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8章 意料之外的收获

第488章 意料之外的收获

科举正式召开,凌若夕特地命吏部侍郎为主考官,负责监考,命镇南将军坐镇考场,谨防徇私舞弊的事情发生,凌小白打听到科举的事,嚷嚷着要去看看热闹,凌若夕也没有阻止,换上男式长袍后,带着儿子悄悄赶去考场。

考场设立在翰林院中,四周林荫片片,百花齐放,用竹子铺成的地板,与红漆的护栏形成绿与红的鲜明对比,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

翰林院内外,随处可以看到负责警戒的侍卫,凌若夕腰间挂着通行的令牌,侍卫们没认出她,但靠着那块令牌,她仍旧能够在这里畅通无阻的出入。

敲钟声忽然响起,无数学子从考场内走出,一条长长的台阶上,几乎全是人群。

凌若夕站在台阶下方,目光淡泊的打量着这些学子,反倒是一旁的凌小白,情绪始终处于亢奋和激动的状态,“娘亲,他们就是将来为你效力的人吗?”

他得好好的替娘亲把关才行。

凌若夕嘴角一抖,解释道:“不是,他们中有可能会出现为朝廷办事的官员。”

是为了南诏,而不是为了她。

“不都一样吗?”凌小白有些迷茫,在他看来,现在的南诏不正是属于她的吗?所有人都听她的调遣与安排,他的话也没有说错啊。

“咦?这位壮士也是此番前来参加科举的学生吗?”一个陌生的少年好奇的打量着凌若夕,毕竟,拖家带口前来的,只有她一个,以至于在人群中,她显得格外的受人瞩目。

凌若夕微微颔首,也没说是,可也没说不是。

学子自动脑补,脸上挂着友善的微笑:“不知壮士如何看待方才的考题?”

如果她没有记错,这次的考题是她亲自挑选的,有关治国论。

“我才疏学浅,没有答得太详细。”凌若夕礼貌的笑笑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学子的神情明显变得轻蔑,似乎把她当作了中看不中用的学生,寒暄几句后,就告辞离开了。

“切,什么嘛,他怎么能看不起娘亲呢?”凌小白不满的撅着嘴,在他心目中,凌若夕是最完美的。

“这种小事你斤斤计较有意思吗?”凌若夕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别放在心上。”

好吧,既然娘亲这么说,那他就勉为其难放过他算了。

两人正准备四处逛逛,忽然,前方的花园里,有喧哗声传来,不少离开的学子,此刻朝那里围聚过去,似乎在看热闹。

“娘亲,咱们也过去看看。”凌小白一见有热闹可以看,赶忙拉住凌若夕的手臂,拖着她,往人堆里挤。

走近了些,才看清,原来是两个学子在争吵,两人吵得已是面红耳赤,脸上都带着愤怒。

“你把刚才的话收回去!不许这么说摄政王。”穿着粗布麻衣的学子操着一口外地的口音,愤怒的瞪着眼前衣冠楚楚的少年。

“我说什么了?你有证据吗?乡巴佬。”少年高傲的抬起头,鄙视的目光,从头到脚将眼前这外地人打量了一番,“哼,就你这样的人,也敢在天子脚下大声吵闹,就你这样的素质,还妄想考取功名?回家做春秋大梦还差不多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他的话引来了不少人的窃笑。

他们俩一个看就知道是出生不俗的富家公子,一个呢,衣着落魄,口音味十足,这一前一后的对比,也不能怪围观的人偏心。

“你!”外地人气得怒红了双眼,“你别瞧不起人了!就算我是乡巴佬那又怎么样?我十年寒窗苦读,为的是给朝廷效力,不像你,仗着家世背景,在这里欺负人!我不和你争论,你快点把刚才的话收回去。”

“你倒是说说我说什么了啊。”富家公子戏谑的说道,他刚才不过是和同伴议论了几句,又没几个人听见,这乡巴佬跟条狗似的咬住他不放,难不成还能拿出什么证据来吗?可笑!

“你……你分明在议论摄政王的不是。”学子结结巴巴的说道,他是个老实人,那些话,他根本就说不了。

“你说是就是吗?凡事都要讲究证据,请问你有证据吗?”公子哥得意洋洋的问道,笃定这人不可能拿出什么证据来,气焰极其嚣张。

外地人在无数的白眼与窃笑中,固执的瞪着他,毫不退让。

“摄政王是我们可以议论的吗?哼,我看你分明是嫉妒本公子,所以才用这种借口来污蔑我!”公子哥倒打一耙。

“我没有!是你说摄政王内心饥渴,手段残忍的,这些都是你说的。”学子气到将他刚才在背后说的那些话说了出来,“摄政王是南诏国的大恩人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?”

围观的人这下不敢吭声了,这段时间,京城里四处都在抓人,万一要是被人知道这些话,保不定他们会被带走。

公子哥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们开始退避三舍,也是急了,“你别胡说八道!我什么时候说了?哼,身为学生,居然口出妄言,你这样的人进入翰林院,是给朝廷抹黑!”

“这里发生什么事?”刚将考卷存封好的吏部侍郎在听侍卫说起这里的**后,急忙赶来。

学子们纷纷后退,努力想要撇清关系,害怕会被牵扯到其中。

侍郎不悦的看了眼这两名引起**的年轻人,刚想出声呵斥,余光却瞥见了站在人堆里的熟悉身影,脸色骤然大变,刚想跪地行礼,却被凌若夕用眼神及时的阻止了。

她没有要表露身份的想法,更不想引来围观。

侍郎也是个有眼色的,见凌若夕想要低调,也没敢违抗她的意思,只是黑着一张脸,询问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当听说,是这名外地的学生在途径这里时,听到这公子哥和他的同伴在背后议论凌若夕,嘲笑她选夫的事时,侍郎脸上的冷汗迅速渗出,天哪!他们居然当着娘娘的面说这些话?

想到凌若夕雷厉风行的手段,侍郎险些怕到栽倒在地上。

“大人,这事同我没有关系,依我看,分明是这学生胡说八道,也说不定他是打算参加选夫的,却因为各种原因被刷下来,心里不爽,所以才在参加科举以后,做出这种事,这种人分明是心理变态,脑子有问题,我建议,让他离开翰林院,免得他侮辱了这个圣地。”公子哥牙尖嘴利的说道,开始把脏水往那外地人的身上泼去。

一个是油嘴滑舌的富家公子,一个是老实笨拙的外地人,两人不论是气场还是从谈吐,都有着一定的差距,但即使是这样,外地人也没有退缩,他慌忙的想要解释,想要把真相告诉给所有人。

侍郎听着他结结巴巴的话,一时间也纠结了,这两人之间肯定有人在说谎,但究竟是谁,除了他们自己,谁也不清楚啊。

他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凌若夕,希望她能够替他想个解决的方法。

“我建议,把他们俩同时关起来,还有这人的同伴,用最严厉的刑罚逼迫他们说出实话,大人,你觉得呢?”凌若夕沉声说道,眸子里有精芒闪烁。

“你是什么人?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”公子哥被她的提议给吓傻了,急忙出声呵斥。

侍郎眼前一黑,妈呀,他居然敢和皇后娘娘呛声?他不要命,自己还想要呢!“闭嘴!不得对他无理。”

这下子,所有人都看出来了,他对凌若夕易于寻常的态度,那种近乎谦卑和讨好的姿态,让人十分困惑,不少人在心底暗暗猜测着凌若夕的身份。

公子哥被他训斥得膝盖一软,差点倒在地上去。

他的同伴一看事情不对,急忙出声:“不关我们的事,是他说的,不是我们说的,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摄政王半句不是。”

他们慌里慌张的解释,已经将真相曝光。

侍郎咬着牙,大手一挥,吩咐侍卫将这名公子哥带下去,剥夺他的考试资格。

“你们不能这么对我!我的爹爹是工部尚书,你们不可以这么对我……”公子哥被拖着离开时,还不忘把自己的老爹给搬出来,试图搬回局势,只可惜,吏部侍郎就算有心想要放了他,但在凌若夕的面前,他也没这个胆子啊。

一个是工部尚书,一个是辅政摄政王,孰轻孰重,那不是明摆着的吗?

“好了,都散了吧。”事情圆满解决,侍郎才吩咐众人散去,别聚在这里。

“你等等。”凌若夕眼尖的看见了那名外地人,正埋着头,随着人群离开,突然出声唤道。

外地的年轻学子迷茫的抬起脑袋,眨眨眼睛,“您是在叫我吗?”

“什么你啊我的,给本官放尊重点。”在摄政王面前有这么说话的吗?侍郎开口教训。

但这年轻的学子却根本不知道凌若夕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,只能讷讷的站在原地,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。

“方才为什么和他争执?这里是京城,你是一个外来者,不怕被他报复么?”凌若夕挑眉问道,语调淡漠得让人猜不透她的真实情绪。

学子有些害羞的红了面颊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,我只是觉得他这么做是不对的!”

“是吗?”凌若夕细细的眯起了眼睛,犀利的目光把学子给看得有些害怕,却毫不退缩的站在原地,任由她打量。

倒是个有勇气,又坚韧的人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凌若夕觉得自己此番出来,貌似收获不小,还被她找到一个可用之人。

“啊?”学子被她问得愈发迷茫。

“大人问你话呢,老实说就是。”摄政王亲自询问他,这是天大的好事啊,他怎么还傻乎乎的?侍郎有种烂泥不扶上墙的挫败感。

学子这才恍然,“我……我叫张三。”

“……”他隔壁的人难不成叫李四么?数条黑线从她的额头上滑落下来,她有些风中凌乱。

“请问有什么不对吗?”张三略显紧张的问道。

“不,没什么。”凌若夕默默的将他记住,然后带着凌小白离开了翰林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