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499章 时刻不在的算计

第499章 时刻不在的算计

少年迷茫的在凌若夕的扶持下堪堪站稳,神色各种不解,“你是?”

“受伤了吗?”凌若夕并未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笑盈盈的问道,似在关心他的身体情况,春风般和煦的嗓音,让少年如受到蛊惑似的,轻轻摇了摇脑袋。

“我没有受伤,谢谢你啊。”他似乎把凌若夕当成了好心人,脸上露出了孩童般纯真、干净的微笑。

这是一个没有被世俗污染过的水晶般的少年。

几乎只一眼,凌若夕就看穿了他的本质,“那就好,以后走路记得小心一些,摔伤了,会有人心疼的。”

听听,听听,这些话,这些字,哪一个不是在昭显她对这少年的好感?众人仿佛从他们两人的身上嗅出了奸情的味道。

难怪摄政王会这么温柔啊,原来是她的桃花开了,不少少年暗暗嫉妒着这个人的好运,早知道用这样的方式就能够引起摄政王的注意,他们也该学着去做的。

凌若夕没有再多说什么,在同少年道别后,便离开了储秀宫,至于身后那些复杂的目光,通通被她屏蔽掉,她心情愉快的勾起嘴角,笑得花容失色。

她在储秀宫对一个少年‘一见钟情’的事,以最快的速度席卷整座皇宫,有人诧异,有人惊呼,有人不以为然,但因为传言描绘得绘声绘色,当时在场又有那么多的见证者,偏向相信的人,占绝大多数,很快,传言开始朝宫外蔓延,卫斯理及早发现了这件事,忙向凌若夕禀报,希望能够尽快阻止流言传播,给她的名誉造成负面的影响。

凌若夕坐在龙椅上,邪笑道:“为什么要阻止?”

“什么?”卫斯理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向来精明的脑袋顿时懵了,“大人,再让流言继续下去,百姓们会误会你的。”

不管怎么样,她到底是女人,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选夫,但这夜掩盖不了,她是女人的事实,若她是男人,顶多只会被说一句风流,可现在情况则不一样,没人知道那些人会如何在暗地里诋毁她,羞辱她,嘲笑她。

卫斯理仅仅是幻想,就已经憋了满肚子的火,不论如何,他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为现实的。

“你以为本宫会在乎区区流言蜚语吗?”凌若夕凉薄的笑了,深邃的眸子里,什么也没有,就像是这世间,没有任何事,能够被她放在眼中,“他们喜欢说,便由他们说去,这是事实,本宫为何要阻止?”

“可是……”卫斯理还想尽力游说。

“本宫知道你是好心,但这点小事,若都需要丞相亲自过问,呵,别人会以为本宫小肚鸡肠的。”更何况,她要的就是流言愈燃愈烈的效果,在做出这件事的时候,她就已经将所有的后果想过了一遍,她知道那些人会怎么谈论,知道他们会怎么说,但她不仅不会阻止,反而会在暗地里推波助澜。

最好这事闹得满城风雨,让某个男人听得妒火中烧!

一抹精芒自她的眼底闪过,她很期待,当这个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,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。

卫斯理无法理解凌若夕的想法,更猜不到,这事是她一手策划的,见她这么固执,他也只能妥协,皇帝不急,他这个太监干着急有什么用?

正午时分,由礼部尚书亲自将第一轮的检查结果呈报给凌若夕,这一轮被刷下了六人,大多是身上有隐疾,又或者身体上有明显的伤疤。

凌若夕不太在意,吩咐在用过午膳后,于午时,在御书房进行第二轮的筛选。

礼部尚书立即将她的口谕宣布下去,储秀宫内,所有人纷纷行动起来,练琴的练琴,舞剑的舞剑,好不热闹。

而制造出这热闹场景的凌若夕,则背着双手,悠哉悠哉的往寝宫里走。

刚进了前院,她就看见抱着黑狼,坐在大殿门槛上的儿子,眉梢微微一挑,她貌似若无其事的踏上了台阶,正打算从凌小白的身边经过,当他不存在。

和她斗气斗了一上午的凌小白,现在再也憋不住了,主动开口:“娘亲,你是不是不想理宝宝?”

小手不安的拽住她的衣袖,轻轻扯了扯。

他委屈、紧张的声线,足够让无数女人心软,凌若夕能够感觉到,这回他是真的怕了,脸上的淡漠顷刻间消失,浮现了淡淡的柔软:“没有,我没这么想,你是我的儿子,我不会不理你。”

“可是,你上午到现在一直没和宝宝说过话。”凌小白撅着嘴,抱怨道,他原本以为自己生气了,娘亲会哄他的,可他没有想到,她居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。

他虽然聪慧,但年纪就摆在那儿,还是个孩子,凌若夕的漠视,让他顾不得生气,他只知道,娘亲不能不理他,所以才会出现,他一直和黑狼一起,坐在这里等待她回来的画面,才会出现他的主动示好,主动攀谈。

“你不是也没有搭理我吗?我们彼此彼此。”凌若夕的反驳让凌小白顿时哑然,他就知道娘亲会这么说。

“那宝宝生气,娘亲就不能哄哄宝宝吗?”以前在落日城的时候,他有看见好多任性的小孩子只要掉眼泪,只要受了委屈,他们的亲人就会安慰他们,满足他们的任何需要,可为什么这个道理,到了他的身上就行不通了?

对上他困惑中夹杂着控诉的目光,凌若夕解释道:“你为什么生气?”

“因为娘亲居然狠心让宝宝睡了一晚上的地板。”这件事让凌小白以为,她不要他了,不再关心他了,所以才会那么生气,用这样的方式试图来引起凌若夕的注意。

“我又为什么让你睡地板?”凌若夕再问。

这回,凌小白的底气有些不足,他愧疚的垂下脑袋,头顶上的那戳呆毛,恹恹的耸搭下来:“因为宝宝做错事了,娘亲才会罚我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凌小白想了想,似乎错在自己身上,所以他心底那些怨气,便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,“那如果宝宝听话,知错能改,娘亲还会不会喜欢宝宝?”

他最担心的,是凌若夕无视他,不要他。

越是聪明的孩子,就越是容易钻牛角尖。

看着他既期盼又害怕的样子,凌若夕的心忍不住疼了起来,她伸出手,轻轻揉了揉儿子的脑袋,“我永远不会不喜欢你。”

他是她两辈子第一个在乎的人,也是她心头最重要的存在,甚至他的分量比云井辰更重,凌若夕可以没有爱情,没有朋友,却独独不能没有凌小白。

她的承诺让凌小白脸上低落的神情瞬间消失,他猛扑到她的怀中,放声大哭起来,像是要把昨天和今天受到的委屈,通通发泄掉似的。

凌若夕轻拍着他的后背,没有丝毫的不耐。

黑狼默默的将脑袋转开,用爪子揉了揉泛酸的眼睛,它才不会承认自己有被这一幕感动呢!有娘亲神马的,了不起啊?就知道刺激它。

等到凌小白哭够了,他才难为情的退出凌若夕的怀抱,小脸粉扑扑的,害羞极了。

“咕咕咕。”肚子突然传出的声音,让他本就泛起红潮的面颊,愈发红了几分,凌若夕毫不怀疑,如果这时候地上有条地方,他绝对会钻进去。

“饿了?”她含笑问道。

凌小白点点头,“恩。”

“走,吃饭。”冷战结束,凌若夕立即吩咐御膳房上菜,丰盛的菜肴飘逸着一股浓郁的香气,凌小白敞开了肚子,开始大吃大喝起来。

凌若夕只吃了八分饱,就坐在椅子上,欣赏着他如饿狼般狼吞虎咽的模样,漆黑的眼眸里浮现了零零碎碎的笑意。

“对了娘亲,为什么今天好多人都在忙里忙外的?有什么好事发生吗?”酒足饭饱后,凌小白腻歪在凌若夕的身边,小脑袋枕住她的膝盖,疑惑的问道。

“恩,算是吧。”凌若夕没有隐瞒,“你想不想去看戏?”

“想啊,想啊!”凌小白用力点头,他最喜欢看戏了。

“下午和我一起,带你去看一场大戏。”她昨天做的事稍微过头了一点,也好借着这个机会,稍微的弥补他一下。

午时还没到,凌若夕就带着儿子,出发去了御花园,绿茵成海,花团锦簇,一派姹紫嫣红的美丽景象,御花园内外,有近两百御林军在现场负责警戒,太监和宫女们,则站在角落里,卫斯理与六部尚书待在凉亭外,八角亭此时悬挂着鹅黄的帐幔,这里是凌若夕的专属位置,至于筛选的现场,就在凉亭的正前方,葱绿的草坪,绿油油的,泥土含香。

此时,通过第一轮筛选的少年们还没到场,看上去有些空荡。

早就得到消息的暗水,和深渊地狱的男人们结伴前来,他挂着一脸的坏笑,步入凉亭,冲凌若夕打趣道:“凌姑娘,你上午的动静不小啊,听说你调戏了一个男人?”

“噗。”凌小白被这话吓得一口喷出了嘴里的碧螺春,满脸惊愕,“什么男的?”为毛他不知道?

凌若夕警告的瞪了暗水一眼,“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”

当着小白的面,这话他也说的出来,不怕教坏了她的儿子吗?

暗水讪讪的摸了摸鼻尖,他这不是好奇嘛。

“娘亲,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宝宝?”凌小白既然听见了这件事,就绝不会当作没听见,他急忙开口,向凌若夕撒娇,想要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“我没什么事瞒着你,只是有些人太无聊,在胡说八道。”凌若夕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给凌小白找个后爹,所以在她看来,有些事没有告诉他的必要,她白天的举动,不过是为了让某个男人误会,仅此而已。

凌小白古怪的拧着眉头:“真的没有吗?”

“比珍珠还真。”凌若夕笃定的说道,她的坦然,勉强让凌小白打消了心头的疑惑,选择了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