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5章 你可有爱过我?

第465章 你可有爱过我?

御书房内安静得只有两人平缓的呼吸声不断蔓延,凌若夕没有吭声,只是危险的眯起了眸子,定定的审视着面前的男人。

“你应该知道,南诏国内,有私通北宁的大臣,这些人的名单,以及他们所写的书信,本王都留在了手里,今天,本王又收到了一封信,对方希望本王能够与他们里应外合,发起宫变。”凤奕郯一字一字沉声说道,希望凌若夕能够弄明白,这件事有多重大,有多严肃。

纤细的食指轻轻敲击着龙案,细碎的声响,让人的心忍不住颤抖。

“宫变?呵,有胆大可试试看。”她不认为这些虾兵蟹将聚集而成的乌合之众,有这个本事可以翻出自己的五指山,这是对自身强大实力的自信。

凤奕郯近乎痴迷的看着她自信满满的容颜,平静的心潮荡开了无数的涟漪。

后悔,他生平第一次如此后悔,后悔则当初的错过,后悔着当初的放手,如果他当时能够看清她痴傻表象下掩藏着的风华,今天,她会不会就是属于自己的?这个念头不止一次在他的脑海中出现,甚至好几次午夜梦回时,他总会恍惚的以为,身边躺着的女眷,就是她。

他发了疯似的寻找和她有任何地方想象的女人,将她们抬入王府,以为这样,就能够分担一些心头浓郁的思念与不甘。

但代替品就是代替品,与正主永远有着天壤之别。

“恩?”凌若夕莫名的觉得,他此时的眼神有些奇怪,像是一只困兽。

“你掌管南诏,雷厉风行,这些曾通敌叛国的人,头顶上悬着一把刀,在无路可退的情况下,他们只能选择狗急跳墙,没错,就算是发起了宫变,他们成功的可能也不足万分之一,但是,你有没有想过,一旦事态走到了那一步,南诏国将会承受多大的冲击?”凤奕郯压下心头翻腾不息的思绪,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,试图说服凌若夕。

“你这是在提醒本宫?为什么?别忘了,若南诏的处境岌岌可危,北宁便能够趁火打劫。”她提醒道,有些猜不透凤奕郯此举的真实意思。

他会为了南诏国的安宁着想?放屁!

“就算南诏岌岌可危,只要有你坐镇,北宁想要分一杯羹,也是不可能的。”这一点,他坚信不移,这个女人似乎有着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,她的存在就像是奇迹一般。

只要她在南诏一日,这个国家就固若金汤。

“谢谢你的夸奖。”凌若夕坦然的接受了他的表扬,“所以你是想和我联手,替南诏肃清朝堂?然后,让我答应,无条件达成两国和谈?”

“是。”凤奕郯重重点头,这是他的想法,等价交换。

“仅仅只是这样?”凌若夕微微眯起眼,这笔买卖,怎么算似乎都是他吃亏啊。

“若本王再提出过分的要求,你也断然不会答应。”他苦笑道,“凌若夕,本王很了解你,如果没有足够的甜头,你是不会愿意同本王联手的。”

她嫉恶如仇,与她结怨过的自己,不到万不得已,她绝不会联手。

再说,北宁的威名,比任何事都要重要,如果真的按照这份和谈书上的条件,答应下来,北宁百年的名誉,便会毁于一旦,那样的后果,是凤奕郯不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。

这笔买卖,明着看,似乎是他吃亏,但他却也保住了北宁的名声,对他们双方而言,都是一笔值得做的交易。

“了解?”凌若夕对这个词嗤之以鼻,身体慵懒的靠在龙椅上,她轻抬下巴:“把信拿出来。”

这是答应了,凤奕郯暗暗松了口气,他在来的时候,心底其实也没多少底气。

迅速从怀中将密信掏出来,褶皱的边角被他轻轻抚平,放到了龙案上,“这是礼部尚书张梁的亲笔信,有了它,你就有了绝对性的证据,可以将这些人一网打尽。”

“还不够。”凌若夕摇摇头,打开书信匆匆扫了一眼,淡泊的面容浮现了一丝冰冷的杀意,“呵,顶替本宫接管南诏,将南诏作为附属国,依附北宁?他们的脑子是被门夹了么?”

这样的话,到底要多无耻才写得出来?

凤奕郯有些忍俊不禁,她的嘴里似乎总能说出一些新潮的话语来,眼眸中掠过极淡的笑意,“天底下多的是人唯利是图,比起在你的麾下成日提心吊胆,若信上的事做成后,他们将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。”

一边是随时会丢掉性命的恐惧,一边是权势的诱惑,这些人的选择不言而喻。

凌若夕冷冷一笑,“荣华富贵?我只怕他们有命惦记,没命享受。”

知道她此刻是真的动了杀机,凤奕郯也没再火上浇油,他站在她的身侧,第一次离她这么近,第一次与她这么和平的共处,他低下头就能看见她被烛光模糊的俏丽脸庞,鼻尖微动,便能够嗅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

心尖压抑的情愫蠢蠢欲动,他甚至冲动的想要伸手去抱抱她,这个念头刚升起,凌若夕就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,猛地转过头来,目光诧异的盯着,弯下腰,几乎与自己要碰上的男人,脚迅速踹上龙案,人凌空跃起,从龙椅上跳到了房间中央,不悦的瞪着他:“你刚才想做什么?”

袖中的柳叶刀滑入掌心,冰凉的触感一如她此刻的面色,森冷至极。

凤奕郯眼底闪过一丝遗憾,他想,或许这是他此生与她最为亲近的时刻,只可惜,没能一偿所愿。

“本王只是突然发现,你很陌生。”他冷静的解释道。

“呵,滑稽,可笑。”凌若夕并没有被他的话打动,“事情谈完了,门在这边,慢走不送。”

她冷冷的下达了逐客令,凤奕郯拖着缓慢的步伐,朝门口移动过去,手掌轻轻覆上房门,他忽然间停住了动作,心有不甘的问了一句:“凌若夕,以前的事,你当真不再记得了吗?”

“什么事?”他没头没脑的话,让凌若夕满头雾水。

“曾经你追逐在本王身后,怎么赶也赶不走,那些过去,你一点也不再留恋了吗?”凤奕郯索性把话挑明,他只想知道,她是不是真的不再爱着自己,还是说,仅仅是因爱生恨,才会一次次同自己做对。

他突如其来的话语,让凌若夕顿时愣了,这位邪魅狂狷叼炸天的王爷,现在是改走苦情路线了么?这种话,和他的形象气质一点也不符合啊。

“我以为我表现得已经够明显了,过去的事,已经过去,对你,除了合作的关系,在没有别的,至于你的王妃,那是血海深仇。”凌若夕说得直白,冷漠的话语分外残忍。

凤奕郯黯然握紧了拳头,深幽的眸子,浮现了淡淡的痛色,“一点爱也没有了?”

“……你也被凌雨涵传染了吗?”脑子抽风?还是进水了?莫名其妙的和她扯这些事做什么?爱他的,是前身,而她,对他半分心思也不曾有过。

事已至此,再问下去,不过是让自己更加难堪,凤奕郯苦笑一声,利落的打开门,头也不回的冲入了晚霞的光晕中,速度快得像是落荒而逃似的。

凌若夕耸耸肩,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她重新坐回龙椅,将书信摊开,仔仔细细的审阅过一遍后,这才命人立即出宫,请卫斯理和于老连夜进宫议事。

得到口谕的两人手忙脚乱的换好朝服,来到御书房。

“我们或许可以展开行动了。”凌若夕双手背在身后,静静倚靠在窗户旁,沉声说道。

卫斯理心头咯噔一下,仔细打量了几眼她的神色,弄不清楚她是受了哪门子打击,忽然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“娘娘,你不是说时机还不成熟吗?”于老低声问道。

“再等下去,只怕他们就要把我这个监国给拖下马了。”她没好气的冷哼道,手臂一挥,那封信笺被挥落在于老的脚边。

他茫然的将书信捡了起来,匆匆翻看过一边后,气得双目喷火:“混账!他们这是……这是犯上作乱啊!”

闻言,卫斯理赶紧将信拽了过来,越看,他的脸色愈发难看,“这些人,不能留!绝不能留。”

什么同僚之情,在国家大事面前,都得靠边站,他没有想到,这些人居然在暗地里谋划着这么可怕的事,好在及时发现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所以,我准备动手,你们有不同的意见吗?”她挑眉问道,大有即使他们阻止,也要一意孤行的决然。

卫斯理和于老对视一眼,面色严肃的摇晃着脑袋,“一切请娘娘做主,臣等不敢有二话。”

“很好。”凌若夕满意的笑了,当天夜里,与他们在宫中商议了一整晚,这才敲定初步计划。

御书房内的烛光闪烁了整整一夜,没有人注意到,在京城最高的建筑顶端,有一个穿着墨色锦缎的男人,正凝视着皇宫的方向,一呆就是一宿。

三天后傍晚,南诏国近十位重臣的府宅被御林军围困,深渊地狱的男人化身为杀神,一路杀入府邸,府中所有反抗的力量,被他们通通抹杀,只留下老弱妇孺,刑具拷上了这些重臣的脖子,只一个夜晚,南诏国的天,彻底变了。

第二天,凌若夕贴出皇榜,将这些大臣在暗地里锁做的一切,公布于众,并且,拿出了他们私通北宁的书信,铁证如山,任凭这些官员巧言如簧,也无力回天,在下午,被刑车带着,赶赴菜市口,由卫斯理当众监斩,无数百姓将菜市口围满,他们不停的挥舞着鸡蛋、蔬菜,以这样的方式,发泄着心里的怨气。

手起刀落,以礼部尚书、刑部尚书为首的多名官员,化作孤魂,死后,尸体悬挂在城门口,以儆效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