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4章 探望凌雨涵

第464章 探望凌雨涵

明明前两天还生龙活虎的在自己面前蹦达,没想到再次见面,竟会是这样的场景,凌若夕站定在床沿,透过那朦胧的纱帐,看着里面的人影,也不急着开口说话。

“姐姐,是你吧。”凌雨涵虚弱的手指从内探出,挑开了帐幔,那张苍白如雪的面容,映入凌若夕的眼眸,她瞳孔蓦地一缩,为凌雨涵这副面如死灰的样子感到心惊,此时的她,哪里还有过去的风采?北宁国第一美人,如今却如风中残烛,似一朵正在迅速凋零的花,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光泽与鲜艳。

“我的样子,很丑吧。”凌雨涵浑浑噩噩的看着她,苦笑道。

“太医来过了吗?”凌若夕淡漠的问道,对于凌雨涵此刻的样子,没有任何的同情,更没有丝毫的怜悯。

“来过了早就来过了。”回答她的是一旁的凌小白,“宝宝亲眼看到太医们离开的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凌若夕警告的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别随便说话。

凌小白特委屈的撅起嘴巴,什么嘛,他只是在回答娘亲的问题好不好,干嘛这么凶?

“看见妹妹我这个样子,姐姐,你心里畅快吗?”凌雨涵痛苦的咳嗽了几声,即使是咳嗽,她也努力的想要做到轻描淡写,似乎是不想让这声音传出去。

凌若夕冷笑一声:“你的病不是我引来的,别说得好像是我故意害你变成这样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凌小白在一旁连连点头,这次,他没有再被凌若夕瞪,而是直接遭到了她的暴力对待,脑门生疼,他眼冒泪花缩到旁边,咬住嘴唇,不在开口。

“呵呵,姐姐和小白的关系可真好,真羡慕你啊,小时候有大娘悉心照料,现在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。”凌雨涵凄厉的笑声,有些刺耳,凌若夕不悦的皱起了眉头。

“宫里的太医会时刻注意你的病情,会用最好的药替你治病。”

凌雨涵没有做声,似乎不太在意这种事。

“当然,你用过了什么药,我会让人记录下来,临走前,记得结算清楚。”上一秒,她表现出的善良,还让小一刮目相看,但下一秒,他就为自己的愚蠢感到了懊恼。

就知道师姐不会是以德报怨的主,他刚才怎么就感动了呢?

凌雨涵面露一丝错愕,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说出这番话。

“你有意见吗?总不可能让我拿着价值千金的药材给你治好病后,一点报酬也得不到,这种好事,我从不会做。”凌若夕说得直白,却偏偏让人无法反驳。

凌小白在心底为他的娘亲竖起了大拇指,就该这样!绝不能让人占了便宜。

“姐姐,你和小时候真的不一样了。”凌雨涵愣了几秒,最后才喃喃着挤出了这么一句话,她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十分陌生,已经再难将眼前这气场强悍的女人,与记忆里,唯唯诺诺的痴儿联系起来。

她真的变了,在她的身上,已经再难看见昔日的任何品性,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。

“人总会变。”凌若夕淡漠的回了一句,没什么心思留下来和凌雨涵闲谈,她没有忘记过,这个女人曾经在丞相府里所做的一切,同样也没有忘记过,如果不是她和二夫人,大夫人也不会惨死,隔在她们之间的是一笔笔深如海的血仇,无法遗忘,无法抛开。

她利落的转身,场面话已经说了、做了,再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眼见凌若夕要走,凌雨涵竟挣扎着从床榻上撑起了身体,泪眼婆娑的凝视着她的背影,“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?”

脚步没有停止,这世上恨她的人数不胜数,多她一个不多,少她一个也不少。

“因为你,他打了我,骂了我,甚至要休了我!”凌若夕的无动于衷深深的刺痛了凌雨涵的心,为什么她搅乱了自己的生活以后,还能够抽身离去?凭什么!凭什么所有的人都在意着她,而不是自己?嫉妒就像是一条毒蛇,拼命的在她的心里吐着毒汁。

“那也是你自找的,与我何干?”凌若夕猛地打开房门,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冷漠的话语,似冰刀,让凌雨涵浑身的血液纷纷冰冻,她颤抖着身体,不可置信的望着她,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冷血到这个地步?她就一点也不觉得内疚吗?

凌若夕完全没理会背后的女人心里在想什么,离开房间,她冷冷的睨了眼站在一旁的锦衣男人,“你的女人脑子有问题,得治。”

她一没主动骚扰他们夫妻之间的生活,二没挑拨离间,不过是在暗地里稍微做了些手脚,需要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她的身上吗?呵,真当她好欺负是不是?

凤奕郯铁青着一张脸,什么话也没说,但那危险的神色,却让凌若夕知道,凌雨涵这下子真的快遭殃了。

他亲自护送她离开阁楼,楼下空地上聚集的侍卫,在离开时已经不见了踪影,送人离开围墙,凤奕郯才停下步伐,神色有些欲言又止,似是想要同她说什么。

但最终,千言万语也仅仅只化作一句:“抱歉,她说的话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“放心,不值得的事,本宫从不会记下来。”凌若夕冷笑一声,牵着儿子,拔脚就走,刚走了两三步,她又转过身。

凤奕郯眸光微亮,眼眸中染上淡淡的期盼。

“你记得在离开前,把账给结清,省得本宫亲自前往北宁讨债。”

只是这样吗?凤奕郯心尖微疼,她想要给他说的话,就仅仅是这样吗?寡淡的唇角上扬起一抹自嘲的弧线,“本王记下了,不会拖欠你任何银两,你大可放心。”

得到他的许诺,凌若夕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,徒留下凤奕郯孤身一人,站在这灰色的矮墙外,痴痴的看着她的身影,渐行渐远。

“王爷。”一名侍卫从暗中走了出来,将一封刚刚由宫人送来的密信,递到他手里:“这是有人偷偷送来的,说是要让王爷亲自过目。”

凤奕郯迅速收敛了外露的情绪,打开一看,神色多了几分意外,有些晦暗不明。

“今夜差人在此处严加把守,本王有要事要办。”

夕阳西下,凌若夕这才处理玩堆积如山的奏折,她真心有些后悔,接下监国的重任,Shit!比起这些繁琐的政务,她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好么?

指腹轻轻揉搓着疲惫的眉心,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云井辰那混蛋的错!要不是因为他的忽然失踪,她也不用费尽心思的想尽办法把他给揪出来,这么一想,心里的疲惫顿时化作迁怒。

“你最好别让我抓住你,否则,呵,我会让你知道,任性的代价是什么。”一句阴鸷如魔的呢喃,在静悄悄的御书房内窜起。

京城内某个宅院中,正在煎药的男人,忽然打了个喷嚏,他古怪的揉了揉鼻尖,“有谁在思念本尊吗?”

用过晚膳,有太监前来通报,凤奕郯在御书房外登门拜访,想要求见她,凌若夕略感奇怪,这人有什么事需要见自己?难道是凌雨涵的病情恶化了?

“宣。”就让她看看,这男人到底打算做什么吧。

很快,凤奕郯峻拔的身影便缓缓步入了房内,衣袖轻挥,敞开的大门被一股强悍的玄力带着合上,昏暗的烛光不停的闪烁,他站在房间中央,神色漠然的凝视着坐在龙椅上,尊贵无比的女人。

“有事就说,没事就滚。”凌若夕毫不掩饰对他的敌意,更没给他任何的好脸色。

早已习惯了她冷言冷语的凤奕郯,并没有动怒,甚至还有几分窃喜,至少在她的心里,即使对他没有好感,但终究也未曾把他当作陌生人那般对待。

他想,他是真的病了,病入膏肓,否则,怎么会因为她恶劣的态度,感到窃喜呢?

眼睑缓缓垂下,在他俊朗的面容上,有淡淡的暗色阴影出现,“本王白天收到了一封密信,想来,你应该会很有兴趣。”

密信?凌若夕略感意外,手掌一摊:“拿来。”

他出现在这里,明显是为了把信交给她看,不然,也不会特地跑这一趟。

凤奕郯并不着急将信笺交出,而是深吸口气,开了口:“本王想和你做笔买卖。”

凌若夕有些不悦,但却耐心的等待着他说话。

“南诏国内的情势本王一清二楚,即使你替他们驱逐了外敌,打赢了战争,但朝廷内,还是有不少官员不服你。”凤奕郯一板一眼的说道。

“说重点。”这些话,她很清楚,没必要让他一个外人再来重复一遍。

呵,还是这么没有耐心吗?凤奕郯抿唇轻笑,深沉的目光笔直的望入她那双如大海般深幽的眸子里:“本王可以拿出决定性的证据,助你肃清朝堂。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凌若夕不认为这世上有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,她更不认为凤奕郯会不求回报。

本王想要你!

这句话险些脱口而出,好在他脑海中还残留着几分理智,没有贸贸然说出口,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,一旦说出来,等待他的,将会是她毫不留情的奚落。

“本王要你无条件接受和谈,另外,在你掌管南诏国期间,不能对北宁发兵。”儿女私情永远比不上国家,在凤奕郯的心里,放在第一位的,是北宁的万里江山,哪怕他已爱上了眼前这个女人。

凌若夕很是意外:“到底是什么理由,让你觉得,你有这个资格和本宫做交易?没错,南诏国的朝廷的确是暗潮汹涌,可就算没有你的帮忙,你认为,本宫会拿他们没有办法吗?”

她的反问十分犀利,甚至带着一股逼人的锐气。

凤奕郯不仅没有动怒,反而十分欣赏她此时的硬气,这就是她啊,她本生就该是这般强势的女人。

“本王相信你能够做到,但那会需要太多的时间来部署,来寻找证据。”他反驳道,“如果有本王的帮忙,短时间内,便能换来南诏国上下齐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