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90章 她知道他不会无动于衷

第490章 她知道他不会无动于衷

得到了暗水的首肯,凌若夕便催促他尽早动身,暗水抬起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然后,小心翼翼的吞咽了一下口水,“姑娘,你说的尽快应该不是现在吧?肯定不是,对吧?”

嘤嘤嘤,他一点也不想在大晚上的出门办事啊,亲,咱们能稍微人性化一点么?

“不是现在。凌若夕摇摇头,就算她再心急,也要等到卫斯理查到队伍究竟到了哪里,才能让暗水出发,“你继续休息吧。”

知道自己前来打扰有些不太人道,凌若夕没有久留,就打算离开。

暗水悄悄松了口气,脸上带着几分喜色,挥着爪子,送她出门。

“哦,对了,”凌若夕刚迈开步伐,又想到了一件事,转身吩咐道:“这件事不要告诉小白。”

否则,以他的个性,绝对会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己,放他一起去的。

“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暗水嘀咕道。

解决了这桩小事,凌若夕才回到寝宫,开始今天的修炼。

第二天,卫斯理就查到了队伍的去向,他们在距离京城一百里左右的官道上前进,得到这个消息,暗水立即带着五名深渊地狱的高手准备出发,离开时,凌若夕凑到他的耳畔低声耳语,也不知她说了什么,只见暗水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,最后,甚至浮现了即将慷慨赴义的决绝:“姑娘,你就放心吧,到时候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“很好。”得到了他的保证,凌若夕顿时笑开了,目送他们离开后,她立即赶去清风明月楼去见小丫。

从这天起,京城里不知道怎么的,就有流言四窜,说是送画像前来的队伍很快就会抵达,而皇后娘娘已经迫不及待的派人过去取来画像,据说,这些画像里有些人年轻俊朗、学富五车。

这些流言传得天花乱坠,赌坊里甚至有人设局,赌这回凌若夕会纳多少男人进宫,她即将选夫的事,再次成为了南诏国上上下下关注的焦点,而远在北宁的凤奕郯,也得到了这则消息,他先是一惊,随后便苦笑了,就算她真的打算选夫,那又怎样?他永远不再有拥有她的资格。

“王妃的行李收拾好了吗?”他转瞬就把这黯淡的想法压下,离开书房,挥手找来总管,冷声问道。

冷峭的容颜,丝毫不见半分柔情,提起凌雨涵,他就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。

总管面露难色:“回王爷,王妃她不肯离府,这会儿正在后院大吵大闹呢。”

凤奕郯身侧的气息蓦地一冷,“你去告诉她,本王不管她要死还是要活,总之,今天落日前,她必须滚出王府。”

冷漠到不近人情的话语连跟随他多年的管家,也感到一丝心寒。

他真的不明白,不过是去了一次南诏,为何回来以后,王爷的变化会这么大,不仅把府里所有的侍妾全部赶走,甚至于,还要和王妃和离,即便是皇上亲自从中调节,他的立场和态度始终坚定,说什么也不肯妥协。

“没听见本王的命令吗?快去。”凤奕郯对他的沉默极其不满,语调不自觉加重。

管家不敢再怠慢,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,往后院的方向去了。

据说这一天,王府内女人的哭声尖利、凄惨,大病刚愈的凌雨涵几乎哭晕在房间里,被王府的侍卫用木板抬着,一路抬出王府,而凌克清自觉这种事太过丢人现眼,不肯亲自前来接她回娘家,而三小姐凌雨霏则自告奋勇担负了接她回家的重任。

丞相府的下人围在一辆马车边,凌雨霏站在一旁,身后带着两名丫鬟,此刻她的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,她和二姐斗了半辈子,如今,她总算是见到二姐出丑了。

“三小姐,请您带王妃离开,王爷有令,从今往后,王妃不再是王府的人,这是和离书。”管家公式化的说道,将一份签上凤奕郯名字的信笺交到凌雨霏手中。

她略显恭敬的接过,“请转告王爷,我和爹会好好教育二姐的。”

说完,丫鬟立即上前将昏迷不醒的凌雨涵从木板上架起,粗鲁的把她拽上马车。

“告辞了。”凌雨霏彬彬有礼的同管家道别以后,这才翻身跳上马车,吩咐离开。

王府的大宅越来越远,到最后几乎完全消失不见了。

她坐在马车里,目光阴鸷的注视着一旁的姐姐,嗤笑道:“二姐,你也会有今天啊,被王爷休回家,还出了这么大的丑,你说,爹爹从今以后还会疼爱你吗?”

微凉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轮廓,拂去她眼角无意识落下的泪珠。

“二姐,打小我就嫉妒你,明明和我一样是庶出的小姐,凭什么爹爹永远只会疼爱你一个?若你是大姐,是丞相府嫡出的大小姐也就罢了,可你是吗?不过是仗着娘家是轩辕世家,就高高在上,呵,就算你嫁给王爷又怎么样?现在,他不也不愿意要你了吗?”凌雨霏喃喃道,心头一半是喜悦,一半则是说不出的空荡。

她一直以来,都想要把凌雨涵踩在脚下,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比她差,可是,到了今天,她的心愿总算是达成,可为什么,她的心会涩涩的呢?

马车抵达丞相府,昔日门庭若市的府宅,此刻只剩下萧条与寂寥,自从凤奕郯回国后,就一直与凌雨涵闹和离,这件事在京城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,而凌克清,也没能得到北宁帝的再次信任,即使顶着丞相的头衔,但他在朝廷上的势力,却遭到了很大程度的打压,帝王的漠视,与凤奕郯的交恶,让他被百官排挤,受尽了白眼,哪里还会有人登门拜访?

这些事,凌若夕通通一无所知,即便她知道,也不会有任何的感想,凌府的人,早在她决定离开时,就与她无关了。

暗水爬山涉水,总算是在第二天的日落,与远在百里外的队伍汇合,天空上忽然间出现的人影,让负责护送的侍卫吓了一大跳,纷纷拔刀进行警戒。

“行了,拿什么刀啊?是凌姑娘派我们来的。”暗水掏了掏耳朵,看也不看面前明晃晃的白刃,就这点微不足道的攻击力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
“你是娘娘的属下。”带队的武将认出了暗水,见是自己人,赶忙吩咐取消戒备。

“画像呢?凌姑娘吩咐由我们尽快带回去。”暗水一板一眼的执行着凌若夕的交代,一双眼睛却密切留意着四周的动静,似乎待会儿会有敌人出没一般。

武将不敢怠慢,命人将装满画像的木箱子打开,暗水随便打开了一卷,定眼一看,画像上的男人,眼是眼,鼻是鼻,长得也就将就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慢慢回去,我先走一步。”就在他刚伸出手,试图将画卷全部抱在怀里时,突然间,有一阵狂风呼啸而来。

马匹、侍卫被吹得人仰马翻,惊呼声不绝于耳。

地上的黄沙被风刮到半空,视野已是一片昏暗,完全无法看清四周究竟有多少人。

“快戒备!有敌袭!”武将惊慌失措的呼唤道。

耳畔,有拳脚碰撞声响起,隐隐能够透过这黄沙,窥视到几道人影正在交手。

“咳!”虚弱的咳嗽声后,来人迅速撤离,暗水携带五名深渊地狱的紫阶高手,追出数里远,却始终无法与对方的速度抗衡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抹墨色的人影飞速消失在远方。

“可恶!”暗水愤愤的咒骂了一句,“居然被他逃掉了。”

“二哥,那人好像受了很严重的内伤,你看这里。”一个男人发现了地上的血渍,“不如咱们追上去吧,说不定能够追到他。”

“追什么追?”万一把那人逼急了,害他内伤更严重,谁来负责?暗水早在出发前就得到了凌若夕的嘱咐,她担心他们一旦与大部队汇合后,会遭到云井辰的埋伏,但凡这个男人有半分在乎她,以他的个性,在嫉妒的驱使下,又在不肯见她的心思作祟下,他势必会采取这种举动。

事实证明,她的确了解云井辰,不论是他的心思,还是他的行为模式。

但很可惜,他逃离的速度太过迅速,以暗水的修为,拍马也追赶不上,又一次眼睁睁看着他离开。

“走了,还看什么?看到天黑人家也不会再回来。”暗水气恼的挥动衣袖,重新回到遭到伏击的地方,队伍被那股飓风吹得七零八落,却没有人员的伤亡,一个木箱子里的画卷,被全部偷走,只剩下空荡荡的箱子,好在还剩下两个,想来,必定是对方在撤离时,没来得及全部拿走。

暗水黑着一张脸,看了看地上发黑的血渍,从袖中拿出一块手绢,裹住点点淤血后,塞入了怀里。

旁人看得目瞪口呆,以为这是他特有的怪癖。

暗水莫名其妙就背上了黑锅,自己还不知道,以至于,许多年后,有关于他喜欢收集敌人鲜血的传言,被后人当作事实,名扬千古。

他先安抚了带队的武将,之后,便带着画卷启程回宫,他原本还以为这一路上,会再次见到云井辰,但出乎暗水预料的是,这一路平静的让他意外。

回到宫里,已经是两天后,刚巧朝廷打算提前放榜,大批的百姓与学子们聚集在招贴皇榜的公告栏前,整条街道几乎被人群堵得水泄不通。

暗水可没心思理会这些人,他抱着画卷飞过宫墙,追寻着凌若夕的气息,飞奔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