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4章 好心不一定会有好报

第474章 好心不一定会有好报

狂风大作,御花园内的树枝被吹得左右摇摆,卫斯理携十多名朝廷官员,跪在御书房外的鹅卵石道路上,任凭这风无情的吹打着面颊。

“丞相大人,这都快一个时辰了,娘娘她……”于老眯着眼睛,吞吞吐吐的大声嚷嚷着,乌纱帽早已被吹到地上,只能靠他用手抱住,才避开被刮走的下场。

卫斯理冲他摇摇头:“我们要让娘娘看到我们的决心。”

您老真的确定这样的举动会让娘娘答应吗?于老在心中腹诽道,不太相信,但除此之外,他们再没有别的方法,在经过凌若夕突然失踪的事情后,他们必须要做点什么来安心,不用随时担心着,这个国家的保护者会突然消失无踪,而唯一的方法,就是让她愿意承担下这份责任,任摄政王。

凌厉的风吹得窗户啪啪作响,凌若夕懒懒的打了个哈欠。

“娘亲,他们还在外边,没走呢。”凌小白从门边跑了过来,小脸上写着一丝不忍,“娘亲他们到底为嘛要跪在外头啊?”

“集体赏风。”凌若夕漠然启口。

凌小白茫然的眨眨眼睛,“娘亲你骗人,笨蛋才会跪在外边风吹雨淋。”

可不是一帮笨蛋么?持平的嘴角扬起一抹讥诮的笑,以为用这样的苦肉计,就能让她就范?做梦!她之所以答应留下来,不过是为了利用南诏国的国力,更为方便的寻找到某个男人的行踪,而现在,他们得寸进尺,居然还想用这样的方式,把她和这个国家绑在一起?

凌若夕不认为自己应该答应,更不会妥协,摄政王,这个名号听着尊贵,但需要背负的责任却也更大,更重,一旦她松口,将会承担这个国家的安宁,她除非是傻了,才会乐意。

“娘亲不然你去劝劝他们吧,他们跪在外边好可怜的。”凌小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他是听宫人们说起御书房外跪了一地的大臣,所以特地跑来看热闹的,但亲眼目睹了他们可怜巴巴的样子,他反倒是于心不忍了。

“你很闲?”浅薄的眼皮缓缓抬起,她冷声问道。

一股寒气蹭地顺着凌小白的背脊窜上头皮,他赶紧摇头:“不不不,宝宝一点也不闲。”

“既然不闲,关心旁人做什么?你若是精力过剩没地方用,我多的是手段和办法,让你发泄出来。”免得他把精神用在不该用的地方。

闻言,他赶忙舔着脸笑了,憨憨的笑容,让他看上去可爱极了,“哎哟,娘亲,宝宝知道你舍不得的。”

“呵,”凌若夕不置可否的笑笑,将精力收回,继续埋头批阅奏折。

凌小白抱着黑狼重新蹲到了房门口,透过那条窄窄的缝隙,偷窥着外边。

“小黑,你觉不觉得他们真的好可怜?你看,脸都白了。”

“吱吱。”这和你有啥关系?黑狼朝天翻了个白眼,因为眼睛太小,这翻和没翻几乎看不出任何的分别。

“你也认为小爷说得对吧?你说,咱们要不要给他们找把伞啊?”凌小白同情心发作,虽然不能给他们求情,让他们起来,但小事情他还是能做得到滴。

“吱吱吱。”黑狼的叫声突然间变得尖锐起来,妈蛋!没看出来女魔头不想搭理他们吗?这时候乱发同情心,是被遭报应的,爪子用力拽住凌小白的衣襟,想要拖住他,不让他去做有可能会触怒凌若夕的事。

一人一兽在门后边开始了一场剧烈的拉锯战,布料被拉扯的细碎声响,让凌若夕额角的青筋欢快的蹦达了几下,正在批阅折子的毛笔蓦地一顿,一滴浓郁的黑色墨渍,在纸张上晕染开来。

握着毛笔的手掌猛地收紧,隐隐能够看到那泛白的指骨。

黑狼敏锐的察觉到了房间里逐渐弥漫开的骇然杀意,停下与凌小白对抗的动作,机械的转过脖子,朝龙案的方向看去。

丫丫的,完蛋了!女魔头要发火了!黑狼赶紧眼观鼻鼻观心,拿出一副乖巧、听话的架势,想要逃脱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残酷惩罚。

凌小白用力将自己的衣领从它的爪子中解救出来,轻轻拍了拍:“哼,让你和小爷作对,现在知道怕了吧?告诉你,小爷可是很厉害的。”

肉乎乎的拳头在胸口不停挥舞了几下,他得意洋洋抬起下巴,像只开屏的孔雀。

黑狼的脑勺后悄悄滑下了一滴冷汗,他是傻逼吗?没看见女魔头已经到了快爆发的边缘么?白痴!

“你瞪小爷干嘛?”凌小白没看到他的眼色,满脸困惑,难道小黑被自己展现出的实力给惊呆了?

不,它只是被他的智商给吓傻了。

黑狼将身体蜷缩成一团,努力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,这种时候,它得要明哲保身才行,要倒霉,让小少爷倒霉去,可别扯上它。

凌小白拍着膝盖准备起身往御书房外去,就在他的小手刚刚触碰到房门时,身后,一道冰冷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传来:“你想去哪里?“

言简意赅的五个字,却让凌小白整个人刹那间僵硬住了,像是被人点了穴。

哎哟,娘亲怎么会发现自己的?她不是在工作吗?

黑狼蜷缩成团的身体,继续拧小,连外露的气息,也被它特意收回,不注意看的话,很难发现它的存在。

“恩?”凌若夕不悦的挑起了眉梢,冷峻的身影缓慢从龙椅上站了起来,钝钝的脚步声,犹如死神到来,让凌小白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,恐惧与忐忑交错着在他的脸上浮现。

嘤嘤嘤,现在该怎么办?他一定会被娘亲给教训的。

凌小白不停的朝黑狼使着眼色,示意它快点搭救自己,只可惜,黑狼当作没看见,这种时候出头,那绝对是死成喳喳的惨淡下场,虽然它是勇士,但这太过惨淡的人生它一点也不想直接面对,所以只能对不起咯。

“丫的,没义气!”凌小白气恼的咒骂道,显然忘记了,这种事他自个儿也做过了许多次。

脚步声渐行渐近,到最后,停在了他的身后,那股冰寒的气息,让凌小白有种被寒风包裹住的错觉,头上的呆毛微微颤了颤,立马朝上竖直,就跟打了个寒颤似的。

“问你话,没听见吗?”凌若夕沉声问道,眉梢染雪,淡薄的五官此刻冷若冰霜,看上去十分具有威慑感。

凌小白机械的扬起嘴角,嘿嘿的笑了两声,“那啥,娘亲,其实宝宝只是脚麻了,所以起来活动活动,没有别的。”

为了增加可信度,他还故意用脚掌使劲的跺了跺地面,像只兔子似的。

冷冽的黑眸有极淡的笑意隐过,“既然你这么喜欢原地跳,很好,马上做一千次,我保证,你绝对不会再感觉到脚麻。”

“哈?”凌小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千次?这会要了他的命啊!宽带泪瞬间从他的眼眶里落了出来,“娘亲,不要啊!你不能这么对待宝宝!宝宝是你的亲生儿子,你舍得吗?忍心吗?”

为了自己的小命,他几乎使出了十八般武艺,撒娇、流泪、原地打滚,活脱脱把一哭二闹三上吊给演得淋漓尽致,有声有色。

凌若夕双手环在胸前,下颚轻抬,跟看戏似的看着他自导自演,直到凌小白哭累了,才摆着大字型躺在地上,面部朝天,不停的喘着粗气。

黑狼早就有眼色的跑到一旁的墙角,选择了最安全的地带开始看戏。

“累了?”凌若夕忽然放柔了神色,缓缓蹲下身,微凉的手指轻轻擦过他脸上的汗渍。

凌小白双眼蹭地一亮,以为她不打算追究自己了,“不累,宝宝一点也不累。”

这种时候得让娘亲看到自己的长处!

一抹戏谑的暗光悄然闪烁,凌若夕满意的笑笑,就在凌小白以为可以放心时,谁料,她口锋一转,整张脸迅速一冷:“既然不累,你还躺在地上做什么?马上起来,执行任务!”

“诶?”剧本是这么发展的吗?难道不该是娘亲感动自己的懂事,收回原地跳的命令吗?肿么会突然这么发展?

凌小白呆愣愣的,显然被这惨痛的消息给打晕了,完全回不过神来。

“晚一分钟,多加五百次,你可以慢慢的躺在这里休养生息。”凌若夕无情的宣布道,并没有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,从而减轻任务的重量。

既然他精力这么好,已经有闲情逸致替不相干的人怜悯、同情,那好,就让她来把他的精力慢慢的消耗掉。

凌小白一个鲤鱼翻身,迅速从地上跳了起来,“娘亲,不做可不可以?”

他还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。

凌若夕凉薄的笑了:“你说呢?”

好吧,看这样子他是不可能逃脱了,妈蛋!说好的好人有好报呢?为毛在他身上这道理就说不通了?凌小白哭丧着一张脸,苦逼逼的开始做原地跳的动作,一边跳,还一边报数。

见他乖乖听话,凌若夕心满意足的点点头,转过身,就打算继续自己的事,余光瞥见了正捂着嘴,笑得浑身的黑色鬃毛不停上下抖动的黑狼,凤目危险的眯起,一抹寒光迅速闪过。

黑狼抖动的速度顿时僵住,机械的回视着她。

“你不是他的小伙伴吗?来,陪着他一起。”凌若夕勾勾手指,示意黑狼加入到训练的队伍里。

凌小白咧开嘴,顿时笑了,哎哟,这主意不错!两个人痛苦,总比一个人痛苦强。

黑狼用力摇头,想要反抗。

凌若夕迅速出手,一股难以抵挡的吸力从她的手心里迸射出来,将黑狼的身体从墙角吸来,稳稳的揪住,“你是想乖乖的听话呢?还是打算让我亲手替你活动活动筋骨?”

“吱吱。”两个都不选行不行?

“很好,去吧。”凌若夕故意曲解它叫声里的含义,手指飞快封住它身上的穴道,封锁住体内的玄力,让它从一头神兽,变成了真正的小宠物。

黑狼吧唧一下被她给抛在了地上,摔得头晕眼花。

“快点!”凌若夕冰冷的呵斥,让黑狼浑身一抖,只能泪流满面的加入到原地跳的行列中,在心头默默的咒骂着,宣泄着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