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501章 下一剂猛药,她要成婚

第501章 下一剂猛药,她要成婚

入夜,寝宫内只一盏煤油灯忽闪着释放出微弱的光线,凌小白和黑狼缩在被窝里,正做着美梦,凌若夕则披着轻裘,静静的倚靠在窗沿旁,三千青丝没有束起,晚风从窗外刮入,将她的长发吹得肆意飘扬。

距离选秀结束已经过去了五天,可该来的人,却始终了无音讯,一日复一日的等待,让凌若夕的耐心一点点被消磨掉,情绪也一日比一日急躁,今天白天,她还因为蓝紫荆在宫里居住的地方不够好,而发作了宫人,将他的住所搬到距离自己居住的寝宫最近的明月居里。

有人在暗中说她冲冠一怒为蓝颜,有人说她深深的迷恋上了蓝紫荆。

流言愈燃愈烈,可她以为会出现的男人,此刻却没有在她的面前现身。

凌若夕用力握紧拳头,细长的指甲在她的掌心刻上几个月牙形的印记,是流言的程度不够,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身边是否有别的男人?又或者,他已经放弃了?放弃了这份感情?

脑子里乱糟糟的,有无数的声音在吵闹,在争执,再这样下去,凌若夕毫不怀疑自己会失态,她深吸口气,忽然间很想去听蓝紫荆弹琴,在他的琴音里,至少她能够重新回归平静。

明月居内,宫人们守在殿外,替蓝紫荆站岗,守卫他的安全,有断断续续的音符从殿内飘出,明明已是深夜,可他似乎还醒着,没有入睡。

凌若夕悄无声息的出现,让宫人吓了一跳,刚想行礼,却被她制止。

“都退下吧。”她吩咐道。

宫人们虽然心头好奇,却不敢违抗她的旨意,立即从明月居内撤离。

她抬手推开了房门,明亮的烛光,刺得她的眼睛有些酸涩,信步走到殿中,看着正坐在地毯上,拨弄琴弦的少年,“这么晚为什么还不休息?”

“咦?你来啦。”蓝紫荆从着迷的状态中苏醒,欣喜的看着她,刚想和她打招呼,忽然间想到这两天有人教导自己的礼仪,手忙脚乱的想要向她行礼请安。

“算了,这种事你做出来很别扭,不用管其他人怎么说,你以前是什么样,现在就继续保持。”凌若夕阻止了他别扭的动作,走到一边的软塌上,懒懒的坐下,她的神色似乎有几分疲倦,食指抵住额角,“替我弹一曲吧。”

她迫切的想要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,迫切的想要安抚心头快要爆发的狂躁。

蓝紫荆懵懵懂懂的点头,他不了解她,也不知道很多事,只是,既然她说想要听自己弹曲,他就弹给她听。

温婉平和的曲调,在宽敞的大殿中响起,凌若夕缓缓闭上了双眼,任由自己沉浸在这曲调中,什么也不去想,什么也不去心烦。

围绕在她身侧的烦闷气息,此刻仿佛通通变得平静了。

美妙的乐声一路从大殿传扬出去,飘上这无垠的夜空,似为这夜也增添了几分宁静。

第二天,有关凌若夕在明月居一夜未出的消息再次引爆京城,赌坊甚至设局,赌她什么时候会给蓝紫荆名分,南诏和北宁的和平,让百姓们在安居乐业的同时,多了闲情逸致开始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乐趣。

这则消息,有人听得津津有味,也有人听得心如刀绞。

云井辰自从得知凌若夕与蓝紫荆一见钟情的传言后,便闭门不出,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毫不相干似的,他原本以为这样,自己就能够自欺欺人的以为什么也没有发生,可只要他闭上眼,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他们俩在一起时的画面。

“若夕,你当真遗忘掉本尊了吗?”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庞上,浮现了一抹凄凉的笑,他虚弱的站在窗边,眺望着皇城的方向,目光几多痴迷。

他好想去见她,好想告诉她,她是他的,除了他,她不能再有其他的男人,可每当这个念头升起时,现实就会给他迎头痛击,只要看到这满头的白发,所有的冲动都会在刹那间消失。

他苦涩的闭上眼,将翻腾不息的思念与嫉妒再次压下,体内的伤势一直反反复复,尤其是最近,可他却连服药的心情也没有,甚至病态的享受着这样的疼痛折磨。

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够让他短暂的遗忘掉内心腐烂的伤口,遗忘掉这颗血淋淋的心。

凌若夕一直在等,等他出现,可七天过去了,半个月过去了,云井辰的气息始终未曾出现在她的身边。

“来人啊。”闭上的眼眸蓦地睁开,眸光犀利如刀,带着几分孤注一掷的决然。

御书房外的侍卫推门而入,跪在地上等待她的差遣。

“传旨,本宫与蓝紫荆将于七日后举行大婚!”凌若夕一字一字咬牙说道,明明是一件大喜事,可她的神色,却完全不是那样。

侍卫心尖一颤,虽然十分困惑,但他还是遵从了凌若夕的旨意,将这则消息宣布出去。

圣旨传遍京城,全城轰动!他们的英雄,他们的摄政王要大婚了。

六部尚书以及卫斯理、于老纷纷齐聚在宫中,商讨着,如何将这场婚事办得盛大。

“这可是娘娘回朝以来的第一桩大喜事啊,怎么也不能寒酸。”于老乐呵呵的说道,“咱们得替娘娘办得风风光光的,彰显出娘娘的尊贵。”

“不错,”卫斯理也在一旁点头:“必须要做到普天同庆,李大人,你尽快将婚礼需要的开销罗列出来,本相上奏摄政王,从国库中调取,哪怕耗费重金,我们也不能落了摄政王的面子。”

礼部尚书急忙应下,可紧接着,他又犹豫的开口问道:“摄政王她会同意大肆操办吗?”

这回的选秀,明明该排场壮观,却在凌若夕一再的催促下,只能从简,这次的大婚,不会也是这样吧?

“以摄政王不按牌理出牌的个性,不是没可能给啊。”兵部尚书喃喃道。

“本相待会儿会去求见摄政王,并且将这件事呈报给她。”卫斯理自动请缨,揽下了这个差事。

在商讨了一阵后,他孤身一人前往御书房,求见凌若夕。

得知了他的来意后,凌若夕不假思索的说道:“按你们的想法去做,这次的大婚,本宫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”

“是。”

有了凌若夕的首肯,礼部立即开始着手准备大婚的各项工作,从首饰到喜服,从大婚的地点,到红绸的料子,事无大小巨细,通通要进行严密的准备。

作为当事人的蓝紫荆,却压根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亲的事,他虽说住在宫里,但他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明月居一步,每天出了吃饭、睡觉,就沉浸在抚琴的快乐中,仿佛那才是他的世界。

凌若夕调查过蓝紫荆的背景,他是孤儿,居住在距离京城有上万里的小镇中,被当地的知府当作养子抚养在身边,而且练就了一手高超的琴技,这次,是知府为了自己的前程,瞒着他,将他的画像送到京城,只希望他能够平步青云,飞上枝头。

凌小白在明月居外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天,原本按照他的剧本,是想制造一场偶遇,然后呢,和这位即将成为自己后爹的男人好好谈谈,深入交流。

可是,他都转了三四天了,却连蓝紫荆的人影也没有见到。

这人成天待在寝宫里,都不闷吗?凌小白无法理解他的生活模式,眼看着大婚正在准备的过程中,他决定不再等待,主动出击。

只带着黑狼和小豆子,便来到明月居,打算见见蓝紫荆。

在宫人通传以后,他昂首挺胸走进大殿,双眼放光的看着四周昂贵的摆设,口水差点从嘴巴里掉了出来,妈蛋!这里比他住的地方还要奢华有木有?要是他每天住在这样的地方,他也不乐意出门啊。

“吱吱。”能不能矜持点?为了将陷入财迷状态的凌小白唤回神来,黑狼叫嚷了两声。

正埋头抚琴的蓝紫荆这才注意到,自己的地盘上,有了两个小孩子。

“你们是?”蓝紫荆温柔的将七弦琴放在一旁,疑惑的问道,“我认识你们吗?”

他直白的话语让凌小白不知道该怎么接,要不是见他模样单纯,他甚至会以为这个大哥哥是在故意捉弄自己。

“小爷是娘亲的儿子。”凌小白报上家门。

可他的话却让蓝紫荆更糊涂了,“你是你娘亲的儿子啊。”

“……”这是在风中凌乱的黑狼。

“……”这是彻底被打败的小豆子。

凌小白没见过这么蠢的家伙,顿时气恼的哼哼两声:“你都快和娘亲成亲了,还说不认识小爷?”

“成亲?”蓝紫荆愈发迷茫,这小男孩嘴里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明白,可连接在一起,他却听不懂了。

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?现在外面大家都知道,你要和娘亲成亲,哦,对了!”凌小白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:“小爷的娘亲就是你们说的摄政王,你明白了吗?”

蓝紫荆这才恍然大悟,“哦。”

“就这样?”他难道不该讨好讨好自己吗?给他点见面礼什么的。

说白了,来这儿除了见见他以外,更重要的原因,是那份见面礼。

“恩,很高兴你能来玩。”蓝紫荆释放着自己的善意,他喜欢小孩子。

“你!”凌小白气得牙痒痒,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白痴的家伙?他是怎么平安长到这么大只的?居然能没被人贩子卖走,这绝对是一种奇迹。

凌小白挫败的表情,让蓝紫荆有些无措,“我是不是说错话了?”

“不,是小爷自己傻,明知道和你沟通不了,和傻乎乎的跑来。”凌小白特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头,决定先打道回府,他对这种没办法沟通的人,真的没招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