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3章 组团逛街

第483章 组团逛街

凌若夕仅仅只是草率的翻看了一遍折子里的内容,并没有提出更改的要求,只吩咐抓紧时间去办,比起选夫的过程,她更在意的是时间,毕竟,她真正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逼出某个搞消失,玩骑士精神的男人而已。

新上任的礼部尚书有些意外她的好说话,在他的印象里,皇后娘娘可从来不是好相与的,还以为这次会被她各种挑刺呢。

“尽快,这是本宫唯一的要求,懂么?”为了让他把这个要求放在心上,凌若夕在退朝前,还特地提醒了一次。

礼部尚书战战兢兢的点头:“微臣记下了,请摄政王放心,微臣会尽心办事的。”

嘤嘤嘤,他一点也不想和摄政王正面交流啊,好可怕有木有?

退朝后,凌若夕也不着急回御书房,反而是换下朝服,打算去清风明月楼里逛一圈,顺便看看京城内的动态。

凌小白一见她拿出以前的墨色便装,双眼蹭地发亮:“娘亲,你要出去啊?”

“恩。”凌若夕也没隐瞒,一边系着腰带,一边点头。

凌小白赶紧舔着脸殷勤的替她找发带,找钱囊。

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,说吧,你又想干嘛?”他是她生出来的儿子,心里头在想些什么,难道她真的不知道么?她不过是没有直接揭穿而已。

“哎哟,娘亲,你懂的。”凌小白扭扭捏捏的搓了搓手,脸上讨好的笑变得愈发明艳,看得凌若夕脑勺后黑线道道。

“行了,不就是想出去吗?没说不带上你。”成天把他关在宫里也不是事,这次凌若夕爽快的答应了凌小白的请求,意外的好说话。

原本还以为自己要磨很久的凌小白愣了愣,傻乎乎的转身去看门外的天色,这天上没下刀子啊,娘亲今天怎么变得这么温柔,这么善解人意了?直到头顶上一个爆栗炸开,他分散的思绪才蓦地回笼,双手紧紧搂住脑袋,次奥,好疼的。

“东张西望做什么?该出发了。”凌若夕自然的收回了手臂,丝毫没有把凌小白委屈、幽怨的表情放在心上,反正他耐打耐摔,这点小打小闹,不至于真的伤到他。

听到要立刻出发,凌小白也不生气了,眼底的泪花瞬间消失,变脸变得比翻书还要迅速,小手挽住凌若夕的胳膊,头顶上的呆毛跟着左右晃动:“哎哟,娘亲,快快快,不抓紧时间待会儿天都得黑了。”

“……”现在才是早上好么?凌若夕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对凌小白的急切有些失笑。

不仅是他,就连跟着他的黑狼,也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,两人恨不得立马长上一对翅膀,以最快的速度飞出去。

路上,暗水和两名深渊地狱的男人正有说有笑的在花园里捉弄着宫女,还没靠近呢,就听见他们三个大老爷们调侃人家的声音。

凌小白不满的撅起了嘴巴:“娘亲你看,他们在吃窝边草!”

“你这话从哪儿学来的?”凌若夕还真惊讶了,这话她貌似从没在他面前说过,一个快到七岁的孩子,知道窝边草是啥意思么?

凌小白不安的缩了缩脑袋,哎哟,他好像说错话了。

“恩?”凌若夕眸光微冷,危险的尾音让凌小白和黑狼同时身体一抖,像是被吓得打了个哆嗦。

反正早死玩死都得死,长痛不如短痛!凌小白硬着头皮解释道:“是宝宝在落日城的时候,听隔壁的那些大娘们说的。”

“少把那些不该你知道的东西记在脑子里,知道了吗?”凌若夕幽幽叹息道,手掌用力揉搓了一下他的脑袋,直到揉成鸡窝,她才肯收手。

两人的谈话打断了暗水他们调戏的兴致,一个两个乖巧的站在原地,哪里还有刚才的肆意?就跟见到猫的老鼠一样,乖得不得了。

黑狼趴在凌小白瘦弱的肩膀上,冲着他们三个特鄙视的翻了个白眼,什么嘛,有贼心没贼胆,一见到女魔头就怕成这样,没用!

它完全忘记了,就在昨天,它自己的所作所为貌似也没比暗水等人好到哪里去,不过是一个半斤,一个八两而已。

“凌姑娘。”暗水率先打破了这略显诡异的气氛,讪讪的笑笑,手指不安的玩弄着小辫子。

宫女早已经哆哆嗦嗦的跪在了地上,“奴婢拜见摄政王,拜见小少爷。”

“起来起来。”凌小白气势十足的罢了罢手,那副贵气十足的样子,让暗水三人看得暗暗发笑,没想到这小少爷演起戏来,还像是那么回事啊。

得到了他的回应,宫女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,然后埋着头,就跟身后有鬼在追似的,飞奔着离开了花园。

暗水摇头晃脑的感慨道:“凌姑娘你看,你这都把人给吓成什么样了?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呢。”

他的调侃没让凌若夕动怒,反而让凌小白不干了,“你干嘛这么说娘亲?娘亲又没做什么,是那位大姐姐自己胆子小好不好?娘亲这么温柔,这么友善,才不吓人呢。”

温柔?友善?暗水好像听到了两个不得了的词语,他茫然的将凌若夕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,但不论他怎么看,也没能从她的身上看到一丁点和这两个词搭边的气质。

小少爷该不会是眼睛被唬住了吧?大白天的,怎么说起梦话来了?

“这么早不在房里睡懒觉,跑来这儿勾搭女人?不错啊,挖墙脚都挖到我身边来了。”凌若夕不阴不阳的开口,语调古怪到让人难以猜透她究竟是生气还是没生气。

暗水立马从错愕中回神,手掌讪讪摸了摸脑袋,“凌姑娘,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,而且我也没做什么,就是碰巧遇上,随便聊聊。”

他就算是有这份心,那也要有支撑这心思的胆量啊,就她身边的人,他敢出手吗?又不是嫌命长了。

“如果对人家有兴趣,是认真的,我没有任何意见,不过,暗水,你得记住,如果你仅仅是因为一时的情趣,伤害了人家,到时候别怪我不认人。”她最讨厌的就是玩弄感情的人,不论男女,如果只是因为兴趣,没有必要去招惹对方,如果是认真的,那就得拿出态度和真诚出来,别像是某个男人一样,在私自闯入了她的世界后,又莫名其妙的玩什么失踪。

手掌轻轻碰了碰胸前的衣襟,里面藏着的黑色绢帕里,包裹住的是那缕被她偷藏起来的白发。

暗水挨了一通骂,也没生气,这件事不管怎么说,他都有错,最大的错就是没算到会被凌姑娘亲眼撞见,看来下次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行。

“凌姑娘,你这一身衣服,看样子是要出宫啊?”为了避免凌若夕更多的说教,暗水赶紧转移话题。

地狱深渊的同伴则缄默的站在他身后,把自己当作雕塑,也不吭声。

“恩,出去走走。”凌若夕毫不隐瞒。

“那带上我呗,反正待在宫里也没什么事可以做。”暗水自动请缨,这皇宫虽然处处鎏金,奢华美丽,但待得久了,也就闷了,对于习惯了冒险,习惯了杀戮生活的他们而言,这个太过安逸的场所反倒是让他们不太适应。

暗水一心想着,只要跟着凌若夕出宫,以她招惹麻烦的体质,那一定会遇上什么事。

他的建议同时也是身后这两个大男人的心里话,他们也想跟着出去啊。

“那就一起,顺便去把大家都叫来,让他们出宫转转。”凌若夕大手一挥,打算组织所有人来一次大部队的逛街。

得到消息的众人,在一刻钟内全部赶到了御花园,密密麻麻的人群,看上去极为壮观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在聚众闹事呢。

凌若夕没打算带着这么多人一起走,在离开皇宫后,她立即交代,让他们自由活动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但前提是,不能在京城里引起太大的**,以及不好的影响。

这些人答应得十分爽快,几乎是拍着胸口向她许下了承诺,很快,浩浩荡荡的人群就朝四周分散,到最后只剩下小一、暗水、小豆子还跟在她身边,寸步不离。

“师姐,咱们现在要去哪儿逛街啊?”小一虽然很好奇周遭的一切,但他更在乎的还是凌若夕,反正不管去哪儿,跟着师姐就行了。

“去男人最爱的地方。”凌若夕意味深长的睨了暗水一眼,那充满了打趣与戏谑光芒的眼神,让暗水有些摸不着头脑,凌姑娘干嘛突然对他放电?难道是看上自己了?

他天马行空的想象着,一想到这种可能性,愣是被吓得浑身冒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。

凌若夕虽然容貌出众,身手出众,性格也极其特别,但她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能够掌控,能够匹配的,暗水自认为自己没这种能耐,所以还是安心的在旁边做个酱油党比较好。

“暗水叔叔,你在沉思什么啊?”凌小白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,踮着脚,仰望着神情复杂的男人,嘟嚷道。

他刚才就见到暗水叔叔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一会儿黑的,像是彩虹,变幻莫测。

暗水尴尬的咳嗽了一声,给他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说出自己真实的心里话啊,只能含糊其辞的打算把凌小白给糊弄过去。

一路上,都能听见他和凌小白在后边有说有笑的声音,凌若夕走在队伍的最前方,替他们引路,小一和小豆子则故作平静的跟着,可一双眼睛总时不时的往街道两侧的摊位上投去。

“喜欢买什么别省着,你们身上都带着银子,该用就用。”凌若夕提醒道,她又不会阻止他们买东西,有必要搞得这么可怜么?两只眼睛都快发绿了。

“其实凌姑娘答应得这么爽快,完全是因为买东西的银子不用从她的钱囊里拿出来给吧。”暗水在一旁默默的吐槽道,换来了凌若夕凉飕飕的眼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