奔主题,没同他过多的寒暄,反正他们是两看生厌。

凤奕郯深深的凝视了她一眼:“你当真只是为了雨涵的病情而来的?”

“不然呢?”她好笑的反问道。

“……”凤奕郯没有吭声,只是眸子黯淡了不少。

小一古怪的打量了他几眼,总觉得,这北宁国的王爷,好像对师姐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,但他转瞬就把这个想法给抛开了,应该只是他的错觉吧。

凌雨涵的房间被安置在阁楼二楼走廊尽头的屋子,漆黑的光线,将整条走道映衬得犹如鬼屋,凌小白有些害怕的不停往凌若夕身后藏。

“她就在里面。”凤奕郯指了指门房紧闭的房间,沉声说道。

凌若夕利落的推开房门,一股刺鼻的药味迎面扑来,她神色不变,抬脚跨过门槛,却惊讶的发现,身为丈夫的凤奕郯,居然没跟着一起进来,她立即转身,疑惑的问道:“你这是打算在外面当门神吗?”

凤奕郯摇摇头,“本王在屋外守着。”

他不愿意见凌雨涵,哪怕她如今病重在身。

凌若夕不置可否的耸耸肩,这是他们俩夫妻的事,和自己没啥关系,至于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是她该关心的,合上门后,她缓慢的靠近床榻,垂落的粉色帐幔后,有虚弱的咳嗽声不停的传出。

光是听这声响,就能够感觉到,凌雨涵的身体情况有多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