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5章 又一次失之交臂

第485章 又一次失之交臂

说起正事,凌若夕脸上调侃的笑顿时消失,神色多了几分严肃与郑重,“京里最近有没有什么事发生?”

“啊?”小丫有些没弄明白她这话的意思,“京城里最近和平时一样,没什么大事发生啊,哦对了,前两天有学子针对皇榜的事,写了一本书,诋毁夫人,不过事情也已经解决了,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。”

要说的话,也就这么一件,至于其它的,她就真的不知道了。

“没有人在暗中向你打听我选夫这件事吗?”凌若夕危险的眯起了双眼,五官冷峭。

小丫能感觉到她挺重视这件事的,于是,她仔细的冥思苦想了一阵,但遗憾的是,还是没能够想到有谁在暗地里向自己打听过,“没有。”

“是么?”黑眸微微一暗,一抹失落极快的闪过她的眼底,凌若夕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仰头将茶盏里的碧螺春通通灌入了自己的嘴里,也不知是这茶太苦,还是这个事实让她太受打击,以至于,这杯茶刚进入口腔,便是让她品尝到了浓浓的苦涩。

“夫人,你是不是想要问云族少主他……”小丫试探性的想要问。

暗水一听这开头,就知道她要踩地雷了,赶忙伸出脚,重重的踩了她一下,这话能问吗?她是想把自己往死路上送啊?不知道云井辰的事,凌姑娘有多敏感吗?

小丫被他踩得龇牙咧嘴的,疼得不行,刚想发飙,却撞上他那双溢满担忧的眼睛里,到了舌尖的指责,化作无形,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,干嘛会因为他的神情放弃报复和指责的想法。

凌若夕握着茶杯的手黯然收紧,但转瞬她便恢复了正常:“既然没有也就罢了,小丫,你最近多留意京里的动静,若是有人在私底下向你询问,你记住,要立刻通知我。”

她直接忽略掉小丫刚才的话,更不愿意回答。

小丫就算再傻,也能够感觉得到,她的回避,一时有些懊恼自个儿刚才的口不择言,只希望,她真的没有放在心上,不然,她可就闯了大祸了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她乖巧的点点头,惭愧到连看凌若夕的勇气也没有。

“你这表情是在给凌姑娘哭丧啊?”暗水不喜欢她这副愁眉不展的样子,他更愿意看到她刚才生气勃勃的表情,明明是关心的话,可愣是被他说出了一股子讽刺的味道。

小丫这下也顾不得懊恼,立马同他杠上,两人再一次将屋子里的人遗忘在脑后,继续开启斗嘴的模式。

凌小白看了半天,最后一敲手心,原来他们真的是那样的关系啊。

就连他一个小孩子都能看出来,他们俩人之间毫不自知却又真实存在着的暧昧,要说他们俩什么也没有,那绝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胡诌!

凌若夕没有兴致在继续看戏,悠然起身,牵着儿子带着小一便离开了房间,她的动作不大但也不小,可偏偏正吵到兴头上的两人却没有一个人发现,足以见得,他们的注意力有多集中。

离开二楼,刚下木梯,凌若夕又见到了刚才进来时的那个陌生女人,见她看着自己,女人手忙脚乱的想要从舞台上下来,却被凌若夕挥手喝止了:“你继续练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
听到这话,女人才真的确定,这位老板并没有因为她刚才失礼的态度,而刁难自己,心里长长松了口气。

出了清风明月楼,凌小白还特地转过脑袋去看后边的暗水有没有跟上,可惜的是,他见到的只有空荡荡的大堂,完全没他的人影。

“搞什么嘛,要走也不一起走。”他觉得他们是一起来的,就应该一起走才对。

“小少爷,我觉得他们应该单独相处才对。”小豆子在一旁轻声解释道,“爹爹曾经说过,男女之间的私事,旁人不应该插手。”

“你父亲说的没错。”凌若夕赞许的看了小豆子一眼,“让他们忙他们的事去,没我们在,他们愿意吵到什么时候都行。”

小豆子得了夸奖,有些难为情的红了面颊,“谢谢恩人。”

凌小白看看他,再看看一脸赞许的娘亲,腮帮又一次鼓了起来,什么嘛,他从小到大都没得到娘亲几句表扬呢。

凌若夕装作没看见他深受打击的样子,儿子嘛,就得从小在挫折与打击中成长,不然万一将来长了一颗玻璃心,那该怎么办?

没有了暗水,他们的行程并没受到任何的影响,时至正午,凌小白的肚子开始唱起了空城计,饿到不行,凌若夕找到了京城里一间价廉物美的酒楼,点餐后,就倚靠在包厢内的椅子上,和小一说话。

黑狼刚进屋,就吧唧一下跳到地上,想要出去找个地方解决解决生理问题。

凌小白不知道它蹦蹦跳跳往门边去的理由是什么,赶紧弯腰,想要把它给抱起来,却被黑狼躲开了。

“吱吱!”一边去,我要撒尿!

“娘亲,你看啊,小黑它这是怎么了?”凌小白搞不清楚情况,只能将难题抛给凌若夕,向她求救。

凌若夕一看黑狼走路时扭扭捏捏磨磨蹭蹭的姿势,就猜到了原因,压着笑道:“没什么,它想出去找地方出恭。”

“吧唧。”黑狼被她直白的话给吓得一头栽倒在地上,整张脸埋在木地板中,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。

嘤嘤嘤,就算它是一只神兽,但也是有尊严的好吗?能不能别说出这么隐私的话题啊!女魔头太过分了。

凌小白这才恍然大悟,“那娘亲,宝宝送小黑去。”

他自告奋勇的说道,完全没看见黑狼那副很想SHI的表情,当然,就算他看见了,只怕也难以领悟。

“随便你,只要小黑自己没有意见。”凌若夕没有阻止,如果她没有猜错,黑狼不论如何也不会乐意丢这么大的人的。

果不其然,它拼了老命的冲凌小白一通狠叫,之后,还摇晃着脑袋,以此来表示自己的坚决。

凌小白这回总算是和它心有灵犀了一次:“小黑不想小爷陪你去吗?好吧,小爷尊重你。”

娘亲打小就说过,在乎的人,他都得给予一定的尊重,要考虑对方的想法,既然小黑这么不乐意,他也不能够勉强它。

听到他松口,黑狼一溜烟就窜出了房间,那速度,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的样子,深怕晚了一步,凌小白会改变主意。

它找了半天,才在酒楼外的一条暗箱里,找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,巷子深处,有一堆竹竿,刚巧能够把它的身躯完完全全的给遮挡住,避免它被人围观。

窸窸窣窣的水声后,黑狼精神爽朗的从巷子内走了出来,脚也不抖了,神经也不绷了,它昂首挺胸的想要回去酒楼,但还没走几步,它又忽然停下了步伐,鼻子灵动的嗅了嗅,空气里,似乎有一股熟悉的味道。

没错,这是少主身上的香味!作为和云井辰最熟悉的小兽,它太熟悉他身上的气味,哪怕只是一丁点,也足够让它察觉到,黑狼迅速扫视着四周,试图把携带这种味道的人给找出来,它几乎看不见的眼睛,如同雷达,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视过去,最后,定格在一个正抬脚走入药铺的女人身上。

就是她!少主的味道就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。

黑狼记下了女人的样貌,想要回去酒店把这个消息告诉凌若夕,但转念一想,万一这女人只是和少主有过接触,但并不清楚少主在哪儿呢?那自己岂不是会被女魔头狠狠的恶整一番么?

不行,它不可以太草率,必须要先确认。

抱着这种想法,黑狼偷偷摸摸的藏身在人潮中,尾随女人,在街道上穿梭。

凌若夕他们在包厢中连一顿午膳都已经用完,还没等到黑狼回来,她当即皱起眉头,这家伙跑哪儿去了?

凌小白是在座最担心的一个,他已经站到了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口,期盼着下一秒就能够看见黑狼回来的身影。

“师姐。”小一不安的唤道,“小黑它会不会出什么事了?”

虽然黑狼平时有些不着调,但它从不会做出这么有失分寸的事,更别说让凌小白和凌若夕提心吊胆了。

“它的能耐这片大陆上没几个人能够伤到它。”比起黑狼出事的可能性,她反倒是觉得,另一种可能性更大,试想,这片大陆中,有什么事是可以让它完全不通知一声,就鲁莽的玩失踪的?用脚丫子想也能想出,必定和云井辰有关,而那个男人现在正处于失踪状态,那么,也就是说,极有可能是黑狼察觉到了有关于他的一些线索,所以,才会连回也没回来,就消失不见了。

凌若夕迅速推理出了整件事的真相,她缓缓闭上眼睛,一股强悍的玄力以她的轴心向四周扩散开去,宛如一张遮天盖日的密网,从酒楼出发,将整个京城笼罩在里面。

她从各条街道,各座民居开始搜寻黑狼的气息,很快,她便在北面的方向找到了黑狼的气息,双眼蓦地睁开,她急切的站起身,纵身跃出窗户,风中,有一句话传来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。”

她必须要尽快赶去,用最快的速度赶去,否则的话,很有可能会和他失之交臂。

凌若夕的速度够快,快得几乎只剩下一道残影从高空中掠过,但当她抵达大宅时,看见的,除了门房紧闭的宅子,就只剩下晕厥在大门口,连门槛也还没来得及迈进去的黑狼。

她立刻将黑狼从地上抓起来,动作并不太温柔,甚至算得上是粗鲁,但在急躁的情绪下,她能够忍住没一把捏死它,已经是很克制了。

脚麻利的将大门踹开,参杂了玄力的攻击,岂是这扇门能够抵挡的?大门瞬间被轰翻,落在了院子的地上,掀起漫天的尘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