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4章 一对欢喜冤家

第484章 一对欢喜冤家

接收到她不悦的眼神,暗水赶忙闭嘴,他一点也不想被当街暴力对待啊。

凌小白幸灾乐祸的在一旁笑出声来,哈哈,暗水叔叔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玩了。

“就不能有点志气吗?”小一挤兑道,但自己却是被逗笑了,眼看着暗水的脸色愈发的不善,他也不忍心继续去刺激他的玻璃心,连忙将话题转开:“师姐,什么是男人最爱去的地方?那是哪儿啊?”

他是真纯洁,还是装傻啊?凌小白快凌若夕一步替她解释:“小爷知道,一定是青楼,”浑然没发现自己抛出了多大炸弹的凌小白,急忙回头,打算找凌若夕邀功,等待她的夸奖,“娘亲,宝宝说得对不对?”

“你知道得挺多的啊。”凌若夕似笑非笑的睨着他,“都是谁教你的?”

小小的年纪,懂的事还不少,将来那还得了?

“额……”凌小白没敢说,以前在落日城的时候,他总在大街小巷听街坊邻居们议论这些事,所以就给记下了,总觉得,要是说出来,铁定会挨一通狠骂,还是别说了吧。

凌若夕也没勉强他,只是在心里打定主意,明天起,得好好的培养儿子,不仅是身手这方面,还有其他基本的东西。

小一听了这话,那张脸愣是害羞得快要滴出血来,眼神不停的晃动,就是不敢去看凌若夕。

“好了,男人都得有这么一天,”暗水一把勾住他的胳膊,笑眯眯的说道,“你看凌姑娘多开明,知道这方面你不行,还特地带你来见见世面。”

不然的话,他还真担心等有一天小一到了该娶媳妇的时候,却不知道该怎么做,那可不是笑死人吗?

凌若夕莫名的发现,暗水的心情似乎很好,眉开眼笑的,那副得意样,有眼睛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,她疑惑的拧起了眉头,眼眸里有一抹淡淡的精芒闪过。

如果她的猜测是对的,说不定自己手下第一对夫妻将会产生了。

“我……我不是……你不要胡说八道。”小一羞恼到有些结结巴巴的,连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能说出来,更别说去看周围的人了。

小豆子在后边笑得很愉快,他喜欢现在这样的气氛,和谐、安宁、轻松。

“暗水,没事你别给小一灌输这种东西,别把他教坏了。”凌若夕一边抬脚往清风明月楼的方向走,一边提醒暗水别太过火。

暗水悻悻的瘪了瘪嘴,他这又没说什么,不是挺正常的吗?凌姑娘有必要特地提醒自己么?

看来,在凌姑娘的心里,就连小一的地位也比自己高,真是不爽,暗水倒不是嫉妒,他只是单纯的不甘心,这种因态度的前后对比,形成的强烈反差,让他的玻璃心再一次出现了一道道裂痕。

凌若夕被他少女般幽怨的表情给看得各种腻,甚至于在他这无声控诉,充满了委屈的目光下,生平头一回,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。

一行人以缓慢的速度穿梭过热闹的集市,出众的样貌,出类拔萃的气质,都让他们在瞬间成为了无数百姓关注的焦点,凌若夕和凌小白的样貌不少百姓都见过,但这次,他们却更换了华贵的衣裳,又故意淡化自己的气场,以至于这一时半会儿,没人认出来,只是觉得他们好像在哪里见到过,还以为是哪家高官门户里的大小姐出游呢。

安全抵达清风明月楼,虽然是白天,但紧闭的红漆大门里,仍旧有美妙的歌声传出来,曲调温婉优美,动人心扉。

“真好听。”暗水惬意的闭上眼睛,进入了享受的状态。

凌若夕也有些认同,但比起他这副样子,她倒是多了几分冷静与理智,掌心运气一层淡淡的玄力,抵住房门,轻轻一推,门后别着的木栓,彻底宣告寿终正寝化作了一片片的木屑残渣。

正抱着一把琵琶在大堂最前方的舞台上,唱歌的女人惊慌失措的站起身来,藕臂般的胳膊紧紧搂住怀里的琵琶,“你们是谁?要干什么?快点出去!”

她刚来这清风明月楼不久,没见过凌若夕,只是一心以为,以这样的方式破门而入的,通常不是善类,虽然害怕到小脸一片惨白,但她还是倔强的站在舞台上,瞪着他们。

这是一个看似柔弱,却也柔中带刚的女人。

暗水刚想开口表明身份,听到大堂里的动静匆忙从房间里赶出来的小丫,一眼就把凌若夕给认出来了,站在二楼的走廊上,迫不及待的同她挥手打招呼:“夫人!”

女人戒备的神色顿时一僵,夫人?进入清风明月楼的第一天,她就被灌输了这间青楼并不是小丫一个人的,在她的背后还有更大的老板,也就是被她称作夫人的人。

凌若夕和清风明月楼的关系,知道的人不太多,多数是她身边的亲信,又或者是朝中的重臣,是她的党羽,至于普通的百姓,一直以为她仅仅是和这间青楼的老板关系不错,仅此而已。

凌若夕没有理会女人变幻莫测的眼神,抬脚走上二楼,小丫赶紧迎上前,特殷勤的冲她打招呼。

“狗腿。”暗水站在一旁倨傲的抬起下巴,挤兑道。

小丫含笑的面容顿时抽搐了几下,似是要生气,却又碍于凌若夕还在场,没敢表现出来,只能隐忍,把这笔帐给记下,等到有机会,再向他连本带利的讨要回来。

小丫直接把暗水的存在给忽略掉,全当没他这个人,只一味的把注意力放在凌若夕和凌小白的身上,亲自恭迎他们进屋后,又是沏茶,又是送上精美的点心,但茶水,却始终没有暗水的那份。

他眼馋的看着桌上香喷喷的碧螺春,再看看样式、色泽极其美丽的水晶饺子,不自觉咽了咽口水,“我的呢?”

“你谁啊你?就夫人身边一个打杂的,好以为跑我这里来讨吃讨喝吗?”小丫笑眯眯的回嘴道,“想要吃的,可以啊,先拿银子。”

他这么说她,还指望她为他准备好吃的喝的?做梦吧。

要不是凌若夕就坐在这里,小丫的话绝对会比现在更难听也说不定。

暗水气得牙痒痒,手指怒指着小丫,“你!”

“干嘛?你还想动手啊?”小丫把胸一挺,毫不害怕的直视他,一副你打啊你打啊的表情,看得凌若夕有些忍俊不禁。

这两个活宝,还挺有趣的。

她一边悠然品茶,一边欣赏眼前这出闹腾的大戏,还看得津津有味,凌小白有样学样,把黑狼把桌上一放,撑着腮帮,观赏起来。

“哼,好男不和恶女斗。”暗水也不知道怎么的,面对小丫怒气冲冲的样子,满肚子的恶言恶语,通通消失不见了,他憋着火坐下,拿后脑勺对着小丫,一副不愿搭理她的姿态。

“你不理我,我就怕啦?怂!”小丫得理不饶人,她可记得这男人刚才怎么挤兑自己的,现在不抓住机会讨要回来,还得等到什么时候去?

“你别太过分了,真以为我怕你啊?”暗水也没忍住,回嘴道。

小丫挑了挑下巴:“你敢把我怎么样?”

“可恶!”暗水还真没法子敢拿她怎么样,打,打不得,骂,骂不过,能怎么滴?自己忍着呗。

“行了,吵什么吵?”凌若夕看戏也看够了,这才出声打圆场,再让他们这样闹下去,说不定得吵到天黑,“你们倒是有兴致,从前几次见面就一直争锋相对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一对冤家呢。”

“啥?”小丫听得瞠目结舌。

“不可能吧。”暗水也是各种无法理解。

两人瞬间瞪圆了双眼,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,动作、表情出奇的一致。

围观的小一看笑了,师姐不说他还没发现,他们俩真的很像是一对欢喜冤家啊。

“这个世上只要你敢想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凌若夕略带深意的说道,作为局外人,她看得一清二楚,不论是小丫的个性还是暗水的个性,在面对其他人时,都不会出现这种针尖对麦芒的局面,独独在面对对方时,才会发生。

至少这说明,在他们的心里,眼前的这个人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。

“凌姑娘,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,我将来可是要讨媳妇的。”暗水努力想要打消凌若夕脑子里这要不得的念头,“再说了,我怎么的也不可能看上她啊。”

“喂,你说什么呢?我怎么啦?我哪儿招你了惹你了?”小丫气得不行,听这话,她还配不上他了是不是?“我有没偷鸡摸狗,又没作奸犯科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暗水立即转移炮口,再度同她争论起来,两人吵吵闹闹的,完全忘记了这间屋子里还有其他的人,就连凌若夕的存在,也被他们俩一致忽略掉。

等到他们吵够了,吵得筋疲力尽了,已经到了正午的用膳使臣,两个人的嗓子几乎都沙哑了,气喘吁吁的,虽然暂时休战,但他们还不忘狠狠瞪对方一眼,谁也不肯退让半步。

“说够了?”凌若夕悠哉悠哉的挑起眉梢,寡淡的唇角扬起一抹清浅的笑。

暗水和小丫同时点头,步调极其一致,要说他们没什么暧昧的关系,还真让人难以信服。

“来喝水,润润喉咙。”凌若夕亲手替他们倒满了茶水,还主动递到他们面前,“要是没吵够,你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继续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凌小白也在一旁连连点头,他这看戏看得正精彩呢,才不想就这么中断了。

意识到自己被当作唱戏的,暗水老脸一红,在暗地里恶狠狠瞪了小丫一眼,都是这个女人的错,才害得自己形象全无的。

小丫莫名其妙接收到他指责的目光,刚熄灭的火,又重新燃烧起来,但这次,她也只是用眼神瞪着他,没有再和他计较。

“夫人,你今天来是不是有事要吩咐我啊?”她深吸口气,这才问起了正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