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1章 他们的爱情故事,与她无关

第471章 他们的爱情故事,与她无关

说罢,凤奕郯拂袖起身,竟连多看凌雨涵的心思也没有,抬脚就要出门。

一旦他今日离开了,可想而知,等待凌雨涵的将是怎样黑暗的未来,她挣扎着,想要从**起来,但疲软的双腿,却无法支撑她的体重,整个人狼狈的从床头跌落到地上,噗通一声巨响,她疼得泪花直冒,却倔强的咬住唇瓣,不愿吭一声。

只因为,她很清楚的知道,即便自己疼到死,这个男人也不会对她产生半分的怜悯。

这个事实残酷到让她不愿直视,却又无法逃避。

干枯的长发掩盖住了她脸上的神情,娇弱苍老的身体,散发着一股近乎苍凉的悲拗气息,仿佛生无可恋。

凌小白突然间有些同情她,总觉得坏女人现在的样子,看上去好可怜,但他顶多也就是在心里发发同情心,可没把这心思化作行动,更没上前去搀扶她一把。

凤奕郯离去的步伐微微一顿,到底是夫妻,哪怕他对她的感情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消磨殆尽,但见到凌雨涵这般落魄的样子,他心底终究是有几分不忍的。

犹豫了几秒,他总算回头,沉默的握住她的手臂,想要把人从地上抱起来。

凌雨涵黯淡的眸子,突然间注入了极其强大的生命力,仿佛放着光似的,“王爷,你还是舍不得的,对吗?”

明明虚弱到随时会晕厥,但她却又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,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,在她的身上,显露得淋漓尽致。

凌若夕静静坐在一旁,对眼前这出戏,没有任何的感慨。

“一夜夫妻百日恩啊,这话果真不假。”暗水在一旁嘟嚷道,没想到凤奕郯会做出这样令人意外的举动。

“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凌若夕凉凉的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闭嘴,随后,拂袖站起,墨色的衣诀漫过膝盖,轻轻摇曳几下,“既然事情真相大白,本宫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,至于你们二位之间的恩怨,本宫无意插手,三王妃体内的毒现下已经解了,至于解毒的酬劳,还请王爷不要吝啬,交给小一,本宫不便久留,告辞。”

说完,她没有理会愣神的二人,直接离开了房间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“若夕……”

两道声音从后边传来,但凌若夕却连回头的冲动也没有,顺着安静的走廊,极快的穿过,没多久,就出了阁楼的小院子。

“啊啊啊,离开那间屋子,就连空气也变得清新了。”暗水伸了个懒腰,兴冲冲的笑道,没有讨厌的人在面前晃荡,他的心情自然是水涨船高。

“你近日守在这里,直到他们安全离开京城。”凌若夕沉声嘱咐道,这话就像是一道惊雷,咔嚓一声,劈在暗水的身上,炸得他头晕目眩,眼前发黑。

“凌姑娘,请你务必告诉我,你在同我开玩笑。”他正儿八经的请求道,妈蛋!别对他这么残忍行不行?他真心不想时时刻刻看见这两只讨厌鬼啊。

凌若夕莞尔轻笑:“我是什么地方让你有了我在说笑的错觉?你说出来,我改。”

“……”嘤嘤嘤,暗水欲哭无泪的咬住衣袖,“凌姑娘,我恨你。”

“恨吧,恨我的人太多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也不少。”她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膀,对这件事毫无压力。

丫的,不活了,他不活了。

暗水只觉自己的未来一片昏暗,完全看不到半点光亮。

凌小白在离开时,特同情的踮着脚,拍了拍他的腰部,“节哀顺变。”

“卧槽!大的不近人情,小的也这么没同伴爱,我这是倒了哪辈子霉,才摊上这些人啊。”暗水仰天长啸,凄凉的声音,惊得花园中,不少飞禽纷纷展翅,轻柔的羽毛,从苍穹上旋转着落下来,画面分外凄美。

重回寝宫,凌若夕好好夸奖了小一一番,要不是他的医术,只怕凌雨涵这条命,会折损在皇宫里,她不是舍不得她死,但就算要死,也别死在她的地盘上,不然,后患无穷。

“娘亲,你说他们会给小一哥哥多少劳工费啊?”凌小白趴在桌子上,糯糯的问道,一双大眼睛闪烁着异样的璀璨光芒。

凌若夕刚目送小一走远,还没来得及喝口凉茶,就听见凌小白这句话,眉头暗自一皱,“你是真的打算钻到钱字眼里去吗?”

“额……宝宝就是随口问问,没别的意思,真的。”他还特肯定的点点脑袋,下巴磕在桌面上,有细碎的疼传来。

这种一听就知道是鬼话的话,他也好意思说出口。

“啊,宝宝好怀念坏人叔叔在的时候啊。”那会儿,他只要想想办法,就能有无数的银子入账,哪儿会像现在这样,还得时刻瞅准机会,不只如此,还要时刻担心,到手的银子会被娘亲给剥削掉,嘤嘤嘤,日子越过越艰苦了。

被他突然提起的人,让凌若夕微微一愣,深邃的眼眸里,有淡淡的痛色闪过,但紧接着,她冷冷的扯起嘴角:“怎么,想他了?不然你也可以学学他的本事,玩一次失踪的把戏,说不定在天涯海角,你们还能遇见。”

次奥!好大的火药味。

凌小白敏锐的第六感正在提醒他,这话题最好到此结束,不然,自己铁定得遭殃。

脑袋如同摇摆的时钟,拼命摇晃了几下,“不不不,宝宝才没有呢,那样的人,不值得宝宝去想。”

这话听着还算顺耳,凌若夕满意的笑笑,凌厉的气息逐渐平复下去。

凌小白就算再傻也看得出来,她对云井辰不太寻常的态度,按理说,一般人就算失踪了,娘亲也不会这么激动吧?根本没有冷静可言了。

趁着凌若夕晃神的期间,凌小白偷偷抱着小黑,溜出了寝宫。

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挥洒下来,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哎哟,刚才小爷真的以为自己会被娘亲给骂死。”

早知道,他就不该提起那人的,白白挨了一顿骂。

黑狼挥了挥爪子,轻拍着他的肩膀,安慰着他严重受创的小心肝。

“哎,为毛娘亲对坏人叔叔这么不一样呢?”凌小白蹲在台阶上,手掌轻轻托住腮帮,满脸困惑。

“吱吱。”傻逼!那叫爱,你不懂。

“你也不知道对不对?不管了,反正所有惹娘亲不高兴的人,宝宝都要讨厌。”凌小白打定了主意,要讨厌云井辰,最好他离开以后,就别再回来了。

云井辰绝对想不到,之后多年,凌小白对他一直冷言冷语的原因,竟是这样子滴。

凌雨涵的病情在小一及时调制出解药后,得到了控制,迅速苍老的肌肤,逐渐恢复昔日的白皙,只是那灰白干燥的长发,却是再难恢复到以前的光泽。

北宁国的队伍离开时,凌若夕站在皇城之巅,和煦的暖风,吹扬起她的衣摆猎猎作响,墨发如云,随性翻飞,她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的宫门,有修为在身,足以让她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将那处看得一清二楚。

凌雨涵戴着面纱,在丫鬟的搀扶下,弱不禁风似的上了马车,而凤奕郯则翻身上马,没有与她乘坐同一辆车里,两人由始至终,未曾有过眼神的交流,萦绕在他们之间的诡异氛围,只要是人,都能够感觉到。

卫斯理作为丞相,亲自送他们离开,文武百官战战兢兢的站在他的身后,现场安静得落针可闻。

凤奕郯在临走前,不舍的望了眼宫门内那条宽敞的艾青石路,似乎是在期待,能够见到某个人。

“王爷,您不必再看了,娘娘她不会来的,以娘娘尊贵的身份,这等送行的小事,不敢劳烦她的大驾。”卫斯理文质彬彬的解释道,只当作没看出凤奕郯对凌若夕易于寻常的态度。

他曾听说过,他们二人以前的婚约,自然也知道,凤奕郯单方面毁约退亲的事,如今,他这副深情的样子又是做给谁看的呢?既然早就选择了放弃,也就该清楚,没人会给他反悔的机会。

手掌用力勒住缰绳,凤奕郯收回了目光,扬鞭策马,率先飞奔而走。

他没有再回头,也没有注意到站在鹿台顶端的那抹冷峻的人影。

队伍缓慢离开京城,凌若夕在暗中打了个手势,示意深渊地狱的人跟上,在暗地里,保护他们安全离开边境。

北宁、南诏达成和谈的消息,让两国百姓欢天喜地,没有人喜欢战争,没有人乐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他们希望的,是一个太平盛世。

而促成这难得的和平的人,正是凌若夕,她在两国百姓心目中的地位蹭蹭的上涨,南诏国的人,将她视作这个国家的保护神,而北宁的人,则是对她又爱又恨。

可惜,这些人的想法,都不在凌若夕需要关心的范围内,她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科举的相关工作,打算培养人才,顶替朝廷的空缺。

数日后,早朝刚散,于老拽着卫斯理,在皇宫一个僻静的角落中停下,“你说娘娘最近是不是太用功了?老夫听宫里的太监说,娘娘好几天都在御书房内歇息,没回寝宫,虽然科举很重要,但娘娘的身体不能垮啊。”

凌若夕上回的抱恙,让于老心头十分不安,就怕她一不小心,又感染了重病。

“这些事娘娘心里自己有数,咱们做臣子的,操那么多心干嘛?”卫斯理整理了一下被他拽出褶皱的朝服,轻声说道。

“哎,说的也是啊,不过话说回来,就让娘娘这么一直掌管朝政吗?”于老不知想到了什么,眼眸中有一抹精芒闪过。

“你在打什么主意?”卫斯理心头一紧,连忙问道。

“老夫是想,娘娘以皇后之尊掌管朝政,这的确是有些于理不合,不如,咱们上折,拥护娘娘为摄政王,这样,也就合情合理了。”于老并没打算过河拆桥,他虽然迂腐,却也认同凌若夕掌管这个国家这件事,她在南诏的所作所为,大家有目共睹,如果是她当权,南诏必定会比以往更加强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