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91章 欺负与反欺负

第491章 欺负与反欺负

“哗啦啦。画卷被暗水倒在龙案上,凌乱的摆放着。

“姑娘,东西都带回来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小心的窥视了一下凌若夕的脸色,才接着道:“我们途中遇到云井辰的伏击,弄丢了一箱。”

他果然出现了吗?握着御笔的手指微微一紧,她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云井辰并非对这件事毫无反应,还是该气愤,他明明已经现身,却不肯出现在她面前,始终躲着她这件事。

神色蒙上淡淡的暗,她沉默几秒后,才轻轻点头,“放这儿吧。”

“对了,凌姑娘,还有一件事。”暗水从袖中拿出了那张染血的手绢,递到她面前去,“这是他离开的时候留下的。”

几乎泛着黑的血渍,让凌若夕心尖一疼,她闭上眼,不愿把心头翻滚不息的情绪表露出来,直到平静以后,她才颤抖的伸出手指,将手绢接过,“去把小一找来。”

她要让他根据这片血渍,分析出云井辰现在的病情。

暗水见她神色有异,没敢延误,急忙去找小一,把他从药堆里拽了出来,拉着往御书房走去。

途中,两人还遇到了正和宫人玩耍嬉戏的凌小白,他一见暗水,立马把刚刚认识的朋友抛在脑后,又蹦又跳的跑了过来,“暗水叔叔,娘亲是不是让你拿那些画像去了?你给小爷看看啊。”

他早就打听好了,暗水的确是为了这事才突然离宫的,现在他回来,铁定手里有画像。

“小少爷,你想要那些画像,应该去找凌姑娘才是。”暗水试图把他给糊弄过去。

“唔,你已经给娘亲了吗?那好吧。”凌小白点点头,“你们是不是要去见娘亲?咱们一起。”

“额……”暗水赶紧拽住他的胳膊,迟疑的开口:“小少爷,我建议你还是稍微晚点再去见凌姑娘,她现在心情不是很好。”

他这是为了他着想才会特地提醒的。

凌小白茫然的眨眨眼睛:“谁惹娘亲生气了?”

除了某个胆大包天的男人,还能有谁?暗水在心底腹诽道。

“总之,你先自己玩会儿,晚上再去问凌姑娘要画像吧。”暗水建议道。

凌小白想了想,觉得他的话也有几分道理,娘亲心情不好,很容易迁怒的,这种时候,还是别往她面前去比较好。

“暗水叔叔,你真讲义气。”凌小白深深的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。

暗水被他夸得老脸微红,难为情的笑了两声,才带走了小一准备去见凌若夕。

此时,她正垂目坐在龙椅中,蕴藏苦涩的目光紧紧盯住摊开在龙案上的这块绢帕,就那么死死的盯着,如同一尊石像,纹丝不动。

暗水和小一进来时,见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,两人心头一酸,不由自主的开始埋怨起惹出这么多麻烦事的云井辰,如果不是他,凌姑娘也不会这么难过,说到底,可不都是他的错么?

“小一,你过来。”即使他们特意放轻了脚步声,仍旧把凌若夕从晃神中惊醒,她朝着小一招招手,随后,便把手绢交给了他,目光郑重的说道:“有这个,你可以了解他的情况,是吧?我需要知道,那人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。”

即使她没有说出云井辰的名字,但小一还是猜到了,他用力点头:“师姐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他拿走了手绢,准备立马回去进行分析。

“凌姑娘,要是没别的事,那我就先走咯。”暗水不愿继续留下来,妈蛋!这个房间里的气氛让他浑身不自在,总觉得有些心里发毛。

凌若夕没什么心情挽留他,也就同意了。

直到外人通通离开以后,她强撑的坚强表情突然龟裂,眉头紧皱着,轻靠住龙椅,深邃如海的眸子,仰望头顶上刻着繁琐图纹的房顶。

“云井辰,既然在乎,你又为什么不肯出现在我的面前?有什么事,不能和我一起共同进退么?”

她低不可闻的呢喃,在这宽敞的房间内回荡,除了死一般的寂静,再没有任何的声响。

入夜,凌若夕已经收拾好了情绪,回到寝宫陪着儿子一起用膳,一桌子的金碗、金盘几乎要闪瞎人的眼睛。

“娘亲,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?一直把眉毛皱得好紧。”凌小白拍拍吃得胀鼓鼓的肚子,这才鼓足了勇气,轻声问道,一颗心忽上忽下的跳动着,不安极了。

虽然说好奇心能杀死猫,但他还是想要知道,让娘亲这么苦恼的事,到底是什么嘛。

“还好,别胡思乱想,吃你的饭。”凌若夕漠然启口,并没有把自己的烦躁告诉儿子。

“什么嘛,宝宝是关心你,娘亲一点也不懂宝宝的心。”凌小白不爽的咬住唇瓣,觉得自己被娘亲给隔离了,以前有什么事,娘亲都会告诉他的,但现在呢?她却一个人藏在心里边,不肯对他说,太过分了!

听到这话,凌若夕总算是舍得把脑袋从碗里抬起来,她定眼凝视着神色不忿的小奶包,持平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清浅的笑。

她笑得这么灿烂,却让凌小白吓得够呛,浑身微微一抖,差点从凳子上摔了下去,嘤嘤嘤,娘亲冲自己笑这么漂亮做什么?

“好吧,就当我心情不好,现在告诉你了,你打算怎么做?”凌若夕轻声问道。

凌小白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:“当然是让娘亲开心了,那还用得着说吗?”

但这话刚脱口而出,他立马就后悔了,次奥!通常他主动说出这种话以后,娘亲就会整死他的,他现在收回还来不来得及?

“好,既然你这么有孝心,如果再拒绝,就是我这个做娘亲的不是了。”凌若夕拂袖起身,脸上笑得如花儿一般灿烂,“我就等着你用法子让我开心,记住,如果不能让我开心,就会有惩罚。”

“诶?”怎么会这样的?凌小白深深的认为,自己被坑了,而且坑他的人,就是他自个儿。

黑狼趴在地上,埋头吃着碗里的肥肉,余光瞥见他如五雷轰顶般的模样,在心头冷哼道,不作死就不会死,活该!

“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小白,我不喜欢你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,明白吗?”手掌用力拍了拍他近乎石化的肩头,她挑眉笑道。

见凌小白吃瘪,她抑郁了一整天的心情,似乎好转了不少,就好象是见到那个可恶的男人在自己手里吃亏一样。

凌小白懊恼的埋下头,脑袋上那戳呆毛恹恹的,似乎失去了活力,他蹲在花园中,小手不停拨动着篱笆墙里的柔软泥土,嘴里振振有词的嘀咕道:“小爷会被自己给害死的,早知道,小爷就不该说那句话,现在肿么办?让娘亲开心,好难啊。”

“吱吱。”坐在地上用爪子捧着腮帮的黑狼,白了他一眼,哄人开心还不简单吗?送礼物呗,女魔头最喜欢什么,就送什么,保证能让她开怀。

“小黑,你是不是有办法?”凌小白难得听明白了它的叫声,激动的将他抱在怀里,用双手托住,高度与自己的眼睛持平,“快给小爷说说,到底要怎么做?”

“吱吱吱。”送她最喜欢的东西!

“什么意思?”凌小白一脸的迷茫,没听明白。

黑狼连叫也懒得叫,反正它说什么,小少爷都听不明白,还不如不说,吧唧一下从凌小白的掌心蹦达到地上,它昂首挺胸,往书房的方向走去,凌小白急忙跟上,想要看看它打算做什么。

进屋后,黑狼跃上书桌,然后,把自己黑乎乎的爪子伸入墨渍里,搅拌了几下,在用后爪铺开一张白色的宣纸,开始用文字来和凌小白进行对话。

“唔,这个是什么字?”凌小白被宣纸上龙飞凤舞的狂草看得头晕眼花,双眼几乎变成了蚊香状。

“……吱吱。”你丫的是文盲吗?黑狼气得一爪子挠在他的脸上,但力道不重,顶多只是几道红痕。

“哎哟,你干嘛学娘亲啊?这么暴力小心将来没有仓鼠要你。”凌小白被它暴力的行为激怒,立即凌空挥了挥自己的拳头,龇牙咧嘴的诅咒道。

“吱吱吱!”你才是仓鼠,你全家是仓鼠。

“看吧,害怕了,知道害怕,就别捉弄小爷,等小爷哪天心情好,亲手去给你捉一只去。”凌小白完全和它鸡同鸭讲,他嘴里冒出的每一个字,都让黑狼怒火中烧,可偏偏,这人还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,啊呸!它才不要找什么母仓鼠,这个世上,有哪只神兽能够配得上它吗?

“好啦,你快点告诉小爷,你的主意到底是什么。”凌小白替它顺毛,“你好好写,写一些小爷能够看懂的,不行吗?”

他有上过学,可他认识的就只是四四方方的字,这么潦草的自己,他哪儿看得明白?就跟一串鬼画符没什么两样。

黑狼彻底被他打败,只能一笔一划开始慢条斯理的写。

它一边写,凌小白就在一边读:“给女魔头买礼物?女魔头是谁啊?”

“吱!”黑狼吓得赶紧伸出爪子,捂住他的嘴巴,顺带的还糊了他一嘴的黑色墨渍。

“你干嘛啊?”凌小白也生气了,他又没说错话,又没招惹它,干嘛突然使用暴力?

黑狼在空中腾空翻了一下,然后稳稳的落在书桌上,它昂着头,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凌小白:“吱吱吱。”

叫你那么大声,让你那么大声!

凌小白一脸迷茫,黑狼彻底无奈,俗话说得好啊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,总有一天,它一定会被笨蛋小少爷给坑死的。

一人一兽在书房里呆了一夜,等到凌若夕深夜找来时,推开门,就看见了一桌的狼藉,画着鬼画符的宣纸到处都是,而凌小白就趴在桌上,枕着胳膊睡得香甜,小脸上满是墨渍,犹如一个小花猫。

这是刚刚经历过世界大战的节奏么?凌若夕脑勺后悄然滑落下一滴冷汗,她一手将地上的黑狼提起,拎在半空,打算好好的和它进行交流。

被无缘无故从睡梦中吵醒的黑狼,面临着凌若夕抛来抛去的可怜下场,它吱吱的叫着,泪流满面。

嘤嘤嘤,谁能来救救它,它错了!它就不该故意折腾小少爷,怎么就忘记了在小少爷背后还站着一个魔鬼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