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3章 失踪的皇后

第473章 失踪的皇后

“会不会是北宁国的人偷偷掳走了娘娘?”宽敞的大殿内,百官们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“不可能吧,娘娘的修为这么强,一般人能伤害到她吗?”有人急忙摇头,对这种事打从心底不太相信,北宁国要是有这能耐,还会被娘娘给击退,被迫签下和谈书么?

“正大光明的打斗当然是不可能,可要是那些人在暗地里玩什么阴谋诡计呢?”有人猜测道。

听着众人越说越不靠谱,卫斯理脸上常年挂着的笑,逐渐沉了下去,“大家都别猜了,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先把娘娘找到,你们暂且回府,于老,镇南将军,随本相来。”

他将朝臣打发走,只留下了值得自己信赖的两名官员,离开朝殿,往后宫的方向走去,步伐略显急切。

“丞相大人,你知道娘娘在哪儿?”于老凝眉问道,凌若夕的失踪,让他的心跟着七上八下。

“记得昨晚的异常吗?”卫斯理沉声问道。

镇南将军立即恍然大悟:“卫相是说昨天夜里的烟火?这和娘娘的失踪有关系吗?”

难不成娘娘没在宫里是跑到外边放烟花去了?他绝对想不到,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触碰到了真相!

“这只是本相个人的猜测。”卫斯理找到了御林军统领,调动宫中五百精锐,亲自率人出宫寻人。

“本相在京城内搜寻娘娘的下落,于老,劳烦你把这个消息告诉行宫内的众多高手,请他们出力,帮忙一起寻找。”坐在骏马上,卫斯理冷静的安排着接下来的事,仅靠他们这些人一时半会儿或许很难找到凌若夕的下落,可如果有那些玄力的高手助阵,将会如虎添翼。

于老连声答应下来,分道扬镳后,他赶紧来到行宫,将来龙去脉告诉了深渊地狱的众人。

“咦?凌姑娘不见了?”

“我昨天晚上好像感觉到凌姑娘的气息在宫里消失。”

“不然去问问小少爷怎么样?”

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,于老额角的青筋忍不住欢快的跳动了几下,这些人能别说得这么轻松吗?皇后娘娘莫名其妙在宫里失踪,这件事一旦传扬开来,绝对会引起南诏国上上下下的动荡,甚至会造成人心浮动,这对刚刚恢复平静的南诏,是一个绝对的打击。

“你们说够了吗?”于老怒声问道,“老夫此时前来不是听你们猜测娘娘的去向,是希望你们能够帮忙找人。”

“你是什么家伙?有资格命令我们吗?”深渊地狱的人向来不愿听人安排,更何况,这世上能够催动他们的,只有一个人凌若夕。

于老气得脸庞涨红,他猛地闭上眼,他不和他们一般计较,他忍!

“好了,他也是为了凌姑娘的安危。”同伴轻轻拽了拽身旁同于老针锋相对的男人,冲他摇摇头,再怎么说他们现在也是站在同一个阵营,该给对方留点面子。

“哼,我看他们是害怕凌姑娘私自离开以后,没人替他们保护国家吧。”有人一针见血的讽刺道,犀利的话语让于老的面部忍不住**了几下,又怒又火,可偏偏他又拿这帮人没什么办法。

“既然你们不愿帮忙,当老夫没来过就是,就算不靠你们,老夫一样能够找回娘娘。”于老愤然转身,不愿再同他们纠缠。

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行宫外后,深渊地狱的众人才纷纷对视一眼,运起玄力,开始在皇宫内搜索凌若夕的气息。

当卫斯理在调查中得知,昨天夜里,有人大手笔的在兜售烟火的店面中,购买了全部的烟火,他立即拿出凌若夕的画像,在得到店主肯定的答复以后,根据对方给的线索,离开京城,将搜寻的范围扩大到京师以外的地方。

四周绵延的山峦成为了他的目标,就在御林军准备搜索后山时,凌若夕疲惫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泥泞的山路上。

“啊!是皇后娘娘。”

一大批侍卫迅速将她包围,齐刷刷跪了一地,“奴才等拜见娘娘。”

搞什么鬼?凌若夕昨晚宿醉,现在脑袋就跟要炸开似的,突然间又见到这么多人现身,向来冷静的她,也忍不住开始发愣。

卫斯理快马扬鞭从远处赶到,侍卫立即让开,他利落的翻身下马,目光担忧的将凌若夕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,确定人没有受伤后,这才猛地松了口气,“娘娘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能有什么事?你带着这么多人离宫做什么?压马路么?还是打算骚扰京城的治安?”凌若夕反问道,指腹不停揉搓着酸疼的眉心。

fuck!昨天她不该喝酒的。

宿醉的销魂滋味让她十分难受,连带着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,原本心里憋着火的卫斯理,在注意到她略显痛苦的神情后,按捺住想要盘问的冲动,侧身恭迎她回宫。

一场风波在凌若夕安全返回皇宫后,总算是平息下来,至于她究竟出宫去做什么,没人敢问,只敢放在心里默默的猜测。

卫斯理在日落时分与于老、镇南将军一道离宫,晚霞的余晖从苍穹上洒落下来,他温文尔雅的面容,被映照得分外晦涩,“于老,我们的计划可以提前了。”

“什么?”于老愣了一秒,神色略显茫然。

“本相不想再体会今日这种提心吊胆的滋味。”卫斯理长长舒出了一口气,“皇后娘娘仅仅是失踪一天,南诏国上上下下就彻底乱了,本相不敢想象,若有朝一日,娘娘她离开南诏,不愿再保护这个国家,朝廷会变得怎么样,天下万民会变得怎么样!”

他面色严肃,眸子里闪烁着一种近乎毁天灭地的坚决。

“丞相大人的意思是,咱们尽快实施计划?”于老轻声问道,“可娘娘她万一不答应,那……”

不是他泼冷水,而是以他的观察,他们这位皇后实在不像是会迷失在权势中的人,她太冷静,也太理智。

“娘娘她心很软,只要我们将利害向她说明白,再让她看见我们的决心,本相想,她会答应的。”卫斯理紧握住拳头,一字一字沉声说道。

“好,就按丞相大人说的办。”镇南将军第一个附议。

三人密谈一夜,于第二日早朝时,结伴前来早朝,天空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凌若夕好不容易才把撒娇的凌小白给安抚下来,为了弥补他昨晚替自己担忧一夜的事,还特地允诺他,过几日带他前往国库参观,这才在早朝即将开始时,堪堪抵达。

一席墨色的锦缎,衣诀翻飞,三千长发用一条白玉缎带扎成马尾,随着她步伐的移动,在后背上左右摇摆,登上高位,她拂袖落座,气势凛然如刀,带着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!

“拜见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文武百官齐声请安,如山呼海啸般的声响几乎要掀翻这头顶上的鎏金房梁。

卫斯理与于老分别站在文武官员的最前方,在得到她示意后,幽幽站起,两人略含深意的目光隔空撞上,似在为彼此加油鼓气。

凌若夕细细的眯起眼睛,哟,这两人是在眉目传情么?

“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。”嘴角划开淡淡的笑,她朗声吩咐道。

卫斯理深吸口气,第一个走出队列,“娘娘,微臣有事禀报。”

“讲。”就猜到他今天会有事想说,凌若夕并不意外卫斯理的出现,就刚才他和于老使眼色的动作,她就猜到,这人心里只怕藏着事,事实证明,她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卫斯理没敢抬头去看她的脸色,目光注视着脚下放光的白玉地板,“娘娘,经微臣与各位大臣一致商议,希望娘娘能够出任辅政摄政王一职,微臣相信,以娘娘德高望重的声望以及无人匹敌的能力,南诏在娘娘的带领之下,一定可以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凌若夕打断了他歌功颂德的话,眉梢略感意外的朝上扬起,“谁告诉你我会答应的?本宫可没说过类似的话。”

不少大臣纷纷屏住呼吸,不论是卫斯理还是凌若夕,都不是他们敢得罪的,他们俩意见相左,他们也没这个勇气敢插嘴,只能把自己当作透明人站在原地。

至于卫斯理所提出的这件事,他们打从心里乐意,谁也不想看到失去她的南诏被敌国的铁骑踏破,与这相比,让一个女人名留青史,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“禀娘娘,”于老赶紧走出队列,站定在卫斯理身旁,朝着高首的凌若夕深深作揖,“这件事是微臣等一票同意的,请娘娘为了南诏,为了天下百姓,莫要再推辞。”

“呵,”原来他们一大早就鬼鬼祟祟,眉来眼去是想要挖坑给自己跳啊,凌若夕不怒反笑,“不好意思,无论是这个国家,还是这千千万万的百姓,对本宫来说都微不足道!”说着,她缓缓从龙椅上直起了身体,居高临下的凝视着下方的文武百官,目光锐利且森冷,“本宫愿意留在这宫里,卫斯理,你别忘了是因为什么,本宫可以暂时替你们掌管南诏,但不代表本宫会将它扛在自己的肩上,当作是本宫的责任!这件事本宫不想再听到,退朝。”

墨色的衣袖凌空挥下,曲线冷峻、凌厉,凌若夕头也不回的飞身跃出大殿,至于这满朝的大臣,通通被她抛之脑后。

卫斯理僵硬的保持着抱拳弯腰的姿势,神色略显黯淡,虽然说他早就猜到这件事会被她拒绝,却没想到,她会拒绝得这么果断,这么利落。

“丞相,你看这……”于老望了望凌若夕离开的方向,再看看站在原地的卫斯理,一时有些踌躇。

“按下一步计划行动。”卫斯理直起腰肢,低声吩咐道,眼眸中有精芒正在凝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