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8章 不是生病,而是被人下毒

第468章 不是生病,而是被人下毒

小一正色道:“她没有生病,脉象很正常。

凤奕郯不悦的蹙起眉头,“这位少侠,你是在糊弄本王吗?宫里的太医替本王的王妃诊治过,都说她是积郁在心,受了风寒,所以才……”

“不是那样的,”小一用力摇晃着脑袋,“如果只是风寒,根本不可能会出现五脏六腑迅速老化的情况,她的脉象虽然正常,但内脏却早就破败了,再这样下去,过不了多久,她就会没命的。”

小一的医术是诡异一手教导出来的,虽然还达不到他的水平,但比起普通的大夫,明显高出不少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凤奕郯挑眉问道,没有再进行反驳,凌雨涵的病情,他也认为不太像是普通的风寒,但所有的太医口风一致,即便他不愿承认,也没有办法。

凌小白看看他,再看看小一,心里泛起了嘀咕,既然不是生病,她干嘛还赖在这里不肯走?难道是想骗吃骗喝吗?

暗水用脚丫子想也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“我怀疑,她是被人下毒了。”这个猜想刚说出口,凤奕郯的脸色顿时大变,他惊疑不定的凝视了小一许久后,才勾唇轻笑:“你的意思是,本王的王妃在南诏国的皇宫里,中了毒?”

小一刚想点头,却被暗水在暗地里踩住了脚掌,细碎的疼痛,让他立马住嘴,奇怪的看着他,不明白他干嘛要阻止自己。

暗水懒得同他解释,他这一点头,会给凌若夕带去多大的麻烦,扯着脑勺后的小辫子,笑道:“王爷,这王妃究竟是在哪儿中毒的,谁也说不清楚,保不定是在出发前,就中了什么慢性毒药,到现在才发作呢?有些话,你最好想明白了再说,毕竟,祸从口出啊。”

“吱吱。”没错,就是这样子滴,黑狼趴在凌小白的肩头,认同的点点脑袋,想要栽赃陷害女魔头,哼哼哼,也不问问它是否同意。

凌小白这下听明白了,“哦,你是想陷害娘亲!”

凤奕郯嘴角一抖,他能说刚才自己并没有这种想法吗?能吗?

“说她中毒的人是你们,现在你们又想撇清关系,可能吗?”他轻轻整理了一下衣袍,目光森冷,扫过眼前的三人,“若是中毒,这件事本王定不会罢休,王妃出发前的身体向来很好,一路上也未曾有任何的不适,除了在宫里被人投毒,不做他想,本王这就去见你们的皇后娘娘,势必要她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答案。”

说罢,他利落的转身,离开了阁楼,暗水想要阻止,但这纸包不住火,就算现在把他给拦了下来,这件事凌姑娘早晚会知道。

想了想,他也就作罢了,任由凤奕郯自顾自的离去,随后,他才问道:“小一,你确定她是中毒?不是生病?”

“恩,我记得师傅的手札里似乎有记载过,让人迅速老化的毒药,但我忘记了叫什么,得等我回去查查才能弄明白。”小一重重点头,他从不会拿这样的事情来说着玩。

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凌姑娘又该有麻烦了。”暗水觉得,他应该劝凌姑娘去拜拜佛,去去霉运,不然的话,怎么啥倒霉的事,都能被她给撞上呢?如果真的是中毒,她怎么样也摆脱不了嫌疑,好不容易两国的关系才缓和,要是这件事曝光,别人绝对会说是她干的。

“哎,麻烦啊。”暗水拍了拍脸蛋,唏嘘长叹道。

凌小白被他的话给吓得不轻,“暗水叔叔,娘亲会有麻烦吗?”

脆脆的童音里带着丝丝不安,丝丝忐忑,他仰着头,灵动的大眼睛,布满了忧虑。

暗水没说实话,只是耐心的安慰了他几句后,又看了看床榻上的女人,眉头顿时皱紧,他要不要先下手为强,替凌姑娘把这麻烦的人物给解决掉呢?

这个念头刚刚升起,就在他的脑海中扎了根,挥之不去了。

凌雨涵中毒昏迷的消息,不知道被谁传扬出去,如同一阵风,迅速刮遍整个皇宫,宫外的文武百官得到消息,心里既担心,又愤怒,他们猜测着,究竟是谁干出的这种事,没有人怀疑是凌若夕干的,她若是想要一个人的命,绝不会采取这么麻烦的方法,只会干净利落的一刀宰了对方。

这一点众人心知肚明。

卫斯理急忙进宫,在宫门口,与镇南将军还有于老撞了个正着,三人的脸上写满了担忧。

“你们说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好端端的,这北宁国的三王妃咋就中毒了呢?”于老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明白,凌雨涵是怎么中的毒,这下毒的人,又是谁。

“我也没想明白这件事,按理说,宫里没有人会和她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啊。”卫斯理摇摇头,“不管怎么样,先去见娘娘再说。”

如今他们只能寄望于凌若夕,希望她能够尽快将这次的风波平息,不然,南诏和北宁之间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,又该岌岌可危了。

凌若夕此刻正在寝宫里,面对着凤奕郯的质问,听闻凌雨涵中毒的消息,她也很是意外。

“你这是在怀疑是我干的?”她冷冷的盯着眼前一身杀气的男人,眸光讥诮,“有证据吗?”

“本王没这么说,”虽然凤奕郯很气愤竟有人胆敢对自己的王妃出手,但他的脑子里还残留着几分理智,不错,凌若夕的确和凌雨涵有深仇,但以她的个性,要想让一个人死,绝不会采取下毒这么肮脏的手段。

即便是杀人,她也会杀得光明正大,如当初杀害二夫人一样。

“雨涵她是在皇宫里出的事,这里是你的地盘,于情于理,你都有义务,将罪魁祸首揪出来,交给本王处置。”凤奕郯沉声说道,“本王原本打算近日回国,但现在出了这种事,本王会传信皇兄,延后启程的时间,希望你能够尽快给本王一个交代。”

他还算友善的态度,让凌若夕脸上的冷色减淡了不少,微微颔首:“你放心,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胆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玩小手段的人。”

即使他不说,这件事她也会彻查到底。

“好,本王就等你的答复。”说罢,凤奕郯抬脚就走。

目送他的身影离开后,凌若夕头疼的揉了揉眉心,靠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刚刚解决了朝廷的毒瘤,现在又闹出凌雨涵中毒的事,这是不让自己安生了是吧?

她深深吸了口气,才把心里的怒火压下,立即动身,赶往阁楼,打算亲自调查这件事。

在半路上,与正赶回来的暗水三人撞上。

“娘亲,你要去干嘛啊?”凌小白跑到她身旁,好奇的问道。

“小一,是你查出凌雨涵的病情不是因为抱恙,而是因为中毒的?具体中的是什么毒,你知道吗?”凌若夕没搭理凌小白,向小一询问道。

“我不太清楚,但这种毒我曾经有在师傅的手札里看到过,现在正打算回屋查查。”小一有些抱歉的说道,如果他能够熟记手札上的内容,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回答师姐的问题了?

凌若夕点点头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这件事交给你了,务必要尽快。”

“恩。”他不会让师姐失望的。

与小一挥别后,凌若夕继续朝阁楼赶去,但这次,阁楼下方,却围满了数十名侍卫,他们将前后的门团团包围起来,严加戒备,不许任何人随意出入。

“请娘娘止步,这里不会允许南诏国的人进出。”见凌若夕赶来,侍卫硬气的说道,毫不掩饰对她的不满与敌意。

如果说先前,他们仅仅是惧怕她,那么现在,出了凌雨涵这档子事,他们对她的印象,就成直线降低,几乎是把她当作了最大的嫌疑人。

谁不知道,她和凌雨涵的仇恨有多深?说不定就是她想要趁着他们离开前,对王妃下了毒。

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凌若夕眸光骤然一冷,一把拦住了打算强行突围的暗水,质问道。

“哼,什么意思?娘娘明人不说暗话,我们的王妃在你的地盘上出了事,你以为,我们还会傻到放你进去吗?谁知道你是不是来加害王妃的?”一名侍卫扯着嗓子,怒声吼叫道。

“就是说啊,就算不是你做的,但也绝对和你脱不了干系,反正,我们不会放你进去的。”一大帮男人不停的冲她叫嚣,声音震耳欲聋。

凌若夕神色不变,别说是害怕,就连半点退缩的意思也没有,依旧挺直了腰杆,站在原地,等到他们说够了,停下了,她才凉凉的问道:“这是你们王爷的意思?”

侍卫们面面相觑,没有吭声,这副沉默的姿态,让凌若夕瞬间明了,看来这主意,是他们私自决定的。

“你们这么做,没有经过他的同意,本宫可以理解为,你们是在向本宫宣战吗?”一团骇然的气浪从她的脚下腾升起来,气势磅礴,马尾在她的身后左右摇摆,她站在风眼中,凌厉的目光挨个扫过这帮虎视眈眈的侍卫,所到之处,众人只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压力迎面扑来,胸口有些生闷。

这还是她特意收敛了四成的威压造成的效果,若是火力全开,这些人立即就会吐血生亡。

“本宫不想和你们理论,让路!”她提高了声音,凌厉的话语犹如惊雷,炸响在众人的耳畔。

在她那强大的气场下,侍卫们下意识后退,为她让出一条道路来。

凌小白捂着嘴,笑得很是得意,什么嘛,刚才叫嚣得这么大声,原来是纸老虎啊。

三人极快的进入阁楼,凌若夕先去房间看望了凌雨涵的情况,此时的她,已经在病痛中陷入了昏睡,如果不是那若有似无的呼吸,就和死人没什么分别。

“她身边伺候的下人呢?”凌若夕随手放下蚊帐,哑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