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89章 责任与担当

第489章 责任与担当

“娘亲,刚才那人是你给宝宝找的后爹吗?”离开翰林院以后,凌小白才疑惑的问道,他从来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娘亲有热心肠这种东西,她从来不会多管闲事的,可刚才她却出声帮那人的忙,这难道还不算是奸情么?

凌若夕脸色一黑,一个爆栗在他的头顶上炸开了花:“胡说八道什么?谁教你这种东西的?”

“哎哟,好疼啊。凌小白捂着脑袋,泪眼婆娑的嘟嚷道。

黑狼趴在他肩上,从头到尾就没吱过一声,跟不存在似的,它到现在还沉浸在没能找到少主的失落感和自责感中,没能摆脱,以至于看上去恹恹的,没什么精神。

母子二人在京城的街道上随意闲逛,忽然,黑狼吧唧一下,从凌小白的肩膀上跳到了地上,像是发现了什么。

凌若夕眉头一蹙,低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吱吱。”有少主的气味。

凌若夕勉强能够听懂它的话,毕竟,能够让它这么紧张的,除了云井辰外,没有别的理由了,凌厉的目光迅速扫过四周,街道上人群涌动,到处是玲琅满目的摊贩,根本就没有云井辰的身影。

“吱吱吱。”肯定是少主的味道,它绝对没有感觉错,黑狼用力嗅着空气里残留的味道,但四周充斥的气味太过复杂,它只能勉强嗅出那股熟悉的香气,却始终没办法追上。

直到味道彻底消失,它才懊恼的趴在地上,动也不动。

嘤嘤嘤,它实在是太没用了,明明都已经感觉到了少主的存在,却没能追踪上去。

黑狼彻底陷入了自暴自弃的情绪里,难以脱身。

凌小白担忧的看着浑身散发着黑气的小伙伴,想要安慰它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“哼,他是属兔子的,跑得倒是挺快。”凌若夕眉目森寒,凉凉的讽刺道。

“谁啊?”凌小白一脸茫然,完全没听懂,他们在说什么人,就觉得像是在打哑谜一样。

“回去了。”该出现的,自然会出现,既然他有心想要躲,她再如何追赶也是无济于事,有本事他这辈子别被自己给找到,不然,她会让他知道,追逐一个人的滋味,有多煎熬。

凌若夕难得温柔的将黑狼从地上抱起,迈着缓慢的步伐往皇宫走去,刚回宫,就听说工部尚书在一刻钟前,进宫想要求见她,此时正跪在御书房外,等待她的召唤。

凌若夕怎么可能猜不到对方匆忙进宫的理由?除了替儿子求情外,不做他想。

根据小丫的调查,工部尚书的府里只这一条血脉,虽然纳了六七房的侍妾,但一直没能怀上孩子,从这点就足以看出,对这个血脉,他有多珍惜,有多看重,也难怪会把儿子养成一副仗势欺人的品性。

她不紧不慢的往御书房的方向走,似乎并不着急立即去见大臣,悠哉悠哉的,如同赏园一般。

钝钝的脚步声从长廊深处传来,跪在御书房外的工部尚书此刻已经急出了一头的热汗,他不敢擦,过往宫人们复杂的目光,让他如坐针毡,可是,想到刚刚被抓走的儿子,他今天就是豁出去这张老脸,也得替他求来一条生路。

“娘亲,快看那儿。”凌小白指着工部尚书,另一只手轻轻拽着凌若夕的衣袖。

听到他脆脆的童音,工部尚书立即叩首:“罪臣参见摄政王,参见小少爷。”

他深深伏地膜拜,没有得到凌若夕的回应,不敢起来。

“什么事。”凌若夕懂装不懂,站在御书房外的台阶上,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,气势强悍逼人。

工部尚书老泪纵横的哭诉道:“大人,求大人看在小儿年幼无知的份上,饶了他这次吧。”

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早已经从吏部侍郎的嘴里听说了,自然知道,自己的孩子得罪的人是谁。

“年幼无知?”凌若夕凉凉的嗤笑一声:“高官子弟,竟不能以身作则,反而为难外地人,呵,这让天下百姓如何看待朝廷?如何看待本宫?”

话铿锵有力,愣是让工部尚书无法反驳,他面如死灰的跪在地上,默默的流泪。

“且不说他在背后议论本宫是非一事,翰林院,那是什么地方?他的一言一行代表的是你尚书府!是朝廷的颜面!你知道吗?”凌若夕冷声质问道,冰冷的话语如同一记重锤,狠狠敲打在工部尚书的心窝上。

“罪臣知罪,是罪臣教子无方,求大人惩罚罪臣,放过孩子吧,罪臣就这么一个儿子,若是他有个万一,罪臣……罪臣……”说到这里,这个大老爷们竟哭得不能自已。

万爱千恩百苦,疼我谁如父母?说到底,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担心着儿子的父亲,仅此而已。

凌小白有些不忍,他想着,如果自己有一天出事,娘亲会不会也是这样?想到自己曾经任性的离开,任性的惹出好多祸事,他的眼圈不自觉红了,有些愧疚,有些懊恼。

“本宫不是嗜杀之人,今日的事,小惩大诫一番就行了,不过,本宫不想看见第二次。”或许是那份为人父母的心,凌若夕终于松口,并没有太过于为难他,“把他带回去以后,悉心教导,莫要再让他胡作非为。”

工部尚书喜极而泣,他不断的磕头表达着内心的感激之情。

凌若夕烦躁的挥挥手,示意他滚蛋,工部尚书没敢久留,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,拖着疼痛的双腿,离开了皇宫,打算亲自去接自己的儿子回家。

“娘亲,对不起。”凌小白用力握住她的手指,低垂着脑袋,喃喃道。

“恩?”他突如其来的抱歉,让凌若夕有些迷茫,但注意到他脸上的自责情绪后,她才了然,“你是娘亲的儿子,你想做什么,可以去做,但你得记住,你的每一个决定,都会带来一定的后果,不论是好是坏,你必须要深思熟虑的进行思考,不能够任性,懂吗?”

她不希望凌小白变成一个只知道热血冲动的人。

他现在是她的儿子,将来会是一个女人的丈夫,是一个孩子的父亲,身份的转变,将会给他带去不同的责任,人承担的责任有多大,他需要考虑的东西就越多。

这个世界,任性是需要资本和资格的。

“恩。”凌小白重重点头,“娘亲,宝宝再也不会让你为宝宝担心了,你也要乖乖的,好吗?”

听到这番话,凌若夕噗哧一声笑开了,食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脑门:“怎么,现在还轮到你来教训我了?”

“嘿嘿。”凌小白傻兮兮的笑笑,环绕在他们俩之间的沉闷气氛,似乎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,只剩下淡淡的温馨与幸福。

科举考试进行了三天,一共有六场,当所有的考卷全部被封存,由吏部侍郎带到宫里,与六部尚书以及卫斯理一起批阅,互相进行监督。

他们通宵达旦的翻阅着考卷,将其中文采、学识不错的挑选出来,呈送给凌若夕,由她做最后的定案。

凌若夕坐在御书房里,面对着一大堆的考卷,看得有些头疼,古文这种事,她真心不太了解啊。

“去,把丞相叫到宫里来。”她向一旁的太监吩咐道,打算给自己找个帮手。

卫斯理连夜进宫,与凌若夕一起,从这些试卷中挑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、举人,以及数十名进士,每个人的名字都被记录在皇榜中,于七日后进行放榜。

解决完这件事,凌若夕竟感觉到了些许疲惫。

“摄政王大人,大选的事已经开始召开,各地方收集的画像,现在正运往京城,相信用不了几天,就能送到。”卫斯理想到礼部尚书向自己呈报的事,赶紧趁着这个时候说出来。

“还在路上?”凌若夕顿时皱紧了眉头,距离皇榜贴出去已经过了四五天,但画像还没送到她的手里,“你去问问队伍到了什么地方,本宫会让暗水带人前去接应。”

“是。”卫斯理心头一紧,没想到她竟连这么短的时间也等不了,他偷偷的打量着凌若夕,犹豫了半天,才问道:“大人,您究竟是为什么这么在意这次的大选呢?如果多给一些时间,大选可以进行得更严谨,更盛大。”

凌若夕凉凉的勾了勾嘴角:“比起盛大的场面,本宫更希望能够节约时间。”

她没有那么多的心思用来建造宏伟的选秀场景,她只是希望,能够尽快把那个该死的男人给逼出来!

“是这样吗?”卫斯理隐隐觉得,这其中必定还有他所不知道的理由,但他没敢多问,只能点点头,躬身退出了御书房,打算回府。

凌若夕拂袖起身,夜色微凉,她没什么心情回寝宫歇息,想到到现在还音讯全无的云井辰,她的心情就忍不住变得急躁起来。

信步走到行宫,她释放出自己的气息,很快,漆黑的殿宇,立即有灯火的光芒迸射出来,披着一件宽松轻裘的暗水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从屋内走出来:“凌姑娘,你这大半夜跑到我们这儿来放杀气,很不道德啊。”

身为修行者,他们的感官有多敏感,她又不是不知道,她的气息刚刚出现,就把所有人从梦中惊醒了,这不是扰人清梦是什么?

“我有事吩咐你。”凌若夕没理会他的抱怨,抬脚走入房中。

喂喂喂,一个女人大半夜闯到男人的房间里,这种事真的可以吗?暗水在心里腹诽道,却没敢说出口,只能带着一身的怨气,尾随她回到房间。

“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啊?”需要你大半夜跑来打扰他睡觉。

凌若夕听出了他的潜台词,却不在乎,她吩咐道:“明天你带上大家离京,前去接应各地送来画像的队伍。”

“诶?”暗水有些茫然,这种小事需要出动他们吗?

“你有意见?”凌若夕将他诧异的神色尽收眼底,脸上浮现了一丝危险。

暗水赶紧摇头,这时候会点头的人,不是疯子就是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