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96章 只愿有情人终成眷属

第496章 只愿有情人终成眷属

凌若夕在出手后,便回到了御书房里,想着宫门外此刻人仰马翻的画面,她冷峭的五官浮现了淡淡的浅笑,有种恶作剧成功的成就感。

“蹬蹬蹬。”很快,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逼近的熟悉气息,让凌若夕瞬间抬起眼眸,刚巧与抵达房门外的暗水碰上。

一个冷漠如冰,一个气急败坏,目光在空中交缠了一下以后,暗水心底最后一丝愤怒,也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他神情幽怨的步入房间,直直走到凌若夕面前,与她隔着一张华贵的龙案对望,“凌姑娘,你太不仗义了!怎么可以在背后放冷箭呢?”

其实,比起这委屈的控诉,他更想指责她,只可惜,没那勇气。

凌若夕莞尔一笑,手掌轻轻托住腮帮,斜睨着暗水:“我是在提醒你,不要丢人现眼,在皇宫门口演出,呵,也只有你干得出来。”

她绝不承认,刚才她是在看见暗水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后,忽然间起了恶作剧的兴致。

她的讽刺让暗水老脸微微一红:“我那不是一时冲动吗?再说了,凌姑娘,你看我都快二十四了,到现在还没娶媳妇,我这不好好展现展现自己的魅力,将来没女人看上我,我不得成孤家寡人了吗?”

暗水越说越有底气,完全忘记了,他卖弄身手的初衷。

凌若夕看着他信誓旦旦的表情,脑勺后滑下几道黑线,“所以你就公然在皇宫外勾引女人?”

“那不是勾引!”他又不是娘娘腔,像他这么野性的男人,需要做出勾引这种事吗?

“不是勾引是什么?”凌若夕饶有兴味的问道,似乎要和他就这个问题讨论到底。

暗水想了半天,也没能想出一个更贴切的解释,到最后,索性就把这个话题给掀过,“哎呀,反正你就不该突然对我动手,害我丢脸。”

“我看你是跟着凌小白太久,连他的任性和孩子气也一并学会了是吧?”凌若夕凉凉的挑起眉梢,深幽的黑眸里,有一抹冷光闪烁。

暗水被她看得背脊发寒,他习惯性的露出了讨好的笑:“凌姑娘,话可不能这么说啊,我说的也是事实,再说了,我和小少爷也没在一起混多久。”

凌小白若是在这里,一定会哭诉自己的无辜,他这是躺着也中枪啊。

“行了,你要真想找个媳妇,我倒是可以给你找一个。”凌若夕脸上的凌厉瞬间龟裂,她噗哧一笑,对暗水插科打诨的行为感到无奈。

这话……

暗水双眼蹭地放亮,如同通了电的灯泡,亮晶晶的盯着她:“谁啊谁啊?”

凌若夕深深的凝视了他许久,久到暗水都快以为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急迫的时候,她才轻轻吐出了两个字:“小丫。”

“卧槽!”被雷劈得心神俱裂的暗水忍不住爆了粗口,那表情,就和大白天见了鬼没什么分别:“凌姑娘,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,我和她那哪儿是一路人?”

他甚至连考虑也没有,就断然拒绝了,否定的太快,有时候正是从侧面透露出了他的心虚。

凌若夕挑高了眉梢,戏谑的问道:“你确定?最近小丫时常和我通信,她正想找一个人成家,我原本想着,你们来都是我身边的得力助手,如果能凑成一对,也是件不错的事,”说到这里,她明显看见暗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紧张,一丝羞涩,这样的反应,和他平时邪魅狂狷叼炸天的形象根本不符合,还嘴硬说什么不是一路人,骗鬼呢?她按捺住心头的笑意,叹息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再看看,有没有更合适她的,尽快把她的终身大事解决,也算是了我一桩心事。”

暗水见她说得郑重,心头咯噔一下,一想到和自己成天斗嘴的冤家即将嫁给其他的男人,他就忍不住暗暗恼火,口气染上了几分怒色:“凌姑娘,你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把她交给别的男人,得要好好的考察一番才可以,万一对方对她不好,那怎么办?”

“无所谓,小丫自己说了,只需要找个志同道合的一起过日子,至于其它的,她通通不在乎。”凌若夕耸耸肩,“不过这事她也只是和我提了一次,我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,她在信上说,让我帮忙全权处理,只要我同意,她便嫁,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,替她好好找找的。”

“不是,这是她的人生大事,怎么能……”这么草率呢?暗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乐意,按理说这事也挺正常的,可偏偏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。

凌若夕是旁观者,当然清楚他这心情是因为什么,反正这机会她是给了,至于这对冤家能不能醒悟,那还得看他们自己。

在这个世上,想要找到两情相悦,又有共同话题的爱人,听着很简单,但也是最难的。

她希望他们俩不会错过,因为有时候一次错过,就是一辈子的遗憾。

“总之,这些话你要么留着给她说,要么让她打消这个念头,出去吧。”凌若夕眸光微微暗了暗,脸上的笑容染上淡淡的苦涩。

他们是两情相悦,只是自己还没弄清楚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看着暗水愤愤不平的离去,凌若夕轻轻叹了口气,真好啊,至少在他替小丫担心时,还能够找到她,当面告诉她。

暗水匆忙离宫,身影划破苍穹,几乎用上了最快的速度抵达清风明月楼,据说这天,他和小丫在房内发生了争执,之后,就再没有了动静。

等到暗水再度出来时,已经是深夜,他脸上挂着傻乎乎的笑容,如同偷了腥的猫。

凌小白抱着黑狼在皇宫内不停打转,问了好多人,才找到储秀宫的方位,他想进去瞧瞧,却担心会被娘亲教训,于是,他就把主意打到了暗水的身上,希望他能想办法,带自己偷偷看看这些候选的爹爹究竟长什么样。

但他找了半天,愣是没在宫里找到暗水的人影,他气恼的鼓着腮帮,坐在行宫的厢房外,嘴里不停的说着暗水的坏话。

“咦?小少爷?”刚从外面回来的暗水奇怪的看着坐在台阶上的小奶包,他笑吟吟的迎上前去。

“哼,你还知道回来啊,小爷等了你好久。”凌小白立即嚷嚷开了,但不论他怎么抱怨,暗水依旧是那副甜蜜蜜的样子。

奇怪,他都不生气的?

凌小白心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,“你干嘛笑得这么傻?”

“傻吗?”暗水摸了摸自己的面颊,“小少爷,你说我长得还行吧?还看得过去是不是?我穿黑色的衣服会不会显得特别老?”

手掌轻轻拽着身上的锦袍,他在考虑着是不是要改变一下衣着的颜色,例如白色之类的,不是说女孩子都喜欢白衣少侠吗?

“……”凌小白完全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,就像抽风了似的,“哎哟,你穿什么都特别好看啦,快点,小爷有事情要拜托你。”

比起谈论穿衣服这种小事,他更在乎去见见储秀宫里的男人。

“什么事?你只管说,只要我能够办到,绝对义不容辞。”暗水骄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说得信誓旦旦。

凌小白冲他勾勾手指头,等到暗水弯下腰来以后,他才附耳低语:“你带小爷去看看那些男人呗。”

“啊?”暗水顿时惊呼,“这不太好吧?”

这么晚了,他怂恿自己带他去储秀宫,万一被凌姑娘知道,会不会以为自己诱拐了小少爷啊?暗水下意识想要拒绝。

可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从嘴里蹦出来,凌小白就摆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,小手轻轻握紧他的衣袖,“不可以吗?小爷只是想替娘亲把把关,想要提前和将来的后爹见上一面,这么小的要求也不可以吗?”

他泪眼婆娑的样子,让暗水的心开始产生动摇。

见上一面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吧?反正将来总会见到。

在凌小白的眼泪攻势下,暗水只挣扎了一会儿,就举手投降,“不过,咱们得悄悄的去,不能被凌姑娘发现。”

“恩!你放心,如果娘亲怪罪下来,小爷不会把你抖出来的。”凌小白十分义气。

他的保证让暗水心底最后一丝犹豫也消失得一干二净,一咬牙,抱起他腾地窜上半空,速度快如疾风,没有惊扰到宫内的御林军,如鬼魅般,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储秀宫后院的一间厢房顶部。

偌大的后厢住满了从各地汇集到京城的少年郎,房间内灯火通明,从窗户外,能够窥视到他们在房内的动静。

有人在紧张的来回踱步,有人站在屋外默默祷告,有人在弹琴,有人的看书。

暗水跳下房顶,拉着凌小白躲藏到花园的角落,“这儿就是储秀宫了。”

“这么多房间,咱们要先看哪一间呢?”凌小白有些犹豫,然后,他双眼蹭地一亮,闭上眼,随随便便指了一个方向,“就先去那儿。”

喂!这么草率的做出决定,真的可以吗?暗水嘴角忍不住抖了抖,默默的在心头吐槽。

两人一兽跟做贼似的,偷偷接近厢房,凌小白蹲在窗户外,用手指戳破纸窗,透过那窄小的缝隙,张望着里面。

长相一般,不过是个书呆子。

他默默的在心底为这间房里的少年画上了一个大叉,随后,又挨个看过剩下的房间,不论他怎么看,总能挑出这些人的缺点,完全找不到一个符合他心里完美爹爹的人选来。

要么是长相太差,要么是穿得太普通。

凌小白来的时候有多期望,现在就有多失望,这些人怎么配得上他的娘亲?

他没有意识到,在观察这些陌生的少年时,他潜意识正在拿他们同某个失踪的男人相比较,以至于,怎么看也不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