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503章 最后的一出戏

第503章 最后的一出戏

“不,你不答应我是不会走的。”凌雨涵充分的将自找死路这个词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本打算把人扛走的暗水,饶有兴味的站在一旁,打算做一个围观的酱油党,敢在凌姑娘面前这么有‘骨气’的人很少啊,啧啧啧,他突然间有些同情这个女人了,肿么破?

凌若夕眉头一蹙,凌厉的目光从置身事外的暗水身上扫过:“愣着做什么?带走!”

她连一个字也不想同凌雨涵多谈。

暗水只能无奈的耸耸肩,一记手刀将凌雨涵劈晕,以她的实力,哪里是身经百战的暗水的对手?瞬间便被秒杀。

“记得告诉凤奕郯,让他好好管教自己的前王妃。”凌若夕再次重复了一遍,显然被凌雨涵的行为弄得极其恼火。

“没问题,保证把话传到。”暗水拍着胸口答应下来,把人往肩上一甩,纵身飞出房间,在前往北宁国前,他还特地去了一趟清风明月楼,当小丫看见他从天而降,肩膀上还扛着个雌性生物,可想而知,她有多愤怒,差点拿扫帚把暗水给轰出去,好在他及时做了解释,勉强把小丫安抚下来。

不过,当听说凌雨涵翻墙闯入皇宫,骚扰凌若夕的生活以后,小丫第二天,便派人在南诏国内散播流言,声称,凌雨涵为了求得凤奕郯的原谅,竟不惜跪求凌若夕出手帮忙,她的名声跌入谷底,凌若夕在南诏国的崇拜者数以百万计,可想而知,凌雨涵此生只怕也难再踏足这块土地一步了。

凤奕郯在第二天下午接到了消息,气得在书房里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几乎砸毁了整间屋子,当暗水按照凌若夕的吩咐,把人扔进王府,顺便转述了她的话后,凤奕郯立马派人把昏迷的凌雨涵五花大绑,再次送回了丞相府,并且声称,终其一生也不想再看到她。

凌克清不敢得罪皇室,为了仕途,他只能选择将凌雨涵囚禁在后院,每日每夜差人看管,避免她再次逃出去。

对于凌雨涵的下场,凌若夕并未关注,即使小丫特地送来了消息,她在看过后,便忘了。

大婚的事提上行程,为了达到普天同庆的效果,礼部尚书想了个新鲜的法子,召集全国各地的祝福,让百姓们写在红色的纸张上,送往皇宫。

百姓们的热情空前的高涨,几乎所有人都参与到了大婚的准备中,写着祝福字样的纸张不间断的流入皇宫,由礼部代为保管。

纺织殿的嬷嬷们,也替蓝紫荆和凌若夕分别量好了尺寸,喜服上的刺绣,全部采用最顶尖的绣娘连夜赶工绘制,女式的喜袍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,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,以此来表示凌若夕至高无上的地位,而新郎官的服饰,则绣着青竹,毕竟以蓝紫荆的身份,还不能够穿上绣有龙凤图样的礼服。

大批的首饰图纸已经完工,开始进入锻造的流程。

凌小白肉疼的看着银子如水般从国库里流淌出去,各种捶胸顿足,丫丫的,那可都是真金白银啊!

“小少爷……”小豆子无奈的瞧着浑身散发着黑气的凌小白,自从见过蓝紫荆后,他的心情就没好过一天,现在更是低到谷底。

“别叫小爷,小爷正在疗伤。”凌小白有气无力的趴在床榻上,将脑袋埋在双手之间,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
小豆子不自觉叹了口气:“小少爷,其实银子这种东西,是可有可无的,而且,恩人的大婚一生只有一次,多拿出点银子来筹备,也是很合理的,你就别再伤心了。”

他苦口婆心的劝说道,实在无法理解,凌小白对银子这近乎病态的痴迷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“你不会懂小爷的心情的。”凌小白根本没被他说服,只要一想到国库里的存银正在急速减少,他就恨不得阻止这场大婚。

就算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啊,娘亲真是太腐败了!

但除了在心理抱怨几句,他还真没勇气跑到凌若夕面前去嚷嚷。

大婚的准备工作大致上已经完成,成亲的地方,定在朝堂,奢华的朝殿被喜庆的红绸占据,放眼望去,以朝殿为中心,整个皇宫如同一个喜庆的海洋。

婚期逼近,为了表现出自己的重视,凌若夕在敲定婚期时,还特地找人算过日子,当然,这些事都是做给旁人看的,而理由,则不言而喻。

距离大婚的时间仅仅只有一日,凌若夕形单影只的出现在后山山巅,冰凉的晚风将她的青丝吹起,她一路步行抵达山顶,凋谢的花丛此刻已经长出了新鲜的花苞,含苞待放。

明天,就是举行大婚的日子,呵,可她真正想要的丈夫,现在人在何方呢?她眺望着脚下这座巍峨的城池,她知道,云井辰必定躲藏在这座城镇的某个角落里,默默的陪着她,守着她。

“云井辰,我就同你赌一睹,赌你到底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嫁给旁人。”轻柔的话语随风而逝,凌若夕冷冷的笑了,眸光充斥着不惜一切的决然。

这是她给他的最后的机会,如果他不愿意出现,不愿意来阻止这场大婚,那么,她也不会再继续等下去。

她别无办法了,如果连这样的方式,也不能逼出他,那她也该死心了。

没有人知道,凌若夕自己对自己下的惊天豪赌,没有人知道,面对明日的大婚,她有多忐忑。

她在后山待了整整一宿,当天际出现第一缕阳光时,她冰冷的身体才蓦地飞上高空,穿过整座城池,回到了寝宫。

金锣声划破了皇宫的宁静,宫廷的乐师们,吹奏着喜庆的乐章,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,宫人们忙碌的将一盘盘热腾腾的佳肴送往主殿,文武百官们则齐聚在朝殿外的百丈浮云地前,四周是迎风飘扬的南诏国旗帜,披盔戴甲的御林军严谨的把守着四周,场面恢宏且壮观。

最引人注目的,是黏在一张长达二十米,宽度近三米的黑色横幅,上面贴满了红色的纸条,那是来自各地的百姓自发为这次的大婚写下的祝福贺词。

凌若夕安静的任由宫女替她套上凤冠霞帔,晶莹的白玉珠子串成数道珠帘,从发冠上垂落,在她的脸庞前轻轻晃动,曳地的裙摆火红如日,宽袖窄腰,将她婀娜、美妙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,三千长发齐腰,发丝柔顺靓丽。

她向来素面朝天,可今日,却难得的涂抹上了胭脂水粉,上翘的眼线,为她增添了几分属于女性的妩媚,眉宇间一点朱砂,凌厉却又妖艳,华贵中不失性.感,妩媚中不失飒爽。

这样的凌若夕不知惊艳了多少人的眼,在宫女的搀扶下,她迈开步伐,踏上了殿外的红毯,顺着红毯下了石阶,一路上,漫天的玫瑰花瓣紧紧相随,似一场盛大的花雨。

作为花童的凌小白则先一步去了朝殿,和文武百官一起等待今天的新人到场,暗水也用最快的速度在仪式前赶了回来,所有人都穿着象征喜庆颜色的衣物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祝福、欢喜的笑。

凌若夕先去了明月居,早已穿好媳妇的蓝紫荆在太监的簇拥中,安静的等待在大殿里。

他乖巧的任由太监们摆弄,脸上挂着单纯的微笑。

这个少年的心思纯洁到除了那把名为清音的七弦琴外,世间的一切,都无法入他的眼,这也是凌若夕挑中他来陪伴自己演这出戏的理由,她打从第一眼见到蓝紫荆,就看穿了他的品性。

即便到最后,假戏真做,那人没有出现,他也会是她夫君的最好人选。

凌若夕抬脚走到蓝紫荆面前,朝他伸出手,珠帘晃动,她凌厉的五官,此刻似乎多了几分柔和,但那双眼,却漆黑无底,仿佛什么也没有,“走吧。”

蓝紫荆信任的将自己的手放到她的掌心,任由她牢牢握住,两人并肩同行,出了明月居后,登上龙撵,鹅黄的帐幔缓缓垂下,八名太监抬起龙撵,身后跟着无数宫人,如众星捧月般的,往主殿行去。

敲锣打鼓的吹奏声不断的从后方传来,凌若夕却无动于衷,在龙撵内,除了蓝紫荆,再没有旁人,她不需要再佯装出一副高兴、期待的样子,嘴角那抹清浅的笑化作了淡泊,随着主殿的轮廓越来越清晰,她的手掌心竟渗出了丝丝凉汗。

“你在紧张吗?”蓝紫荆轻声问道,他的手一直被凌若夕握着,自然能够察觉到她的不妥。

凌若夕深吸口气,将心头翻腾的情绪通通压下,事到如今,她没有后路,这条路,她必须走到底!要么得偿所愿,要么假戏真做,再也没有第三种可能。

“不,我只是太高兴了。”凌若夕强笑道。

蓝紫荆的感知能力比孩子还要敏锐,在他那干净到如天空般的瞳眸下,仿佛所有的伪装所有的强撑都会被他看穿。

凌若夕有些狼狈的将目光转开,不愿直视他。

“你明明不开心,为什么要这么说呢?”蓝紫荆迷茫的问道,对他来说,这种事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。

高兴就要笑,难过就要哭,为什么不高兴却要装作高兴?

凌若夕无法回答,他的世界太纯粹,纯粹到让她自惭形秽。

簇拥着龙撵的队伍逐渐走入众人的眼帘,宽敞的浮云地上,一片安静,窃窃私语的官员纷纷闭了嘴,凝神注视着那渐行渐近的车列。

凌小白站在卫斯理身边,踮着脚,欢快的冲龙撵挥舞爪子。

龙撵在艾青石路上停下,有宫女上前从左右两边替他们挑开帐幔,众人只见到两道红色的影子,便匍匐跪地。

凌若夕牵着蓝紫荆幽幽从龙撵上走了下来,步伐缓慢穿梭过这宽敞的大地,走过文武百官,踏上通往主殿的石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