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6章 被得知的真相

第486章 被得知的真相

在这巨大的声响中,黑狼也被惊醒,它蹭地一下抬起头,慌忙的扫视过四周,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
凌若夕的玄力将整个大宅覆盖住,每个角落每个角落挨个寻找属于活人的气息,但任凭她找了个遍,也没有找到任何活物,一张脸黑如锅底,就像那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,充满了危险感。

“吱吱!”女魔头,你怎么来啦?黑狼知道想要找到少主是没可能了,它刚才可不就是被人给打晕的吗?而且,它是一路跟踪那女人来到了这里,这里少主的气息更加浓郁,它明明已经感觉到,少主就在这里面,却没能把人给抓住,以至于,它觉得自己没什么脸见凌若夕,能够有本事打晕它的,除了云井辰不做他想。

想通了这一点以后,黑狼心里别提有多气,有这么做主子的吗?

“闭嘴。”凌若夕现在完全没有要搭理它的心思,一爪把黑狼抛开,看也没看它是不是有受伤,抬脚就往院子里走,她脚步极快的穿梭过庭院,进入大厅,厅中的圆桌上,还摆放着没有喝完的茶水,手指轻轻碰了碰杯子,是温热的,还没凉透,人应该走得不久,但以他的能力,这点时间,足够他完全消失,现在去追,别说是抓人,就连他的影子也不可能见到。

凌若夕身侧的气压低得吓人,大厅内,有寒流刮入,她冷着一张脸,再度进了卧房,卧房内的摆设极其简单,只一张架子床,一把椅子,一张桌子,床榻上的被褥叠放得整整齐齐,光线有些不足,她的手指划过每一个地方,仿佛能够想象出,他居住在这里时的画面。

他坐在这把椅子上,睡在这张**,生活在和她同一个城镇里。

呵,他这是打算把骑士精神发挥彻底吗?凌若夕握紧了拳头,冰封的脸蛋上,青筋一条条凸起。

黑狼没敢吱声,努力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,傻子都能看出她现在的心情有多不爽,再往她的面前蹦达,那不是找死么?

他心里对云井辰也不是一点怨言也没有,它无法理解少主既然在这儿,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,他不是很爱女魔头的吗?

但处于对云井辰的了解,黑狼认为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它所不知道的原因。

凌若夕在卧房里逗留了一阵,才动身离开,穿过前院,后边就是厨房,木门虚掩着,她动手推开,一股呛鼻的味道迎面扑来,这是药草的味道!她心头咯噔一下,一脚跨入房中,深幽的视线从灶台上扫过,黑漆漆的灶台上,摆放着用来煎药的瓷锅,还有装满了浓郁药汁的瓷碗,捧起碗放到鼻下嗅了嗅,她的眉头皱得愈发紧了。

白发、药草,这些她发现的痕迹,足够她拼凑出云井辰现在的大致情况,这就是他玩失踪,玩神秘的理由吗?

“轰!”以她为轴心,一股骇然的玄力忽然爆发,排山倒海般的充斥在这个空间里,房梁开始摇晃,大地开始震动,黑狼毫不怀疑再这样下去,这间屋子会抵挡不住她的力量,彻底崩塌。

它刚想要出声阻止,但已经太晚了。

“咔嚓。”

“咔嚓。”

梁柱彻底龟裂,无数的碎片从头顶上落下,用来支撑房顶的主梁崩塌,副梁也跟着塌陷,顷刻间,整个厨房只剩下一片废墟,黑狼在第一时间幻化出本体,一口咬住凌若夕的手臂,把人往自己背上一扔,飞驰着离开了屋子,它停在半空中,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的狼藉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这段时间,虽然凌若夕从没有一刻表露出对云井辰的思念,甚至于就连提也很少提起他,但就她现在的表现,她心里势必是很在乎他的,在乎到,会失去最引以为傲的理智,在乎到会做出这么失控的事情来。

“呵,好,很好!他最好祈祷这辈子不要被我逮住,否则……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,让黑狼不自觉掉下了一滴冷汗,它有种少主即将要倒霉的不祥预感。

发生了这种事,凌若夕再也没有了逛街的兴致,她匆忙赶回酒楼,带着儿子和小一,就动身启程回宫。

凌小白这回可没任性的说不愿意,他感觉得到,娘亲回来后,心情很不好,乖乖的跟在凌若夕身后,他思考着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能够让娘亲变成这个样子。

一路从宫门回到寝宫后,凌若夕拽着小一进了主殿,“你替我看看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。”

她将瓷碗拿了出来,一路上的贴心保护,瓷碗里的药汁并没有洒出多少。

小一愣了愣,不清楚这玩意儿她是怎么得到的,但他还是听话的开始做药草成分的分析,凌若夕一身煞气坐在软塌上,静静的等待。

整个主殿内的氛围凝重到让人完全不敢喘息,不论是黑狼还是凌小白,又或者是守在屋外的小豆子,都下意识放轻了自己的呼吸声,不敢在这种时候惹怒她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小一的眉头皱得愈发紧了,而凌若夕身上释放的凌厉气势,也愈发加重。

暗水回来时,就撞见了这压抑的氛围,脸上挂着的笑,顿时僵住,他傻傻的眨了眨眼睛,那什么,谁能告诉他,这是在闹哪样?

“凌姑娘。”他轻声唤道。

凌若夕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小一的身上,没有挪开,更没有搭理他。

被无视得彻底,暗水也不生气,挪动着步伐走到角落的凌小白身旁,冲他使着眼色,无声的询问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凌小白摇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清楚,他垂头看了眼脚边战战兢兢缩成一团的黑狼,很想从它嘴里得到点线索,奈何物种不同,语言不同,就算黑狼说了,他也听不明白。

夕阳西下,御膳房的人已经询问了好几次是否要开饭,都被暗水回绝了,这种时候,凌若夕是绝对没有用膳的心思的。

小一唇红齿白的小脸上,此刻布满了汗珠,看得出,这碗药的成分极其负责,就算是他,一时半刻也不能立马分析出来。

子夜,凌小白靠着墙壁打着瞌睡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头顶上那戳呆毛也跟着晃动,身边的暗水同样是一脸的疲态,精神最好的当属凌若夕,她从回来到现在,连姿势也没有变过,深幽的眼睛由始至终,都放在小一的身上。

“呼。”将最后的一种草药分析出来,小一重重吐出了一口气,他这才想起去擦脸上的汗渍。

见他有所动作,凌若夕急忙问道:“怎么样?搞定了吗?”

“幸不辱命。”还好没有让师姐失望,小一第一次庆幸,自己也有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,他勾唇笑了,笑得格外满足。

凌若夕忽地站起身,步伐迅速走到他身边,“你给我具体说一说。”

她必须要弄清楚,这些药到底是用来治什么病的。

“好,”小一能够感受到她心里的着急,也能够理解,“这种药的成分十分复杂,很多都是少见的稀有药草,它们大多是用来化瘀补血,调理内伤的,但这种药只能够治标,一般的内伤可以用,但如果是很严重的伤势,它们仅仅只能起到细微的功效,还有,这里面加了一种麻药,是用来麻醉人的筋脉,一般情况下,是因为内伤过重,病人无法承受,才会用上。”

他并没有详细的给凌若夕科普这些药草的名字和资料,而是直接奔入主题。

随着他的描述,凌若夕本就黑沉的脸色,此刻愈发难看,唇瓣紧抿着,甚至隐隐能够感觉到一丝颤抖。

“这样吗?”她喃喃道,心头有一种陌生的情绪正在翻涌,整个人像是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,可偏偏,还有一丝理智存在。

他受伤了,而且是极其严重的伤势!

这个认知,让凌若夕的心乱成了一团,她两辈子加起来,也从未有现在这样手脚无措过。

“什么样的伤势能够让人的头发一夜变白?”她翻滚着万千情绪的黑眸幽幽的凝视着小一,一字一字轻声问道。

小一被她的神色吓到了,他认识凌若夕这么多日子,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她这一面,就像是一块易碎的陶瓷,看似坚强,但只要轻轻一摔,就会变得支离破碎。

“师姐……”他忧心忡忡的唤了一声,很担心她现在的情况。

凌若夕却无动于衷,只是固执的想要从他嘴里知道真相:“告诉我。”

言简意赅的三个字,却让小一无法拒绝,他只能垂下脑袋,不去看凌若夕的表情,沉默了半响后,他才堪堪启口:“如果是普通人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凌若夕直接打断了他毫无意义的假设,“是一个玄力高手。”

那个人一定对师姐而言,很重要吧?小一心头有些发苦,有些不忍。

“你直接告诉我就好,说吧。”凌若夕知道他的犹豫是因为什么,但她现在不需要听什么善意的谎言,她只想知道真相!知道云井辰的情况究竟有多严重。

她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,小一也不能再做隐瞒,只能把实情说出来:“只会是因为力量透支过度,导致心力交瘁,筋脉受损,内脏迅速老化,才会这样。”

“轰!”他的话就像是一枚原子弹,直接炸响在凌若夕的脑海中,让她脑子里一片空白,整个人傻傻的,有些不可置信,也难以接受。

“什么叫迅速老化?”她机械且麻木的问道,仿佛灵魂在这一刻已经被残忍的事实抽离,只剩下一具空荡荡的躯壳还留在这里。

小一欲言又止,他真的不忍心再继续说下去,说了,只会让她更加难受。

“说。”凌若夕咄咄逼人的说道。

“就是因为玄力反噬,震伤内脏,导致身体极度虚弱,出现的老化迹象。”小一干巴巴的解释道,他已经尽量用了最温和的语言去描述这种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