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娘亲带球跑

第504章 他终究还是来了

第504章 他终究还是来了

每一步,凌若夕都走得极其缓慢,似郑重,又似犹豫。

蓝紫荆亦步亦趋的尾随着她,没有询问,也没有说话,像是她的小跟班,所有人都聚集在下方,目送着他们二人独自登上台阶。

“摄政王和这蓝公子还挺相配的。”于老偷偷戳了戳卫斯理的胳膊,同他咬着耳朵。

卫斯理对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这种时候,是不能随随便便开口说话的。

整整八十八步阶梯,凌若夕数得很清楚,当最后一个台阶被她踏上,胸口传来蚂蚁啃咬般细碎的疼痛,她神色不变,好似没有感觉到。

抵达主殿,立即有宫人送上紫香,端来托盘,里面放着两个夜光杯,盛满了琼瑶佳酿。

“请摄政王与蓝公子焚香祭天。”太监在一旁提醒道。

因为凌若夕没有高堂,也就省了这个流程,只祭拜天地。

她松开了蓝紫荆的手,慢吞吞接过那支紫香,掌心粘乎乎的,全是汗水。

呵,原来她也有这么紧张的时候。

凌若夕在心头自嘲的笑笑,点燃紫香,严肃的朝天地鞠躬,蓝紫荆有样学样,二人深深的三鞠躬后,便执起了托盘内的酒杯。

“葡萄美酒月光杯,望摄政王与蓝公子饮过这杯薄酒,从此天长地久。”

天长地久吗?凌若夕眸光黯淡,她怔怔的看着手里的薄酒,荡开细碎水纹的烈酒倒影着她的身影。

眼无力的闭上,她猛地仰起头,将烈酒豪迈的灌入口中。

“好!好魄力!”不少武将被她干脆利落的架势惊住,连连叫好,这才是他们的摄政王应该有的风采!

蓝紫荆刚将酒喝完,立马捂着嘴难受的咳嗽,白皙的脸庞上,染上两团红晕。

“还好吗?”凌若夕关切的问道,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“恩。”蓝紫荆只咳嗽了几声,然后冲她露出了安抚的笑,像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安慰她。

连一个陌生人都能做到这个地步,云井辰,你就当真那么狠心,能够看着我嫁人吗?

凌若夕蓦地回头,目光犹如雷达,将眼所能看到的地方通通扫过,却失望的发现,还是没有那人的身影,他不会来了!凌若夕从来没有如现在这般心灰意冷过,胸口的疼痛开始加重,仿佛有人在用刀子生生的剜着她的心脏,一点一点的将她的心脏挖掉。

“继续。”她脸色微白,却咬着牙,坚持进行大婚。

除了她身边的蓝紫荆,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不妥,众人还以为,她这是害羞了。

“请摄政王、蓝公子入殿。”太监躬身站在主殿旁,恭迎他们二人进去,一条红得似血的红毯,从殿门前一路延伸到龙椅下方,大殿里空荡荡的,只有两侧飘舞的红绸相伴。

最前方,是象征着最高权利的龙椅,在龙椅旁,放着一把纯金打造的椅子,没有缠上金龙,那是朝臣在商议后,为蓝紫荆设定的座位,椅子稍微比龙椅靠后,大约半米的距离。

凌若夕主动牵起蓝紫荆的手腕,带着他,跨入殿堂,白玉地板反射着门外明媚的阳光,刺目的光线,让她的眼睛有些酸涩,甚至隐隐有泪意涌动。

蓝紫荆困惑的看了她一眼,只觉得她脸上的表情很是僵硬,很是难看。

丝竹之乐徘徊在耳畔,一路相随,二人一步一步走向前方,台阶近在咫尺,一旦踏上去,她和蓝紫荆将会成为真正的夫妻。

双腿犹若千金重,怎样也抬不起来,她静静的站在原地,没有任何动作,就像是一尊石像。

殿门外的太监疑惑的皱起了眉头,摄政王这是突然怎么了?难道她还要临时反悔不成?

“呵,”一声空洞的浅笑溢出唇齿,连带着心头那些犹豫与挣扎,仿佛也随着这声笑全部消散,既然他不肯来,那她又何必日日牵挂?

云井辰,不是只有你才恨的下这份心。

她一咬牙,终于抬起左腿,踏上了最后的台阶,抵达高首,衣诀在空中滑出罗盘状,落座于龙椅上,蓝紫荆乖乖的坐在她后方的金色椅子上,袖袍轻挥,文武百官提着朝服的衣摆,从下方鱼贯而入,他们踏过红毯,站在两侧,恭敬的向上方的男女叩首跪拜:“微臣参见摄政王,摄政王千岁千岁千千岁,参见蓝公子,公子万福金安。”

凌小白捧着一束海蓝色的花簇,笑盈盈的从殿外走了进来,“宝宝祝娘亲新婚快乐。”

他将花束朝前递去,等待着凌若夕伸手来接。

凌若夕步下高位,亲手将花束接过,然后牵着儿子,坐上了龙椅。

凌厉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文武百官,所到之处,众人只觉得一股寒流迎面扑来,不敢造次。

“即日起,蓝紫荆便是本宫的夫……”平静的宣告还未说完,一道如惊雷般的声响,炸入主殿。

“你敢!”一抹黑色的人影从天而降,出现在主殿外。

衣袍凛凛,白发云集,如鬼斧神工般雕琢过的俊朗面容,此刻卸下了惯有的邪气微笑,只剩下满脸的冰霜,他的身侧漂浮着一股骇然且凌厉的气势,如一尊杀神,让人毛骨悚然。

凌若夕愕然望着红毯尽头的男人,不敢置信。

“是他?”暗水脸色一沉,头顶上似乎有黑气冒起,妈蛋!为毛云族的少主会莫名其妙出现?

“这人是谁?”

“好像有些眼熟。”

……

朝臣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,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云井辰的身份和来历,卫斯理面含薄怒,率先从朝臣的队伍中走出来,目光直视云井辰,带着几分不满,几分敌意:“云族少主,你若是来此讨一杯水酒,本相十分欢迎,可若是来捣乱的,南诏国不是你撒野的地方!”

说罢,殿外有近百名侍卫蜂拥而至,将云井辰团团围住,明晃晃的刀刃直对他,仿佛随时会劈下来。

云井辰对四周杀气腾腾的敌人视若无睹,内敛光华的黑眸贪婪的注视着前方那抹熟悉到刻骨铭心的身影。

他们有多久不曾见面了?足足四个月零十六天。

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啊,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,浑身的骨头,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叫嚣着,沸腾着,他是如此的渴望她,渴望见她一面,渴望还能抱她一次。

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,云井辰和凌若夕之间诡异的气场,说是暧昧,可又不像,说是敌意,却也不是。

有人联想到,南宫玉在位时,曾发生过与云井辰争夺凌若夕的事,当时,还闹得很大,差点演变成云族和南诏之间的战争。

难道说这云族少主今天是来抢亲的?这个念头出现在所有官员的脑海里,武将们握紧腰间的佩刀,暗自戒备。

而深渊地狱的人则站在一边,不知道该怎么做,他们到现在犹记得,那日,在山谷的隧道旁,他们俩那惊情的一吻。

“哼,坏蛋。”凌小白气鼓鼓的嘟嚷道,对云井辰一点好感也没有,就是这个坏蛋害得娘亲伤心难过,都是他的错。

下方硝烟味十足的氛围,让凌若夕从激动与惊喜中回过神来,她脸上所有外露的情绪通通被她收回,佯装淡漠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冰冷的语调,让云井辰心脏猛地缩紧,仿佛被一根铁丝狠狠的缠上。

略显失色的唇角上扬起一抹惊心动魄的弧线,只是一抹笑,却愣是让他周身气质大变,邪魅如妖,芳华绝代!

“阻止这场大婚。”言简意赅的六个字,却炸晕了在场的百官。

他真的是来抢亲的?

凌若夕危险的眯起眼睛:“理由?”

“因为你是本尊的女人,除了本尊,此生你不许嫁给旁人。”云井辰强势的宣言在这鸦雀无声的主殿内回荡,余音绕梁。

“放肆!”卫斯理气急败坏的呵斥道:“云井辰,你别以为这里是云族,搞清楚,这儿是南诏国的皇宫!不是你撒泼的地儿!识相的赶紧滚,摄政王不会和你走的。”

他没敢回头去看凌若夕的神色,他一直记得,当初她是如何决然的同他离去,将皇后之位抛下,将深爱着她的皇上抛弃。

而如今,旧事重演,他害怕着凌若夕会在云井辰的说服下,抛下整个南诏,随他而去,所以他才会抢先一步,将这番话说出来。

“找死!”淡漠的眸子蓦地睁大,云井辰的身影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,化作残影,猛扑向卫斯理。

他的速度极快,即使武将们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举动,还是没来得及出手救人。

暗水和深渊地狱的众人则作壁上观,似乎并不着急,也没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就在云井辰凝聚了强悍玄力的手掌即将拍上卫斯理的心脏时,龙椅上跃下一抹火红的影子,双掌在空中对碰,两股骇然的力量,在半空中爆炸开来,大地在震动,房梁在颤抖,不少官员纷纷惊呼。

待到抖动停止,他们重新站稳后,才抬眸看去,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卫斯理,此刻被凌若夕牢牢的护在身后,也是她,及时出手化解了云井辰的攻击。

一男一女,一黑一红,目光在空中对撞,一个略显错愕,一个尽显冰冷。

“为什么?”云井辰压下胸口翻滚的血液,咬着牙,沉声问道。

“我的人轮不到你来教训。”凌若夕理直气壮的反驳:“云族少主,你擅闯本宫的地盘,未免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,来人啊,将他押下去,打入地牢,严加看管。”

火红的袖袍在空中滑下一道无情的弧线,她漠然转身,背对着云井辰,沉声命令道。

殿外的御林军倾巢而入,却又碍于他的身手,不敢直接上前绑人。

云井辰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,用一种复杂到极点的目光凝视着她,半响后,他轻笑几声,主动撤去一身的修为,“本尊听你的。”