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502章 半夜爬墙的三王妃

第502章 半夜爬墙的三王妃

蓝紫荆从头到尾都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,凌小白所说的话,他根本听不懂,这孩子来这里做什么,又为什么要走,他完全不清楚,只能傻乎乎的看着他如受了沉重打击般离开。

“小少爷,你还好吗?”小豆子担忧的问道,觉得凌小白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对。

“小爷很好,你说,娘亲她真的会娶这个大哥哥吗?”凌小白还想做垂死挣扎,他真的不想要一个白痴后爹啊。

黑狼默默的伸出爪子,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忍,他必须学会接受,一如自己,必须要接受少主的女人当着他爬墙的事实。

小豆子有些为难,“大家都说恩人会和这位蓝公子成亲。”

凌小白的玻璃心彻底碎成了渣,他已经看不见任何的希望了,嘤嘤嘤,他将来要和这个傻大个一起过日子,好苦逼有木有?好悲催有木有?

深受打击的小奶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寝宫,他趴在桌上,不停的咬着衣袖,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把心头的郁闷发泄出来。

为毛啊!究竟是为毛啊!为毛娘亲要为了一棵树,放弃一大片森林?而且这棵树还是歪脖的。

正在御书房内批阅奏折的凌若夕,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,凌厉的眉梢猛地皱紧,有谁在背后说她坏话吗?

“噗哧。”

“噗哧。”

细碎的声响从窗台传来,凌若夕抬眸看去,就看见小丫的专属信鸽,正扑扇着翅膀,停在窗柩上,几片洁白的羽毛打着旋儿从空中落下,静静的垂落在地板上。

这个时候,小丫有什么急事需要飞鸽传书?凌若夕猜不透,索性将信笺取出来,翻开一看,冷漠的五官彻底僵硬,眉宇间有讥讽的神色浮现。

呵,看来有人真的是闲不住啊。

小丫的消息上说,凌雨涵在两天前出发,现在已经到达京城,在一间客栈里落脚,似乎有要进宫的打算。

凌若夕并没打算去见凌雨涵,脚长在她的身上,她要往哪儿跑,是自己可以干涉的吗?再说,她没有心思去关心一个同她毫无任何关系的人。

小丫传回来的消息凌若夕看过以后,没有放在心上,转眼就把这件事给抛在了脑袋后边,直到这天夜里,正在聆听蓝紫荆抚琴的她,忽然间接到御林军的急报,说是在宫墙处发现了一名刺客!侍卫们已经将刺客制服,只等待她亲自发落。

凌若夕匆忙离开明月居,穿着墨色的锦缎,回了御书房,她慵懒的斜靠在龙椅上,吩咐侍卫将刺客带上来。

刺客不停的挣扎着,但她的双手被侍卫反绑在背后,嘴里被塞了一个布团,看上去模样十分的狼狈。

凌若夕细细的眯起了眼睛:“三王妃,你这大半夜的从北宁跑来本宫的南诏爬墙?这份见面礼可真够稀罕的啊。”

她一眼就认出了刺客的真正身份,不是凌雨涵还能是谁?

三王妃?负责押送凌雨涵的侍卫心头讶然,他们哪里会想到,这个鬼鬼祟祟在宫墙处逗留的女人,竟会是北宁国的王妃,开什么玩笑!这种事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好吗?

“呜呜呜!”凌雨涵似乎有话想说,只是被布团堵着,说不出来,她泪眼婆娑的望着此刻高高在上的女人,第一次生出了一种挫败感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她和她之间的地位发生了转变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她需要仰望她?

凌雨涵不知道,她甚至有种错觉,年幼时的凌若夕只是自己的一场梦,而现在的她,才是真实存在的。

“替她松绑,可别让北宁说本宫不懂礼数。”凌若夕吩咐道,侍卫立即上前,将凌雨涵身上的麻绳解开,顺带的,抽走了她嘴里的布团。

重新得到自由以后,凌雨涵哑声请求道:“姐姐,求求你帮帮我。”

这是她第一次对凌若夕用上求这个字。

侍卫们尴尬的站在原地,他们很想退出去,毕竟,这是摄政王的家事,他们深深的知道,有些秘密是会要人命的。

“如果你是来向本宫哭泣的,不好意思,本宫很忙,等你什么时候哭够了,再来见本宫。”凌若夕嫌恶的说道,她讨厌鳄鱼的眼泪。

凌雨涵被她的话吓得急忙闭嘴,手掌迅速擦掉脸上的泪渍,“姐姐,现在只有你可以帮我了。”

“你们先出去,”凌若夕冲这几名侍卫吩咐道,她可没有让下属围观看戏的癖好,等到房门被人带上后,她这才展颜,高深莫测的眼眸对上了凌雨涵满是祈求的目光,“本宫不想知道,你来求本宫的原因,因为,就算只是举手之劳,本宫也不会帮。”

她果断的拒绝了凌雨涵的请求,甚至于,就连她要求什么,她也没听。

不论凌雨涵是为什么而来,她的决定永远不会发生改变。

“姐姐……”凌雨涵脸色变得惨白,“姐姐,你真的一点也不念旧情了吗?”

“停,”凌若夕抬起手,打断了她的话:“劳烦换一句,这种陈词滥调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。”

她说得不累,自己都快听得双耳起茧了好么?

凌雨涵讷讷的闭了嘴,她现在有求于人,根本不可能对凌若夕说一个不字,虽然她没有再说话,但那祈求的目光,却始终落在凌若夕的身上,仿佛她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说说看。”凌若夕被她看得不太适应,总算是松口,打算听听,她不远万里私自跑来,还擅闯皇宫,只为了求见自己的理由到底是什么。

她的松口,让凌雨涵仿佛看见了希望,“姐姐,求求你,你去和王爷说一声,让他不要赶我走,我不想离开他,真的不想。”

“……”卧槽!凌若夕听得目瞪口呆,嘿,什么时候她的能耐有这么大?居然能够影响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了?

“我从小就喜欢他,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嫁给他为妻,我付出了那么多,终于成功了,可是现在,我就快失去了,姐姐,如今能帮我的,只有你了。”凌雨涵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几乎把自己的姿态低到了尘埃中。

凌若夕实在很好奇,她到底是凭什么认为,自己的话凤奕郯会听。

“别说本宫和三王爷的关系并不好,即使本宫能够做到,本宫又为什么要帮你?”她拂袖起身,宽袖轻轻扫过龙椅的扶手,身躯绕过龙案,踱步到凌雨涵的面前,她什么也没做,只是静静的站着,但却让凌雨涵无端的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。

她低垂下脑袋,不敢直视凌若夕。

“你不该来找我,我和凌府早已断绝了关系,你们现在、将来过得好,还是不好,都同我无关。”一张一合的薄唇不间断的吐出最残忍的字眼,这些字,就像是一把刀子,无情的将凌雨涵心中的希望扼杀掉。

一滴滴豆大的泪珠,在地板上飞溅成无数水花,她凄凉的笑了,浑身散发着哀莫大于心死的悲拗气息,“姐姐,你恨我,对吧?所以你想要用这种方法来报复我。”

“脑子有病就去找大夫治,别弃疗。”这女人大概是疯了,她会恨她?呵,怎么可能。

“如果不是因为恨我,你为什么要勾引王爷?为什么你要出现在我和王爷的夫妻生活中?为什么?”为什么他会爱上你?这是盘踞在凌雨涵心窝里太久太久的秘密,她一直很想问。

凌若夕面色一沉,深邃幽冷的眸子一片漆黑,完全无法让人捕捉到任何的真实情绪。

“我勾引他?凌雨涵,我看你不止脑子有病,而且还病得不轻。”

“要不是因为这样,王爷他怎么会性格大变?怎么会为了你,赶我离开?”凌雨涵将所有的过错通通归咎到凌若夕的身上,仿佛她才是害得她落到这个田地的罪魁祸首。

凌若夕觉得自己真心很冤枉,“随便你怎么想,就算他凤奕郯暗恋我,那也是他的事,凌雨涵,与其有这份嫉妒心,你怎么不想想如何挽回他?还跑到我这儿来撒野,你真当这里是北宁吗?”

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凌雨涵匍匐在地上的娇躯猛地一僵。

“我没那么好的耐心听你在这儿无中生有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要么滚,要么我派人送你走。”凌若夕耐心有限,她还以为凌雨涵是为了什么事呢,竟还是这些情情爱爱的事。

她和凤奕郯回国后发生的一切,小丫都有一五一十的告诉自己,可她却无法对凌雨涵升起半分的同情。

一个为了挽留不再爱她的丈夫,甘愿服毒的女人,不值得她可怜。

她连自己都不爱,还能指望谁去爱她呢?

“你……”凌雨涵不信凌若夕会这么无情,可当她对上那双冰冷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睛时,她却相信了,她真的会这么做。

“看来你是不喜欢自己走了,也好,再怎么说你也是前三王妃,我南诏有义务保护你的安全。”说着,凌若夕朝屋外朗声唤了一下,让侍卫去行宫把暗水叫过来。

暗水在睡梦中惊醒,见侍卫急匆匆的,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,只裹上一件长衫,一边飞奔,一边系着腰带。

等到他抵达御书房,在看见凌雨涵的那一刻,他有种掉头离开的冲动。

妈蛋!这种场景一看就知道不会是好事。

“暗水,你负责把她送到北宁,最好是扔到三王府,顺便告诉凤奕郯,让他管教好自己的王妃,不要有事没事的往我面前扑,我不是每一次都能手下留情的。”凌若夕嘱咐道,同时还不忘警告一句,她相信,凤奕郯只要不傻,就清楚该怎么做。

“凌姑娘,一定要我去吗?你不觉得以我的能耐,干护送这份工作,是大材小用?”暗水不想送凌雨涵回国,这种小事,随便找个武将不就能解决掉吗?

“不答应,那你就去洗马桶,那份工作,很适合你。”凌若夕冷冷的勾了勾嘴角,直接下了最后的通牒。

虽然心情各种挣扎,但暗水最终还是没能拗得过凌若夕,只能勉强答应送凌雨涵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