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2章 嫉妒与理智

第482章 嫉妒与理智

“说话啊。凌小白被他的沉默搞得有些恼火,搞什么嘛,不就是问他一件事么?干嘛一直都不说?玩什么神秘啊。

暗水笑笑:“小少爷,你真的想知道?”

“废话,小爷要是不想知道,干嘛问你?”凌小白觉得他真傻。

暗水忍俊不禁的笑了,唔,把这件事告诉给小少爷,说不定凌姑娘会头疼,他就能够坐在一边看戏了!在秋后算账和看热闹之中,暗水犹豫了半天,才做出了选择,他坏笑着,朝凌小白勾了勾手指。

后者疑惑的将脑袋蹭了过来,竖起耳朵准备倾听。

“纳人的意思就是,凌姑娘准备选夫,替小少爷你找后爹啊。”暗水轻声说道,泛着戏谑光芒的眼睛,不停的打量着凌小白的神色。

他的脸色从错愕到了然,最后定格为了郁闷。

“这么大的事,娘亲怎么没有告诉小爷?”为什么要把他隔离在外边?

喂喂喂,这才是他关注的重点吗?暗水有些跟不上凌小白的思维模式,他还以为他会更在意自己即将多出来一个爹爹这件事来着。

“大概是因为凌姑娘没想好怎么给你说?”暗水猜测道。

“哼,不行,小爷得去问问娘亲。”凌小白迈开双腿,朝着寝宫狂奔过去,暗水则悠哉悠哉的跟在后边,到了寝宫,他不着急进去,反而是靠在花园旁的宫墙上,竖耳偷听里面的谈话,以他的修为,自然能够将寝宫内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。

凌小白蹬蹬的跑进大殿,一溜烟蹭到凌若夕身旁,小脸气鼓鼓的,“娘亲!娘亲!”

凌若夕撤去体内运转的玄力,轻轻睁开了眼睛,“凑这么近做什么?”

手掌将凌小白的脑袋抵住,用力推了一下,凌小白顺势后退,保持着半跪的姿势,双手放在膝盖上,紧紧的盯住她,也不说话,像是在等待凌若夕自个儿认错似的。

可他的如意算盘没能成功,比耐心,凌若夕是他的祖宗,她慢悠悠整理了一下衣袖,缓缓站起身,整个过程,是连一个正眼也没往凌小白的身上投去,仿佛当他不存在似的。

可恶!娘亲绝对是故意的!凌小白用力握紧拳头,鼓鼓的腮帮像两个小气球,煞是可爱:“娘亲,你就不问问宝宝为什么生气吗?”

都当着她的面把暗水带走了,用脚丫子想也能想出来,各中的理由,她还有必要问吗?凌若夕在心底腹诽道,深邃的眸子,闪过一丝笑意。

“娘亲,不要无视宝宝的存在!”凌小白气得脸色涨红,“宝宝在和你说话呢。”

“行,那你在生气什么?”凌若夕顺势问道,像是受不了他的骚扰才勉为其难问出口似的。

凌小白幽怨的瘪了瘪嘴,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孩子,娘亲什么事都瞒着他,到了现在还不肯说实话,实在是太可恶了!

“娘亲,你为什么不告诉宝宝,你要给宝宝找一个爹啊?”她不说,他就自己亲口问。

“你迟早会知道。”更何况,她的初衷并不是真的给他找一个后爹,只不过是一种逼迫的手段,想要向那个无故消失的男人施加压力而已。

凌小白气上心头,“可是,你应该告诉宝宝的,宝宝可以替娘亲参谋,替娘亲出主意。”

好歹那人将来也会是自己的后爹,他怎么说也得提前知道啊。

凌若夕眉梢一挑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你替我出主意?说说看。”

“宝宝得替娘亲把关,万一那人对娘亲不好,就不能要,万一那人没有钱,也不行……”凌小白伸出手指,开始细数自己的种种要求。

“恩,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。”凌若夕微微颔首。

“是吧?所以娘亲,到时候宝宝跟着你一起,替你出谋划策。”凌小白斗志激昂,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肩负的重担!才不能把娘亲随随便便就给交出去呢。

凌若夕看着他这副豪气万丈的样子,顿时哑然失笑,“可以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凌小白本来以为自己会被拒绝,甚至他早就做好了和凌若夕抗争到底的准备,哪儿想得到,她这么轻易就肯松口,心里别提有多意外,多高兴了。

凌若夕点点头:“是啊,你的要求,娘亲怎么会不满足?”

手指宠溺的刮了刮他的鼻尖。

习惯了凌若夕平时的强势与霸道,她突然间变得柔情万种,反倒让凌小白各种无法适应,他羞涩的红了面颊,小脑袋轻轻垂下,似乎有一缕缕热气,从他的头顶上升起。

第二天,皇宫招贴出的榜文惊动整个南诏,虽然最初有流言传开,但百姓们却只把这则消息当作是茶余饭后的笑话来听,根本没放在心上,毕竟,一个女人公开选夫,这简直超出了他们所能接受的范围,可谁会想到,这事竟是真的?

“皇后娘娘是疯了吗?真的要从天下人中选夫?”

“该不会是因为皇上的失踪,所以自暴自弃了吧?”

……

聚集在皇榜前的百姓交头接耳的议论着,有人支持,有人反对,有人无所谓,大多支持凌若夕的,都是些女子,她们希望着她能够改变女人的地位,让女人也能够享受与男子同样的权利。

“皇后娘娘不愧是咱们的表率,哼,有娘娘在,看哪个臭男人还敢随随便便纳妾,逼急了,咱们就自立门户,学娘娘选夫!”

“就是啊,娘娘做得真棒。”

女人们在暗地里替凌若夕点赞,拼命加油助威。

也有进京参加科举的学子,写书反对凌若夕的这个决定,声称她破坏了南诏国的国风,只可惜这种书甚至没能传入皇宫,就被发现的妇女们撕成了碎片,连带着,那名学子也受到了无数女人的白眼,只能灰溜溜躲在客栈里,不敢出去。

凌若夕选夫的事在南诏国愈燃愈烈,几乎所有人开口闭口所谈论的都是这件事,云井辰即便闭门不出,以他的耳力,也能够听到屋外街道上时而响起的谈话,他孤身站立在前院中,参天的梨花树,在风中散落下美丽的花瓣。

景色虽然美轮美奂,但他的心情却始终低级,神色黯淡。

她真的这么做了,她真的要公然选夫了!云井辰不论如何也无法说服自己坦然的去祝福她寻找属于她的幸福,心窝里被关着的那头名为嫉妒的野兽,此刻已经伸出了最凌厉的爪牙,想要见她,想要阻止她,可偏偏理智又把这股冲动压制得死死的。

他的心似乎被分做了两半,一半正在拼命怂恿他冲进皇宫,去见她,另一半则不停的告诉他,他既然选择了放手,就应该默默的祝福。

“咦?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女人提着刚刚打包好的药包从大门进来,一眼就看见了傻站在梨花树下的男人,惊呼道。

云井辰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,对外界的一切毫无任何的反应,充耳不闻。

女人不满的哼了两声,走上前,想要去推他,惹起他的注意,可她的手却在即将触碰到他的手臂时,被他侧身躲开,突兀的停在半空。

云井辰不悦的盯着眼前这个屡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,警告道:“姑娘,请自重。”

“什么嘛,谁让你刚才无视我的?”女人气恼的说道,她又没有错,明明是他自己没有礼貌。

云井辰不愿同她多谈,直接下了逐客令:“姑娘,门在那边,慢走不送。”

“喂!你这人怎么这样?我好心好意的给你治病,替你熬药,你居然要赶我走?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女人气急败坏的指着他的鼻子开骂。

云井辰神色不变,就连以前时常挂着的惯有笑容,此刻也化作了冷漠,“这是我的事,与你无关,不需要你多管闲事。”

他从来没有开口向她求助,更没有请求她出手医治自己,是她自作主张的试图闯入他的生活里的。

女人气得哇哇大叫,只是任由她如何撒泼,也没能够换来云井辰半分的动容,他极其冷静的站在原地,如古井般的双眼,平静的凝视着她,没有丝毫的波澜。

在他的注视下,女人渐渐恢复了平静,她气恼的将药包扔到地上,“我不理你了,真以为我喜欢拿热脸贴你的冷屁.股吗?混蛋!”

说着,她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大门,木板门被她重重合上,声响巨大。

云井辰看也没看地上洒出来的药材,她的这些药他从没有喝过,每一次她煎好放到一旁,在她离开后,都会被他倒掉,因为他知道,这些药只能治标,根本无法治好他的伤势,他也不愿意欠一份人情。

云井辰抬脚回到房间,盘膝在木板**坐下,三千青丝堆散在他的前胸后背,他闭上眼,想要用修炼的方式静心,但不论他如何努力,心头的那抹烦躁与妒火,始终不能熄灭。

“噗——”玄力震伤了筋脉,一口淤血笔直的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,俊朗的面容,此刻憔悴得如同一张白纸,他抬起手臂,若无其事的将嘴角的血渍擦掉,似是早已经习惯了。

“若夕,你这是想把本尊逼疯吗?”她明明知道的,自己就在京城里,明明知道的,他不会离开她太远,明明知道的,他一直在暗中默默的关注她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她偏偏还要这么残忍?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刺激他?

云井辰黯然握紧拳头,鬼斧神工的五官此刻紧绷着,隐忍的怒火不断在他的眸子里攒动。

早朝,礼部连夜赶出了一份折子,上面清楚的写着有关大选的各项事宜,虽然没有过这样的先例,但每年帝王的选秀流程,礼部十分清楚,他如法炮制了一份,只不过将选女人变成了挑选男子。

先从各地方收集画像送到宫里,再由礼部筛选,那些身份、背景、长相、气质不符合的,将会被剔除,留下的,再由凌若夕进行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