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6章 一帮人抵不过一个人

第476章 一帮人抵不过一个人

于老用力咬了一下嘴唇,几乎麻木的身体总算是找回了一丝感觉,借着疼痛,他浑浑噩噩的脑子,也算是恢复了清醒,急忙扭头去看身旁的卫斯理,哑声道:“丞相大人……”

难道这是他所准备的后手吗?可是丞相大人不像是会去那种地方的人啊。

卫斯理自己也没能想明白,且不说这件事是谁干的,对他们而言,这事有利无害,他急忙扯着嗓子出声,在雨水中折腾了太久,声音难免染上了几分虚弱:“娘娘,这是百姓们的心声,所有人都希望娘娘能够留在南诏,能够为南诏尽心,请娘娘不要再推辞了,摄政王的位置,除了您,没人能够坐上去!求娘娘答应。”

说着,他重重叩首,以一种近乎卑微的姿态,请求着。

“求娘娘答应。”朝臣立即尾随,笔挺的腰肢再一次弯下。

“求娘娘答应!”后方的宫人也不肯落后,如海啸般的齐声请求划破这漫天的雨幕,直冲云霄。

凌小白捧着金碗藏在门后边,好奇的张望着屋外,“哦~原来他们是为了这个才跪在这里的啊。”

他到现在才弄明白,这么一大帮人跪在这里的原因。

娘亲还说什么,他们是在赏雨,切,就会说谎来忽悠自己,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,纷纷的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白米饭。

凌若夕没有看见后方的动静,她神色冰冷的凝视着花园里跪了一地的人,目光中毫无半分的情绪,像是一望无际的深海,让人毛骨悚然。

已经有不少的人感觉到了那股逼人的压迫感,但他们却强撑着,不肯退缩,不肯妥协,固执的保持着叩首的姿势,只为了求她一个点头。

半响后,她才冷哼一声,只留下一道冷漠的背影便回了御书房,房门被强悍的玄力拍中,哐当一声用力合上,保持着叩首姿势的众人有些面面相觑,犹豫几秒后,他们终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任由这大雨磅礴落在身上,动也不动。

“看够了吗?”冰冷的眼刀咻地刺在门后的儿子身上,带着冷怒的质问,让凌小白憨憨笑笑,忐忑不安的从门后边走了出来。

“娘亲,宝宝木有偷听。”他赶紧表明自己的清白。

凌若夕没理他,冷着一张脸,吩咐道:“我有事去办,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,别做不该做的事,恩?”

带着警告的话语让凌小白委屈的瘪瘪嘴,“娘亲,你要去哪里?不带上宝宝吗?”

哪有人这样的,居然把儿子抛下,嘤嘤嘤,太过分了!

“别卖蠢,很丑。”他可爱的表情却遭到了凌若夕无情的呵斥,眼眶里还没落下的眼泪顿时僵住,头顶上的呆毛轻轻颤抖了几下。

“听话,别惹我生气。”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口气太过冰冷,凌若夕放缓了脸色,柔声说道。

凌小白见她打定主意不带上自个儿,也只能妥协,“好吧,那宝宝在这里等娘亲回来,娘亲自己小心,拜拜。”

身影蓦地从原地消失,纵身飞出窗户,朦胧的雨雾中,她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天际,御书房外的众人,丝毫没有察觉到。

凛凛的身影飞出宫墙,在民居的房顶上越过,很快,就抵达了目的地,清风明月楼。

这会儿还没到营业的时间,美丽的阁楼门房紧闭,门外的街道上有淅淅沥沥的雨水正在汇集,如同一条汨汨的小河,凌若夕纵身跃上二楼的阳台,推开窗户,跳进了一间房子,女人的房间总是充满了淡淡的香气,她落地的声响低不可闻,未曾让正在床榻中熟睡的女人惊醒。

挨个房间找过一翻,总算是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,找到了小丫,她衣衫尽褪,此刻正藏在锦被中,睡得香甜。

凌若夕随手拿起桌上的紫砂茶具,凌空丢下,清脆的碎响,让小丫警觉的睁开了眼睛。

“谁?”她翻身坐起,神色戒备,却在看清来人时,瞬间化作了无形。

呀,居然是夫人?

有些手忙脚乱的从**起身,稀里糊涂将衣物穿戴好,随后,她才恭敬的走到凌若夕跟前,笑容略带讨好:“夫人您怎么来了?也不提前说一声。”

“哼,你做的好事。”深幽的黑眸染上淡淡的薄怒,她拂袖坐下,周身散发着一股强悍的压迫感。

看着样子,夫人是来秋后算账的了,做了亏心事的小丫有些心虚,紧抿着唇瓣站在原地,一副乖乖认错的模样。

“谁让你自作主张弄什么万民书的?”纤细的食指敲击着圆桌,极有规律的碎响,却让小丫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,她古灵精怪的转动着眼睛,似乎是在想什么理由,打算糊弄过去。

“我不喜欢被人欺骗,你最好想好了再说。”凌若夕一眼就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,神色愈发冷峭,如一座千年难化的冰川似的。

小丫尴尬的扯了扯嘴角,“夫人,我怎么敢欺骗您呢?”

“那就实话实说。”她不相信小丫会自作主张的做出这种事,背后一定有人指点,有人下令,一抹精芒迅速淹没在她深邃的眼眸里。

小丫有些犹豫不决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凌若夕身侧的气压愈发降低,让她的心跳也跟着扑通扑通加快。

“夫人,其实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似在组织语言。

凌若夕微微抬起眉梢,静等她的后话。

“其实是云族的少主吩咐我这么干的。”在挣扎了半响后,小丫终于决定实话实说,一口气将话说完,她闭上嘴,胆战心惊的站在旁边。

敲击着桌面的手指蓦地停顿在半空,她略感诧异,居然是他?

“说清楚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平静的语调沾染上了些许急切,此刻的她,哪里还有往日的冷静与淡漠?

小丫心里感到奇怪,怎么看样子,夫人和云族少主之间,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。

“其实前几天,云族少主有来过清风明月楼单独见我,当时他说,知道朝廷里有不少官员想要推举夫人你成为摄政王,可他说,按照夫人的个性,是不会答应的,所以让我在暗中做准备,收集万民书,希望夫人能够答应。”小丫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凌若夕的脸色有些晦暗,让人难以琢磨透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“继续说。”她哑声命令道。

小丫咽了咽口水,只觉得心里的紧张愈发大了,“我当时不太相信,所以让人去查,后来查到这件事是真的,可我又有些犹豫,毕竟夫人会不会答应,谁也说不准,可云族少主第二天到访,他说,让我准备好,有备无患,所以我就……”

呵,又是他吗?在背后替她做这些事,他以为他是谁?圣父?简直是可笑至极!

凌若夕恼怒的在心头咒骂道,脸色愈发冷峻。

“你为何会这么及时将万民书送到宫里?”她沉声质问道。

“额……”小丫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:“是宫里的探子传来的消息,当时云族少主也在,是他吩咐我把万民书送到宫里去的。”

他也在?凌若夕霍地站起身,地玄巅峰的玄力自她的脚下铺展开来,一瞬间将整个清风明月楼包裹住,从大堂到后院,再到柴房、厨房,每一个角落,都被她仔细的搜捕过,却没有察觉到那抹熟悉的气息。

“那他人呢?”将覆盖的玄力收回,她蹙眉问道。

小丫耸耸肩,一脸的无奈:“我从宫门回来以后,他就走了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。”

“走了?”又一次消失了吗?她璀璨的眸子出现了一瞬的黯淡,但下一秒,她便打起了精神,“我知道了,这件事不关你的事,你做得很对。”

“啊?”小丫顿感茫然,那啥,她没有经过夫人的同意,就自作主张的准备了万民书,还送进了宫里,夫人不仅没责备她,反而还夸了她?

这是怎么样的神展开?

“有问题?”凌若夕挑眉问道,略带深意的目光让小丫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,她急忙摇头。

“没有。”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和夫人唱反调,不然,会死得很惨的。

凌若夕满意的站起身,“你接着睡,我先回宫。”

“夫人!”就在凌若夕正打算离开时,身后小丫的嗓音再一次响了起来,她犹豫的咬住唇瓣,“夫人,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其实她更想问,她究竟会不会接手摄政王的职位,接管南诏。

凌若夕背对着她,身影挺拔如松柏,马尾静静的垂落在腰间,“自然是顺应民意,做摄政王了。”

“啊?”小丫有些不可置信,根据宫里的线报,她不是不肯接受吗?怎么会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?

“既然有人这么希望我接受,我若是再拒绝,岂不是白费了他的一番苦心吗?”一抹嘲弄的笑在她的脸上绽放,笑得明媚,却又参杂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冷意。

呵,他处心积虑的在暗地里替她谋划这么多事,她如果再拒绝,可不是不近人情了吗?既然他希望她接受,她便接受,只希望日后他莫要后悔!

小丫这才恍然大悟,搞了半天,夫人会答应,是因为云族少主啊。

想到宫里至今还跪着的朝臣,她暗暗摇了摇头,这些人真可怜,全部加起来的分量,还抵不过云族少主的一句话,哎。

凌若夕在回宫时,选择徒步,绵绵大雨从头顶上落下来,将她的衣衫打湿,发丝粘稠的贴在脸颊两侧,她的步伐极其缓慢,好似在欣赏这四周难得安静的景象一般。

“呀。”突然,前方传来一阵惊呼,她凝眉看去,只见一个女人因街道太过湿滑,摔倒在了地上,手里的竹篮被打翻,里面装着的草药,散乱的摆在四周。

她只看了一眼,便将目光收回,目不斜视,与这女人擦身而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