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7章 她答应了

第477章 她答应了

“切,现在的人都这么没有同情心吗?”女人揉着扭伤的脚踝缓缓从地上站起来,美丽的发髻被雨水打湿,发丝粘稠的贴在脸颊两侧,模样看上去分外狼狈,她冲着凌若夕离开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,想不明白,刚才那女人怎么可以做到对伤者见死不救,虽然这么说夸大了自己的病情,但对方无视她的存在却是事实。

“要是我见到有谁在我面前摔倒一定会出手相救的。”女人气恼的嘀咕道,将散落的药草小心翼翼的捡回了篮子里,她还要靠这些东西给孤零零住在大宅里的白发男人熬制灵药呢。

凌若夕并不知道,这个和她擦肩而过的女人,冥冥之中与某个男人有着联系,身后传来的抱怨,她听在耳里,却毫不在乎。

“啊,快看,那是不是皇后娘娘?”尽忠职守的御林军愕然指着从雨幕中逐渐走近的熟悉身影,手背用力揉了揉双眼,确定那抹人影不是自己的幻觉后,赶紧迎了上去,“奴才参见娘娘。”

“恩。”凌若夕微微颔首,绕过眼前的侍卫,抬脚步入宫廷。

“不是说娘娘在御书房里吗?怎么会突然从宫外回来了呢?”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,侍卫仅仅是短暂的疑惑后,就把这问题给抛在脑袋后边去了。

凌若夕顺着宽敞的艾青石路,一路慢行,当她抵达御书房外的花园时,一眼就看见了还在强撑的众人,凌厉的眉梢忍不住皱紧。

“你们是打算跪死在这儿吗?”熟悉的冰冷声音划破雨幕,如同惊雷霍地炸响在众人的耳畔。

浑浑噩噩的脑袋出现了短暂的清醒,众人齐齐抬头,但眼前那扇房门却一如既往的紧闭着,是他们的幻觉啊,还以为娘娘出来了呢。

没能引起注意的凌若夕不悦的沉了脸色,故意将脚步声扩大,一步步缓慢的朝这帮白痴走去。

“娘亲,”凌小白头一个从房门的缝隙里发现她的存在,嘴角一咧,顿时乐不可支的笑了,打开门,冲入雨中,以火箭般的速度,撞到了凌若夕的怀里。

将儿子稳稳的接住,凌若夕本就不愉快的心情,骤然下沉,用力拧出他的耳朵,“你嫌自己的身体太好了是不是?”

该死!是谁让他这么不爱惜自己的?居然贸贸然冲出来淋雨?不想活了?

“疼疼疼。”凌小白疼得眼泪直冒,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会被她硬生生给扯掉,“娘亲,耳朵要掉了!要掉了!”

见他痛苦的样子不似作假,凌若夕这才勉为其难的松开手,鼻腔里发出一声冷酷的轻哼,手臂一挥,凌小白顿时被一股强大的气浪给掀翻,整个人犹如被龙卷风刮走,撞入了御书房内,里边传出砰地一声巨大声响,仅仅只是听这声音,就能感觉到有多疼。

黑狼幸灾乐祸的咧嘴笑了,看着揉着屁股趴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男孩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,活该!让你有事没事的做些让女魔头生气的事。

它绝不承认自己是在为了被他连累原地跳的事迁怒,绝不!

“娘娘?”卫斯理怔然凝视着眼前的女人,有些不可置信,真的是她?她真的出现了?那这是不是说明,她打算答应他们的请求了?心跳因为激动迅速加快,冰冷到近乎麻木的双手在身侧牢牢握紧,他明明激动得想要欢呼,却又害怕这又是一次自作多情,所以只能强忍着,用一种不安而又期盼的眼神,专注的注视着她。

不仅是卫斯理,这帮人的神情与他完全一样。

凌若夕嘴角一抖,她怎么有种自己被当作救世主的错觉?这些白痴要不要搞得这么夸张?

“娘娘,您……您还是不肯答应吗?”卫斯理颤声问道,嗓音低不可闻。

他们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,可如果连这也无法让她动容,他们还能怎么做?还可以怎么做?

凌若夕果断的拒绝以及展现出的冷漠,都让他心里愈发的不安,总觉得,若是无法在这个时候将她与南诏绑在一起,迟早有那么一日,她会离开这里,头也不回的将整个江山抛弃,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不安,卫斯理才会拼死也要求她点头。

凌若夕深深的凝视着他,不着急开口,她那高深莫测的视线,叫卫斯理的心跳又一次加速,噗通噗通的,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。

“摄政王一职,本宫接受,需要准备些什么?”她淡漠的嗓音冷不丁响起,但现场却是一片鸦雀无声,所有人跟傻了似的,呆呆的望着她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是他们的幻听吗?是他们的错觉吗?不然,他们怎么会听到娘娘亲口说出,愿意荣登摄政王宝座的话?

幸福来得太快,也太过突然,以至于这些大臣们,毫无半点反应。

“诶?”凌小白刚从地上爬起来,就听见了这样一番话,先是一惊,随后,他乐呵呵的笑了,哎哟,听说摄政王可是比皇帝还要大的官啊,这么说,娘亲的薪水不得翻一倍吗?

他仿佛已经看见了无数的银子朝自己飞奔而来的幸福画面。

黑狼一脸不忍直视的捂住了双眼,妈蛋!小少爷简直没救了!

“恩?”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,凌若夕拧起的眉头再度加深,深邃的黑眸晕染上了丝丝不悦。

卫斯理第一个回神,他机械的眨了眨眼睛,悬挂在睫毛上的雨滴顺势从他的面颊上落下,似喜极而泣的眼泪,“娘娘,您刚才说……说……”

他很怀疑自己是被雨水给淋傻了,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强烈的幻觉。

“我的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,具体的准备工作着礼部去办,另外,现任礼部侍郎,即日起,升礼部尚书,接管礼部所有事宜。”凌若夕淡漠的吩咐道,自从那一批朝臣被处决后,朝廷中不少职位纷纷空置,好在有她压着局面,又迅速的抽调下级官员弥补空缺,这才稳住了朝纲,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哪些官员有能力,哪些没有,她也看得一清二楚,既然想让她接下摄政王的位置,那么,她不介意先行驶这个位置所带来的权利。

卫斯理努力遏制住漫上喉头的欢呼,冷静!他必须要冷静!这种时候绝不能在皇后娘娘面前丢脸!靠着这个信念,哪怕他现在兴奋到想要尖叫,仍旧强忍着。

“是!”

“没别的事,你们全都散了吧,跪在这里好玩是么?”凌若夕随意的挥挥手。

但哪怕有她的命令,这些人却还是纹丝不动,她淡漠的脸蛋顿时又冷了几分,“怎么?你们还跪上瘾了吗?”

人群里,一道怯怯的声音低低响起:“娘娘,不是微臣不愿意走,而是这腿……麻了……”

一场轰轰烈烈的**,最后以众人感冒发烧、风寒入体结束,太医院的太医们纷纷行动起来,提着药箱子,马不停蹄的穿梭在各位大臣的府邸中,为他们诊治。

“啧,纯属有病。”凌若夕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发丝上的湿润,一边听着从宫外回来的太监的禀报,忍不住吐槽道。

太监没敢接嘴,这种话她能说,但不代表他也可以说。

“等太医回来,让他们去给那些宫人也看看。”凌若夕随意的吩咐了一句,丝毫不知道,她这没什么深意的交代,却为她收复了不少的人心。

至少这些原本惧怕她、恐惧她的人,心底多了几分敬重。

“娘亲啊,”凌小白趴在凳子上,双腿不停的在身后摇晃着,头顶上的呆毛跟着左右摇摆。

凌若夕将毛巾扔开,坐在软塌上,喝着小一特地为她熬的姜汤,“有事就说。”

“为毛你会突然间答应呢?明明你之前态度很坚定来着。”虽然凌小白很高兴,她能够官升一级,但是,他还是想不通啊,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,能够让她改变心思,对于从小就没能在她手里得到过甜头,没有说服过她一次的凌小白,这种事实在是让他羡慕嫉妒恨!他也想询问询问其中的缘由,说不定能总结出一套对付娘亲的办法呢。

等到下一次再被娘亲惩罚的时候,他就有法子对付她了。

璀璨的双眼熠熠生辉,他既好奇,又期盼的望着凌若夕,希望能从她的嘴里套出一点情报来。

“突然间想通了而已。”凌若夕含糊其辞的说道,并没有将真正的理由说出来。

“骗谁啊,才不会是这么简单呢。”凌小白打从心底不肯相信,一定还有更重要的原因,他抛弃了凳子,蹬蹬的跑到凌若夕身旁,蹲在地上,轻轻拉拽着她的衣摆:“娘亲,你就说嘛,说嘛,宝宝真的很好奇。”

“好奇心害死猫。”凌若夕直接无视掉他可怜巴巴的样子,漠然启口。

“可宝宝得不到答案会不甘心的。”凌小白据理力争,可他显然忘记了,论口才,十个他加起来,也不会是凌若夕的对手。

凌厉的眉梢朝上扬起,她幽幽一笑:“没关系,人都会有不甘心的时候。”

“……”嘤嘤嘤,娘亲太坏了,这算什么回答啊!

凌小白默默的在心底留下了两行宽带泪。

凌若夕答应群臣请求的消息,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整个皇宫,无数人在暗中欢天喜地的庆祝,无数人默默的向上天还愿,虽然天空还下着大雨,但这丝毫无法阻止众人的喜悦与激动,整个皇宫的气氛,一扫白日的凝重,多了几分喜庆。

就连居住在行宫中的深渊地狱的男人们也得到了消息,他们讨论了一会儿后,成群结队的往寝宫的方向飞来,想要问问这摄政王到底是个啥玩意,顺便向她表达恭喜,连带着抱抱大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