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94章 他做事从来不留痕迹

第494章 他做事从来不留痕迹

不是她的什么人,再没有什么是比这句话更让云井辰感到心痛的了,他脸色骤然大变,就像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傻子,突然间被人划破了自己塑造的谎言,心脏血淋淋的,疼得要命。

他峻拔的身体微微踉跄了几下,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忽然从喉咙涌上口腔,云井辰知道他的伤势又复发了,伸手打晕了面前的女人,将她重新带回清风明月楼,离开前,他还特地喂小丫服用下了一枚云族出品的灵药,吃下后,能够让人神志恍惚。

相信她会把今晚的见面当作是一场梦的,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工作以后,云井辰再也支撑不住,一路飞驰,回了大宅,身影突兀的从半空中狠狠砸落,好似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凄凉、无助。

他疼得蜷缩在花园的地板上,冷汗直冒。

这一夜,狂风大作,凌若夕被天空上的雷声惊醒,自修炼的状态中苏醒过来,她微微拧起眉头,手掌轻轻碰了碰胸口,她从刚才就一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她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第六感,那是她在无数次生死存亡的战斗中磨练出的敏锐直觉,曾多次救过她的生命。

“有事发生么?”她喃喃一句,翻身跳下床沿,白皙的手掌将被风刮开的窗户重新合上,随后,她披上一件黑色的大氅,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白日喧闹、繁华的宫廷,在夜晚,却多了几分宁静,寝宫四周偶尔有御林军巡逻的身影出没,远方提着宫灯的宫女、太监,时不时来回走动。

凌若夕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只感觉心情格外的烦躁,她冷着一张脸飞身去了御膳房,取走了里面放置的琼瑶佳酿,尔后,在高耸的鹿台上,席地坐下,一个人静静独醉。

“恩人?”刚出恭完毕的小豆子,隐隐见到鹿台上有一抹熟悉的人影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顺着石阶跑了上来,当他看清背对着楼梯,姿态慵懒的女人时,心里别提有多诧异了。

“你也睡不着?”凌若夕微微侧过脑袋,染上几分微醺的面颊有淡淡的红晕浮现,她勾唇笑道,不似平日的冷漠。

小豆子担忧的看着她,数了数她脚边凌乱摆放的酒坛,已经喝了三坛了。

“恩人,喝酒会伤身体的。”小豆子关切的提醒道。

“呵,这世上比酒更伤身的东西多了去了。”说着,她提起酒坛,狠狠往嘴里猛灌了几口,凌若夕以前不爱酒,即便是喝,顶多也只是因为任务执行过程中必要的应酬。

她是组织里的第一人,必须要时刻保持冷静,保持战斗能力。

她曾经对那些借酒消愁的人嗤之以鼻,认为她们是懦弱的,无能的,所以才只能选择用这样自虐的方式,来折腾自己。

可她没有想到,有朝一日,她也会如她们一样。

小豆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孩子的心灵是最敏感的,他能够感觉到凌若夕的压抑与烦闷,于是,他沉默的站在她身后,安静且乖巧的陪着她。

凌若夕的酒品还算不错,整整七坛酒下肚,她也没有任何失态的行为,反而笑得人比花娇,将最后一口酒喝到肚子里,她才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身来,深色的衣诀在寒风中猎猎作响,墨发翻飞,此时的她,似要随这风归去,似要随化作天上星光。

“恩人,时间不早了,我扶你回去吧。”小豆子忙不迭上前,想要搀扶她,却被凌若夕躲过。

“我没醉。”她摇摇头,那双终年寒风万里的黑眸,此刻却有淡淡的雾色晕染,“你也早点回去歇息,大半夜别随便乱走。”

轻轻揉了揉小豆子的脑袋后,她纵身从鹿台上一跃而下,凌厉的寒风化作刀刃,无情的割着她的面颊,细碎的疼痛,让凌若夕烦闷的心情似乎发泄掉了,落地后,她长长吐出一口气,回到寝宫,脑袋刚沾上枕头,便沉沉的陷入了梦乡。

天际出现了一抹鱼肚白,凌小白鼻尖微微动了动,被一股刺鼻的味道从梦中弄醒,他揉着惺忪的眼睛坐在床榻上,不满的抱怨道:“这是什么味儿啊?怎么这么难闻?”

“吱吱。”白痴,这分明是酒味。

“小白,你这是嫌弃娘亲了吗?”宿醉后,凌若夕的脑袋里像是有无数只苍蝇在嗡嗡的嚷嚷着,吵得她各种头疼,乍一听到凌小白的抱怨,她的心情怎么可能好得起来?

“诶?”凌小白身体一抖,这才发现,原来那股味道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,他殷勤的笑了:“宝宝怎么会嫌弃娘亲呢?宝宝爱娘亲还来不及。”

“上回你说要逗我开心,现在准备得怎么样?”凌若夕对他卖萌的手段直接无视掉,凌小白这厮,也就这耍蠢卖萌的特长稍微能够拿得出手。

“额……”她突然提及这件事,让凌小白愣了愣,“娘亲,宝宝还没有准备好。”

“恩,等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,我再让你插手选秀的事。”凌若夕多的是办法对付他,一边说着,她一边从**起身,准备前往浴池沐浴。

这一身的酒味,别说是凌小白,就连她自己,也闻不惯,身上粘乎乎的,让她十分难受。

凌小白幽怨的瞪着她离开的身影,委屈得快要哭了,“娘亲怎么可以这样?这明明是要挟。”

可谁让他对参加选秀,从旁监督这件事格外在意呢?哪怕知道凌若夕是在要挟他,他也只能妥协。

一刻钟后,凌若夕浑身舒爽的走出浴室,身上的锦袍换成朝服,整个人褪去了昨夜的颓废,如容光焕发,神采奕奕。

早朝时,礼部尚书向凌若夕提出,如何安置三天后齐聚京城参加选夫的年轻少年郎,是安排在宫外的驿站,还是安排在宫内的行宫?

虽说整个选夫的过程是按照历朝历代皇帝选秀的流程来办的,但这些人到底是男子,如果安排在宫里,恐怕会给她的声誉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,毕竟,现在外边已经有小部分人,对她急切的进行选夫表露出了丝丝不满。

“过去怎么安排,今年还和以前一样,无需做任何的更变。”凌若夕眸光一闪,拿定主意,让这些少年郎们居住在宫中。

“这……大人,不妥吧。”卫斯理接收到来自朝臣求助的视线,硬着头皮,向凌若夕提出反对意见:“虽说选秀的秀女自古都将安排在储秀宫,但现在宫里是由摄政王您一手把持,贸然让各地的人选进宫居住,怕会惹来非议,对大人的名誉会有所损失。”

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妄想说服凌若夕,让她打消这个念头。

凌若夕却只当没听见,神色依旧淡漠:“照本宫说的做,礼部尚书,你即刻派人将储秀宫打扫一番,等到各人抵达后,安排他们入住。”

礼部尚书极其勉强的答应下来,心情各种纠结。

退朝后,不少官员唏嘘长叹,显然对凌若夕的这个决定有所微词,却又不敢当面提出来,只能在背地里议论。

“摄政王会这么做,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!我们做臣子的,只需要支持她,就够了。”刚入朝,如今被封六品翰林院院士的张三急忙出声,为凌若夕说话。

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官,而且在朝堂上没待多久,但因为他和凌若夕前不久的缘分,不少大臣还是乐意卖给他这个面子的。

“连一个刚入朝的新人也能想明白这个道理,诸位难道连他也不如吗?”卫斯理蹙眉呵斥,他极不喜欢有谁在背后议论凌若夕的是非,如果有勇气,大可当着她的面提出来,何必在暗中嚼舌根呢?

大臣们被他教训得有些下不来台,只能尴尬的笑笑,随便找了个理由,慌忙告辞离开。

目送他们离去后,卫斯理这才揉揉酸疼的眉心:“这些人,压根就是些墙头草。”

“这种人古往今来有太多,相爷你又何苦与他们一般计较?”于老倒是看得开,毕竟他的年纪和见识摆在那里,只要没有触及到他的逆鳞,通常时候,他还是挺好说话的。

而于老的逆鳞,不过是两个,一个是南诏国的安定,一个是凌若夕。

他所说的道理卫斯理自然明白,他温和的笑了笑:“于老所言甚是,不过接下来,恐怕咱们又该为摄政王处理后边的麻烦事了。”

“能为摄政王分忧,是我等的荣幸。”于老用着骄傲的口气说着,听得卫斯理面部直抖。

他明明还记得,在于老同摄政王于军营内第一次见面时,他的表情和现在可截然不同啊,话虽如此,但卫斯理能够明白于老的心情,这个女人是强者,一个强大到只能让人仰慕,让人憧憬的存在,她所站的地方,是他们终其一生也难以达到的。

而对于敬仰的东西,人总是抱着一种极其纯粹的心思,如于老这般直性子的人,更是如此,所以他有现在的表现,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摇摇头,将这古怪的想法从脑海中抛开,卫斯理彬彬有礼的与于老道别以后,趁着这早上的骄阳,缓缓离去。

另一边,从昏睡中晕乎乎醒来的小丫,用手不停的锤着自己的脑袋,她怎么会突然睡着了?询问过小厮今天是什么日子后,小丫还有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,她这一觉竟晕晕乎乎睡了一整天?不是吧?

她脑子里一片混沌,什么也想不起来,更不知道这段时间里自己做过什么事,看过大夫,可大夫却说她只是操劳过度,开了点安神的药,再没说别的,以至于小丫只能将这疑惑狠狠的压在心底,反正目前看起来,似乎没什么大事,她哪里会想到,自己昨天与云井辰曾有过一次别样的碰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