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1章 黑狼悲催的一天

第481章 黑狼悲催的一天

“本宫没有那么多的时间,浪费在等待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。凌若夕沉声说道,言语极其犀利,“按本宫的话去做。”

她愿意接手摄政王的位置,为的,不过是那个男人,如今为了逼出他,她不介意做出这离经叛道的事,哪怕结果极有可能是遭受到无数人的非议,她也在所不惜。

见凌若夕心思坚决,卫斯理也只能勉强点头答应下来,“是,微臣会同礼部商量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说完,凌若夕牵着儿子,自顾自的走了,徒留下卫斯理一个人,苦笑着站在原地,他实在不明白,究竟是因为什么样的理由,迫使她这么着急想要广收天下美男进入后宫,难道是因为娘娘她一个人太寂寞了吗?这个念头忽然浮现,但立马就被他给压了下来,他怎么能在暗地里这么去想皇后娘娘呢?她的一举一动必定是另藏目的的。

“卫大人,你在想什么?”于老在后边远远的就瞧见凌若夕和卫斯理交流的画面,等到她离去后,才走上前来问道,“是不是娘娘有什么事吩咐你去做?”

“恩,娘娘她说明日就要发布榜文,向各地征收美男的画像,送到宫里,举行大选。”卫斯理解释道,“本相真的很担心,这段日子京里已经有不少的流言蜚语传开了,如果娘娘一意孤行,他日,会被人戳脊梁骨的。”

这片大陆从未有过一个女子公然举行选秀的前例出现过,可想而知,这件事会造成多大的轰动。

“哼,娘娘岂是他们能够议论的?”于老早就成为了凌若夕的死忠,在他看来,只要是她的决定,就不会有错,哪怕错了,那也是旁人的错。

卫斯理连连苦笑,这于老先前还对皇后娘娘各种不满,各种戒备,现在倒好,一转眼就变成她的簇拥者了,他暗暗摇了摇头:“本相刚才已经答应了娘娘,待会儿就要同礼部商议这件事的具体计划,于老你先忙,本相暂且告辞了。”

他略一拱手,尔后,便拂袖离去了。

回到寝宫时,凌小白还想着凌若夕刚才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,小脸上写满了困惑。

“小黑,你说纳人是什么意思啊?难道娘亲她要找更多的人进宫吗?这样的话,会增加好大一笔开销的。”或许后面的话才是他想要表达的重点。

趴在他怀里的黑狼,舒舒服服的躺平在他肉嘟嘟的胳膊上,享受着凌小白的按摩,窄窄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看上去惬意极了。

“唉?你干嘛不说话?”凌小白用手指戳了戳它的肚子,对小伙伴无视自己的行为各种不满。

“吱吱吱。”白痴,纳人的意思是女魔头要选夫,选夫懂吗!黑狼白了他一眼,以此来表示内心的鄙视。

“连你也不知道吗?”凌小白将它的叫声彻底误解,靠着自己的理解翻译成了另外的意思,小嘴轻轻撅起:“小爷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,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。”

“吱!”回应他的,是黑狼迅速跳起,一爪子回来的攻击。

凌小白赶紧朝后仰去,避开它的攻击,“切,小爷又不是吃素的,哼哼哼,就凭你也想伤到小爷?做梦去吧。”

他做了个鬼脸,趁黑狼怒火中烧时,立即跑开。

“吱吱吱!”站住!我要挠死你!黑狼一边大吼大叫,一边追逐在他的身后,它没有动用玄力,纯靠体力,与凌小白在寝宫外的花园里来回绕着圈圈,孩子清脆悦耳的笑声,不断的从殿外传入,正在饮茶的凌若夕眉头微微皱了皱,抬眸看去,就看见凌小白被黑狼整个扑在地上满地打滚的蠢萌画面,嘴角轻轻一抖。

看样子,她应该加重小白的训练量了,居然连一个黑狼也对付不了?

“啊切!”凌小白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,小手用力揉着鼻尖,“刚才好像有谁在骂小爷。”

“吱吱。”白痴,黑狼挠了他几爪,才吧唧一声跳了起来,它抬头挺胸朝着寝宫走去,它得问问女魔头,选夫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,她不知道这么做,会让少主难过吗?对少主来说是一种背叛吗?

虽然黑狼这些日子一直跟随在凌若夕母子俩的身边,但在它的心目中,最重要的人永远是云井辰,那是它的主人,是无可替代的,所以,如果女魔头胆敢背叛他,对不起他,它得为主人找回尊严,捍卫少主的地盘。

黑狼带着一身杀气腾腾的气势跳过门槛,可当它真的见到慵懒倚靠在软塌上,气场全开的凌若夕时,想要找她算账的念头忽然减淡了几分。

那什么,貌似自己和女魔头完全没有可比性啊,这要是动起手来……联想到凌若夕对待敌人的狠厉手段,黑狼冷不丁打了个机灵,它慢吞吞转过身,想要逃离,想要淡化自己的存在。

盘问和报复什么的,还是让少主自己来做吧,它只是个打酱油的,没必要把自己牵扯进去。

凌若夕老早就看见了它,只是一直没吭声,打算看看它这鬼鬼祟祟的,究竟是想要做什么,可它居然刚进屋,又想离开?脑子被门给夹了么?

“小黑。”冰凉刺骨的声线从后方飘来。

黑狼刚挪开的步伐骤然僵住,它尴尬的转过身,“吱。”

“你想做什么?”凌若夕悠悠放下手里的茶杯,挑眉问道,她实在很好奇。

黑狼拼命摇晃着脑袋,像是要把头从脖子上给晃下来似的,它没想做什么,什么也没想,真的!它极力摆出一副纯良、懵懂的表情,试图蒙混过去,但凌若夕是什么人?就它的演技还想在她面前施展?可能吗?

嘴角划开一抹戏谑的弧线,她笑道:“让我猜猜看,你是打算替你的主子打抱不平?想要找我来讨要说法的?”

卧槽!简直是神了,为毛她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?黑狼吓得浑身的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,像是一团刺猬。

“看样子被我猜中了?”深幽的眼眸里精芒忽闪,她刚才有听到花园里凌小白和它的对话,联系起来自然能够猜到黑狼的来意。

“吱吱吱。”不是的,它才没有这种想法呢,黑狼赶紧摇头。

“你觉得,我的所作所为是错的?恩?”凌若夕缓缓从软塌上起身,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几乎把自己害怕到缩成一团的黑狼,“我应该在他离开后,为他茶不思饭不想,一辈子抱着所谓的回忆度过?”

嘤嘤嘤,女魔头好可怕,少主,救命啊。

无意中戳中凌若夕逆鳞的黑狼终于体会了一把水深火热的滋味,这种感觉绝对是一种煎熬。

“小黑,你最好记住,你已经被他送给小白了,你的心该站在那边,你必须清楚,明白吗?”凌若夕加重了口气。

黑狼哪里敢反对?哪里敢流露出丝毫的怨言?它只能可怜巴巴的缩着脑袋,不住点头:“吱吱。”

见它这么乖巧,凌若夕心头的怒火才勉强消散,重新坐下后,她捧起了一旁的茶盏,润了润喉咙,茶香四溢。

黑狼小心翼翼的瞥了她几眼,确定自己暂时安全以后,才偷偷摸摸的往后边退去,试图逃离这个寝宫,它真笨,干嘛好端端的去挑衅她?

凌若夕知道它的动作却没有想过要阻止,任由它落荒而逃,刚逃出寝宫,黑狼一头就撞在了凌小白的小腿上,眼冒金星,身体踉跄着不断后退,差点一屁.股摔倒在地上。

凌小白奇怪的看着像是喝醉了酒的黑狼,头顶上冒起一个豆大的问号:“你肿么了?”

人家被女魔头恐吓了!黑狼在心头腹诽道,在凌若夕那儿受到的惊吓,让它在见到凌小白以后,各种不爽,就算是神兽,也是会有迁怒的情绪的。

凌小白莫名其妙的承受了它的怒火,神色愈发茫然:“小爷惹你了啊?干嘛瞪小爷?”

“吱吱!”滚粗,姓凌的没一个好东西,黑狼索性坐在地上,爪子捂住自己的脸蛋,无声的默哀着它这悲催而又苦逼的生活。

用过午膳,凌若夕盘膝坐在软塌上静静修炼,凌小白则是坐在一旁,一边往嘴里扔着瓜子,一边欲言又止的注视着她,像是有什么话想说,却始终没有说出口。

而黑狼则不知道跑到哪个旮旯里,疗伤去了。

他犹豫了好一会儿,还是没敢问,究竟纳人是什么意思,当暗水兴冲冲准备进入寝宫问问凌若夕这则在皇宫里传遍的消息时,却抢先一步被凌小白给拽住。

“小爷有事要问你,跟小爷走。”凌小白在寝宫的大门口把他给拦了下来,拖着人狂奔出了花园,在不远处的一堆山石后,他才松开手,做贼似的张望了四周一眼,确定没人后,才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娘亲说的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额?”暗水有些发愣,这么浅显易懂的话,小少爷居然不知道?难道说凌姑娘的决定并没有告诉给他吗?他在说和不说之间做着挣扎。

凌小白却等得十分着急,忍不住催促道:“你倒是说话啊。”

“小少爷,这种事你还是亲口去问凌姑娘吧。”凌姑娘没有告诉他,万一自己说出来,指不定会被秋后算账,暗水不想激怒凌若夕,更不愿意为这种小事给她给惦记上,所以打算把凌小白给糊弄过去。

凌小白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:“小爷要是敢问娘亲,那还用得着来问你吗?”

他不就是不敢亲口问凌若夕,才打算从旁人嘴里打听到确切的消息么?

暗水这才明白,搞了半天,是因为他比凌姑娘好说话,所以小少爷才会特地问他啊。

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呢,还是该难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