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95章 皇宫外唱起的大戏

第495章 皇宫外唱起的大戏

为了让选秀的排场更加壮观,昭显出自己的重视,在得知暗水他们已经抵达京城外的官道以后,凌若夕命礼部尚书亲自在宫门进行迎接,并且下旨,京城内挨家挨户全部挂上红灯笼,街道铺上红毯,将这座城池装点为喜庆的海洋。

这则旨意让负责筹办喜事的商家们乐开了花,物价一再上涨,但百姓们的热情却没有因为昂贵的价格减弱分毫,因为朝廷说了,将会每家人送一两银子,用以报销他们的支出,这个提案是卫斯理提出的,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,来维持凌若夕的声誉。

这样做,既能够让百姓提高热情,又能够让他们感觉到朝廷的宽带,一举两得。

百姓们是最善良,最淳朴的,一两银子对于官宦人家而言,微不足道,却是他们半个月的开销,自然是对凌若夕的慷慨各种感激,连带着,也更加用心的加入了选夫这件大喜事里。

云井辰所住的地方距离主街很远,是个僻静的角落,但这儿也没能逃脱装扮的范围,明明进京的队伍,不会从这里通过,但九门提督还是派了士兵前来交代一声,勒令他挂上灯笼,以示朝廷对此事的重视。

云井辰什么话也没说,甚至就连朝廷发放的银子,他也没有收下,手臂轻挥,打开的大门在士兵错愕的目光下,重重合上。

“我去,这是什么意思?他未免太嚣张了吧?”士兵气急败坏的咒骂道。

“这人大白天居然戴着斗笠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我去向大人禀报,你们留在这里严密把守。”带队的队长也被云井辰目中无人的态度激怒,这明明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他竟敢给他们吃闭门羹?不给他一点教训,这人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。

就在队长准备向上面反应这件事的时候,幽静小道的尽头,有一抹曼妙的人影缓缓走来,女人提着竹篮,穿着粉色的长裙,俏丽的容颜分外美丽,脸上挂着甜美至极的笑,却在看到围堵在大宅前的一大批士兵时,她脸上的笑容蓦地僵了:“你们找谁?想要做什么?”

她以为这些士兵是来做坏事的,满心的戒备。

队长礼貌的问过她是否认识这宅子的主人,女人诚实的点头后,才听他说明了整件事的经过,急忙代替云井辰向他们道歉:“对不起,实在是对不起!他的性格有些怪,要是得罪了你们,希望你们别放在心上。不要和他计较。”

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都说到了这个地步,士兵们心里那口恶气,也不由得消散了几分,将银子交到她手里,嘱咐她,必须按照朝廷的要求在宅子外挂上灯笼,他们会突击检查,如果到时候,他们还没有做到,朝廷将会治罪。

女人不敢怠慢,将篮子往门口一放,冲到市集买了两个红彤彤的喜庆灯笼,打算替云井辰挂上。

她不认为这事有多严重,为了这种小事得罪官府,不值得。

就在她兴高采烈的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,踮着脚,刚想把灯笼往大门上方的房梁挂时,门毫无征兆的开启。

一身寒霜的云井辰冷冷的盯着她,犀利的目光穿透斗笠的纱巾,落在她的身上。

女人被他看得有些心虚,却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,尴尬的动了动嘴角,刚想解释,谁料,云井辰竟直接出手,强大的玄力威压,将两个灯笼粉碎,在刹那间化作粉末,垂落一地。

“啊!”女人吓得花容失色,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。

“滚。”云井辰的心情阴云密布,与这整个皇城内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,一想到她正在皇宫里,等待着来自各地的出色男人供她挑选,一想到她再过不久,便会成为其他男人的女人,他能高兴得起来吗?

女人被他厌恶的口气惊呆了,“我……我只是想……”

“砰。”她的话还没说完,那扇敞开的大门,又一次无情的合上,阻绝了她欲言又止的委屈目光。

“什么嘛,我只是好心想要帮他而已。”女人愤愤的跺跺脚,觉得自己的一腔热情被人泼了冷水,但或许是因为这些天来,她受过了太多的冷遇,这种不甘的情绪,很快就化为了坚定。

她一次又一次买来灯笼,一次又一次被云井辰丢掉,到最后,就连她也被他直接扔出了大宅,身体脆弱的摔倒在门外的地上,疼得她眼泪直冒。

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?我只是不想你因为这种事和朝廷做对,我难道做错了吗?”女人委屈得红了眼眶,晶莹的泪珠不断从她的面颊上滑落下来。

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委屈?明明她只是好心而已啊,为什么他总要这么对待自己?凭什么?

“不想死,马上滚。”云井辰对她的眼泪毫无任何动容,在他的心里,能够让他温柔对待的,永远只有一个人,除了她以外,任何的女人对他来说,都无关紧要。

即使他无法再用这具残缺的身体去陪伴她,保护她,但他依然选择了替她守身如玉。

他太过恶劣的态度,这次真的伤到了女人的心,她狠狠的擦掉脸上的泪珠,怒气冲冲的瞪了云井辰一眼,之后,便头也不回的跑掉了。

她再也不要搭理他了!

她的离去,没有对云井辰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,他漠然转身,缓缓合上的房门,将他孤寂的身影彻底遮盖住。

城门前,无数百姓齐聚在街道两侧,他们手里拿着鲜花,拿着红绸,不停的向城门外张望。

在等待的过程中,不少女人还凑在一起,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这开国以来头一回选夫的盛事,她们谈论着这些从各地汇聚的男子将会多俊朗,将有多出色,谈到兴起,时不时嘴里还会冒出猥琐的笑声。

暗水和深渊地狱的十多人骑在马上,走在队伍的最前方,而在他们后边的,便是策马扬鞭的少年郎,这些人的衣着大多尊贵,气质或淡漠,或温和,样貌各有不同,但只有一点是一样的,那就是他们一个个全是美少年。

队伍缓慢踏上街头的红毯,英俊非凡的少年郎,让两侧的女人们看得如痴如醉,下到七八岁的女童,上到已为人母的中年妇女,一个个莫不是眼冒红心。

“呀,他看过来了!”

“天哪,好俊俏的男人。”

“什么时候我也能嫁给这样的男人该有多好?”

……

暗水头一回对自己灵敏的耳力感到无奈,他一点也不想听到这种话好么?为毛就没一个女人对自己说?难道他长得很差吗?他也很俊朗有木有?

攀比心这种玩意,不仅是女人有,就连男人也不能免俗。

他特地放缓了脚程,只想看看,会不会有谁欣赏他这一款的,只是,理想通常都很丰满,而现实永远都很骨干,一路从街头走到街尾,从城门来到宫门,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向他表达自己的爱慕。

暗水黑着一张脸,心情成直线降低,次奥!这些女人太没眼光了!只知道欣赏这些文弱的少年,一点也不懂得欣赏自己。

“嘿,你们说二哥在想什么?脸色这么难看?”深渊地狱的人传音入密,彼此猜测着,议论着。

八卦是人的天性,他们实在很好奇,暗水这一路上不停变换的脸色,到底是嘛原因。

“我猜绝对是被后边这些人给刺激的。”一个男人抬了抬下巴,“二哥这是在嫉妒他们吃香呢。”

“很有可能。”想到向来精明能干的二哥也有会嫉妒别人的时候,这些人顿时忍俊不禁的笑了。

他们太过炽热的目光扎根在暗水的身上,他凝眉转头,呵斥道:“笑什么笑?”

妈蛋!连他的小伙伴也在嘲笑他吗?

众人赶紧看天的看天,看地的看地,以这样的方式来表示,自己什么也没干。

暗水憋着一肚子火,在宫门前,将这些俊朗的少年交给礼部尚书,随后,身影在马背上腾空飞起,打算先一步回去。

“哇!好酷。”终于有女人注意到他高强的身手,双手捧住面颊,惊呼一声。

原本打算离开的暗水,忽然间打消了这个念头,他索性做足了姿态,慢悠悠在半空中漫步。

“……”不行了,好搞笑!深渊地狱的男人们憋笑憋得十分的痛苦,脸蛋涨红一片。

他们真的不知道原来自己的二哥也有耍宝的一面。

随着暗水的表演,有越来越多的女人开始注意到他,这个大陆,多的是人崇拜强者,而女人则是其中的佼佼者,虽说这里有无数的美少年,但相较于他们,她们则更喜欢此刻展现出高强实力的暗水,那是一种对强者的仰慕与膜拜。

“他是逗比吗?”凌若夕站在御书房外,眺望着远方的天空,从她的角度,完全能够把暗水的行动看得一清二楚,同样也包括宫墙外那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与欢呼声。

凌若夕邪笑一下,袖袍中的银针蓦地滑入掌心,随手挥出,银针刺破空气,笔直的袭向暗水。

他正表演到兴头上,根本猜不到会有人在暗中对他动手,背对着银针的他,在察觉到危险逼近时,只能狼狈的从空中降落,进行躲闪。

“二哥小心!”深渊地狱的人纵身跃起,数道强悍的玄力瞬间挥出,与那银针在空中碰撞,撞击产生的飓风,呼啸着,席卷整片大地,围观的百姓狼狈的找着掩盖物,不少少年更是被这风吹得翻下马来。

现场陷入了狼狈,尖叫声、惊呼声,不绝于耳。

暗水气恼着自己好不容易出彩一次,最后的谢幕竟出了这么大的洋相,他阴沉着一张脸,打算去找罪魁祸首,但当他找到那枚暗器时,心头的怒火立马化作过眼云烟,只剩下满腔委屈。

怎么会是凌姑娘?如果是她,他还说什么报复啊,借给他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