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69章 盘问,来龙去脉

第469章 盘问,来龙去脉,腹黑娘亲带球跑,五度言情

暗水一脸的茫然,“我不知道。

“去找人问。”凌若夕挥挥手,走出房间后,在隔壁屋落座,凌小白特殷勤的蹭到了她的身边,提壶给她倒了一杯茶水,“娘亲,来喝茶,消消气。”

“有什么事值得你这么开心的?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。”凌若夕不悦的扫了眼他满脸的喜色,沉声说道。

虽然凌小白也觉得这种时候自己幸灾乐祸是不对的,可他实在是忍不住啊,他讨厌凌雨涵又不是一两天了,想到这坏女人现在的下场,他就高兴,“木有木有,宝宝才没有高兴呢。”

当着凌若夕的面,他哪儿敢承认?只能拼命的摇晃着脑袋。

“哼。”凌若夕心里烦躁得紧,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壶茶后,那团火才勉强按捺下去。

暗水很快就找人问到了凌雨涵的贴身宫女是谁,把人拎着扔进屋,然后就站在角落里,不停的用衣袖擦拭着手上的鲜血,想也知道,他询问的过程有多暴力。

凌若夕只当没瞧见,至于凌小白,则郁闷的瞪了他一眼,在心头腹诽道,自己将来绝对不要变得和他一样凶残。

宫女神色恐慌,整个人狼狈的趴在地上,不安的发抖。

“你是三王妃的贴身宫女?”凌若夕不紧不慢的问道,嗓音平淡,波澜不惊,可偏偏是这样的她,却无端的让人害怕。

“奴婢……奴婢是……”宫女战战兢兢的点头,根本没敢从地上起身,就怕一个不留神,被她虐待。

“她的病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一五一十的给本宫说清楚。”凌若夕并没有太过关注凌雨涵生病这件事,从头到尾,她仅仅只来探望过一次,那次她的情况还算将就,并没有现在这么虚弱。

宫女吓得脸色惨白,两行清泪刷地夺眶而出,“奴婢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,像是不知道吗?凌若夕挑起眉梢,意味深长的睨了她一眼,“暗水。”

“得勒。”暗水得令后,摩拳擦掌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,嘴角勾起一抹阴恻恻的笑,如同刚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,分外恐怖。

宫女害怕得不得了,整个人不停的往后缩着。

“姑娘,我劝你啊,最好是实话实说,毕竟,我通常不太喜欢对女人动手。”他弯下腰,特友善的冲宫女咧了咧嘴角,只是那笑容,落在她的严重,却和恶魔没什么两样,两眼一翻,居然硬生生给吓晕了过去。

凌小白抱着肚子,笑得满地打滚,天哪,有人竟会被他给吓晕,这事实在是太好笑了,就连一脸冷色的凌若夕,脸上也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,“暗水,你要不要回炉把自己重造一遍?瞧你这凶神恶煞的样子,把人都给吓傻了。”

暗水尴尬的站在原地,有些无措,妈蛋!这叫什么事?他难道长得很可怕吗?

“把人弄醒,我还有话要问她。”这宫女的模样,怎么看都像是做贼心虚,或许她真的知道凌雨涵中毒的事。

暗水无奈的叹了口气,手掌用力握住宫女的肩膀,一股强悍的玄力,从他的体内传入宫女的经脉,如针扎般的剧痛,让宫女的四肢开始不自觉抽搐,她抖了几下后,才幽幽睁开了眼睛。

“好了。”暗水松开手,站在一旁,脸上带着笑。

宫女疼得连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狼狈的趴在地上不停喘气,她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会遭受到这份罪。

“我这人的耐心不高,建议你最好别挑战我的底线。”凌若夕慢悠悠放下了手里的茶盏,清脆的碎响,惹得宫女又是一阵战栗。

“娘亲又不可怕,你抖什么啊。”凌小白在一旁吐槽道。

黑狼翻了个白眼,不可怕?这天底下就没有比她更可怕的女人了,大概也就只有少主,才能够接受得了这么重的口味。

“奴婢真的不知道,求求你,求求你放过奴婢吧。”宫女哭诉着不停求饶,即使浑身疼到不行,她仍旧强撑着,跪在地上,砰砰磕头。

凤奕郯回到阁楼,听到房间里传出的动静,急忙赶来,看见的就是这副吵闹的场景,眉头暗自一皱,刚要询问,这名宫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,连滚带爬蹭到了他的面前,手掌用力拽住他的衣摆:“王爷求求我啊,我不想死,我真的不想死。”

“滚开。”凤奕郯嫌恶的抬起脚,踹中宫女的肩膀,将人直挺挺踹到了地上。

“哎哟。”宫女疼得原地滚了一圈,身体痛苦的蜷缩着。

凌若夕意外的瞥了他一眼,这男人,还真没同情心,她显然忘记了,下令用刑的自己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比凤奕郯更冷血,更无情。

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他抬脚步入房中,走到凌若夕身旁,撩袍坐下。

“她似乎知道一点什么,只可惜不肯说。”凌若夕言简意赅的解释道,毕竟这人是凌雨涵的贴身丫鬟,是他的人,她再怎么也得给他通通气。

凤奕郯眸光微冷,看向宫女的视线冰凉入骨,“不肯说吗?那你只管用刑,本王倒要看看,这吃里爬外的宫女,究竟背后是奉了谁的意思。”

有他这句话,凌若夕自然没有了后顾之忧,冲暗水使了个眼色,后者抬脚走向宫女,笔挺的身躯带来一股强悍的压迫感,拉长的影子将宫女瘦小的身躯紧紧包围住,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仿佛看见了死神般,目光惊骇。

当暗水站定在她面前时,所有的心里设防全部崩溃,人在感觉到死亡时,会不自主的选择自保。

“奴婢说,奴婢什么都说。”她脸色惨白的说道,眼泪不停,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,瘫软在地上,面如死灰。

“早这样不就行了?天生五行缺贱,欠抽。”暗水鄙视道。

“你学娘亲说话!”凌小白愤慨的惊呼出声,这话明明是娘亲经常说的。

“我这叫学以致用,小少爷,你不懂。”暗水摇头晃脑的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。

“切,娘亲说过的,这些话是她的专用,你偷偷用了,得给银子,这叫什么费?”凌小白歪着脑袋,想了半天,也没想起来,只能求助似的看向凌若夕。

只可惜,她现在完全没精力和他斗嘴,更没心情参合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中,“说吧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宫女察觉到她语调中的冰凉,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,哭哭啼啼的说道:“是,是王妃自己服下的。”

“什么?”凤奕郯惊讶到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,王妃她为何要自己服毒?可笑!”

“别这么激动,等她慢慢说。”凌若夕意味深长的睨了凤奕郯一眼,对宫女的话信了三分,这个宫里,讨厌着凌雨涵的人不少,毕竟,她代表的是北宁的皇室,是攻打了南诏,险些害得所有人成为亡国奴的大将军的妻子,但若说因为这样,就下毒谋害她,理由站不住脚。

宫女一脸后怕的望着凤奕郯,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往下说。

凌若夕鼓励的看了她一眼:“你只管实话实说,有任何事,本宫替你扛着。”

“谢谢娘娘,谢谢娘娘。”宫女感激涕零,有了凌若夕的保证以后,她的心里也就踏实多了,至少不用担心在说出实话后,会被秘密处死,“王妃起初只是身体不适,略感风寒。”

“继续。”凤奕郯铁青着一张脸,冷声命令道,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,凌雨涵做出这种事的理由。

“那时,王妃每日都在房中等待王爷的到来,可是,王爷却过门不入,王妃日渐憔悴,也不知怎么想的,就喝了毒药,奴婢当时及早发现,但王妃却以奴婢的身家性命作为要挟,逼迫奴婢不准说出去,所以奴婢才会……”宫女说到这儿,又是一阵哽咽,作为奴才,她不敢违抗主子的命令,这些天过得是提心吊胆,现在把事实说了出来,她的心也放松了不少。

房间内的气氛凝重到让人窒息,暗水似笑非笑的侧过脑袋,看着凤奕郯:“没想到这是贼喊捉贼啊,哼,还想冤枉凌姑娘,到头来,是她自己喝下的毒药,和我们半毛钱关系也没有。”

凤奕郯紧握住拳头,脸部紧绷,什么话也没说,但那副危险的样子,却让人毛骨悚然,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。

真相大白后,凌若夕冷笑道:“现在,王爷还想让本宫给出什么交代吗?”

“这些话,本王一个字也不信!”凤奕郯咬着牙,一字一字沉声说道,“你是不是再替什么人隐瞒?故意污蔑王妃?”

正常人怎么会想到自己服毒?除非她疯了!

宫女慌乱的摇晃着脑袋,“不不不,奴婢说的都是真的,请王爷明鉴。”

“是真是假,等到凌雨涵醒来,不就一清二楚了吗?”现在争论,根本没有意义,凌若夕拂袖起身,“三王爷,劳烦你近日好好的在这行宫里待着,等到三王妃苏醒后,此事在做定断。”

说罢,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,来时心里憋着的那团火,此刻消散了许多。

暗水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,刺激着凤奕郯敏感的神经,还没等到他发怒,就**的转过身,追着凌若夕的身影离开了。

房间里只留下他一人,与地上那名吓到双腿抽搐的宫女。

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凤奕郯绕过木桌,居高临下的望着这名宫女,话仿佛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,格外生硬。

宫女忙不迭点头:“是,到了现在,奴婢不敢用假话来糊弄王爷。”

“最好是这样,若让本王知道你刚才所言有一个字是假的,本王定要将你五马分尸。”带着浓郁煞气的一句话,让宫女眼前一黑,但她却鼓足勇气,回视着凤奕郯,用这样的方式来宣告自己的坦白。

小一很快就在老头遗留下的手札中,找到了这种毒药的相关记载,他兴冲冲的抱着手札,递到了凌若夕的面前:“师姐,你看,这就是三王妃中的毒,从病情来看,是它没错。”

这种毒叫红颜易老,名字十分苍凉,一旦服下,将会使得年纪轻轻的姑娘,在短短一个月内,变作老妇人,并且毒素会腐蚀内脏,到最后,撒手人寰。

凌若夕迅速翻看着这种毒的解药,好在配置的药草宫里都有现成的,她立即吩咐小一,着手配置解药,并且,勒令卫斯理,将宫里传播的流言压下,公布消息,是凌雨涵自己不满夫君的漠视,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自尽。

真相曝光后,无数人跌破了眼镜,没人相信,传闻中恩爱的三王爷和三王妃,竟是面和心不合,更没人愿意相信,为了得到丈夫的宠爱,凌雨涵会选择用这样激进、剧烈的手段来实施报复。

“啧啧啧,这女人脑子有问题。”暗水摇头晃脑的感慨道,无法理解凌雨涵的所作所为,以为用这种方法,就能够换回男人的心吗?痴人说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