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2章 重来一次昔日的美好

第472章 重来一次昔日的美好

卫斯理想了整整一夜,于老提出的事究竟是顺口一说,还是早就有这种想法?不得不说,这个提议他也十分赞成,但让女子监国已经是开了先河,再让皇后娘娘坐上摄政王的宝座,百姓和朝廷的官员会同意吗?

第二天上朝时,凌若夕始终能够感觉到从下方投射而来的复杂视线,眉心微微一皱,退朝后,她私下见了卫斯理。

“你昨天没睡好?”一边往御花园走,她一边问道,卫斯理今天的精神状态,疲惫至极,双眼充满了血丝,就像是一夜没睡似的,这可不像平时的他啊。

“尚可,尚可。”卫斯理讪讪笑了笑,有些欲言又止。

“什么事让你扭扭捏捏成这样?有话直说。”凌若夕最反感有人摆出这副犹豫、挣扎的模样,冷声呵斥道。

卫斯理苦笑一声:“娘娘,您打算在寻找到那人后,就离开南诏吗?”

他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?凌若夕狐疑的盯着他:“你有他的消息了?”

平静的语调忽然变得急切起来,甚至有些咄咄逼人,卫斯理心头一沉,脸上却笑得愈发灿烂:“不是,微臣只是随口问问。”

一抹失落从她的眼底闪过,“不错,这是我和你的交换条件,放心,对于监国的位置,我不会死抱着不放手,只要找到他,你们想要谁坐上那把龙椅,我没有任何意见。”

果然是这样吗?若说谈话前,他还对于老的提议有几分犹豫,但当亲耳听到凌若夕的保证后,他却愈发认同于老昨天的提议,不仅仅是为了让皇后娘娘名正言顺的掌管朝政,更重要的是,若她背负上摄政王的名头,背负上南诏的将来,以她的个性,就会对南诏负责到底。

卫斯理不敢想象若有朝一日她离开南诏,南诏国会变得怎么样,即便要走,那也得等到他们培养出合格的帝王,朝纲稳定的时候,绝不是现在。

而想要时机成熟,没有三五七年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他匆匆向凌若夕告辞,脚步急促的离宫而去,望着他略显匆忙的背影,凌若夕不自觉拧起了眉头,怎么总觉得今天这人有些不太对劲?

回府后,卫斯理立即差人请来于老,以及几位陪着他征战沙场的武将,在府中与他们共同商议,推举凌若夕为摄政王一事,希望能够利用这个身份,留住她。

入夜,她孤身一人披着墨色轻裘在鹿台上饮酒,琼瑶佳酿涌入喉咙,辛辣中带着几分香甜的回味,面颊微醺,晚风撩起她肩头的几缕秀发。

四周静悄悄的,只有远方御林军巡逻的脚步声时不时响起。

已经快两个月了,自从他离开以后,他们足足有近两个月未曾见面,呵。

一抹嘲弄的笑染上嘴角,她猛地执起酒壶,白皙的脖颈朝后仰去,曲线优美,壶中烈酒咕噜噜尽数落入腹中,凌若夕的酒量称不上千杯不醉,但这点酒,还不至于让她找不着北,但或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,她隐隐感觉到脑袋有些混沌,那些被她刻意压下的旧回忆,此刻就像是一场无声的电影,正在她的脑海里不停的循环播放着。

她还记得,初次见面时,他们大打出手;

她还记得,他死皮赖脸的缠在自己身边,赶不走,骂不走,嘴里成天说着暧昧不明的话,惹自己生气;

她还记得,在深渊地狱的山谷中,他红衣妖娆,揽住自己用尽全力的一吻。

……

那么多那么多的回忆,可到头来,说要永远陪伴在她身边的人,现在却不见了踪影。

一股怒气轰地窜上头顶,她拂袖起身,手中的白玉酒壶,滚落到地上,碎片横飞,脚尖用力点住地面,纵身一跃,她的身影如疾风般,迅速与这头顶上无垠的夜空融合成一片,消失在了天边。

初秋的晚风刮在脸上,如同针扎般疼,凌若夕运起十成的力量,速度不减,一刻钟后,就已抵达了皇城外的后山,绵延不绝的山峰静静伫立在夜空下,冷清的月光,斑驳的照耀在泥土地上,绿茵成海,泥泞崎岖的山路两侧,偶有虫鸣声响起。

凌若夕旋身在山脚落下,恍惚的望着这座雄伟的山峰,她至今还记得,那一晚,这条山路上的绚烂,记得,那一条让她走向爱情的红毯。

脚步缓缓迈开,踏上了这漆黑的山道,她走得十分缓慢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一样,很快,马靴便被泥土沾得灰尘仆仆,可她却毫不在乎,只靠着一口气,爬上了山巅,漫天的花海此刻早已凋谢,只剩下光秃秃的花茎在这晚风中孤单的摇摆。

她闭上眼,仿佛能够想起那一夜,这里百花齐放的美丽画面,能够想起,那人坐在这花海中,邪气横生的模样。

物是人非……

她撩开衣摆,随意的在这湿润的土地上坐下,手掌托住腮帮,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,没过多久,她再度起身,大半夜来到京城的烟花兜售店铺,不顾店家喋喋不休的叫骂,斥重金,将店里所有的烟火通通买了下来,装了满满两个木箱子,随后,她扛着箱子纵身飞上山头,火折子点燃引线,一朵朵绚烂的烟花,将整片夜空映照得如同白昼般明亮、绚烂。

烟火持续了整整一夜,无数百姓听到动静,从民居里走了出来,他们仰头望着天空上绽放的璀璨,惊呼道:“哇,快看,有人在放烟火。”

无数人兴高采烈的欣赏着这盛大的彩色晚宴,也有记忆力还算不错的人,想起了许久前,也曾有过这么一夜。

漆黑的暗巷里,一抹孤单的人影静静的站立着,墨色的锦缎质地上乘,腰间缠一条深色缎带,衣裳华丽、贵气,他微微昂起头,下颚紧绷,失去血色的苍白唇瓣,用力抿成一条直线,那是隐忍的弧度。

“若夕……”想要去见她的冲动前所未有的剧烈,云井辰苦笑一声,步伐缓缓迈开,如若千金重,几缕白色的发丝从肩头滑落到胸前,刚抬起的脚步蓦地落下。

他颓败的闭上了双眼,如同狼狈逃离似的,飞速离开了暗巷。

不能去见她,这样的自己已经不再有将她拥入怀中的资格,她值得更好的。

如果是以前,有谁告诉他,他有朝一日会因为自卑亲手放弃掉深爱着的女人,云井辰定会嗤之以鼻,可是怎么办?当爱到骨子里时,他希望的是对方能够拥有更好的人去守护她,去爱护她,而不是残缺不堪的自己。

体内压抑的伤势再度爆发,在刚回到大宅的门口,一口鲜血噗地从嘴里喷了出来,身体踉跄了几下,仿佛浑身的力气都在这一刻被抽空,摇摇晃晃的靠在门上,脸色惨白如雪,气息微弱。

“咳咳咳。”手掌颤抖的捂住嘴唇,拼命想要遏止住不停向外涌出的淤血,却无济于事。

“啊!”一声惊呼从左侧传来,提着竹篮的女人惊讶的望着靠在门上摇摇欲坠的男人,她犹豫了几秒,急忙跑上前去,担忧的问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一把将篮子扔到地上,她迅速握住云井辰的脉搏,“呀,好严重的伤势。”

脉象若有似无,五脏六腑严重消耗,而且还是很久以前的旧伤!这个人几乎只剩下了半条命!

“快,这是治疗内伤的药,你快吃下去啊。”女人慌忙从怀里拿出一个白玉药瓶,倒出了黑色的颗粒,想要往云井辰的嘴里送。

灵药入喉,转瞬即化,翻涌的血液逐渐恢复平静,云井辰总算是得到了喘息的时间,睫毛虚弱的颤抖着,眼皮轻轻睁开,朦胧恍惚的视野里,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。

“谢谢。”他强撑着身体,挣脱了女人的搀扶,从怀中拿出一锭金元宝,“这是谢礼。”

他不认识她,更不愿收下一份人情。

女人好似受到了羞辱一般,一张脸迅速染红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作为炼药师,看到有人受伤出手相助是我的责任。”

云井辰好似未曾听到,固执的将元宝塞入她的手心,随后,头也不回的将门推开,然后在女人怒气难平的目光下,重新关上。

他利落的举动,让女人气恼的跺跺脚,“什么人啊,长得俊美了不起吗?哼,就不该救你的,白白浪费本姑娘的药。”

她随手将元宝握紧,砸向木门,之后提着篮子一溜烟小跑着消失在了黑暗的小路尽头。

天空上,璀璨的烟花仍在继续,熠熠的光华为整个京城带来了几分梦幻般的美丽。

直到第二天日出,火红的骄阳从海平线上缓缓升起,早朝的时辰已到,可凌若夕的身影还未出现在朝堂上,不少官员交头接耳的议论着,嘀咕着这皇后娘娘今天为何还没现身,难不成出了什么事吗?

“卫相,皇后娘娘她是不是有要事耽误了?”一名朝臣凑到卫斯理身边,小声问道,如今在朝堂上,只有他和于老等人,是凌若夕的亲信,有什么消息,当然得问他们。

卫斯理心里的疑惑不比他们少多少,却温和的笑着,出言安抚:“皇后娘娘日理万机,或许临时有急事耽误了,不如大家耐心等待,本相派人去瞧瞧情况。”

有他这句话,百官当然不敢反对,连连点头。

卫斯理挥手招来了一名太监,让他顶替自己前去御书房和寝宫这两个凌若夕时常出没的地方找人,但奇怪的是,却没能找到她的影子。

这下子,官员们彻底急了,皇后娘娘居然在宫里失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