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98章 好戏开锣

第498章 好戏开锣

御膳房的太监大清早就做好了丰盛的食物,一盆热腾腾的燕窝粥,被他们送到寝宫,凌若夕和凌小白分别对坐在圆桌旁,距离隔得很远,不似以前,挨在一起用膳。

凌小白也没有和平时一样,在吃饭时,和她说话,他倔强的保持着沉默,心里还惦记着自己被遗忘在地板上一夜这件事,满肚子的怨气让他不想主动和凌若夕示好,第一回,对她生了气,他埋着头,迅速的将碗里的燕窝粥喝掉,然后默默的跳下椅子,抱着黑狼准备离开。

“去哪儿?”凌若夕沉声问道,神色依旧淡漠,好似没把他发脾气这件事放在心上,也不认为这事有多严重。

凌小白的玻璃心又被重重划上了一刀,他咬住唇瓣,头也不回的开口:“宝宝去训练。”

说完,他也不等凌若夕回应,自顾自的迈开双腿,跨出了门槛,黑狼趴在他的肩膀上,特无奈的瞅瞅里面貌似淡定的女人,再看看一个人独自生闷气的小少爷,心里极其感慨。

真不知道他们这斗气得斗到什么时候。

凌若夕缓缓收回视线,凌小白的乖巧和懂事,让她心头泛酸,她知道,昨天晚上她的惩罚是有些过了,可她只是希望能够让他知道教训,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。

这么想着,她也只能把那丝丝内疚与自责压在心窝里,换上朝服,准备上朝办公,在上朝前,她还特地去了一趟太医院,嘱咐太医,在一个时辰后,去寝宫为凌小白的膝盖上药,另外再备上一些生姜水,谨防他的身体会感染到风寒。

有些话她不会说,只会用行动在背后默默的去做。

太医将她的嘱咐牢牢的记住,并且拍着胸口向她保证,不会忘记。

凌若夕这才放心的去了朝堂,朝堂上,一堆芝麻绿豆的小事等着她处理,她根据分工,将事务分别交给掌管这些部门的大臣,让他们自己去解决。

退朝后,凌若夕想起了居住在储秀宫的男人们,立即招六部尚书以及卫斯理前往御书房议事。

“现在人已经安排在了宫里,什么时候正式开始选秀?”凌若夕坐在龙椅上,等他们挨个落座后,便立即问道。

这事是礼部尚书在负责,他急忙开口:“宫里的嬷嬷以及年长的太监和太医,将会为这些人做初步的检查,确定没有什么隐疾以后,才会进行第二轮的筛选,第二轮是才艺与学识的考核,之后便是由大人您亲自挑选看中的人。”

整个选夫的过程大致只这三轮,而最重要的,就是最后议论,经由凌若夕亲自面试的环节。

她不太在乎这些事,吩咐道:“今天正午前,先进行第一轮的身体检查,下午,在御花园进行第二轮的考核,本宫下午会在御花园的凉亭里,亲自鉴赏。”

“大人的意思是,您会亲自出席?”礼部尚书心头一惊,刚想说于理不合,但他立即反应过来,貌似这位做的事,没有几件是合乎常理的。

“有问题?”凌若夕反问道,她并没有太多的时间,慢慢的进行层层筛选,她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过程,一个让所有人以为她很重视这件事,很想纳男人进入后院的错觉。

只有把戏唱到逼真,才会让某个一直躲避她的男人,自动在她的面前出现,自觉的露出马脚。

礼部尚书慌忙摇头: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

就算有问题,他敢说吗?

“那就好,你们去安排吧。”正事说完,她立即把人赶走,让他们抓紧时间安排一切。

七人急匆匆离开御书房,开始着手准备今天的筛选,这消息传到储秀宫里,让全然没有任何准备的少年们吓傻了,他们这么快就要与这个国家最至高无上的女人相见了吗?

有人激动,有人不安,有人漠然,所有人的反应几乎都不一样,在这些人里,不乏有朝臣的子嗣,他们把自己儿子的画像送到凌若夕的手里,只为了今日能够被选中。

谁都知道,能够被她信赖,被她宠信,是一件多么好的事,为此,哪怕让这些大臣贡献出自己的儿子,当作跳板,当作桥梁,他们也在所不惜,在欲\望的驱使下,有时候人性就是这么残忍而又现实。

凌若夕只是吩咐下去,至于具体该怎么操作,该怎么安排,都不归她管,她在御书房里处理完奏折,便起身,准备前往太医院,问问太医,凌小白的身体情况。

出诊的太医还没回来,凌若夕索性就待在太医院里等待他,她不着急,但她这尊大佛往那儿一坐,搞得太医院上上下下各种胆战心惊,各种提心吊胆。

等了约莫半个时辰,太医才提着药箱子回来。

凌若夕立即问起了凌小白的情况,得知只是膝盖有淤血,没别的问题以后,她的心才放下了。

既然凌小白没事,她也就不急着回去,那小子现在正在和她生闷气,即使回去,也只会冷战,没这个必要。

凌若夕缓步在皇宫中悠闲漫步,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直泄下来,金灿灿的光辉,将她的身影紧紧的笼罩在内,仿佛浑身放着光,如神祗降临,尽显尊贵。

当她途径储秀宫不远处的花园时,听见了从这四方的围墙内,传出的谈话声以及喧哗声,她踱步过去,站在储秀宫外,看着院子里成排站好的年轻男人,看着他们聆听礼部尚书的训话,觉得这一幕还挺有趣的。

据她所知,这样的画面,通常是秀女,换成男人以后,倒是多了几分新鲜。

她挨个扫过这些人,神色波澜不惊,哪怕是在看到英俊的少年时,她的目光也未曾有半分的颤动,就像是在看舞台上即将开始唱戏的表演者,而这出戏,则是由她一手策划,一手导演的。

礼部尚书训完话以后,刚准备让他们退下,余光瞥见了月门外站立的那抹熟悉的身影,脸色霍地大变,有些惊慌的伏地叩拜:“微臣不知摄政王驾临,请大人恕罪。”

“摄政王?她就是传说中的摄政王?”少年们的心思完全被这三个字给勾走了,无数的目光聚焦在凌若夕一个人的身上,他们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,像是在评估,这传说中为南诏换来安定的摄政王,究竟长什么样,又有什么本事。

礼部尚书被他们大胆的行为给吓坏了,妈蛋!这些人以为他们面对的是谁?“大胆!见到摄政王还不快行礼?”

他高声的呵斥,让少年们立即回神,一个个手脚无措的跪在地上,向凌若夕行着大礼。

请安声并不整齐,甚至算得上杂乱无章,礼部尚书听得冷汗不断往下掉,他很担心,摄政王会不会因为这些人的无理,而大开杀戒,或者迁怒到自己的身上。

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凌若夕似乎并不在乎这些,她随意的挥了挥衣袖:“都起来,你们继续忙你们的。”

原本以为这高高在上的女人会有盛气凌人的气势,却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,而且这么友善,不少心情极度好奇的少年,偷偷在暗中窥视着凌若夕,这里的每一个人几乎都听说过她,她的事迹,她的桃花债,她和南宫玉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。

凌若夕不在意这些打量的目光,她甚至收敛了自己的气势,神色难得多了几分温和,本就隽秀美丽的五官,突然间变得柔和起来,少了几分让人害怕的凌厉,多了几分属于女子的柔软,这样的她,浑身充满了一股魔力,让这些涉世不深的少年,看得心跳加速,一双双眼睛黏在她的身上,完全无法收回来。

“砰!”重物落地的巨大声响,将这满院子诡异的氛围打破,所有人扭头往声源传来的方向看去,只见在厢房通往前院的长廊上,有一个白衣男人被衣摆绊倒在地上,正疼得不停掉眼泪。

那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的花季年龄,长得唇红齿白,看上去十分可爱,尤其是那张圆嘟嘟的小脸,绝对能够勾起女人的粉色细胞。

他神色迷茫,泪眼婆娑,像是受惊的小白兔。

凌若夕摇头轻笑,正准备派人上前去帮忙,把少年扶起来,忽然,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,嘴角那抹清浅的笑多了几分狐狸般的狡诈。

就在礼部尚书忍无可忍,打算找人把这迷糊的少年弄起来时,他却看见凌若夕动了,她迈开双腿,一步一步缓慢的朝那少年走去,衣诀翻飞,马尾摇摆,跪在地上的少年们错愕的看着她的举动,一时间傻了。

摄政王这是打算亲自去帮忙吗?为什么?

有关于凌若夕的传言有很多,大多是说她手段残忍,个性冷酷,所以,他们才会对她刚才流露出的温和感到诧异,才会对她现在的举动感到惊讶。

后面投射的视线如针般密集的落在她的身上,但凌若夕却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打算,她步入长廊,缓缓在这名少年的面前蹲下,翻飞的衣摆静静垂地,她伸出手,将白皙的手掌摊开在他的面前,柔声道:“能站起来吗?”

少年茫然的抬起头,她背着光蹲着,以至于,他没办法第一眼就看清她的容貌,如雾般迷离的黑眸怔怔的凝视着她,半天也没开口。

凌若夕也不勉强,她轻巧的握住了少年的手腕,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,不仅如此,她还弯下腰,替他将褶皱的衣摆抚平。

她的动作让围观的众人看得双眼脱窗,有种自己正在做梦的错觉。

这么温柔的女人,就是他们的摄政王?这不科学!

说好的不近人情呢?说好的残酷冷血呢?谁能告诉他们,为什么他们会看到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?

就连还算了解凌若夕个性的礼部尚书也有些风中凌乱,为毛摄政王她会变成这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