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0章 苏醒,什么才是真相?

第470章 苏醒,什么才是真相?

“当一个人爱你时,你的一举一动,都会让他关注,当一个人不爱时,哪怕你为他丢掉生命,他也无动于衷。”凌若夕漠然启口,像是背书似的,说出了这番极有哲理的话,把暗水吓了一跳。

别说是他,就连凌小白也从没从她的嘴里,听到任何与爱情有关的话,这还是头一次。

两人见鬼似的看着她,很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。

“你们这是什么表情?”凌若夕不悦的拧起眉头,缓缓放下手里的茶杯。

“娘亲,你快醒醒啊,别被脏东西上身了。”凌小白手脚并用,爬到她的膝盖上,手指不停拉拽着她的衣襟。

凌若夕嘴角一抖,反手就是一巴掌,将他整个人给挥落下去,“别在我面前抽风,皮痒了是吧?”

凌小白连滚带爬的站好,用力摇晃着头,“不是不是。”

他只是觉得这样的娘亲好奇怪,和平时完全不一样。

“咳,”目睹了凌小白可怜的下场,暗水立马收敛了外露的情绪,他可不想变成第二个凌小白,“凌姑娘,你说这三王妃在想什么?”

“我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,我怎么会知道?”凌若夕白了他一眼,“总归是心有不甘之类的。”

爱情能使人成魔,使人成佛,在嫉妒和不甘的驱使下,人做出任何激进的行为,也都是可以理解的,明面上,她可以理解凌雨涵,但私心来说,她却是真的看不清她的行为。

这世上,没有谁是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的,人生在世,有太多的东西,远比爱情更重要,例如责任,例如身边的朋友、亲人。

凌若夕冰凉的眸子在看向凌小白时,多了几分暖意。

“不懂。”暗水还是无法理解,觉得这凌雨涵大概是疯了,正常人可做不出这种事来。

就在他们谈话间,寝宫外,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小一一头热汗的跑入殿中,脸上难掩狂喜:“师姐,她醒啦。”

眉心猛地一跳,她立即起身,带着人就往阁楼的方向走去,阁楼下方,仍旧有侍卫严加把守,但这次,他们却没有阻止她的到访,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注视着她。

凌若夕目不斜视,与她毫不相干的人,根本得不到她的注意,衣诀翻飞,她迅速踏上木梯,抵达二楼后,迅速推开了房间的木门。

房内,有女人凄凉的啜泣声响起,在床沿一旁的木椅上,凤奕郯神色漠然的坐着,浑身萦绕着一股沉重的气息。

“你来了。”听到脚步声,他轻轻抬起眼皮,哑声开口。

俊朗的面容,此刻多了几分疲惫,少了几分锐利。

“恩。”凌若夕轻轻颔首,便在一旁落座,犀利的目光透过纱帐,定格在里面已经恢复神志的女人身上。

“她刚刚醒来没多久。”凤奕郯解释道,话里话外,都透着一股子淡漠,似乎里面正在哭泣的,并不是他处心积虑想要迎娶的妻子,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。

凌若夕没心思理会他们之间的纠缠,出声问道:“三王妃,是你自己服毒的吗?”

直白的话语,让哭声顿了顿,随后便是难堪的沉默。

凤奕郯狠狠皱起了眉头,“在问你话,为何不说?”

他厌烦的态度,让凌若夕有些意外,错愕的看向他,如果她没有记错,貌似他们俩以前的关系很和谐,很圆满吧,怎么现在却变得这么充满敌意了?

“王爷,你想让我说什么?”凌雨涵哑声问道,语调带着浓浓的鼻音,枯瘦如柴的手臂,颤抖的挑开帐幔,她挣扎着从床榻上坐直起来,苍老的面容,已看不出以往的姿色,神情凄凉。

凌若夕没觉得动容,路是自己选的,就该有勇气承担一切的后果,毕竟,没人拿着刀子逼她这么做。

不仅是她,在场除了凤奕郯心情复杂外,都没什么别的反应。

“啧,真丑。”暗水实话实说,但在这安静的氛围下,他这一声嘟嚷,却显得格外刺耳。

凌雨涵身体一僵,眼眶里包裹着的眼泪刷地一声落了下来,美人垂泪,如果换做是以前那副柔弱的姿态,或许还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,但现在,除了滑稽与可笑,在没有别的。

凌若夕低垂下眼睑,没再看她。

“为何要服毒?究竟是你自己服下的,还是有人逼你?”凤奕郯沉声问道,他到现在,仍旧不太相信,毒药是凌雨涵自己喝下的。

“王爷,我自幼爱慕着您,打从第一眼见到您,我就知道,这辈子,我算是完了。”凌雨涵断断续续的说道,眸光略显恍惚,她仿佛透过眼前这冷酷无情的男人,回想到了初次见到他时的那一幕。

她至今还记得,那一刻,她突然加快的心跳,记得自己含情脉脉的心情。

“姐姐是你的未婚妻,因为这件事,我不甘,我嫉妒,我想方设法的利用一切,破坏你们的婚约,最后,我终于成功了。”她痴痴的笑了,笑得有些得意,有些满足。

从小的心愿总算是达成,没人知道,在她披上嫁衣,嫁给他时,那一刻,她的生命有多圆满。

凌若夕如同看客,坐在一旁,暗水想要替她打抱不平,却被她一个冷眼,给震慑住了,只能悻悻的闭上嘴,继续听凌雨涵讲述下去。

反倒是凤奕郯,有些尴尬,甚至不敢去看身边坐着的女人。

“什么嘛,又不是娘亲非得嫁给他,你干嘛针对娘亲,讨厌死了!”凌小白撅着嘴,愤愤的嘟嚷道。

“闭嘴。”凌若夕狠狠瞪了他一眼,充满压迫感的目光让凌小白立即闭上了嘴巴,只是神色依旧有些不甘不愿。

凌雨涵苦笑一声:“是啊,婚约不是姐姐你求来的,是你自从出生,就被灌上的,因为你是相府嫡出的大小姐,所以你可以什么都不用做,便能够成为他的妻子,只等你成年,你就会是三王妃。”

正是因为这样,她才会那么嫉妒,嫉妒到整颗心都痛了,所以她抛弃了善良,抛弃了良知,故意破坏凌若夕的名声,在暗地里设计让爹爹厌恶她,让她沦为全京城的笑柄,她以为这样,就能够让这段婚约解除。

“我付出了所有,到最后连娘亲也没了,娘家也完蛋了,可到头来,我却连你一个正眼也没有得到,”凌雨涵眸光一狠,两道利刃划破了她眼眸中的浓情,似毒蛇般怨毒、可怕。

“我只是想让你爱我,你说过的,我是你见到过的最心仪的女子,明明这些话是你亲口说的,可你却忘了!”

凌若夕微微闭上眼,她无法理解凌雨涵的心情,既然被夫君冷落,既然日子过得不快乐,她又为何还要勉强自己?只要和离,不就可以解脱了吗?

“你为何要服毒?”事到如今,一切的真相早已大白,的确是她自己喝下了毒药,这一点毋庸置疑,凤奕郯长长叹息一声,“本王对你不够好吗?你竟要用这样的方式,来让本王丢脸,你可知道,你所做的一切,给本王,给凌姑娘,带来了多大的麻烦?”

“哈?”凌雨涵不怒反笑,那笑容如同刀刃般锋利,“到了现在,你心里想的,念的,仍旧是她对不对?哪怕我命悬一线,哪怕我变成了这个鬼样子,可你却连半分的心思,也不肯用在我的身上,是吗?”

她嫉妒得快要疯了,为什么一个被他抛弃的女人,到最后,却成为了他心尖上的人?为什么一路陪伴他走来的自己,却被他抛在脑后?

“这些事,与我无关。”凌若夕撇清关系,“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,不要把我牵连在内。”

“看,就是这样,你永远是这样,什么也不在乎,什么也没放在心上,正是这样,才会让王爷对你一步步泥足深陷!甚至为了寻找你的代替品,接连抬了无数的女人进门,只为了从她们的身上,寻找到你的影子。”凌雨涵彻底疯狂了,她已经顾不得什么顾虑,顾不得什么未来,她只知道,没有了容貌,没有了夫君疼爱的自己,已经一无所有,她不在乎任何事!在临死前,她必须要把心里憋了很久的话,通通说出来。

凌若夕微微一愣,神情有些古怪,这事她还是头一回听说。

“这和凌姑娘有什么关系?可笑!你自己管不住丈夫,却还要把过错推到凌姑娘的头上,害臊吗你?”暗水再也忍不住,替凌若夕打抱不平,他就没见到过如此不要脸的女人。

凌小白在一旁满脸认同的点头,“对,才不是娘亲的错。”

“凌雨涵,本王对你真的很失望。”凤奕郯没有料到,她会把这些事都给抖搂出来,一时间,脸上竟有些发烫,“此番回国后,本王会亲自登门,送上休书,从今往后,本王与你,再无夫妻情分,你要死,也别死在本王的面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