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6章 南诏国变天

第466章 南诏国变天

凌若夕此时正在御花园中,聆听着宫廷乐师们,吹奏的靡靡之音,优雅的曲调,美轮美奂的景色,这里仿若是一幅人间仙境,让人流连忘返,凌小白鼓着腮帮,气呼呼的坐在凉亭的石凳上,不停的往嘴里塞着桂花糕,像是在发泄着什么。

黑狼跳上石桌,用尖利的爪子,拿着食物往嘴里送。

“娘亲,你就不能安慰安慰宝宝吗?宝宝现在真的很生气。”他等了半天,也没等到凌若夕的安抚,顿时忍不住了,擦擦嘴,率先出声。

凌若夕轻靠在太妃椅上,神色寡淡,气息柔和,与凌小白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,迥然不同。

“你需要我安慰吗?”她休闲的闭着眼睛,淡淡的问道。

为毛不需要?他就是现在最需要了有木有?

凌小白深深的觉得,自己在娘亲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低,以前在落日城的时候,就算他惹娘亲不高兴,娘亲也不会这么对他的。

可恶!娘亲不爱他了。

这么一想,他竟委屈得红了眼眶,若是凌若夕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一定会送他一句话——脑洞开太大是种病,得治。

“娘亲,你真的不理宝宝吗?宝宝生气了哟,真的生气了。”凌小白处心积虑的想要引起凌若夕的注意,奈何,任凭他说得天花乱坠,凌若夕是连一个正眼,也没有往他身上投来。

嘤嘤嘤,凌小白委屈的泪奔,他不就是想要去菜市口看看热闹吗?娘亲干嘛一直不理他。

被凌若夕安排全程监督执行的暗水,回到皇宫,身影轻如鹅毛,飘入凉亭内,随手抓起桌上的茶杯就往嘴里塞,凌若夕手指微动,凌厉的指刀啪地打在他的手指上,疼得暗水赶忙将茶盏放下。

“那杯才是你的。”她指了指桌上另一边的茶盏,提醒道,她没有和其他男人间接接吻的癖好。

暗水尴尬的摸了摸脑勺,“手误这绝对是手误。”

“暗水叔叔,外边热闹吗?好不好玩?”凌小白见他回来,忙不迭缠了上去,想要从他的嘴里听到有关行刑的事,这么热闹的大事,没能亲眼看看,实在是太可惜了,这么一想,他忍不住幽怨的瞪了凌若夕一眼,都是娘亲的错。

暗水笑笑,“小少爷你没去太遗憾了,你不知道,那些人完全疯了,都在朝那几名大臣砸东西呢。”

他有声有色的描述着菜市口的景象,随着他的描述,凌小白心头的惋惜更甚。

“说够了?你成天给我儿子灌输些什么东西?不知道孩子应该远离暴力,远离血腥吗?”凌若夕冷冷的睨了暗水一眼,暗藏压迫感的目光,让暗水有些压力山大,那啥,是谁得罪她了吗?怎么今儿火气这么大?

暗水很想提醒提醒凌若夕,平时给凌小白灌输这些暴力事情的人,就是她本人,和自己丝毫关系也没有,但琢磨了一下这话说出口后的惨痛代价,他悻悻的闭了嘴,一时顶嘴是挺爽的,但之后,会换来惨不忍道的惩罚,还是免了吧。

“姑娘,大臣们的尸体已经遵照你的吩咐,挂在了城墙上,我离开的时候,还有不少人在围观,大家都为姑娘你的决定拍手叫好呢。”暗水不着痕迹的恭维起凌若夕来。

“那娘亲,宝宝能不能去瞧瞧?”凌小白打起精神,显然忘记了自己还在和她斗气,小手轻轻拉拽了一下她的衣裳,眸光里满是期盼。

“有什么好看的?不怕做恶梦吗?”凌若夕白了他一眼,“小孩子就得有孩子样,滚一边玩泥巴去。”

凌小白委屈得跺跺脚,一溜烟跑出了凉亭,随后传来了他任性的话语:“小爷再也不要理娘亲了。”

“哈哈,凌姑娘这下你可把小少爷给惹毛了。”暗水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,但紧接着,就在凌若夕冰凉的目光下,忍住心头的欢快。

“你很闲?交给你一件事,去天牢,偷偷把这些官员的家眷处理干净。”凌若夕冷声吩咐道,并不认为这道命令有多无情,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谁也不能保证,这些惨死官员的家眷,会不会在将来得势,她做事向来不喜欢给自己留下隐患。

“偷偷?姑娘,我又不是去做贼,要杀,那也得光明正大的杀啊。”暗水碰了碰自己的鼻尖,嘀咕道。

“你是白痴吗?智硬!光明正大的处决了他们,之后,落一身骂名,值得吗?”再说,她现在需要完美的名誉,掌管朝政,虽然现在处决了这帮人后,百姓会拍手称快,但难保他日,他们不会因为她的残酷行为,心生恐惧。

她不怕自己的名誉受损,但她不希望,因为自己,而给小白带去任何的麻烦,哪怕是半分的可能,她也不愿意。

暗水顿时了然,“行,我晚上就去。”

“记得动作爽快点,别被人发现,不然,你就滚回山寨,自己吃自己。”她严厉的警告道。

暗水无奈的瘪瘪嘴,总觉得最近的凌姑娘,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,难道是更年期到了吗?

在花园中欣赏完乐曲,凌若夕刚起身,就看见凤奕郯从远处走来的身影,眉梢微微一挑。

“这男人最近怎么阴魂不散的?”暗水不满的嘟嚷了一句,对凤奕郯他可没什么好印象,自然也别奢望他能摆出什么好脸色来。

“所有人全部退下。”凌若夕朗声命令道,乐声戛然而止,乐师们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乐器,毕恭毕敬的撤离了御花园,美丽的花园中,只留下他们三人,气氛静悄悄的,不复方才的喜庆、热闹。

凤奕郯抬脚走入凉亭,深紫色的衣诀轻轻飞舞,“若夕。”

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有合作的关系,连带着,他对她的称呼也亲近了不少。

暗水偷偷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,这男人,能要点脸吗?叫得这么亲切做什么?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和凌姑娘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呢。

凌若夕不悦的沉了脸色:“三王爷,注意你的用词,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种太过亲密的称呼。”

平淡的话语里,暗藏着危险的警告,她这是在提醒他,即便他们达成了合作的关系,但她对他的印象,并没有因此好转多少。

凤奕郯略显柔和的脸庞,顿时僵了,“好吧,凌姑娘。”

比起这一声姑娘,他更讨厌唤她皇后,那样的称呼,只会让他觉得,他和她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,遥远到,用尽全力,也难赶上。

“来做什么?”凌若夕淡漠的问道。

“本王答应你的事,已经做到,这和谈,不知什么时候敲定?”这次他来,只是为了和谈的事,并非什么儿女私情,“皇兄昨夜已飞鸽传书给本王,让本王尽快处理好和谈一事,启程回国。”

虽然他很想继续留下来,待在她的身边,但显然,现实并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
“跟我来。”凌若夕挥动衣袖,纵身一跃,朝御书房的方向而去,凤奕郯立即追上,使出了十成的力量,仍旧无法与她比肩,只能在远远的地方,看着她凛然的背影,心头泛起了一种极强的失落感。

但他却很快就打起了精神,没有将心头的情绪表露出来。

回到御书房,凌若夕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和谈书,上面白纸黑字写明了两国和谈的具体事宜,那些条条款款的赔偿,已然消失不见。

凤奕郯在仔细的检查以后,提笔在下方签署下自己的名字,拿出随身携带代表一国王爷的印泥,盖上,一式两份,各自收好。

“希望你能信守承诺,不会如当初那样,违背誓言。”将和谈书收好后,凤奕郯不放心的提醒了一句。

当初,他被俘虏时,凌若夕以他作为要挟,逼迫北宁帝赔偿上万黄金的事,他至今也还记得一清二楚。

凌若夕微微颔首:“放心,只要你们没有无故滋事,我还没闲到主动挑衅。”

打仗这种事,她没什么兴趣,北宁和南诏和她的关系都不太大,她之所以帮助南诏平息战火,也不过是为了寻人,否则,这滩浑水,以她的个性怎会主动踏入?

凤奕郯抿唇轻笑,“本王信你。”

他相信她此时的承诺,以她的个性,没有理由会故意欺骗自己。

“如果有时间,你随时可以回北宁,凌相他虽然嘴上没说,但到底是思念着你的。”凤奕郯游说道,这话假到不行,但他只希望用这样的方式,让凌若夕在心里亲近北宁,就算将来发生什么事,也能够让她看在这些情分上,站在北宁这方。

凌若夕凉薄的笑了:“思念?这种话,你说出来心里不觉得膈应吗?只怕他巴不得我早死早超生吧。”

她和凌克清之间的恩怨太深,他们不是父女,更像是仇人,没有宰了他,已经是看在他给予了这具身体一半血脉的份儿上,至于父慈子孝,抱歉,她做不到。

凤奕郯耸耸肩,也没有勉强她,“本王即日便会回国,到时候,你能来送送本王吗?”

他的姿态放得极低,丝毫没有了平日的清高,像是在请求她。

凌若夕微微拧起了眉头,这男人在搞什么鬼?

“本王深知,有些事一旦错过,永生无法挽回,这只是本王的小小心愿,你能够满足本王吗?”抛开身份,抛开过去,他仅仅是以一个爱慕着她的男人的立场,说出这番话的。

对上他真挚的目光,凌若夕仍是冷漠的拒绝了: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送你一程的理由。”

她做事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,他们之间别说是朋友,便是陌生人,也抵不上,以她的身份,以她的立场,根本没有理由亲自送他离开。

“你还是这么残忍啊。”凤奕郯难掩心头的失落,苦笑一声后,落寞的离开了御书房。

他想,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,便是当初放开了她的手,以至于现在,才会得到这痛苦的报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