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8章 选男人入后院

第478章 选男人入后院

不少大臣在第二天光荣的在家养病,大多数是文官,至于武将们则是皮糙肉厚,虽然身体虚弱,但还是拖着病准时上朝。

即使脸上带着些许病容,但他们的精神却十分的好,说是容光焕发也不为过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人家里都添了丁,当了爹呢。

凌若夕在早朝上,宣布三日后举行科举,天下大选,另外册封摄政王的各项事宜全部从简,如今她正儿八经的成为了南诏国最尊贵的人,自然要为国库着想,该剩的就得剩,不该用的就别用。

前者,百官毫不反对,甚至举双手赞成,但后者,他们却不愿意了,毕竟,册封摄政王是一件大事,理所应当该大肆操办,祭天坛,享受万民的拥戴,至少不能比登基大典差啊。

但他们的反对到了凌若夕这儿,通通被驳回,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她说:“前些日子刚刚结束了战斗,国库空虚,大批的银子当作抚恤金赠与了阵亡的将士家属,你们认为国库还有多余的银两还操办隆重的大礼吗?银子必须要用在刀刃上。”

她苦口婆心的一番话,让大臣们听得自惭形秽,他们到现在才看明白,原来他们的皇后娘娘竟是这样一个勤工简朴的人,一直以来,他们都误会她了。

所以说,有时候误会就是这么美妙,凌若夕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份优点,成为了群臣们眼里、心里,最完美的存在。

“哦,对了,”在即将退朝前,凌若夕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事似的,再度开口,“既然本宫已为摄政王,那这后院,可不能太过寒酸,你们说是吧?”

一抹戏谑的暗光飞快的闪过她的眸子,话意有所指。

百官们顿时愣了,惊了,听娘娘的意思,该不会是打算……

“吩咐下去,全国收集美男子的画像,送入宫中,本宫要充实后院!”抛下这爆炸性的消息,凌若夕拂袖离开了朝殿,只留下这满殿里被炸得头晕目眩的朝臣,面色惊滞的站在原地。

那啥,他们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。

娘娘她居然要选男人进后院?这!这!这!可行吗?

大臣面面相觑,头一回在退朝后,还逗留在朝殿中,久久没有离开,但他们在原地冥思苦想了半天,还是没能想明白,最后一拍脑袋,索性打算将难题抛给智囊——丞相卫斯理。

正在府里养病的某丞相压根就想不到,在他第一次缺席早朝的时候,会发生这骇人听闻的事,以至于,当朝臣登门拜访,然后扭扭捏捏的把这件事说出来时,毫无心理准备的丞相大人,吓得直接从**滚了下去,仪态全无。

凌若夕可没管她的决定给这帮大臣带去了怎样的冲击,此刻,她正悠然的逛着御花园,淡漠的五官在朝阳下显得分外柔和。

“哟,凌姑娘。”某个被委托一路护送北宁国使臣安全离开边境的男人,终于在多日后回来,他的身影从高空降落,似笑非笑的冲凌若夕挥着爪子,一条小辫子在脑勺后边不停的飞舞。

凌若夕老早就察觉到了他的气息,自然也没感到意外,嘴角轻轻扬起一抹浅淡的弧线:“你回来得正好,跟我去清风明月楼。”

“诶?”他这马不停蹄的回来,难道凌姑娘不该问问这一路上发生了什么事吗?

“怎么?”见他面色有异,凌若夕挑眉问道。

暗水故作憨憨的笑了:“凌姑娘,你就不问问我有没有安全把人送走吗?”

凌若夕顿时像在看笨蛋一样看着他:“如果没有完成我的交代,你现在会毫发无伤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吗?”

她了解他,以暗水的个性,如果途中发生意外,又或者北宁国的队伍遭遇到埋伏,他绝不会摆出这么轻松,这么得意的表情,既然都已经猜到了,她问和不问有什么差别么?

“额,说得也对。”暗水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,妈蛋!他居然被凌姑娘给鄙视了,这不科学,为了找回尊严,他急忙道:“既然凌姑娘猜到,那是不是该犒劳我啊?我可是跋山涉水,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把那帮人安全送走的。”

“你可以回去歇着了。”凌若夕有些无语。

“啊?”这算什么犒赏?

“不是要赏赐吗?让你回房歇息,还不够?”凌若夕不悦的蹙起了眉头,她的话顿时让暗水有种自己在无理取闹的错觉。

就知道会是这样……

他无奈的耸耸肩,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一点也不累。”

“废话少说,走了。”脚尖在地面轻轻一蹬,身影凌空飞起,迅速消失在了天际,暗水急忙追了上去,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皇宫,大清早的,就造访了清风明月楼。

有了上次被凌若夕突袭的事后,小丫再不敢在睡觉时,衣衫不整,这次,他们俩刚刚从窗户外翻身而入,小丫立马就惊醒了。

“夫人。”她一把掀开被子,衣着整齐的跳到地上。

“我去,你睡觉居然还穿成这样?”暗水见鬼似的看着一身盛装打扮的小丫,有些风中凌乱。

“很奇怪吗?”小丫低下头,仔细的将自己的装扮打量了一番,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奇怪,非常奇怪!女人睡觉会连外衣也不脱的?这女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啊?暗水在心里腹诽道,却没有说出口。

小丫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,殷勤的替凌若夕沏茶,袅袅的茶香很快就在房间里弥漫开来,暗水用力嗅了嗅,感叹道:“好香的味道啊。”

“当然了,这是我特地为夫人准备的。”小丫骄傲的挺直了腰杆。

“你猜到我们今天会来?”这女人难道是凌姑娘肚子里的蛔虫吗?暗水觉得自己应该重新认识她,就这份预知的能力,她就值得自己重视。

“额……”小丫面颊一红,偷偷看了眼神色淡漠的凌若夕,这才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也不是啦,我只是担心夫人什么时候会突然到访,所以每天都会准备好这些东西,等到夫人来的时候,就可以用上了。”

她说得有些难为情,没有用尽全力去憧憬过一个人的人,永远不会懂,那种期待着对方的到来的心情是怎样的愉悦,或许这些事,在旁人的眼里很微不足道,也很傻,但对小丫来说,仅仅只是想到,对方会品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茶水,她就已经感到格外的满足了。

凌若夕微微一愣,抬起眼皮迎上小丫炽热的目光,心头有暖流涌入,这丫头,真的很重视自己啊。

冷峻的五官忍不住放柔了些许,她捧起茶盏,浅浅抿了一口。

“啊,夫人,小心烫。”小丫惊慌失措的说道。

“不会,很好喝。”只是一句微不足道的夸奖,却让小丫感到了幸福。

她羞涩的垂下了脑袋,带着哽咽的说道:“夫人能够喜欢真的太好了。”

“喂喂喂,这种小事有必要掉眼泪吗?女人啊,真是多愁善感。”暗水摇头晃脑的叹息道,看着小丫如此在乎凌若夕的样子,他的心里居然升起了一股极其陌生的悸动。

似是羡慕,又似是期待。

好想让这个丫头有朝一日也这么对待自己啊。

这个念头猝不及防的在他的脑海中出现,吓了暗水一跳,他用力的晃动着脑袋,呸呸呸,他这无缘无故的,怎么会产生这么要不得的想法?

凌若夕余光瞥见他那副古怪的表情,眉心一拧,这人又在脑补什么?

“对了夫人,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是不是有事情要吩咐我去做?你只管说,不论是什么事,我都会替夫人办得妥妥当当的。”小丫笑盈盈的说道,即使在经营了这么多天的青楼,但她对凌若夕的崇拜与感恩,却始终不曾减淡过,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愈发强烈。

这个人,是在她暗无天日的生命里,为她带来希望的人啊,她怎能不感激?

如果是为了她,哪怕豁出去这条命,她也心甘情愿。

“我的确有事要吩咐你去办。”凌若夕也没有矫情,有什么说什么。

小丫双眼蹭地一亮,这种被她需要着的感觉,让她的灵魂也忍不住兴奋起来:“夫人,你只管说!”

“我好像看到了一条忠犬。”暗水不忍直视小丫这副蠢萌蠢萌的样子,用手掌遮盖住自己的脸蛋。

“替我在京城里宣传一个消息,就说我在正式成为摄政王后,将会举行大选,挑选天下年轻俊朗、能力出众的男子,入主后院。”凌若夕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缓慢,但这番话,却让小丫和暗水吓了一跳。

“凌姑娘,你这是忽然受了什么刺激?”暗水惊呼道,她要是想要男人,多的是人愿意自动送上门好么?需要用这样的方式,闹得满城风雨不?

即使他生长在与世隔绝的山谷,但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,足够让暗水明了,这片大陆的任何事。

这里虽然信奉强者为尊,但说到底,还是男尊女卑的世界,可想而知,她这个决定,将会在这片大陆上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。

“夫人,您怎么会突然做出这种决定?”小丫脸色骤然大变,“这么做,会让夫人你的名誉扫地的。”

就算现在所有人都崇拜着她,仰慕着她,但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,一定会受到所有人的唾弃,所有人的指指点点,那样的后果是小丫不论如何也不愿意见到的。

凌若夕幽幽放下了手里的茶盏,寡淡的嘴唇缓缓扬起:“那又如何?”

铿锵有力的四个字,让小丫到了嘴边的反驳,彻底消失在了唇齿之间,她能够感觉到,凌若夕的坚定。

只要是夫人决定了的事,只怕这世上,难有人能够让她动摇吧。

心里这么想着,但一个人影却突然在她的脑海中闪过,不!还是有一个人可以做到的。

想到那人,小丫不自觉放轻了声音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夫人,那这件事要是被云族少主知道,他会不会生气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