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79章 意外的一对

第479章 意外的一对

闻言,凌若夕的睫毛微微一颤,她没有说话,沉默的坐在椅子上,但围绕在她身侧的气压,却骤然冰降。

暗水在暗地里怒其不争的瞪了小丫一眼,这女人根本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这种时候提起云井辰做什么?不知道他和凌姑娘一直处于冷战中吗?那人的名字,是凌姑娘心里的地雷,谁踩谁倒霉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暗水不想要见到小丫被惩罚,急忙开口替她圆场:“哈哈,其实这事也不错啊,凌姑娘想做的事,放心大胆的去做就行了,管那些人说什么呢。”

“可是,云族少主他……”小丫急切的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暗水狠狠踩了一脚。

咬牙切齿的声音糅杂着玄力,传入她的耳畔:“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,靠!要说你也看清楚情况行不行?别什么话都往外边蹦。”

他特地用了传音入密,只为了避开凌若夕。

小丫心头一慌,她完全忘了似乎云族少主和夫人正在躲避着对方这件事,这……她懊恼的咬住嘴唇,犹豫几秒后,竟朝着凌若夕九十度弯腰:“夫人,对不起,我说错话了。”

暗水眼前一黑,脚下踉跄了几下,差点栽倒在地上,这女人,脑子是被门给夹了吗?为什么会蠢到这种地步?她确定不是在火上浇油?

他完全不敢去看凌若夕的脸色,只感觉这屋子里冰冷的气息,就能够想象出,她此刻心里有多恼火。

妈蛋!她想找死,也别拖着自己啊。

小丫被他铁青的脸色吓了一跳,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似乎又说错话了,眼眶有些发烫,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。

“他怎么想,怎么看,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”就在暗水以为这次死定了的时候,凌若夕淡泊的话语,才平静的响了起来,她没有抬头,目光始终看着桌上的茶杯。

“可是,夫人明明很在乎……嗷!!”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脚趾就传来了一阵剧痛,小丫忍不住发生一声如同鬼哭狼嚎般的惊呼,疼得急忙抱住脚,在原地不停的跳动。

凌若夕嘴角一抖,看看疼得眼泪直流的小丫,再看看做了坏事的暗水,不知怎的,竟会觉得这样的他们,出奇的相配。

“别嚎了,好吵。”暗水掏了掏耳朵,十分鄙视的瞪了小丫一眼,这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就不能稍微长点眼力吗?要不是自己聪明的用这种方式转移话题,她绝对会被凌姑娘给惩罚的。

笨死了!

明明心里抱怨着,但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,他眼眸中浮现的,竟是一片宠溺之色。

凌若夕在一旁兴味的眯起眼,哟,好像被她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,她努力回想着暗水和小丫之间的来往,可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,他们二人似乎都没有太过深入的接触与交流,但暗水情愫暗生的样子,她绝不会认错。

有趣,果然有趣啊。

“你!你好端端的踢我做什么?”小丫心里委屈极了,任谁被无缘无故的踹了一脚,都会生气吧?要不是因为他是夫人的下属,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的。

暗水暗暗磨了磨牙,这女人脑子真的进水了吗?这种事能别嚷嚷得这么大声么?怕别人听不见是不是?

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,一个暗藏怒火,一个鄙视轻蔑。

凌若夕瞅瞅小丫,再看看暗水,顿时乐了,就连心头那丝丝黑暗的情绪,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,她索性捧着茶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打算看戏。

和暗水瞪了许久后,小丫终于败下阵来,她用力揉了揉发酸的眼睛,在心头哼哼道,好女不和恶男斗!

她再度将注意力投递到凌若夕的身上,却诡异的发现,她居然在自在的品茶?像是完全没注意到他们俩之间的电闪雷鸣似的。

“夫人……”小丫有些尴尬的动了动嘴角,哎呀,在夫人面前和人斗气这种事真是太丢脸了。

“你们继续,我围观,别在意我,当我不存在就是了。”凌若夕戏谑的说道,话语里暗藏暧昧,听着好像他们正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一样。

小丫面颊爆红,眉宇间浮现了属于少女的羞涩,“夫人,您说到哪儿去了?我和他才没有什么话好说呢。”

“没错,凌姑娘,我和这女人八字不合,哼,这种笨蛋,谁碰上谁倒霉。”暗水急忙出声,努力想要撇清关系,装作不认识小丫。

“你说谁是笨蛋啊?”小丫怒从心起,她笨吗?她笨吗?

“谁答应就说谁,我又没指名道姓,你干嘛这么自觉的对号入座啊?”暗水坏笑道,他的口才可是跟在凌若夕身边一天天磨练出来的,用来对付一个小丫头片子,绝对是绰绰有余。

小丫气得抡起拳头就想往他身上砸,可她那点力气,对暗水而言,就和挠痒痒没什么分别,完全感觉不到疼的,两人在这屋子里追逐起来,时不时还能听到,暗水捉弄他的声音。

看着这一幕,不知怎么的,凌若夕竟不可遏止的回想起了曾经云井辰还在她身边时的画面。

那时的他也是这样,总说着让她生气的话,惹得她无法保持冷静,一次次动手,一次次斗嘴,现在想来,呵,那些她以为早就忘记的回忆,竟成为了现在最甜蜜,最苦涩的负担。

手掌黯然握紧了茶杯,透过杯子里袅袅升起的白雾,她恍惚的仿佛见到了那人妖艳的身影。

想要见他,想要知道他的近况,这样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激烈。

握着茶杯的手指泛起了一阵青白色,直到小丫跑累了,停下来,凌若夕才缓缓松开手,但茶杯的轮廓却已在她的掌心留下了淡淡的印记。

“你们不跑了?继续啊,反正我很久没看热闹了,这种打情骂俏的画面,我是最喜欢看的。”她抬起眉梢,似笑非笑的说道,内敛光华的眸子,深邃如海,让人看不见里面蕴藏着的真实情绪。

小丫的脸蛋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,她急得跺跺脚,“夫人!”

“行了,别嚷嚷,以为我多想被人误会和你的关系啊?”暗水很不爽她这副极力想要撇清关系的样子,不屑的瘪瘪嘴,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
“你说什么?”这男人简直太可恶了!

“哼,我不和你斗嘴,掉身份。”暗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,将目光从小丫的身上收回,看向凌若夕:“姑娘,咱们回宫吧,在这地方呆太久,人会变傻的。”

他绝对是在挑衅!小丫气得牙痒痒,却偏偏拿暗水没什么办法,论武力,她不行,论口才,她更不行。

凌若夕微微颔首,“小丫,我刚才吩咐你的事,你都记住了吗?”

“恩。”说到正事,小丫的神色不自觉变得严肃起来,她重重点头:“记住了。”

夫人交代的事,她怎么敢忘记?

“去办吧,记住,要用最快的速度,把这个消息传遍京城。”她要让那个属老鼠的男人亲耳听到风声,主动现身在自己的面前。

既然他处心积虑的替她着想,她要是不好好的回报一番,可不是对不起他的一腔好心吗?

交代完事情后,凌若夕这才起身下楼,步伐缓慢的行过木梯,下方,是空荡荡的大堂,热闹的舞台此刻人去楼空,桌椅孤零零摆放在大厅里。

她神色微微一变,“我还记得那天晚上,我就是在这里见到云旭最后一面的。”

纤细的手指指了指大堂中央的空地。

她淡漠的一句话,却让暗水嬉皮笑脸的神色顿时化作无形,一股淡淡的悲伤缠绕在两人的身边。

云旭,这个名字是他们心里的一根刺,即使拔掉,也会留下永生难忘的伤疤,那是他们第一个离开的同伴。

“他现在只怕在天上过得有滋有味吧?”暗水故作轻松的笑道,不愿让气氛变得这么低迷。

人总是要往前看的,那些离开的人,那些或痛苦或快乐的曾经,只要记在心里就够了。

“呵,或许吧,谁知道呢?”凌若夕摇摇头,很快就从这低沉的情绪中恢复,她不喜欢伤春悲秋,云旭的死,她会牢牢记住,在她的心窝里,有那么一个地方,是为他留着的。

两人离开了清风明月楼,却并不着急回宫,反而在街头悠闲的闲逛起来。

“是你!”突然,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凌若夕隐隐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,当即停下了步伐,转身看去,只见那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,此刻正用一种愤慨的视线瞪着自己。

“姑娘,你什么时候又得罪人了?”暗水偷偷问道。

凌若夕白了他一眼:“你认为这种事可能吗?”

她从不主动挑衅任何人,但她也绝不会无缘无故受人的非议。

“这位姑娘,你有事吗?”她冷声问道,漠然的目光,让女人顿时有些害怕。

但想到这人对自己见死不救的事,那丝丝恐惧,立刻就被愤怒取代:“哼,上回就是你见死不救,看到街上有人摔倒了也不肯扶一把,你这人太可恶了。”

想想自己刚刚在那白发男人身上受到的委屈,再看看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,她心里的那团火愈燃愈烈。

要是凌若夕知道,这个莫名其妙冲出来指责自己的女人,其实是在迁怒,她绝对会哭笑不得。

“哦,原来是凌姑娘没扶你一把,所以你现在秋后算账来了?”暗水恍然大悟,从这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“是啊,就是因为她,我好不容易采到的药草,被雨水打湿,用不上了。”还害得她调头回去重新采了一次。

“这位不知名的姑娘,南诏有规定见到摔倒的人必须要上前搀扶吗?”凌若夕蹙眉问道,凛然的气势不怒而威,她什么也没做,甚至于就连语调也始终是平缓的。

可偏偏,就是这样反而让女人有种压力山大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