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7章 病情恶化

第467章 病情恶化

凤奕郯本是想尽快启程,但凌雨涵的病情却不见好转,凌若夕早就下了命令,给她用最好的药,但即使是这样,她仍旧流连床榻,身体虚弱。

“谁能告诉我,她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妈蛋,宫里每天住着一个病人,而且还是个不受她待见的病人,凌若夕的心情很难保持愉快,她恨不得立即欢送北宁国这帮人离开,可偏偏,凌雨涵的身体却久不见好。

坐在寝宫主殿的软塌上,她目光森冷的注视着跪了一地的太医,沉声质问道,“究竟是你们的医术太拙劣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恩?”

尾音危险的上扬,太医们的心也跟着颤了颤,惊慌失措的磕头求饶。

暗水站在殿外,听着里面传出的声响,不住的摇晃着脑袋,“啧啧啧,这种时候求饶有个屁用!还不如好好的汇报呢。”

“小爷也这么觉得,这些人真傻,娘亲又不可怕,干嘛吓成这样。”凌小白也在一旁认同的点头,显然忘记了,貌似他在犯错后的言行举止,与这些太医没什么太大的分别。

小豆子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他身旁,只当没有听见,这些日子足够他了解凌小白的本性。

“想要磕头,本宫成全你们,现在滚出去,一直磕到本宫满意为止。”凌若夕气得一掌拍在肘边的案几上,茶盏摇晃着滚落在地上,她突然间的盛怒,让太医们害怕得浑身发抖,礼部尚书等人的前车之鉴还在眼前,天牢里,家眷们的遗体还未冰冷,谁也不敢得罪他。

他们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站起身来,就想往殿外走。

“站住!”凌若夕厉声呵斥道,“本宫再给你们两天的时间,不论你们用任何的办法,也要让三王妃的身体好转,至少要能上路!”

至于上路以后的事,那可就和她没有丝毫关系了。

“是是是。”太医们忙不迭的点头,在凌若夕的赦免下,连滚带爬逃出大殿,那模样,活像是背后有猛鬼在追赶似的,看得凌若夕满脑子黑线,她有这么可怕吗?

“师姐,”小一提着刚从太医院找到的药草,回到大殿,就看见凌若夕这副余怒难平的样子,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。

“恩。”凌若夕微微颔首,眉头却始终紧皱着,Shit!她最近是不是流年不利?先是找人找到现在,依旧音讯全无,如今,北宁国的人还滞留在宫中,没有离开,真够让人烦心的。

小一偷偷看了看她的脸色,想了想,猜到了她这副烦躁样子的原因,急忙说道:“师姐,不如我去给她看看吧,虽然我的医术比不上师傅,但也许会有用呢?”

“也好。”经过他的提醒,凌若夕这才想起,小一是老头嫡亲的传人,医术必定比宫里的太医高出不少。

得到她的同意后,小一赶紧将手里的药草放下,打算出门,刚刚下了殿外的台阶,就被暗水提着衣领,腾空飞起,在花园旁的大树后停下。

“呼。”小一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刚才真的好吓人。

“别瞪我,我也是听命令办事。”暗水趁着他刚要动怒,赶紧供出了罪魁祸首。

小一眼眸一转,就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小少爷,脸上的薄怒刹那间消失得一干二净,变脸之快,看得暗水心头各种不平衡,丫的,面对自己就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,面对小少爷,就这么殷勤,切!以为他好欺负吗?

“小少爷,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啊?我还有急事,等我忙完再来找你好不好?”小一耐心的解释道。

“小爷知道你要去干嘛,去给坏女人治病嘛,刚才小爷都听见了。”凌小白哼哼两声,“小爷没说不让你去,不过,你得记得,咱们不能做没有酬劳的事。”

“啊?”小一茫然的眨眨眼睛,没听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“你是笨蛋吗?咱们出人又出力去救一个坏蛋,不值得!娘亲以前说过的,以德报怨,那是傻瓜才会干的事,小爷不想当傻瓜,你想吗?”凌小白又搬出了凌若夕那套歪理邪说,试图给小一洗脑,以他对凌若夕盲目的崇拜,听到这话,除了认同,不做他想。

“那小少爷的意思是?”小一轻声问道。

“哼,救人咱们得救,但该拿的酬劳,咱们也得拿,不过看在他们很可怜的份儿上,诊金就收个五百两好了,至于药材的钱,慢慢算。”凌小白觉得自己特善良,没有漫天要价。

暗水在一旁听得额角直跳,五百两?这可是官宦人家每年的日常开销啊,小少爷还真敢说。

小一多年生活在深渊地狱里,与世隔绝,虽然跟着凌若夕出世,但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山寨里生活,对于龙华大陆上货币的价值,还有物价是真的不清楚,看凌小白说得云淡风轻,也就真的以为,他好心的只要了应得的那一份,“我知道了,小少爷你真善良。”

暗水诧异的瞥了他一眼,这小子,是跟着老头跟傻了吗?

凌小白得了便宜还卖乖,特骄傲的挺了挺胸口:“那当然,娘亲说过,不义之财不能要,咱们只要自己该得的那份就够了。”

答应了这件事后,小一才带着凌小白和暗水赶赴行宫,在上阁楼前,北宁国的侍卫又一次将他们给拦了下来,没有见到凌若夕的身影,这帮侍卫的底气也不自觉多了不少。

“站住!”健硕的身体往前一挡,犹如一度坚硬的肉墙,横在了凌小白和小一的面前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小一微微拧起眉头,以他与世无争的个性,实在不太擅长与这么强势的人争论。

倒是凌小白摩拳擦掌的卷起袖口,战意蹭蹭上涨:“丫的,你是谁?居然敢拦小爷的路?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让开啦。”

侍卫没动,没有凌若夕在,他根本无需给这几人好脸色看,更何况,这些日子,他们在南诏国受尽了冷遇,隐忍的怒火早已暗藏在心窝里,现在通通发泄在了他们三人的身上。

“你让不让?在不让开,别怪小爷不客气了。”凌小白龇牙咧嘴的警告道,水汪汪的眼睛,努力瞪大,试图用气势逼迫他放行。

只可惜他这点道行,对付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侍卫,根本不管用,“没有王爷的命令,即便是天王老子,我也不能让。”

“哼,和他说这么多做什么?”暗水话音刚落,身影立马从原地消失,下一秒,就诡异的出现在了侍卫的面前,拳头虎虎生风,挥打在了他的鼻梁骨上,将人撩翻,血如泉涌,从侍卫的鼻腔里喷了出来。

凌小白看得目瞪口呆,“好凶残。”

“这世上,多的是人给脸不要脸,对付这种人就得采取这种方式。”暗水说得理直气壮,特**的抚了抚袖口,“走吧。”

三人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阁楼,根据上次的记忆,凌小白很快就找到了凌雨涵居住的房间,刚想推门进去,谁料,另一间房间里,凤奕郯峻拔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。

他瘪瘪嘴,毫无掩饰对这人的敌意。

“恩?是你?”凤奕郯认出了凌小白,冷峻的五官略显柔和,“就你一个人吗?”

“喂喂喂,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这儿,你当我是空气啊?”暗水叫嚣道,极力宣告着自己的存在感。

小一总觉得他这话其实是在问师姐为什么没来。

凌小白敏捷的避开凤奕郯想要触碰他的手掌,嘴唇朝上撅起:“别随便动手动脚,小爷对你没有兴趣。”

他才不要给这个坏人碰呢。

不管是她,还是她的儿子,都对自己十分戒备啊,凤奕郯自嘲的笑笑,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臂,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哼,小爷是奉娘亲的命令,给坏女人看病的。”凌小白搬出了凌若夕的名头。

“治病?”凤奕郯狐疑的打量了他几眼,怎么看,这小孩也不像是身怀顶尖医术的能人,那么,就是这两人咯?

“你那是什么眼光?小爷虽然不能治病,但小爷认识能治病的人,诺,就是他。”凌小白扯住小一的衣袖,将他拽到了凤奕郯的面前,得意洋洋的宣布道。

暗水总觉得他这样子格外的孩子气,捂着嘴,噗哧一声笑开了。

“劳烦了。”凤奕郯给足了他们面子,不是因为他们的本事有多高,仅仅是因为,他们代表着凌若夕。

所谓的爱屋及乌,他以前不知道,但现在却在不知不觉间懂了,明白了。

凌小白古怪的审视着他,为嘛他感觉这个坏蛋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呢?好像和善了许多,想不通的问题,他向来不会去细想,甩甩头,将这奇怪的念头抛开,拽着小一进了屋子,凤奕郯紧随其后,一行人刚进门,就闻到了那股刺鼻的味道。

小一脸色微沉,似在瞬间变得严肃起来,再难看出平日里的懵懂与单纯,他脚步极快的走到床沿,挑开帐幔,当他看清床榻上躺着的女人时,口中不自觉轻轻冷嘶一声。

比起上次凌若夕前来探望的场景,凌雨涵的病情加重了不少,脸上几乎毫无一丝血色,而且整个人迅速老化,水嫩的肌肤,不满了褶皱的纹路,看上去不像妙龄的少女,更像是迟迟垂目的老人,一头青丝,失去了光泽,恹恹的朴散在她的身后,小一执起她的手腕,想要替她把脉,却在看见她几乎龟裂的手臂时,眉头猛地皱紧。

他面色难看的坐在床沿,郑重的替她诊脉,房间里的气氛,变得凝重起来,就连凌小白,这时候也没敢大呼小叫,而是乖乖的站在一边,看着小一替凌雨涵看病。

松开手后,小一趁着一张脸站起身来。

“怎么样怎么样?她的病还有得治吗?”凌小白率先问了出来,明明是极其严肃的话,可偏偏他却笑得满脸春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